《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九百零五章 一战毕又一战起

排枪之潮跟涌来的数万准噶尔骑兵一轮轮对撞着……

已经普遍达到一分钟四发水平的精锐红衣机械而漠然地发射、装弹、发射,准噶尔骑兵狂潮铺天盖地压来,换作娇弱文人,怕是“铁骑卷西域”之类的词句下意识就要喷薄而出,可对羽林和龙骧两军的红衣兵来说,高大的人马身影,狰狞的敌人面目,不仅没有什么压迫感,反而是更方便瞄准的靶子。

在红衣将一道道由数千弹丸汇聚而成的死亡镰刀推送出去的同时,准噶尔人也回敬于如雨的弹丸和箭矢,没错,箭矢。尽管准噶尔人大多已经换用火枪,但在这场压榨出准噶尔人所有力量的战场前,挽着弓箭上阵的勇士并不是少数。

但这些箭矢大部分都只起了给战场配音的效果,叮叮当当在前排红衣的精钢盔甲上弹跳的清脆响声让战场的声响不再那么爆裂和单调。少数箭矢能插上红衣的手臂、身体甚至面门,但更多红衣却是被根本就看不到的枪弹打中,身体猛然俯仰而倒。

队列中的红衣不断倒下,但跟整道队列相比,就像是一堵墙崩落的碎屑沙尘,丝毫不影响阵列的完整。反而是冲击而来的骑兵狂潮在枪炮夹击中一片片仆倒,有如在礁石前碎裂的浪花。

十里宽的战场正面并非一堵直愣愣的排枪阵线,战场正面分割为两个师的步兵阵列线,而每个师的正面又分割为若干营的正面。从师到营乃至各翼之间都有相应缝隙,但这些缝隙却绝非准噶尔骑兵有胆量去冲击的缺口。

一门门火炮自十多二十丈宽的缝隙前出,超越了步兵阵列线,以一百八十度的覆盖射角,射出四斤或八斤不等的弹丸,编织着一道道远及一两百丈的死亡线。

快到一分钟接近三发,几乎等同于火枪的四斤小炮更被准噶尔人视为告死者。以火炮阵地为圆点,二三十丈之内的扇面内,死得奇形怪状,甚至只能用一摊烂肉来形容的人马是再清晰不过的警告。没人敢逼近红衣的前线炮兵阵地,他们宁愿去冲击排枪阵线,那样至少能留个全尸。

不过懂得这道道的准噶尔人一片片仆倒,后方涌来的准噶尔人被战场的喧嚣蒸熟了血管,不乏有人昏了头朝炮兵阵地压去。

咚……

一发四斤炮弹擦着一个准噶尔骑兵而过,好像只是蹭上了马脖子,战马却如遭雷击,嘶声哀鸣着在原地打起了转,马背上的人体被高高抛起,一条自膝盖而断的腿飞得更高,在半空悠悠翻滚而去。

不必再看这发炮弹在后方制造了怎样不忍目睹的惨剧,跟牺牲者齐头并进的一个骑兵下意识地勒缰,前方不到十丈外,红衣炮兵正麻利地给一门炮装着弹,另一门炮则被推着瞄向他这个方向,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毡帽带着头皮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他吞着唾沫,艰辛地举起手里的火枪,盘算着打中一个人的几率有多高,打中了之后,这门炮会哑火的几率又有多高,这算计远远超越他的大脑负荷,他两眼散焦,喉结更冒出了格格的响声。

火炮旁一个红衣军官举起了短铳,终于将他惊醒,正当他的算计骤然转变为是先被短铳打死还是被火炮轰成碎块时,那军官却斜挥着短铳,示意他闪开。

“长生天……”

这个已经浑身虚脱的准噶尔骑兵失魂落魄地牵着缰绳,偏向另一方,而营属炮兵阵地上,炮哨哨长松了口气,他可没来得及再给短铳装弹,同时他也觉得一炮轰死一人太不划算。

大约五秒后,那个被他放生的准噶尔骑兵在一道排枪下翻身落马,可哨长已将此人忘记,眼中只有正汹涌而来的骑兵人潮,他兴奋地高呼一声:“斜着打!一串至少五六个啊!”

前线炮兵阵地上摆着的都是直射小炮,在他们后方,短而粗的飞天炮在步兵阵列掩护下,正嗵嗵不断地将开花弹喷向半空,炮兵军官们也在兴奋地叫着:“吊高点!一炮至少十个啊!”

骑兵狂潮后方,不断炸开的焰光和雷鸣兑现着他们的期许。

羽林和龙骧两军之间缝隙最大,此战两军汇聚,虽是羽林军都统制彭世涵为正帅,方堂恒为副帅,但两军毕竟互不统属,中间空出了百多丈缺口。

如果不能登高远望,再靠高倍望远镜穿透战场硝烟作精细观察,同时对排枪阵线的特点有足够认识,这处缺口其实是难以发现的。两军的辅助阵列遮掩住了这里,但之所以是缺口,不仅因为兵力薄弱,还因为难以统属指挥,行动跟战场正面的整道阵线格格不入。

准噶尔人经历了近半小时排枪火炮的立体火力洗刷后,以蒙古人血液中独有的战场感,终于找到了这处缺口,一个个部族扭转马头,朝这处缺口涌去,由零碎翼哨临时编组起来的阵线来不及变为空心方阵,渐渐瓦解。

这还有大策凌的一份功劳,当他看到红衣娴熟变阵后,就意识到正面强攻不可取,果断地带领族人转换方向,不断冲击各道阵线,希望能发现薄弱之处。

当他看到前方的红衣向左右收缩,空出了近百丈的缺口时,也不由自主地握拳高呼,机会!这是长生天降下的机会,恐怕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以他为首的上千骑兵自这道缺口涌入,越过排枪红墙后,展现在他们前方的是薄薄的队列,以及后方还以行军队列前进的红衣。跟准噶尔人所熟悉的厚实如山的阵势相比,这样的情形简直就是脱光了衣服的汉人女子,那般鲜香嫩滑。

左右倒卷还是直插深处?

大策凌幸福得难以选择……

但这一日注定是长生天给准噶尔人展现所有希望,然后再一个个砸碎的日子。

左右收缩的红衣很快在两侧编组出了横阵,跟前方的正面横阵形成了折角,将准噶尔人左右席卷的企图粉碎。缺口足有百丈,看似宽阔,可对准噶尔骑兵来说,正面还容不下一百骑,这上千骑兵,以及后续跟进的大队人马根本没有向左右提速驱驰的空间。

两侧排枪不断,冲入缺口的大策凌部反而陷入了夹击,如鲜笋般一层层剥落。

左右动弹不得,就朝前吧……

大策凌被迫做出了选择,可当这股顺着渠沟向下冲刷的人马准备提速时,前方显露出的异相再度阻住了他们的步伐。

十来具怪模怪样的东西整齐排列着,严密挡住前方,两个轮子,架起了十来根铁管子拼在一起的物事,管口正直直对着他们。

“我草!赵黑子跟我说的火炮维修队就是这个!?为了挤上战场,这家伙真是无孔不入啊!”

战场后方,尽管有热气球纵览战场,但依旧搭起了十来丈高的瞭望台,供将军以上级别的高级指挥官掌握战况。热气球毕竟是新生事物,之前还出现过多次事故,高级指挥官可不会轻易上热气球冒险。

彭世涵跟方堂恒正一人手举一具高倍望远镜关注着中央缺口的战况,却猛地听到这么一声咋呼,浑身毛都差点炸了起来。

吴魔头!?

西域大都护,上将吴崖,居然也亲自跑到战场上来了!?

一瞬间,两位中将都来不及为赤雷军都统制,总帅部炮兵总长赵汉湘辩护,心中就翻腾着一个念头,魔头你太无耻了,不是说放手让我们指挥么?结果还是放不下心,急急从哈密赶了过来,那可是一千多里外啊!

“看看,赵黑子的新鲜玩意能唱多大的戏……”

“别期望太高,就是敲敲边鼓的玩意,炮虽然轻便,可炮弹却很麻烦,又不能分开运……”

“是啊,精度也太差了,就算不上炮,据说这项目还是南京礼花公司的几个大匠接下来的。”

“总有它的用处嘛,是骡子是马,现在不久能看清了?”

“第一道阵列线是庄在意和徐师道的师么?干的不错啊。”

接着的嗓音更让彭方两人绝望,来的可不止吴魔头……中将王堂合、何孟风、贝铭基,少将陈庭芝、庞松振、李松慎,再加上此刻在战场上的陈松跃,除了在科布多一带指挥蒙古骑兵跟罗刹人作战的唐努乌梁海大都护,首席中将张汉皖以及少将刘澄,整个西北战区所有少将以上的高级将领都到场了。

再响起的叽里咕噜藩语让两人更是头痛欲裂,好嘛,日本、韩国、暹罗、安南等仆从国的将领们也都跟来了,正兴奋地议论不停。

“哎呀,我们只是来观战的,绝不干扰你们的指挥!”

已晒得黑里透红,整个人散发着肃杀之气的魔都督吴崖朝彭方两人耸耸肩,随口这么说着,接着语气又变了。

“罗刹人还没动,真沉得住气,龙骑军可千万别犯急啊。”

一边龙骑军的老主官王堂合冷声道:“陈小子敢毛躁,看我不剥了他的皮!”

彭世涵和方堂恒对视一眼,心说这就叫不干扰我们?

吴崖所率的庞大观察团当然不会真干涉彭方的战术指挥,但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巨大压力。彭方两人只能苦着脸,一遍又一遍地审视自己的部署,生怕什么地方出了漏洞。

就在此时,嗖嗖嗖的密集呼啸声响起,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也让彭方两人暂时得了解脱。

炮兵老大赵汉湘借“火炮维修队”的名义塞到西域战场的私货正式亮相,这一亮相,敌我皆惊。

一道道如礼花般的焰光从那些小车架上的铁管子里喷射而出,拉着清晰可见的抛物线扎向突破缺口的准噶尔骑兵群中。

跟下意识的预料没差太多,蓬蓬蓬的一团团焰火在两三丈到人头高度炸开,但这不是礼花,而是无数颗细小弹丸。后方高台的将军们倒是没看到什么胜景,可热气球上的观察员们却看到了一朵又一朵的焰火绽放后,接着又是一朵朵血雾之花衬着焰火盛开。

“压住!压稳了!角度正好!”

那一排正不断喷射出死亡礼花的“车炮阵”后,比军官更像是工匠的头目高声叱喝着。八根铁管排作两排,架在简陋的两轮小车上,左右各有士兵正死死压着手柄,让小车保持稳定,确保铁管的射角始终不变。

火箭炮,从初生就得了这个名字,是东莞机械局在火炮领域跟佛山制造局竞争而领下的课题。原本只是作为一种方向性的探索,但受竞争推动,东莞机械局铆足了劲,要搞出一种可以被陆军广泛接受,获得大笔订单的制式武器。

得到了国内最先进的礼花工坊的技术支援,再借助前人的智慧,火箭炮从最初的单管式发展现在的多管式,甚至还衍生出了单兵肩扛式,而现在定型的八管式几乎就是明代“一窝蜂”的重现。

赵汉湘拼着违反军纪的风险,将火箭炮部队易容为“火炮维修队”,就是要争取到实战机会,证明这种武器的效用。

火箭炮的精确度很差,跟飞天炮在射程和效能上跟飞天炮有重复,同时还因效能没能显现,陆军难以定位。更因其“炮简单,弹麻烦”的口碑,尤其是火箭弹的运输储存很成问题,陆军很是抗拒。

赵汉湘作为军中炮兵总长,当然得验证每一种火炮的前途,但碍于吴崖如吝财老鬼一般护着西域的运力资源,这支部队就没办法名正言顺以赤雷军的编制参战,只能搞这一招瞒天过海。

就此时的声光效果来看,至少火箭炮给在场将领们以极大震撼,就连吴崖也在嘀咕:“就不整治赵黑子了……”

每架八联火箭炮,每隔三到五秒发射一发火箭弹,十二具炮车,九十六发火箭弹,半分钟内就倾泻而出。九十六发以固定时间引信起爆,跟开花弹一个原理,只是多了一截推进端的火箭弹,如冰雹般砸在准噶尔人头上,再炸开大团焰火,这一番场景,已经可以用“狂轰滥炸”一词形容了。

九十六发连击后,炮兵们急速将新的火箭弹塞入炮管,接好引信,不到半分钟,一切又重复来过,新一轮的九十六发连击开始了。火箭炮的缺陷就此凸显出来,看缺口两侧的红衣不迭向后移动,免得遭了池鱼之灾就知道,这火箭炮虽能打到一两百丈远,但跟飞天炮相比,精确度却差得太多。

不过看火箭炮以极高射速所展现的密集轰击,看台上的将军们都在纷纷怀疑,突入缺口的上千准噶尔骑兵还能留下活口。就这一点来说,火箭炮的效用和定位已经在将军们心中有了认识。

突入缺口后,成了火箭炮实验靶子的准噶尔骑兵还有人活着,但最多剩下一口气,而大策凌的最后一个意念,是天空粉碎了,大地崩塌了,一切全被盛开的焰火吞噬,那焰火是如此绚丽,他甚至隐隐看到了长生天在光晕之后向他伸手。

中午一时二十分,准噶尔汗王噶尔丹策零的左膀右臂,准噶尔人抵抗英华侵略的民族英雄,准噶尔三大部族之一的首领大策凌战死。

初露锋芒的火箭炮部队兴高采烈地把炮车推出缺口,要将剩下的炮弹一股脑地射完,可前方已经变作死亡通道,密密麻麻倒毙着人马尸体挡住了道路,步兵阵列可不会给他们让路,气得指挥官摔帽子跳脚大骂。

这点细节自然入不了将军们的视野,甚至火箭炮刚才大展神威的场景,对他们来说都已成过去。自一时三十分开始,战况有了进一步的变化。

大策凌的阵亡以及冲击正面的努力不断失败,使得准噶尔骑兵开始向战场侧翼转进。

“没问题么?”

吴崖还是忍不住问方堂恒,大部分准噶尔骑兵都转向了左翼的龙骧军,跟羽林军比起来,吴崖当然会对龙骧军有所忧虑。

方堂恒道:“第二道阵线是一零六师,统制是我的老搭档蔡飞,第一道阵线的一零五师庄在意还是他的小辈。”

没有正面回答,但蔡飞这个名字就像是保证,吴崖点头:“佛山蔡飞啊,老将了,说起来还是贵妃娘娘的武学弟子呢。”

已领着准将衔的蔡飞可不止是武学造诣精深,他是去年在银顶寺之战中,领着千余残兵突围成功的英雄人物。方堂恒能把他挖到龙骧军来当师统制,可是下足了本钱。

二十多年前,蔡飞作为佛山兵的一员,跟随皇帝在广东剿匪时,他和佛山兵还被讥笑为软脚虾。可今日英华红衣中,佛山兵却被称呼为“机关兵”,一板一眼,就如钟表一般缜密,每年新兵出训练营后,佛山兵都是各个单位抢着要的对象。而作为佛山出身的高级将领,蔡飞更是以带兵如钟表,万人如一人出名。

方堂恒把蔡飞师放在第二道阵线,当然也是寄望他能承受下最大的压力。

跟准噶尔人对战,最大的压力并非来自正面战场,而是侧面。当准噶尔人正面强攻不下,涌向侧翼时,第二道阵线就要担负起侧翼防御的任务。而这样的任务,对部队行进、展开和变阵的素质要求极高。

杂褐色的骑兵大潮向左翼倾泻,布置在左翼的少量骑兵仅仅只能阻挡片刻时间,在骑兵之后,就是整道横阵的末端,如果被准噶尔人突破,龙骧军所负责的左翼战场,至少第一道阵列就会完全瓦解。

就在军部独立骑兵翼阻滞准噶尔时,蔡飞师动了,原本向前开进的行军队列转向侧面的南方。

上千准噶尔骑兵已经触及第一道阵线的侧翼,但最先转向的一翼红衣却已经就位展开,准噶尔人遭遇的是又一道红衣之墙。

这一道墙并不长,也就百丈不到,准噶尔人继续向下倾泻,可接着又一翼红衣赶到,接着前一道红衣之墙展开。

一道又一道,队形转换之间,有如一朵朵鲜红昙花绽放,再沉淀为坚固人墙。准噶尔人不断寻找着侧翼,但他们只能徒劳地找到一段段猛然展开的红墙。

接着猛烈而整齐地喷发出死亡烟雾的排枪,将他们继续向前深入的勇气打断。

二十分钟内,足足一万多准噶尔骑兵卷向左翼,却在蔡飞师娴熟、精确的机动和变阵下撞得头破血流,红衣的侧翼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天涯海角那般遥远。

“徐师道那一师也不错,准噶尔人现在恐怕不再求长生天了……”

再看看右翼战场,准噶尔人也在向侧翼转进,但右翼有龙骑军遮护,第二道阵线的徐师道师反应也神速,羽林军的素质更在龙骧军之上,准噶尔人的侧击同样被牢牢挡住。

“他们该求罗刹人了……”

王堂合一直沉默地瞄着战场西北方向,此时出声,众人都端着望远镜看过去。

“好了,这一战快结束了。”

吴崖这么说着,王堂合却摇起了脑袋。

王堂合沉声道:“对龙骑军来说,这一战才开始!”

吴崖微微一笑,点头道:“没错,我们跟罗刹人的战争,正要开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