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八百七十二章 飞蛾与蝶

那李继恩当众发表了一通梦呓般的言论后,再转向早候在一边的律司和警署官员,笑容可掬地道:“好了,抓我吧!”

律司和警署的官员在众人视线焦点之外已完成了一番表情转变,从茫然到讶然,再到哑然。对上欢欣鼓舞的李继恩,负责公诉的律司官员遗憾地道:“没人告你,为什么要抓你?”

李继恩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瞪眼惊呼:“没人告我!?状元娘不是撂下了狠话么?怎么不讲信用呢!?”

见他这恨不得立马套上囚服的热乎劲头,律司和警署的官员,连带那些报纸的快笔都忍不住轰然发笑,这鞑子哥还当自己是汪瞎子么?把坐监当光荣了。

李继恩不了解什么汪瞎子,可他的确是一门心思要坐牢的,为了进一步跟大公主搭上关系,让大公主能记得自己,他不惜采纳沈复仰的苦肉计。沈复仰也说了,即便状元娘告他,最多也就是半月暂监,连真正的监牢都不必进。沈复仰再请讼师辩护,同时打点暂监,这点苦头不值一提,换来的却是扬名天下,南北两面的人都知道他李继恩虽得罪了大公主,却诚心悔过,结下了一桩善缘。

算盘打得好,可没想到,状元娘并没告他。李继恩自然没料到,那日皇帝也在大观园,他退场后,状元娘就被皇帝“微服审案”,扯到了南北贩奴运动的大事上,压根把他这么个人给忘了。

状元娘忘了他,大公主李克曦更是把他给抛到了九霄云外。李克曦心性跳脱,这种事怎么可能一直记着。

于是李继恩就只能瞠目结舌,刚才在律司衙门前的一番表演全都白费了。

这当然非他所愿,好在他脑子并不笨,呆了片刻,毅然高呼道:“没人告我,我就自己告自己!这总成吧?我自首!我在大观园调戏状元娘和大公主,哦,还动手拉扯一个舞姬,这样能抓我了吧?”

律司官员跟警署官员对视一眼,心道这鞑子跑咱们南面来骗廷杖了呢,也罢,咱们依法行事……

如愿以偿地戴上手铐,李继恩还朝四下作揖,让沈复仰请来的报纸快笔们能看得更清楚,而笑意盈盈的脸色,更像是打了一场胜仗。

晨曦初升,苏州府城南郊一处小宅院里,李香玉倚案举笔,却迟迟未能落下,不知为何而忧,她转出书房,在这处拘禁过爷爷李煦的小宅院里来回踱步。晨光洒下,这个在他人眼中总如刀笔一般直厉的小女子,显得那般柔弱无依。

像是经历了一场天人交战,回到书房,再度举笔时,多日累积在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去,秋潭荡漾的眼瞳也回复清灵,继而涌起一股疲惫。

“陛下已揽此事,香玉再不敢置喙,请辞肆草堂文书……”

一封辞书一气呵成,低低自语道:“化蝶而不得,飞蛾犹扑火,可怜香玉心,飘萍无处落。”

招来侍女,将信递给她,吩咐道:“递给通政司,不,今日不去未央宫了……”

待侍女离开,她再呢喃道:“以后也再不去了。”

没多久,侍女道一声“曹公子来访”,李香玉眼瞳中的清灵再转为迷蒙。

被引入宅院,再见那柔弱人儿现身,曹沾暗道一声运气好。他在金陵没找到李香玉,听说她来了东京,本不想追来的。可手上那叠账本的分量太沉,左思右想,也只有李香玉能给建议,还能保密,还是找来了。

这处小宅院离未央宫八十里地,马车顺着通衢大道来往,只需要个把时辰。李香玉若是没在未央宫住,就是在苏州这处小宅院住,他很清楚。李香玉没住在未央宫,这让他莫名地松了口气。

“表哥……”

李香玉柔柔唤着,曹沾心绪也有些荡动,可目光扫到李香玉腰间的紫金鱼袋,嘴角微微一抽,回应那声“表妹安否”就显得很勉强了。

那紫金鱼袋是去年在未央宫正殿,皇帝亲手给她配上的,明法科状元,翰林院正五品检讨,本是男儿的功名极致,却落在了他这位貌似娇弱的表妹身上。现在又身兼金陵女子学院明法教授,英华讼师会董事,不仅是天下闻名的状元娘,更是成名已久的大讼师。他曹沾虽也是正五品官身,军政两面都小有名气,可跟这表妹比,简直就是萤火较之皓月。

注意到了曹沾回应里的生硬,李香玉强自保持着笑容,见到他带着的一份厚厚卷宗,顿时牵起之前跟皇帝与汪瞎子会面时的记忆,她好奇地问:“表哥此来是为何事?”

曹沾也压下心绪,直入主题,翻开这叠账本,李香玉微微抽气,暗道这南北贩奴事这般猖獗,连表哥都牵连上了。

按住账本,李香玉沉吟片刻,对曹沾道:“香玉以为,表哥最好是将这案子移交江苏总警署,这事已有所谋划,表哥不宜涉足过深。”

之前皇帝已跟汪瞎子谈到此案,皇帝有了通盘布置。李香玉觉得大局正在推进,最好不要再横生枝节。这账本交给江苏总警署,由其暂时压下,等温和而且方向正确的舆论环境成熟后,国中相关工商清理好首尾。那时再翻出来,由律法体系总攻,把工商吐出来的替罪羊吃掉,这一案就能顺畅过渡到南北人心大局上,而不是让一国自乱阵脚。

曹沾挑眉:“为什么?”

李香玉欲言又止,沉默片刻后,再道:“这是为表哥着想,也是为一国大局着想,到时表哥自会明白的。”

曹沾脸上浮起难以掩饰的失望,他绝没料到表妹居然会给出这么一桩建议,而表妹口中的“谋划”、“大局”,又含着再明显不过的上位者气息,这让他份外难受。

强自压住自嘲和愤怒等等情绪,曹沾反驳道:“这么一桩惊天大案,交给一省的后果是什么,表妹你精于律法事,应该很清楚!表妹你不是总讲国法如山,不容亵辱么?居然可以为了服从什么大局而置之不理,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他摇着头,一脸遗憾:“表妹,你越来越像是手握权柄的棋手,律法、公道、人心,都成了砝码,在你的棋局里来往交易,就像什么认罪减刑则例,你当这讼师,怕是有些入魔了……”

话题一下就偏了,说到了李香玉参与过的一项律法改制,因为涉及控辩交易,被墨党攻击为有失律法尊严的市侩之举,但律司、法院和讼师会,乃至国中多数人都认为这是将刑审化繁为简的权变之举,是绝好的善政。

扯到专业领域,李香玉也不给表哥面子了,冷声道:“天下事非黑白二分,表哥怎么还如幼儿一般看国家之事?表哥前些年在军中的历练,都只变作风物文字了?”

跟李香玉比口才那是自找没趣,一句话就刺到曹沾心中最忌讳之处。他在军中几年,虽时时因惨烈战事而激起热血,但终究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军旅中。别人把他那几年军旅生涯当作荣耀,他自己却当作挫败,李香玉的话正中要害。

曹沾有些恼羞成怒地道:“就是在军中历练,才知我英华立国的根基是天道,是再清晰不过,黑白两分的天理!”

说到军队,他底气也足了:“我英华热血男儿,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卫护的是天人三伦,是公平与正义之国!如果国家把这等罪恶之事也视为砝码,肆意操持,千万英烈的忠魂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什么局再大,也比不过天理!比不过人心!”

李香玉有些无奈地道:“这案子若是只涉国人,当然如表哥所说这般,可南北贩奴还只是法外之事,只有道义,没有法理。法不所及,就得多方权衡,不能只是空谈。我们为什么没有北伐,不就是还能在法外处置这些事,不致伤损了一国人心么?”

话题继续偏到北伐,曹沾的立场自然就站在了寻常军人的角度,他冷笑道:“为什么还没北伐?不就是国中工商想要继续压榨北人,不愿接纳北人为同胞么?你们讼师站在谁一边?无钱无势的北人?不!自然是有钱有势的工商一边!北人受苦,南北相离,华夏还不能一统,就是你们这种人害的!”

他挥着手里的卷宗,坚毅地道:“这案子既到了我手,便是上天要我行天职,为一国正人心!我本还犹豫到底该怎么办,可听表妹你这一言,我决定了!你自顾你的大局,我去求我的正义!”

李香玉头痛地呻吟着,暗责自己也是意气用事,就不该跟表哥硬对硬,她缓了语气,柔声道:“此事表妹之前跟陛下已经看到了,也有了安排,表哥若是信陛下,就听表妹一言,可好?”

曹沾瞳孔收缩,话语也变得萧瑟了:“是啊,我只是个小小巡边曹事,哪像表妹你能时时伴君,知国政大局。”

他话中有话地道:“若是不涉表妹,我自是信陛下的……”

李香玉冰雪聪明,瞬间就品出了这话里的味道,弯月眉怒挑而起:“曹沾!你可以糟践我李香玉的名声,却不能污损陛下的清誉!六年前爷爷病危,说到我的婚事,是谁在他床榻前始终沉默不语的?”

李香玉一边说一边流泪:“那时表妹还以为你心结未消,没有逼你,可三年前又是谁把婚约退回来的?”

她哽咽道:“香玉虽出闺在外,可女儿家名节却绝不敢丢,这十来年,我一直在等你,可你……曹沾,你为何不愿娶我!”

珠泪盘落,梨花带雨,曹沾心也碎了,他情不自禁地跨前两步,想要拥住表妹,可眼角却又跳出那抹紫金之色,一颗心再度沉冷,脚下也停住了。

“状元娘,侍君王,枝头凤凰,鸦雀踞篱望……”

曹沾苦涩地念着民间俚调,他何尝不想娶才貌双绝的表妹,可惜,当他为此付出百倍努力,迈出一步时,表妹却又远远行在了前方,他只能眺望背影,暗自感伤。皇帝多年前就有意成全,他也很清楚,可他更清楚,自己这表妹对皇帝的倾慕有多么深,早前相处时口口声声就是陛下如何如何言,深到自以为是将皇帝视为师长,而不自知已坠入情网。

自己赶不上,佳人还一心冲天飞,何苦……

“表哥这是何苦,你本有你所擅之事,为何非要强争他事?”

李香玉非但明白曹沾的心声,也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就期望曹沾能主动跨出一步,接纳自己,也好断了自己飞蛾扑火之心。

“我曹沾是男儿,男儿自有争与不争……”

想到表妹已心有主见,在国事上都与自己分执一端,难以相洽,曹沾更是心灰意冷,摇着头,再度拒绝了表妹。

李香玉泪痕满脸,脸色却已平静下来,转回到正题:“表哥若还顾念表妹,就听表妹一言,把这案子转出去吧。”

曹沾硬下心肠,沉沉摇头,在他眼中看到铁石般的坚定,李香玉无声流泪,直到他转身离开,泪水依旧没有停下。

“既失情,就索道,或许……或许表妹还能等着,等到我借此案一跃成名时。”

曹沾不仅坚持自己的天理,也有自己的功名之求,而这一案正是他的阶梯。

“要把这些账本的价值挖出来,就得让一国都来关心这案子,那该找谁呢?”

出了宅院,曹沾目望南面,那是东京,东院在那里,汪瞎子一党历来都跟官府和工商唱对台戏,如果把这东西给了汪瞎子……

那样要丢官身的,可不管是他的天理,还是他的名利,都不愿再受这官身束缚了。刚才李香玉也说了,皇帝正在关心此事,已有布置,可总有人不愿让苦难沉于大局之下,也总得有人为这天理出声。

心中揣着一团火的曹沾来到了东京天坛东院,接待他的朱一贵意兴阑珊地道:“汪院事很忙……”

曹沾递过卷宗,朱一贵抽出来一看,两眼顿时发了亮,说话的腔调都在微微发颤:“此事……汪院事不好出面,可我朱一贵却能襄助谋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