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不是尾声的尾声

历史有如饭菜,真相就如食材,不加工是难以下咽的。看历史就如蒙着眼睛吃大餐,大多数人只能接受符合自己口味的历史。有些历史很容易辨明真相,就如清炒苦瓜,有些历史则是将真相精心加工过,吃起来很可口,要辨明真相却要费一些力气。而能以假乱真的素斋,或者是鱼香茄子这一类的造味菜,如果没有耐心的咀嚼品味和比对,能分清的人寥寥无几。

圣道二十二年,从汪士慎案到朱一贵案,再到二陈案,真相淹没于各方对真相的加工中。不管是当时英华国人普遍接受的真相,还是后世记述的信史,都归结于李肆这位厨子。但并非一切都是李肆的加工,他不过是在所有人翻炒过真相后,最后再来了一铲子,然后闷锅待起而已。就连他自己也没办法品出某些真相,比如说,谋害汪士慎的幕后真凶到底是谁。

李肆的加工手法也是清炒为主,原料都是现成的,只是作适当剪裁和挪移,以至于窜了味。汪士慎案的幕后真凶有四个嫌疑对象:江南工商、周昆来、朱一贵、白延鼎,而李肆亲口下令处决朱一贵后,禁卫署将白延鼎和江南工商两个嫌疑对象划入朱一贵案,汪士慎案的线索就只剩下三合会。侦办汪士慎案的东京总警署得出的结论顺应民心,汪案就是三合会周昆来所指使,而周昆来背后是谁,不言自明。

至于朱一贵案,禁卫署将江南工商从汪案切割下来,接到了这一案上。得出这个结论的证据也是一大把,在汪士慎掀起南北工奴案声潮时,朱一贵则在组织舆论,讨伐国内工商……

国中人心从汪士慎案、朱一贵案,再到二陈案,热度一步步攀升,但方向也为此分流了。到朱一贵案“告破”,确认是牵连南北工奴案的江南工商所为后,三个方向已经清晰显露出来。一般民人讨伐满清,工商则讨伐德川幕府,墨儒士林则讨伐与满清狼狈为奸的江南工商。

三个方向的力量形成一股涡流,推转着地方和中央,政事堂和两院的法政急速开动。

《禁辫令》在修改为“留辫就入监”,而非最初赌气似的“留辫不留头”后,连皇帝也不能这桩法案背后的民意,很利索地批红通过。

《限满令》进行了若干修改,将对象转为满清后,也获得了通过。自圣道二十三年起,清国满人旗人入境英华将受严苛限制,而入籍英华更难如登天,昔日岭南湖广江南那些旗人靠石禄模式融入英华的苦难之路也被堵住。

国中讨伐满清之势当然不会因这两桩法案而缓解,但法案却将民意引向满清,而非在国中肆虐。与此同时,虽少了汪士慎和朱一贵,但墨儒借势发挥,穷追南北工奴案的努力也获得了一定成效。两院所提的《用工法》获得通过,该法加强了对长契用工的监管,不允许缔结十年以上的长契,五年以上的长契都要在官府过契,以备官府随时监察。

《用工法》还涉及外籍工监管,原则性地提了《人身法》适用于所有人,不得视外籍工为奴隶,限制人身乃至肆意伤害。但所有外籍工里,只具体规定了压榨北人用工的具体惩罚措施,并且取缔劳力公司一类规避监察的组织,改由官府对北人发放用工执照,用无照北人为工即是犯法。

这一法案本是李肆和汪士慎早前所达成的共识,即从工商角度立起南北一心的大义基础,再逐步提升北人地步。但因汪士慎遇刺,形势急速演进,不得不提前压迫工商向南北统一大业低头。

工商此时也不得不低头,朱一贵案被栽到江南工商身上,禁卫署开列了一长串名单,但凡大规模用北人工奴,涉及人口贩卖的工商都榜上有名,其中一些露过口风,跟行刺汪朱案有关的豪商已锒铛入狱。

这一法案在西院没遇到太多阻力,西院院事们一眼就看出,由翰林院参与制订的这项法案是在示意国内工商:压榨北人工奴再无大利,转头去搞韩人鲜人日人、南洋土人乃至天竺人吧。

工商也领到了一颗糖,借讨伐满清之势,两院通过了一系列制裁满清,迫使其进一步开放工商的法案。例如满清必须废止由内务府出面与英华工商合资合作的规则,英华工商在满清境内必须拥有自主选择下游商路的自由,容许英华银行票行在满清境内设立独资分号,接受华两钞票作为两国官方贸易结算方式等等。

这颗糖正是南北事务总署陈万策的枪弹,用来瓦解满清皇商晋商势力。两院通过法案,由南北事务总署兼管的驻清通事馆负责逼迫满清接受,南北事务总署副总事,驻清国通事陈润一手拿着这些法案,一手拿着皇帝的斥责诏书,施施然再度北上。至于英华民意,相信满清朝堂和帘子后面的慈淳太后天天都在看报,已知得通透。

有了两院和法案汇聚民意,有了报界舆论宣泄民声,还有了不同方向的分流,英华国中声潮即便热度高涨,乃至在报纸上喊打喊杀声不绝,但街巷之间却渐渐平静下来了。读书的继续读书,作生意的继续作生意,既然一国上层开始施力,一般人也就不再着力闹腾,就等着看结果。

当然,一国亿万民人,除非死绝,否则日日都有闹腾的,何况还有这般燎烤人心的大势。就说东京,不少卖北人商货的铺子不是被砸了玻璃,就是泼了油漆脏水。类似山西老陈醋、东北人参等北货的销路也一落千丈。

即便三百年后,人心都还是燥乱的,何况刚初生二十来年的英华。十月下旬,数千人聚在东京律司署大门,标旗口号不断,喧闹无比,这事就得很正常了。

“砍头!不砍不足以谢天下!”

“必须凌迟!对满人就该用狠的!”

“清算满人之罪,就从今日开始!”

不仅呼喊声如潮,人也如潮水一般挡在一辆马车前,一队黑衣警差正向马车行去,警差之中,一个人正瑟瑟发抖,如过街之鼠。

李继恩从没有品过被这么多人当中讨伐的滋味,他就觉得自己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可能被风暴掀翻,碾得粉身碎骨。此时他连后悔来江南,以及憎恨沈复仰的心思都难兴起,所有心力都用来抵抗着声浪了。一声声砍、杀、剐的呼号,如无形有质之锤,一下下砸在他身上,让他身形佝偻,两眼翻白,就踉踉跄跄被警差牵着朝前走。

“狗鞑子人人得而诛之!”

“打他!怎么也得狠打一顿!”

不得不说,今日聚在这里的人,除了看热闹的行人外,还有不少附近的学堂少年乃至闲汉,少年热血,闲汉喜乱,原本只是鼓噪,随着李继恩的出现,已有演成群殴的迹象。

警差们满头大汗地推挡着民人,肢体冲突也不断升级,到警哨声响起时,即便有上百警差支援,也再难挡住民人的拳脚。烂菜鸡蛋乃至砖头杂物更如雨点般落下,无从遮挡。

“住手!住手!”

一个高音响起,却是一人持着铁皮喇叭,挤到了警差身前。

“我大英自有国法在,殴人是要论罪的!大家要冷静啊!”

这个高个汉子像是讨伐团的组织者,颇有号召力,这一声呼喊,燥乱的现场顿时安定了不少,警差们也都松了口气,对此人顿生好感。

接着事情就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趁着警差没再防他,这汉子猛然挤过防线,冲到了李继恩前,拳脚无比有力地砸在了李继恩身上。

不仅民人们呆住,连警差都没反应过来,直到这汉子拳脚不过瘾,手里的铁皮喇叭也高高抡起,再重重挥在李继恩面门上,经过喇叭放大的惨嚎声直冲上天,警差们才哭笑不得地将这汉子揪住,这家伙真够狡猾的……

汉子继续用喇叭高声道:“我费兴甲是知法的!我代大家揍这鞑子,已准备好坐监了!”

警差将他拖开,他还嚷着:“让我再踢两脚,就两脚!反正我是要自首的!”

“打!打了再自首!”

有费兴甲为榜样,民人再一拥而上,已经满脸是血,涕泪皆下的李继恩惨呼一声“不——”,就被人群淹没。

片刻后,大批警差再度涌来,才将李继恩救出,见这位满清大太监的干儿子,太后的干孙子,已口吐白沫,两眼散焦,嘴里发着呵呵的怪笑声,像是被打成了智障。

现场民人却没散完,以费兴甲为首的十多人老老实实伸手等着警差铐人,日后各家报纸都以“十八壮士”相称,而他们出狱时,还有大批民人相迎。

当天本该受审的李继恩没能出庭,还有更多人跟他一样,沦为这场声潮的受害者。

苏州某处街巷里,一个穿着旗人宫装的少女正仓皇奔逃着,花盆头的流苏左右飘荡不定,就像是燕子拍翅一般。

“脱下来!”

“叩头认罪!”

少女伸手追着一群民人,有男有女,显得极为暴戾。

一路行人不断,原本对少女这装束都皱眉不止,可见有人追赶,还喊着极为不堪的话,都纷纷扬扬指责出声。就算穿清装有错,也不该这般对待一个女儿家吧。

“这女子自称是紫禁城里出来的格格,气派大着呢!”

“见她穿这身不合适,好意说了一句,你知她怎么回话?”

追兵似乎也只是要讨个说法,并没急赶,行人出声,一边走一边解释,如此才容那穿着高底木屐的少女脚下不停。

“姑娘,怎么穿这身在外面招摇啊。”

这边在说话,那边就有好心妇人招呼着少女。

“要你管!怎么到处都是多嘴的奴才!”

少女话音清脆,可话语却着实不堪。

“喏,就是这样,你说气不气人?”

“还不止如此呢,她问路也就问吧,还丢一把白铜钱,说看赏,把人当她家包衣看呢!”

随着真相的揭示,加上少女一边跑一边还回头骂,时不时夹个“本格格”、“奴才”之类的称呼,追在她身后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等到少女跑近一撞高而尖的建筑前,追兵不仅越来越多,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揍鞑女”的呼声也渐渐起了。

“救命啊——!”

此时夏小燕才真正感觉不妙,再不敢自称格格了,踩着木屐冲到这座建筑前,惶恐地高喊出声。

早知外面全是这种不知尊卑,狼心狗肺的奴才,她怎么也不敢离开大观园到这里来。这几日她歇班,听说苏州有座满人天庙,就想来探探,看是不是能找到联络满人大官,乃至直接通到紫禁城的途径。

既是见“族人”,自是要穿旗装了,从不看报的夏小燕带着侍女行了一路,就顶了一路白眼,早揣了一肚子火。再被人一说,回话自是没好气,没想到就这么捅了马蜂窝,侍女也跑散了,就剩她一个人撞撞跌跌到了地头。

眼见天庙大门就在眼前,脚下一崴,夏小燕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上百人呼啦啦就围了上来,惊得她扯足了嗓子,尖叫声惊得四周鸟雀轰然飞腾。

“住手!”

追上来的已大多是闲汉了,斜眼歪嘴,嘿嘿笑着,正要动手整治,一声沉喝响起。

咔哒咔哒的声音渐近,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人出现,皱眉道:“光天化日,你们围住一个小姑娘想要干什么?”

“这是鞑子,不是人!咱们整治,这是正大义!”

“谁挡谁就是汉奸!”

有人嚷嚷着,闲汉纷纷应和。

“大义?大义不是用来逞私欲的招牌,你们不怕律法制裁么!?”

中年人气愤地顿着拐杖,一身正气,闲汉们都为之一摄。

有人畏缩了,“这毕竟是座天庙啊”,“让这鞑女叩头认罪就好,别搞事了”

看看中年人背后的牌匾,“石禄江南天庙”,有人嘿嘿笑了:“你这瘸腿,也是个鞑子啊。”

“鞑子当然要为鞑子说话……”

“一并整治了!咱们这是为国为民!”

一阵嚷嚷,闲汉们连这中年人也围住了。

“为国为民?你们有资格说这话?”

中年人冷笑着丢开拐杖,再把外衣一掀,天庙门前,似乎光线也为之一黯,洗得褪色的红衣顿时擒住了这些人的视线。

红衣、领花、肩章,一切细节都在述说着这位中年人的身份,而袖章上的“禁卫六”字样,更将具体来历都道明白了。

这里是英华陆军禁卫第六师设在江南的圣武天庙,祭奠多年来阵亡的江南籍官兵,而禁卫六师的来历家喻户晓,不仅有早年岭南江南和湖广的汉军旗人,前两年收复西安,归降的汉军旗人也已有人加入到这支队伍中。

围着的众人一阵沉默,旗人和红衣的双重身份在他们脑子里激烈冲突着,有人还在嘴硬地叫着“鞑子就是鞑子”,有人却扯起了旁人的衣袖,咳嗽着准备离开了。

再到一个麻袍老者出现,将深沉而平和的目光投在众人脸上时,人群悄无声息地散开,只剩下坐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旗装少女。

“多谢这位大人,等我回了北面,一定让皇上赏大人一件黄马褂。”

夏小燕起身时,对这位残疾军人无比感激,用上了她自认为最足的好意。

一瞬间,红衣中年面色铁青,朝外一指:“滚!”

声潮激荡,种种相争,如骇浪拍岸,终还是有国法和大义为堤,李肆欣慰地看到,到十一月初,人心虽还在沸腾,前半月猛增的骚乱之状却已平息下来。民间呼吁冷静以待朝堂定策的声音渐渐成为主流,总体而言,这一场波澜已近尾声。

“夫君,小香玉那边,你就不作个交代?”

不过当朱雨悠开口时,李肆暗自呻吟,波澜之外,还有一圈涟漪等着。

“要作什么交代啊?都是你们在瞎扯,我说了,我对小香玉更多是当子侄弟子一般,没那个心思。”

嘴里这么说,心中却道,当然,小香玉真有此心,我身为君王,就该海纳百川,兼容并蓄……

朱雨悠叹道:“妾跟她深谈过,她一直闷在苏州那小宅子里,像是有了心结,这结还得夫君去解解。”

李肆心口一热,嘴里却埋怨道:“你们啊,简直成了拉皮条的!人家小姑娘脸薄,怎么好直接回应。”

他严肃地道:“朕既是帝王,事事就得有所交代,娘子你提醒得对,朕去给小香玉解这心结!”

朱雨悠行了个万福,嘴里道:“皇上英明”,脸上却浮着怪怪的微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