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大观园之悲

一瞬间无数念头在李肆心中闪过,这大观园是李肆的私家产业,负责具体营运的都是青田一系的老人,还有洛参娘主持着飞天艺坊,那等龌龊败德之事,不敢说完全禁绝,但怎么也不该肆意猖獗,以致惊动李香玉。

李香玉怕是知道他李肆是大观园东主,觉得这恶事是他这个皇帝在庇护,所以脸上才这般表情吧。话又说回来,营运之人仗着靠山是他皇帝,行事总会有些跋扈,还真难保有些个案惹人注目。

李肆心绪复杂地道:“小香玉,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总得有凭据吧……”

李香玉小嘴一抿,嗔道:“下一场跳萨满舞的舞女就是人证,不是陛下那干孙子搅局,陛下自己怕已有所悟。”

终究不是小香玉了,状元娘丢开了那丝恼意,将李肆当作亲人般调侃撒娇,让李肆心头也是一荡。不过她说到的事,让李肆更来了兴趣。

“也罢,朕就把这里当了公堂,与李大讼师一同审案。”

李肆定下心计,要看看自己的产业是否真的染了黑点,招来管事,问起了那舞女之事。

管事听出了皇帝话中之意,叫着撞天屈:“四方舞社的舞姬有北面的,有海外的,确是签有十年长契。但这工契你情我愿,绝无违法之处,更说不上逼迫。这些舞姬工薪颇高,洛大家还允了其中杰出之人干股,大观园更禁风月之事,舞姬们又无滋扰之忧,怎么也说不上那、那等罪过……”

这事光听管事说不行,李肆就让管事把李香玉口中的人证带过来,等人的间隙里,李肆见李香玉还蹙着眉头,随口打趣道:“是不是受了你表哥的委屈,来找朕撒气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办事啊,朕备着的彩礼都快发霉了。”

李香玉俏脸先是红,再是白,眉宇间闪过一丝哀怨,再朝李肆白了一眼:“陛下还好意思说,都是陛下你害的。”

女儿心,海底针,李肆暗道自己莫非真的遭了无妄之灾,李香玉跟曹沾这一对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他也颇为纳闷。早年他刻意给曹沾提供了晋身之阶,在北庭大都护府当了三年文书参事,再以军功入黄埔学院进士科。去年科考中榜,在江苏兵备道署衙任正六品巡边曹事,所著《居延血》和《北庭纪略》在国中颇有名气,虽不能跟李香玉这状元娘比,也算小有出息,足以成家立业了,但两人就这么拖着,一直没有成亲。

见李香玉作如此小女儿态,李肆也不好细问,厅堂陷入一阵怪异的沉默,直到细碎脚步声响起,才将两人从各自的心绪中拉了出来,见得来人,两人同时一呆。

来人是个二八娇娃,容貌秀丽,眼眉间还满是稚气。她身着一套华贵的旗人宫装,花盆头的流苏摇曳不定,让人顿生置身清宫的恍惚错觉。

“大人有何事相告?本格格的时间可是宝贵的……”

小姑娘还目斜四十五度角,挥着手绢,懒懒地发散着娇贵之气。

身后管事皱眉嘀咕了一句,这“格格”立马就显了原形,屈膝万福道:“不是演戏啊,哎哟,大爷您别见怪,奴婢还以为大爷您好的就是这一口呢。”

李肆心说好嘛,整来个“格格”跳萨满舞,这四方舞社的猎奇路线还走得真有些不着调。

挥手示意管事退开,李肆朝李香玉点头,示意人证在这,你尽可挖黑材料了。

“这位妹妹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亲人何在?又是怎么来的大观园?”

李香玉也不客气,径直盘问上了,这一问,那旗装小姑娘一下就红了双眼。

“奴婢叫夏小燕,花名小燕子,本是济南人氏,自小无父,与母亲相依为命。一年前母亲病亡,奴婢孤苦无依,还不了贷钱,被质入青楼养作清倌。还好遇到了仁善坊的戏探,转到了这四方舞社,才算是跳出了火坑……”

听她这一说,换李肆给李香玉递过去白眼了,瞧,逼良为娼的是北面满清之人,大观园还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李香玉却不罢休,加重了语气道:“你眼前这位大爷可不怕四方舞社和大观园的后台,这些遮掩的话儿就丢开吧,照实了说,有什么冤屈,这位大爷不给你做主,我李香玉也能帮你伸张。你在私底下传出的话,该不是随口乱说的吧?”

李肆抽出扇子遮住自己扭曲的嘴角,暗道这小香玉真是一张刀子嘴,毫不留情面呢。

“你是……状元娘!哎呀,状元娘,奴婢……小燕子真有冤屈!”

那小燕子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泪眼婆娑地叫唤起来。

“小燕子是真的格格!乾隆爷当年在济南游历,遇上了大明湖风柳楼的花魁,那就是小燕子的娘亲,然后就有了小燕子……小燕子跟四方舞社的人说了无数次,他们却把这话当戏言,让我扮作格格,给人跳萨满舞,这不是糟践我吗!?”

小燕子说着让李肆嘴角眼角一起抽的话,更膝行两步,抱住李香玉的腿哭号道:“状元姐姐,你可要帮小燕子主持公道啊!等小燕子我回了北面进了宫,定送姐姐一个大前程!”

李肆有些内伤,李香玉却是风中凌乱了,她直着眼,艰辛地道:“等、等等……你不是说你是紫禁城里的人,却被人卖到南面,强逼着你……”

小燕子哭道:“我是格格,当然是紫禁城里的人!四方舞社不信我的话,不把我当真的格格待,总是拿着工契说事。我孤苦伶仃,又怎敢跟他们做对?”

接着她俏脸狰狞:“等我回了北面,定要讨还这笔债!”

她再转作殷切,摇着李香玉的腿:“北面太后定会疼爱小燕子的,状元姐姐帮了我这一回,我一定要太后好好谢你,封你作女相好不好,就像上官婉儿那种?”

见李香玉像是吃坏了肚子,小脸青白不定,李肆忍住笑,再唤来管事。管事一出现,小燕子顿时如乖顺小猫,赶紧缩到了一边。

“这小燕子又犯痰迷了,舞社让她扮作格格,她就真当自己是格格,唉……”

管事痛心疾首地解释着,这小燕子闹这事也非头一回,之前洛参娘觉得不管真假,她这般心性再不适合待在大观园,本要解了她的工契,还送盘缠,要送她回去。可她清醒时又觉得在大观园过得挺舒服,一个人出外又活不下去,死活不干。

李肆责道:“那就不要让她再扮这什么格格了嘛,有些人入戏太深,就是这般执迷,你们也有责任!”

管事惶恐应是,带着小燕子退下了,厅里再度沉默,许久后,李肆才道:“小香玉啊,我大概明白你的用意了,只是……呵呵……”

他忍不住笑,李香玉缓过气来,张牙舞爪地道:“陛下若是笑话我,我就告给克曦,让克曦在她娘亲那说陛下的坏话!”

李肆噗噗闷笑,两人似乎又回到了六七年前,一大一小在肆草堂里互相逗乐的时光。

李香玉有什么用意呢,无非就是听说大观园里居然买来了北面清宫之人,逼其娱乐客官。以她一向注重女权和民权的立场,这事就非常严重。你想啊,北面清宫之人身份已非一般,都被南面这般肆意亵辱,如果是平头老百姓,那不是更如草芥一般对待?

这里还是大观园,跟皇帝关系匪浅,皇帝是圣君,爱惜羽毛,肯定不愿出这种事,对大观园的管束应该很严,可还是出了这种事,那么其他风月场所的状况就可想而知了,定是污秽不堪言,不知多少北方乃至海外女儿家遭难。

作为专抓大案要案的讼师,李香玉的想法就很简单,把这一案当作典型立起来,自然可以狠刹南方压榨北方的世风。当然,她并非刻意针对李肆,带着李克曦来,其实也有把这事传给李肆,要李肆也出力配合的用意。

只是她掌握到的证人,竟然是一个作着格格梦的痴女,这个真相实在打击人。

李香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发作了一番,泄气后又朝李肆怯生生地道歉,李肆却另有了心思,找管事再招来一人。

“果然是马姑娘啊,你怎么还在这四方舞社呢?”

来人是之前被那“干孙儿”李继恩调戏的西域舞姬,换了一身青衣孺裙,卸下了面纱,正是在西安时被洛参娘引荐过的马千悦。

“皇……皇上!?”

马千悦当然认识李肆,惶恐地想要叩拜,被李肆抬手拦住,就虚虚一个万福。

“西安之事后,马家在宁夏也败了,蒙皇上恩赐,我们这些马家族人没受留难,但也不敢再在宁夏和陕西呆着,就卖了家产,来江南讨生活。洛大家对奴婢青眼有加,让奴婢入了四方舞社,还领有干股,管着一些事,没把奴婢当一般的舞姬待……”

马千悦一番解释,让李香玉更抬不起头。

李肆却问:“大观园里,参娘也只管到了小半月这魁星楼,朕想问问,其他地方是否有强逼民女过契卖艺,甚至逼良为娼之事?朕就想听实话,你但有所知,务必道来。”

马千悦有些惶恐地道:“皇上怕是多心了,这大观园管束极严,洛大家虽只掌小半月魁星楼,却隐是小半月各楼班的盟主,对皇上所言之事极为痛恨,就奴婢所知,此等事是没有的。就算是有,也该藏得很严,而且……”

她抿抿嘴唇,再道:“大观园这等福地,无艺登不了台,有艺的别说强逼,为进这大观园,彼此都争得头破血流。大半月那些楼阁的东主管事们,日日都有人自荐枕席,求的就是在这大观园露上一脸……”

李香玉脸色更难看了,照马千悦的说法,这里非但没有逼良为娼,反而是自甘下贱,就为争风月场上的名利。

李肆却因这话想到了前世那些风物,有些不悦,可再一想,大半月诸楼都是卖出去的产业,不像小半月是自己经营,即便是洛参娘也无力管得这么宽,也就无奈地叹了一声。

着马千悦退下后,李肆有些怔忪,李香玉小意地道:“陛下若是着恼,就罚香玉抄皇英总宪吧。”

这是早年李肆经常“欺凌”小香玉的招数,听她说起,李肆会心地一笑,小香玉是真在道歉了。

可他摇头道:“小香玉啊,朕所知的你可不会这么轻言放弃,这大观园无此事,不等于其他地方没有。你关心得对,朕也想看看,如今这一国人心是否败坏了,是不是拿北人不当人看了。”

他一边说,一边在想刚才那李继恩的事,如李香玉刚才所说,不是她们撞见此事,甚至不是在大观园里,沈复仰会不会护着李继恩,乃至满足他的淫欲。南人不把北人当同胞是一面,南北权商勾结又是另外一面,最终都汇聚到资本害人这一点上。

听李肆所言诚挚,见李肆目光深沉,一边李香玉呆呆看着他的侧脸,隐隐有些痴了。

大观园外,一队马车正缓缓驶离,中间那辆镶满金玉的马车上,沈复仰担心地看着鼻青脸肿的李继恩,见他两眼迷离,还在呵呵发笑,真怕他是被打得痴呆了。

“沈东家,你就是我的福星啊!”

李继恩猛然爆出此言,让沈复仰眉头蹬蹬直跳。

“我居然被圣道爷的大公主打了!还被她训斥了一番,真不知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啊,太、太棒了!”

接着再念叨的话,沈复仰更有流泪的冲动。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这个狗鞑子,已经入了大公主的芳心!大公主已经记住我了!等我回到北面,别说我干爹,就连几位阿哥和当今皇上,都要羡慕我!”

李继恩的呢喃揭破了本心,沈复仰猛烈咳嗽起来,却不敢接话茬,心中还暗道,也好,小祖宗你觉得这受虐是福,我的生意也就少了波折了。接下的京塘国道工程可是几十万两银子的入项,这一番担惊受怕也值了。

李继恩再道:“对了,沈东家,你说……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再见大公主呢?你看,像大公主这种心高气傲的天之娇女,对少爷我这种人其实也该揣着好奇心的,少爷我没那个狗胆,可在大公主面前混个脸熟……也不是不可能嘛。”

沈复仰暗呸一声,你还没狗胆?你现在满心想的就是那等糟污之事吧。

肚子里唠叨,面上却不敢怠慢,主意脱口就来:“状元娘还要公告你,既如此,公子不妨认定吃亏是福,大公主瞧着公子诚恳,不定会赐下怜悯,那时或许有机会。嗯,沈某再帮公子你营运一番,招来一些报纸,由公子你鼓吹南北亲善,那时名也有了,立场也稳了……”

李继恩拍掌道:“好!好!沈东家有心了,只要你办得好,别说京塘路,山西煤道我也能让干爹交给你!哎哟……”

他一激动,触到了伤处,叫痛不迭。沈复仰脸上也升起红晕,关心地道:“沈某送公子去英慈院吧?”

李继恩不甘:“正压着火呢,大观园泻不了,难道整个东京都没处泻?”

沈复仰笑道:“怪沈某之前没说仔细了,大观园是赏艺的,要赏色,还得去蓬莱街,那可是天上人间……”

夜幕深沉,东京灯火通亮,直如天上人间。

而在北面千里外的淮河南岸,漆黑夜幕中,几艘小船靠岸,一群人正相互护持着上岸,几道灯光骤然罩住了河岸,这些衣衫褴褛之人顿如置身白昼,全都呆住了。

“不准动!再动就开枪了!”

大批灰衣义勇涌出,将这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曹事,有聚盛社的人!”

义勇从人群中拎出几个短打汉子,一身江湖味道,赶紧作了报告。自义勇中分出一个红袍年轻官员,皱眉冷笑:“聚盛社……做的好生意!卖人头卖得昼夜不息啊,带去班房严加审讯!”

再见那上百褴褛如花子般的百姓,江苏兵备道巡边曹事曹沾脸上浮起浓浓不忍,挥袖道:“这些人,先送到看管所去,待查明来历后再作定夺。”

目送义勇押走这大队偷渡客,曹沾眺望淮河北岸,唏嘘地道:“南北相离,何时得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