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八百六十五章 不堪言的失败

胡虏陷中原……

脊梁断,衣冠毁。

七十年,不见苍天。

中国有男儿……

血犹热,志不灭。

铁火煎,天道为剑。

吾皇伟哉……

胡虏俯首,中国再起。

吾皇圣哉……

圣武卫世,执刑在天。

……

天佑大英,世代福延。

天佑吾皇,万万年。

东京龙门西面,原本是矛线街的狭窄小巷已辟为通衢大道,左右分立着造型各异的小楼,楼顶上飘着各式旗帜,有识之人能认得,这些都是异国之旗。例如那一轮日晕四耀,中心是一朵金黄菊花的旗帜是日本国旗,而那面蓝底白叉红十字的旗帜正是大不列颠王国国旗。

不列颠驻赛里斯公使馆的主楼顶层,正奋笔疾书的公使馆劳伦斯爵士被窗外的歌声打断思绪,他无奈地轻叹一声,走到窗前,打望使馆街中心那队赛里斯禁卫军的换防仪式。这些身穿黑红相间军礼服的官兵负责护卫各国使馆,换防时必唱的颂歌让各国使馆官员们,尤其是欧罗巴的使馆官员们颇为纠结。

这歌声太有感染力了,即便是最自傲的法兰西公使,在私底下也跟劳伦斯说,每当听到这歌声,就觉得无比自豪。因为自己跟伟大的赛里斯开国皇帝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甚至还能经常会面,这歌声时刻提醒着他,这片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古老土地上,一个崭新的帝国正在崛起,在这位伟大君主的带领下,踏上了世界历史的大舞台。

这位君王统治的帝国疆域是任何一个国家所不能比的,人口比整个欧罗巴还多,去年的国库收入也快赶上了整个欧罗巴。如今他的数十万陆军正在亚洲西北作战,他的海军已有效控制着占整个地球一半还多的海域。而帝国的一亿五千万臣民却丝毫没受战争的影响,过着让伦敦和巴黎市民都称羡的富足生活。在这样的君王面前,任何一个欧罗巴君主都必须鞠躬以示尊敬,同时心存畏惧。

感动之后,再意识到自己的立场,回忆起自己国家跟赛里斯这些年来不愉快的历史,纠结就自然而生。

劳伦斯没有太多纠结,他一直主张大不列颠与赛里斯携手共赢,尽管国王和议会没有全盘接受他的主张,但两年前不列颠海军在第三次锡兰海战中的惨败让他获得了主持两国来往的机会,先是在葡萄牙与赛里斯通事馆缔结两国和平条约,一年前又来到美轮美奂的东京,出任公使,至少两国的关系正由他主导着,朝他所希望的方向迈进。

劳伦斯只是对这颂歌唱响的时间有些不满,清晨七点,正是他一日思维最活跃的时候,他每天都选择这个时间写昨天的日记,而这歌声总要干扰他的思绪,让他不由自主地代入到赛里斯人的角度审视事情,写出来的日记自然有些变了味。

劳伦斯决定听完颂歌后吃点什么,再看看报纸,之后再写日记。

立在窗前细听,劳伦斯忽然觉得这歌声的味道有些不对,带着一丝悲怆和愤懑,甚至还有士兵边唱边抽泣。

“琼恩,报纸到了吗?赶紧拿给我!”

劳伦斯眉头一跳,意识到了什么,招呼着自己的助理。

“先生,《越秀时报》、《岭南报》、《江南快报》和《东京早报》到了,其他报纸还没到。”

助理推过来餐车,一侧叠着厚厚的报纸,一侧放着一杯刚泡好的红茶,外加从使馆早市上采购来的新鲜水果,这就是劳伦斯的早餐。

端起茶杯,凑在鼻下猛抽了一口,劳伦斯发出满足的喟叹,开始翻起报纸。

果然,出事了。

西域大都护府征西大军北路军左军轻装冒进,企图突袭海努克城(伊犁)的准噶尔汗王夏宫,结果在银顶寺遭准噶尔五万大军伏击,左军都督杨堂诚战死,左军所部四营八千人苦战十日,弹尽粮绝,仅撤出千余人。

祸不单行,北路军中军派兵急急往援,又遭附从的准噶尔部族军叛乱,中军副都督安威中弹身亡,花了好几天才击溃纠缠的叛军,只接应到左军残部。

损兵折将之外,西征战事更出现巨大转折,北路军前军和右军在塔尔巴哈台遭遇罗刹的哥萨克骑兵,据战俘交代,罗刹已与准噶尔联手,共同抗阻英华进中亚。

英华征西大军自两年前入西域后,并非全无败绩。圣道二十一年十月,吐鲁番就被准噶尔人偷袭得手,驻守此地的两营韩国附从军全灭。圣道二十二年元月,古城也遭两万准噶尔骑兵围攻,驻守此地的一营越国附从军和一营红衣全灭。

但这些挫败都只是小节,不仅失败原因都是受累于附从军,准噶尔人企图切断英华补给线的努力也都告失败。自圣道二十年十二月,准噶尔三万大军突袭长生墩,却被盘石玉的前军和岳超龙的中军南北夹击,丢掉近一半人马后,准噶尔人就再不敢跟红衣正面对决,即便集结大军突袭,也是打了就跑。

眼下是西元1740年,圣道二十二年九月,准噶尔人已被逼压到西域之西,汗王夏宫都已暴露在英华大军之下。

可如今这一败,战殁两员年轻骁将,精锐红衣折损近万,还真是英华红衣创建以来最大一桩失败。难怪换防的禁卫们情绪低沉,心怀不甘。

劳伦斯很理解这些禁卫军官兵的情绪,不仅有失去战友的哀痛,更多是尊严被冒犯的愤怒。当年第三次锡兰海战失败的消息传回国内,不仅不列颠海军官兵的心情也是如此,甚至不列颠平民都有同感。不败的军队居然失败了,自认天下无敌的骄傲之心遭受沉重打击,当然会失态。

看着报纸上汹汹的讨伐之声,不仅责难宰相、枢密院、总帅部,乃至西域大都护府,甚至连西域大都护,威名赫赫的吴崖都被指责。理解之外,劳伦斯还有一丝感触,没有战无不胜的军队,这样的失败根本算不了什么,可赛里斯一国却群情激愤,新生的赛里斯帝国还是太年轻了。

劳伦斯更关注罗刹人的举动,由这一战,他才恍然,为何两年前欧罗巴的波兰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得那么利落,原来是罗刹人感受到了赛里斯的巨大威胁,要掉头在亚洲用力了。

“这倒是一桩巨变,欧罗巴的形势将产生一系列的变化,不列颠必须把握这样的形势,看是否能攥取相应的利益。如果是国会那帮目光短浅的家伙,多半又会觉得这是从赛里斯身上找回场子的机会,可未央宫那位陛下的怒火真烧起来,即便只是从罗刹人身上转出一小部分到不列颠身上,不列颠现在也难以承受,要知道,那位陛下对北美大陆的兴趣远超国会那些议员老爷们。”

劳伦斯的思绪急速转动,开始尽职为不列颠的利益谋划。

未央宫里,那位陛下的怒火已经充盈勃发,一月之内的行程全都取消了,接连三日都埋在总帅部里,对着西域大沙盘发呆。

“就算杨堂诚昏了头,方堂恒也昏了吗?两个小子都出了毛病,吴崖也杀人杀得血迷了心窍!?轻装冒进这种低级错误也犯!朕留给他们的时间是五年,不是三年!急着去送死投胎么!?”

闷了三天,李肆终于出口喷人了,总帅部里一帮参谋们个个脑袋低垂,仿佛这次战败都是他们的责任。

“派人去问问吴崖,问他身边的准噶尔小姑娘是不是奸细!拿着朕的方略去,本该是步步紧逼,主力在后,看他现在打成了什么样子!?羽林军拆成三块,龙骑军更撒得满地都是,去问问他是不是把朕的方略擦了屁股!他不给朕一个好交代,朕就去西域御驾亲征!”

李肆越数落越生气,脱下白手套,重重砸在沙盘上。

“人呢?没听见朕说话?你……”

沉寂好一阵,没人回应,李肆咆哮着扫视左右,却发现部下都盯着角落里的范晋。

“范独眼,这总帅部都被你调教成书斋了?”

李肆的矛头又指向范晋,说话更不客气,若是换在前朝,就是直白地训斥范晋侵夺军权。

范晋一只独眼跟李肆对视,眼中含着无奈,许久后才幽幽道:“此败非战之罪,陛下清楚的……”

李肆愣了片刻,嘿了一声,一拳头砸在沙盘底桌上,再坐回椅子,捻着胡须,目光变幻不定。

他当然清楚这一败的根源,杨堂诚为什么轻装冒进,是因为大策凌已通过军情司表示了投效之心,有大策凌的指引和内应,突袭准噶尔汗王夏宫,胜利几乎是板上钉钉。

可没想到大策凌却变了卦,也许不是大策凌本人,是他的部族逼迫他变卦,但他出卖了杨堂诚却是事实。而原本投效英华的几个准噶尔小部族也随之反叛,拖住了援军,才有这一场大败。

大策凌为什么会变卦,原因也很简单,罗刹人终于表明了态度,要强力介入西域。而罗刹人介入,为什么会让大策凌变卦,原因又是吴崖对借力准噶尔内部力量不太关注,对大策凌许诺的好处不够,不足以让大策凌的部族坚定地站到英华这一面。

但这事却不能归罪于吴崖,根底还在他李肆自己。是他胃口太大,不愿扶持大策凌作为准噶尔过渡时期的汗王,他准备在西域一步到位,以青海和漠南漠北方式管治西域。他给吴崖划下的界限摆在那,吴崖自不可能给出界限之外的许诺。

李肆之所以生气,不仅在于此败,更在于罗刹人横插一杠,这让他五年平定西域,再转而北伐的计划受到严重威胁。尽管他一点也不怕跟罗刹人开掐,可这一掐到底要持续多长时间,他可心中没底。罗刹人不是不列颠那种精于算计的敌手,它就是头蛮熊,一旦发了狠,不打个头破血流,它是不会罢休的。

回想前世历史,满清乾隆对付准噶尔的时候,罗刹人没这么大反应啊,就算加上西伯利亚的威胁,也不该让罗刹人舍弃欧洲的战略重心,转而重视遥远的东方。要跟英华正面对决,怎么也得投下十万以上的军队,罗刹人是疯了么?

李肆百般不解,之前他定策西域时,并不认为罗刹人有魄力伸手,这基于他对罗刹历史的了解。

罗刹的安娜女王就在这一年翘掉了,即位的伊凡六世还是襁褓幼儿,跟母亲孤儿寡母一对,根本握不住权柄,依靠的摄政王也接连垮台,按照前世位面的历史,明年他就该被他表姐伊丽莎白女沙皇夺位。

基于形势的判断和历史的把握,李肆才有信心,认为罗刹人无力干涉,可以在五年内平定西域,可现在罗刹人怎么就蹦出来,还用了这么大劲呢?

李肆想不明白,如果他虚心请教那些欧罗巴公使,并且公使们也愿意说真心话,那么就能找到让他啼笑皆非的真相。

因为罗刹人害怕了,不列颠人的惨痛失败,法兰西人的自找没趣,西班牙人的幸灾乐祸,已将他“赛里斯大帝”的威名传遍整个欧罗巴。止小儿夜啼当然做不到,可让某些君王心惊胆战却是足够了。

不列颠公使劳伦斯爵士对赛里斯的夸张描述在欧罗巴已经深入人心,拥有规模接近西班牙的现代化海军,陆军则有百万之多,装备和战术即便不能跟欧罗巴一流强国比,怎么也是中等偏上(劳伦斯爵士是把义勇军也算上了),而最让欧罗巴诸国惧怕的是赛里斯的人口和国库收入,两个数据都是一亿五千万!前者比欧罗巴总人口还多,后者换算成英镑,相当于五个不列颠,这几乎也是整个欧罗巴的总和。

除了赛里斯的国力,他李肆的形象也被渲染为一位英明神武的统帅,亚历山大式的英雄。在短短十年里就推翻鞑靼在塞里斯南方的统治,让鞑靼俯首称臣,二十年就把国家建设为欣欣向荣的强盛帝国,疆域横跨两个大洋,立足于三个大洲,亚历山大似乎都还要差一截。

即便劳伦斯爵士的描述,都是基于败者自遮颜面的掩饰,毕竟把对手说得强大一些,不列颠的失败也不至于太难看。但这些基础数据却是来自赛里斯人自己的统计,作不得假。

当重病中的安娜女王得知赛里斯在贝加尔湖和唐努乌梁海持续驱赶罗刹人的同时,还兴兵五十万西进,她的病立马就好了一半,是吓得回光返照。

最上层的权力争斗是一回事,可全力“抵御”赛里斯的侵攻却成了罗刹一国上下的共识。赛里斯西进甚至唤起了罗刹国中对蒙古人西进的苦难回忆,五十万大军只为灭准噶尔,罗刹人都觉得这只是赛里斯人假道灭虢,谁知道赛里斯人是不是想一口气打到黑海呢?

罗刹人跳脚就是这么来的,只是李肆现在是灯下黑,已置身历史大势,再难挣脱大势,以旁观者的目光审视时势了。

李肆没想明白罗刹人搅局的原因,但也清楚,自己对吴崖乃至战死者的指责也是心虚,这让他郁闷难解。

“这一败并不碍大局,相信吴崖会冷静调整部署,陛下……”

范晋见李肆目光游离不定,心道不好,皇帝积威已深,虽也时时自省,但自傲还是免不了渐渐加重,再让皇帝闷在总帅部,说不定还真要玩万里之外授阵图的把戏,赶紧劝走了事。

范晋在李肆面前毕竟还能直言,有些不客气地道:“陛下这几日还没去大观园呢,去散散心吧。”

李肆目光瞬间爆亮,那是怒火,接着又黯淡下来,他当然听得出范晋的劝谏之意,但是……

李肆闷闷地道:“朕这个皇帝,现在就只能袖手旁观么?”

范晋认真地点头:“等臣下们把事全办砸了,那时陛下再出来擦屁股吧。”

李肆咬牙,嘴皮爆出一个无声的“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