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八百八十八章 大梦将醒

到了月底,陈润的决心再度动摇。

没有看到援军,看到的是总领事馆被如海般人潮淹没,举着不同省府旗招的民人操着各式口音,将英华比作妖魔,声讨“英妖”祸害天下,荼毒神州之行。

这就是慈淳太后所期待的高潮,她座下忠实文胆吴襄提出了“百府千县十万民”的计划,要治下每个县份都动员一批民人到京城来鼓噪,由此展示大清的人心长城。

满清现在当然没有百府千县了,而动员十万民人,不仅花费很是肉痛,遗患也太多。但凑个三十府二百来县两三万人,再加上京城民人,架子还是搭得出来的。有了这般声势,甚至能搅动英华内部,挟民意阻挡英华直指工商命脉的谋划就能大成。

事关命根,满清一国的官僚体系爆发出罕有的动员力,区区半个来月,就把这事办成了。即便是在山东敷衍行事的刘统勋,也不得不攒了三千官员僧道团换便衣进京,而河南等地则是组织官员的亲友团,等于是让这些人旅游。

近十万人潮堆出来,山东河南瞒天过海这些细节就很难看出来了,总领馆的官员们都觉罡风扑面,呼吸艰涩。陈润更给部下开始打预防针,若是这股人潮真是发了疯,要冲击总领馆,大家就得先烧文件,再自我了断,若是被数万疯子活捉,下场比死还可怕。

庆幸的是,这股以“进京旅游团”为核心的人潮,“民人”成色显然不足,嗓门吼得比之前鼓噪的民人还响,可脚下绝不乱动,跟巡捕营兵丁的刺刀墙相隔足足两三丈,素质很是不错。

也不是没人试图弄出点乱子,就像何智,之前在英慈院逞足了威风,此时整个人已脱胎换骨,充盈着战斗激情。只是呼号显然难以泄欲,他就领着一帮人想冲进去。

“被打成筛子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上面说了,总领馆这边绝不能乱,巡捕营接的命令是越界就开枪。”

洪定的话拦住了何智,在何智看来,既是要跟南蛮为敌,就该把总领馆连根拔起,这般扭扭捏捏有什么意思?

可他还是有觉悟的,上面有老大一盘棋,自己不过是小棋子,不能坏了大局。只是几日快活,人已通透了,这么小打小闹实在没意思,于是他转移了目标。

戴乌纱的,穿中袄的,定是南蛮英妖,打!

坐四轮车而不是两轮车的,定是南蛮英妖,车砸了,人打了。

街边小商铺有卖英货的,抢光,砸光!借此机会,何智还领着兄弟去了他原本上工的杂货店,不仅抢了一大堆之前只能看不能动的好东西,还把“狗眼看人低”的掌柜殴了个半死。

当各地进京团围哄英华总领馆时,像何智这样,高举反英旗帜的游击队难以计数,满布京城,掀起了一场更大的打砸抢运动。

当庆复急急入宫向茹喜禀报京城乱相时,茹喜不以为然地道:“把那些草头小民的火气撩了起来,总得让人泄火吧,只要南蛮使臣不出事就好。听你说的这些个事,不都是汉人遭殃么?没去冲官府,没坏咱们满人的产业,你急什么!?”

庆复还想说,现在是没冲官府,没针对满人,可不勒勒缰绳,谁知道下一步会乱成什么样?

千万民人如指臂一般,由她信手挥舞,此时茹喜意气风发,就觉憋了三十年的气一口喷出,畅快得要升仙了,哪还理会其他,下一步?下一步不就该等着南蛮使臣服软么?

此时茹喜和庆复自不知道,在其他地方,下一步已经到来了。

山西太原府城,民人连日游街,已是不够刺激了,如何智那般砸抢小商铺的行径早已热闹上演,正闹到兴头上,不知谁振臂一呼:“宁可饿死冻死,也不食南蛮的盐和米,不穿南蛮的衣!”顿时再点燃了民人心中的刻骨仇恨,这几年盐米布匹价格节节升高,日子越过越艰难,同时市面上这些生活必需品也越来越多来自南蛮,一般民人自然会将这种情形归结为南蛮祸害了他们。

乌泱泱的人潮直逼粮店盐店和丝棉布帛店,再冲仓库,垄断了太原府城粮盐丝棉进口贸易的晋商们本还如看热闹一般地看着这场乱子,现在则成了丧家之犬,惶惶奔逃入衙门和兵营,找上面主子,也就是内务府哭诉。

内务府在山西的头目们不满了,民人奉旨闹腾,怎能敢闹到内务府头上了,这是作反啊!背后定有居心叵测之人鼓动!

目标很快就找到了,或者是说选定了,那就是平日跟他们垄断生意作对,走私南蛮商货之人!

内务府老爷一声令下,太原知府刘宾祖赶紧忙乎起来,不仅全力弹压这股乱相,更开始大肆缉捕走私商贩。

能游离于内务府之外走私南蛮商货的自不是一般角色,不是黑道上的,就是跟官府乃至绿营有牵连,若是平日,刘宾祖还不敢得罪这些人狠了,可看现在这势头,骚乱已直指内务府,这可是铁杆栋梁,坏了这局面,他怕是要顶戴跟着脑袋一起掉,因此他是两眼一闭,将这些人跟最底层的贩夫走卒一并料理。

就在太原府进京团在英华总领馆门前鼓噪的同时,内务府要封市禁商,所有商货都得由内务府指定发卖,并另交厘金的传言顷刻间传遍一城,而官差上街查封商铺,缉拿商贩的行为又证明了传言的真实性,本就已点起了火的民人不仅再度爆发,方向也开始变了。

短短半日,太原府一城就被暴起的民人淹没,走私贩子和良民联合起来,连砸山西内务府衙门、省关衙门和厘金局,再跟官差和内务府组织起来的差人和黑帮对掐。从拳脚到砖头,从扁担到菜刀,之后老式鸟铳上阵,十一月二十七日,太原府城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战场。

“内务府里通英妖!”

“刘宾祖卖国求荣!”

领头人高喊混淆人心的口号,不仅毫无造反之意,还顺应朝廷借以翻搅人心的大义,因此当民人冲击官府时,心头也格外理直气壮。太原知府刘宾祖、内务府山西厘金局局董海富被殴死,无数顶着内务府包衣身份的晋商横尸官衙。

山西巡抚陈至应正在阳曲县,收到消息时,已是二十九日,当时就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祸不单行。

阳曲县之前为响应朝廷号召,也在凑人鼓噪。可知县是个毫无政治敏感性的蠢货,朝廷为推动这场运动,都给地方划拨了一些经费。这知县觉得,阳曲县处处是煤矿,把那些命如草芥的矿工弄来闹闹,半文钱都不必出,那些经费就能进自家腰包,因此,聚在城里的上万矿工……反了。杀了知县,占了县城,还竖起了红阳教的大旗。

陈至应急急带着绿营赶来阳曲,部署镇乱之事,却没想到太原府城大乱。他悠悠醒转,再想到山西如今几乎县县都有煤矿,东主都是晋商一系,压榨矿工格外狠厉,他又恨不得再度晕过去,阳曲之后还会是哪里?

此时陈至应不仅万分痛恨阳曲知县,更叹京城中那位鼓噪起满清一国的太后,大清治下本就是满身创痍,继续这么闹下去,是要坐看满地烽烟么?

“此时已是诸位舍身报国之日,望诸位戮力用命,速速破城,再回太原镇乱!”

陈至应咬牙督压着绿营军将,军将们有气无力地应着嗻。出了大帐后,这帮游击参将副将们面面相觑,然后冷笑耸肩。舍身报国?不管是阳曲的乱子,还是太原府的乱子,背后直指内务府,直指垄断工商的国家栋梁,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他们这些地方绿营,薪饷多年不涨,装备积年不换,跟内务府那些扛着自来火枪,衣衫光鲜,油水丰厚的旗差兵一比,过得就跟街头野狗一般。现在出了事,还指着绿营卖命?

乱!越乱越好!最好是掀了内务府乃至“栋梁”,咱们绿营就在一边看戏好了。

抱着这样的共识,山西大乱时,一省绿营都坐起了壁上观,即便是巡抚当面坐镇,也都堂而皇之地磨起了洋工。

山西乱,山东因刘统勋坐镇,还算平静,而夹在中间的河南,则是乱中有静。

河南彰德府城郊,一处小乡村里,外表像是普通祠堂的屋舍里,一位俏丽白衣少女奉香后,朝一面木牌盈盈叩拜。看这木牌就一圈云纹镶边,中间平白无字,竟似英华天庙里的天位碑。

祠堂左右还挂着多幅图画,一幅是如观世音菩萨般的女佛像,头顶佛光,下坐莲台,一副是林间老僧坐禅像,还有一幅是僧人田边授法像。

“真空老母、慧远禅师和慈照子元祖师在上,许五娘当领白莲儿女回归正道,一心求善……”

拜完那无字牌位后,少女又向这几幅画像拜下,低低自语着。

礼毕,少女才转身对身后跪拜的一群人道:“我们虽立闻香教之名,实是白莲真门,只求互助自渡,绝不行伤天害理之事。天地会来使也说了,我们要做的是安定人心,而不是乱世杀戮。那些教门要做的事,我们绝不能附从。”

一人恭谨地道:“圣姑娘娘既有法旨,我等自无不从,只怕那些教门闹出了乱子,鞑子官府清算时,会牵连到我们。”

少女道:“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挺身而出,招呼邻里民人,让大家不要互相攻杀。听我们话的人多了,鞑子官府不得不借助我们的力量,那时他们自不敢对我们动什么手脚。”

另一人道:“我明白了,圣姑娘娘是要我们韬光养晦,待天朝大军北上之日,我们再群起响应,立下大功劳。”

少女摇头:“不,便是日后天朝大军北上,我也希望大家不要躁动。种田的继续种田,作生意的继续作生意,大家安安静静过自己的日子。这些年我学天道,已明悟天朝之世。那就是小民之世,只要求人之该求之利,守人之该守之义,就已是真空家乡了。那时我们白莲真门也可散了,大家就只拜天。”

她看向跪拜众人,眼中如含深潭:“你们若是要求大富贵,不必在这白莲真门里求,若是有意去闯天下,我都可推荐给天地会。”

有人心动,有人也道:“我们只求能得好日子过,就跟着圣姑娘娘,静待天朝北伐,只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少女沉默,转头看那无字天位牌,暗暗低叹,是啊,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南面去找大叔……

闻香教圣姑许五妹已等了快十年,而她的教门,也在她和天地会的推动下,渐渐脱离原有的教义,回归到最初茅子元所创的白莲经义上。这经义是英华天庙为改造白莲教而聚无数大贤之力复原的,以天道统括,以华夏血脉释义,求的是民人安贫乐道,互助自省。不仅吸聚了一般民人,那些被时势冲击的商人、地主,甚至一些士子,都埋首进了经义里,再由这些经义攀上了天道一脉,求得内心安宁。北方天庙本就少,进天庙也有抵触,可暗信白莲却没什么心理障碍。

满清鼓荡起来的民意之风,刮到这一带时,像是陷进了虚无中,凌厉罡风变作了和煦春风。彰德知府乃至河南巡抚为这里总是动员不起来而头痛不已,费了老大劲,却还是凑不出多少人上街。而当山西乱相传来时,河南白莲各门本有躁动迹象,却又平静了下来,只出现些许小乱子,他们又为之庆幸。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里民人的安静,为的是等待。

北京城的民意运动到达高潮时,山西乱相刚刚开始,河南不温不火,却如抽丝剥茧,一股股将民心从满清搅起的涡流中扯出,而在淮北,形势又不一样了。

靠近英华边境的各府县,内务府势力相对薄弱,毕竟英华工商不愿让内务府垄断下游,因此循当年江南旧例扶持起来的当地商代非常活跃。

当山西内务府压在民人乃至官府头上一心榨利时,淮北内务府却是小心翼翼地在夹缝中取利,绝不敢对当地商代太过跋扈。

十一月底,当北面民意运动如火如荼时,淮北满清官府再怎么压,“亲英势力”还是行动起来了。

“反英华压迫,反内务府垄断!”

“除奸臣,保大清!”

商代们鼓噪起来的民人举起的大义就跟造出太原之乱的那些势力所举的大义一模一样,骂英华是幌子,真正讨伐的是内务府和皇商官商。而借着鼓噪,还提出废除厘金、省关和内务府垄断等等具体政治诉求,更让当地官府和内务府心惊胆战。

茹喜在紫禁城里连续几夜都睡得很甜,甚至有好几次都从梦中笑醒,但到十二月一日,昌平县民人捣毁内务府关卡的消息传来时,她才隐隐有一种之前都在梦中的感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