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六卷 第八百五十三章 清宫碎梦:三里屯惊魂

南面的鼓噪声隐隐传入映华殿,依稀还能听到“太后”二字,弘历端坐殿中,眼角一直抽着,一颗心也七上八下,难得安宁。

“大清就是一堵烂砖碎瓦拼凑起来的墙,万岁爷你不过是光鲜的墙皮而已,没有本宫这糯米浆糊着,这墙早就塌了。万岁爷既被十四爷蛊惑,要来拆了这墙,为了大清,就只能委屈万岁爷在这里冷静冷静……”

茹喜的冷语还在弘历耳边回荡,此时他满心塞的都是惊惧。

这里是哪里?映华殿……茹喜就是在这里孤居十年,父皇更是被幽禁此处,再在光绪变乱里遭圣道斩首,只留下无头尸身。

这里草木凋零,生机难觅,鸟雀地鼠似乎都绝了,茹喜把自己丢在这里,意欲何为?是要把自己如父皇那般暗中处置了?

弘历很后悔,可到底是后悔没能抢先下手对付茹喜多一些,还是后悔不该起心对付茹喜多一些,他自己都没搞明白。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着太平天子,得过且过,现在……

正惶恐时,忽听殿外吵闹起来。

“傅清!你不配为富察氏之人!我傅恒再没你这个兄长!”

“你就不懂我的苦心么,傅恒……我这条命舍就舍了,可谁来护着皇上的命!?”

是傅清和傅恒兄弟,弘历哀叹不已。前日他进坤宁宫,却被叫到寝殿去,还以为茹喜又要跟他颠鸾倒凤,心想一边办事,一边也能探听口风,他就去了,结果就在寝殿门口,被常保等侍卫拿下。

之后常保该是借自己的名头,又拿了傅清等人,傅清投鼠忌器,没有拼死反抗,领着几十名铁杆心腹,跟自己一同拘在了映华殿。

傅恒等贴身侍卫在常保拿人时脱逃了出去,还潜在宫中,想找机会救自己,现在也该是被搜了出来,一并押进这里。

如自己所料,整个紫禁城,本就已被茹喜控制了,可怜十四叔还懵懂不知,自己也没深切体会,一动才知厉害。

“万岁爷!这里是先皇殒命之地,那妖婆绝不会再容万岁爷活着,待她握稳了权柄,就是万岁爷蒙难之日!万岁爷,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傅恒冲进殿中,朝弘历叩头哭喊着。

这本就是弘历最惧之事,但他还存着莫大的希望,再怎么自己跟她也算是……那啥的关系,她不至于这么狠毒吧。

“茹喜也不过是想铲除恂亲王一派,她一介妇人,怎可能亲手握住权柄?还不得靠皇上?只要皇上隐忍听命,站在她那一边,等清理了恂亲王,安抚了南蛮,她还得用皇上来镇住场子,不然咱们大清就真的要崩掉了。”

傅清跟进殿里,一番解说也是弘历的心声,只要忍得一时,终有翻身的机会。

傅恒却摇头道:“茹喜怎肯再容皇上?她要握权柄,有的是傀儡!先不说阿哥,她手里还有弘䜣……”

傅清愣住,弘历更如被天雷轰中,两眼发了直。

该死,怎么没想到此事!

弘䜣是先皇遗孤,生母是宁太妃茹安,被茹喜收为亲子,跟弘历的长子永璜一般大,都是九岁,封为贝勒。

在傅清傅恒等人看来,茹喜真有心把当今皇上掀下龙椅,必然会选弘䜣,如此才好垂帘听政。尽管兄终弟及不合大清宗法,可茹喜除掉恂亲王后,大权在握,既敢垂帘,就敢推翻宗法,把自己的儿子推上龙椅是理所当然。

可让弘历心惊的不是弘䜣,而是五阿哥永琪……

弘历育有五个儿子,现今只存三个。大阿哥永璜是皇贵妃富察氏所出,九岁,二阿哥永链是皇后所出,七岁,三阿哥和母亲苏佳氏在六年前母子双亡,四阿哥永珏过继给了康亲王一脉,五阿哥永琪如今三岁,是愉妃珂里叶特氏所出,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

永琪实际是自己跟茹喜所生的儿子!

说实在的,不是自己清楚来龙去脉,不是自己帮着遮掩,不是有受教于英慈院的稳婆团护着,弘历压根不信已经年迈四十的茹喜还能生子!那一年茹喜深居宫中,诞下此子,自己还颇为高兴。

就因为自己跟茹喜有这般纠葛,他才没有铁下心肠,第一时间动手,反而去找茹喜探听口风。也因为有这层关系,弘历虽然惊惧,但还不愿相信茹喜真会下狠手。

可现在傅恒说到弘䜣,弘历想的却是永琪。茹喜把自己掀下龙椅,根本用不着搞兄终弟及,只要选五阿哥永琪继位就好,那本就是她的亲儿子……

加上弘䜣,茹喜手里有两个亲儿子,一个有名无实,一个无名有实,她选择多多,根本不必在意自己这个皇帝。此女什么时候讲过情意?自圣道选她为南北中人开始,她怕就已没了人性,一心就为谋权柄。

想通了关节,弘历顿时浑身冷汗,对茹喜再不敢抱什么幻想,她把自己弄到映华殿来,说不定还是在暗示自己干脆自我了断。

难说下一刻就有人送上白绫毒酒,自己真甘心就这么死了?

恍惚间,就听傅清咬牙道:“小弟,你这话倒说得对,咱们不能坐以待毙!”

弘历暗道,都成阶下囚了,还能怎么办?

却听傅恒道:“如果之前恂亲王所言不差,是茹喜最初起意在西安行刺圣道,那么茹喜跟圣道该是已经撕破脸面。茹喜急着想把恂亲王推出去当替罪羊,为此她不得不亲掌权柄。为了稳这权柄,她也再容不得皇上,那么圣道会允此事发生么?”

傅恒这话粗听像是在绕大圈,可一说到“圣道”,弘历心中就生起一股热意。

没错,茹喜终究不还得看叔皇的脸色!?若是叔皇开口,她茹喜真有胆子下狠手!?

弘历张口就道:“去找陈大人!南蛮……不,大英总领馆的陈润!他能救朕!”

傅清傅恒呆住,这话方向倒是对,可还有两大难题要解决,第一是怎么跟陈润搭上线,第二是那陈润,乃至南面的圣道帝,凭什么要帮他们。

紫禁城东面,距内城三里之地,本是北京顺天府大兴县所辖城区,《英清和平协定》签署后,这里新起了一片建筑,作为大英通事馆驻大清总领馆属地。十年下来,京城人也就将此处的地名“三里屯”,跟大英总领馆混淆为一个概念。

二月二十三日,三里屯四周被大批兵丁围住,号衣上就一个字“步”,表明这是步军统领衙门,九门提督的兵。而他们的顶头上司庆复,正在总领馆里,卑躬屈膝,朝一个三十多岁,紫袍乌纱的年轻官员絮叨个没完。

大英通事馆副知事,驻清总领馆总领事陈润没好气地挥手止住了庆复的囫囵话:“本官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们怎么闹是你们的事,反正在本月之内,得有能定夺清国事务的人出面接下国书。至于你说的那些事,是你们清国内政……”

陈润掷地有声地道:“我大英绝不干涉他国内政!”

见庆复苦着脸还要开口,陈润再道:“你就回去问你的那个太后,我们凭什么要帮她!?我们皇帝陛下还等着她的谢罪书呢。”

庆复无奈叹气,再恭谨地告辞离开,等他一走,陈润身边的领事官员们顿时炸开了锅。

“清国越乱越好,我们为什么不插手!?”

“咱们就只是表个态,那妖婆就绝不敢动恂亲王,更不敢动乾隆!”

“是啊,让他们互相斗,越是斗得不可开交,对咱们越有利!”

“只要清国上层决裂,就是北伐之日,社首,你还在等什么?”

听着部下的吵嚷,陈润悠悠叹气:“北伐?现在是北伐的时机么?”

满清太脆弱了,皇帝把西安行刺案这么一搅,满清竟然承受不住,十年糊起的上层建筑轰然瓦解,那茹喜不得不强势上位,从太妃晋身太后,要自幕后坐到台前来执掌权柄,以求继续保全满清江山。

满清这番大变,除了皇帝造的势,红衣在陕西的逼压,其实也有通事馆的功劳。陈润领命急急北上,统掌与满清的交涉事务,就是从外交层面施压。之前没急着要乾隆皇帝接国书,现在也还在给茹喜宽限时间,就是坐等满清自己斗出一番新格局,然后再坐等红利。

但现在看来,这一套连环招有些用力过猛,自家的马缰有些勒不住了。皇帝原本只是想烘烤人心,预先造势,可没想着马上就北伐。部下们此刻之言,就如国中的舆论,竟是来势汹汹,很难压得下去。

“已非开国初创之时,人心再难操纵如意了,便是功盖亘古的陛下,也不可能收发如心……”

陈润这般感慨着,国中人心终究是皇帝的事,自己只能管自己这一摊。庆复此来,除了通报局势外,也是传达茹喜的意愿,她希望大英总领馆表态支持她,由此镇服满清国中各方势力。

一句话让部下们稍稍冷静后,陈润再道:“京城三大营里,也就西山大营有战力,掌军的还是恂亲王的心腹高其悼,可恂亲王的家人前日去了西山大营,却被高其悼捆了送到庆复衙门里。”

“恂亲王一派的朝臣也有了分化,刘统勋被张廷玉说服,转任南直隶总督,掌河南山东巡抚事,恂亲王已经彻底败了,再掀不起一丝风浪。”

“恂亲王败了,汉臣也归服茹喜,现在就等她抛出什么皮面,估计乾隆那张皮面不会再用了,茹喜手上能用的傀儡不少,满清政局很快就会稳下来。”

这是庆复刚刚说给陈润的事,众人很是迷惑。庆复昨日还派遣了三千步军营精锐遮护三里屯,就是防备恂亲王的人马攻击总领馆,本以为这几日满清政争会使京城大乱,总领馆上下都作了陷身重围的心理准备,警戒总领馆的一翼伏波军也枕戈待旦,誓言死战。

可等了半天,茹喜篡位,囚禁了乾隆,囚禁了恂亲王一派大员,京城外三大营十多万人马屁都不放半个,连恂亲王的死忠高其悼都投向了茹喜,茹喜哪来这般大能!?

见部下们还不解,陈润叹道:“三大营的薪饷都是从晋商那提银的军票,弹药粮秣也都以军票交割,只要晋商的银行票行废了军票,三大营十五万大军就是一帮端着烧火棍的叫花子。高其悼再能再忠,他也掏不出银子,让部下为他效命。”

沉默片刻,有人道:“晋商哪里来的银子?他们的银本大多都是我们的银行借出去的。”

另一官员道:“这些年都是茹喜的人在给南北银行票号搭桥,晋商背后就是茹喜!”

再有人恍然道:“怪不得茹喜有这般大能,原来她是狐假虎威,借了咱们大英之势!”

众人品了一阵,就觉感慨纷杂,原来大英早已通过晋商握住了大清命脉,而那茹喜借晋商之威,挟制一国,满清竟已无人能抗。这番局面,真不知对大英是好还是坏。而此时就北伐,这局面还真是理不清剪还乱,日后说不定还要起无尽的麻烦。

陈润扬眉道:“不北伐,不等于不找满清麻烦,就看那妖婆稳住局势后,能掏出多少东西来谢罪。”

总领馆的官员们都是王道社成员,整日琢磨的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勾当,此时一个个却觉欲望难伸,依旧议论不止,满清还有什么东西?要的就是华夏故土和炎黄同胞!

有部下感慨道:“今日不复,他日还怎么做文章?”

更有人不甘地道:“我大英虽借晋商握住满清命脉,但晋商又何尝不是借我大英揽利滋生?异日即便复了华夏,若是还容晋商这等势力继续在大英治下逍遥,这华夏复来有何意义!?这华夏又是复来给谁得利!?”

这些感慨都是引申了,陈润是顾不得这些,皇帝给他的亲笔书信里详细谈了南北之势,要的是茹喜能给足大英面子,否则难平国人汹汹人心。他陈润的任务,更重在掌握压榨茹喜的火候。

再跟部下们重申了大英复土的既定国策,统一了部下们的认识后,陈润正提笔给皇帝写通报,又有人急急来报,说紫禁城另有来人,身上带着乾隆皇帝的血书……

“乾隆……茹喜没搞死他么?难道那些传闻是真的?”

陈润皱眉,乾隆在这个棋局里没什么份量,这十年来他也仅仅只是满清的一张皮而已,现在茹喜还没下狠手碎了,这张皮也终于想走自己的步子了?

“岳钟琪还在潼关一线,进退两难,若是再加上乾隆……”

部属们下意识地如此建言,就是要满清越乱越好。

陈润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之前茹喜下手太快,没什么空子可钻,现在乾隆皇帝作声,说明茹喜还没有完全握住紫禁城。

“跟满清礼部下份国书,说总领馆开的三里屯善堂落成,请他们皇帝来剪彩……”

陈润转念间就有了盘算,向茹喜递个信号,表示大英在关注乾隆,这也是给茹喜压力。乾隆能出来,那说明茹喜控制力太弱,大英有更多机会。乾隆出不来,茹喜就得出更多砝码,消弭满清的灭国之灾。

他提了方向,部下们讨论完善后列出细则,正要行动,隐隐听到外面响起枪声。

“死硬派动手了?”

陈润跟部下们心中一震,暗想有血性有胆气的满人终究还是有的,本以为十年前这种人就在内乱里死绝了。

总领馆的主体建筑是一座五层高楼,陈润就在楼中最高一层,隔着玻璃窗看下去,正见一队马车疾驰而来,车上枪声不断,将拦阻的步军营兵丁打倒。冲到路障处,前方的马车分停左右,搬开路障,也不再走,就守在道路两侧,跟追击而来的清军当街对射。

“车里定有炸药!”

“让伏波军开炮!”

部下们下意识就想起了前不久的灞陵行刺案,纷纷惊声道,陈润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车队中一辆马车,依稀见到明黄之色,隐有所悟,摇头道:“别动手,等马车进了领馆,拦住追击的清军。”

枪声不绝,马车上,弘历脸色铁青,是吓的。

茹喜虽通过常保握住了紫禁城宿卫,但终究还不严密,傅清傅恒在守卫映华殿的侍卫里找来了墙头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弘历还亲自上阵,以大义感召,终于撬开一角,可以向外送信。

弘历亲就血书一封,申明大清正统,许诺若干好处,求请大英拨乱反正,这封血书前脚刚送出去,后脚就有消息传来,说此事已经泄露,茹喜正要换人,说不定就要当场动手。

弘历吓得魂不附体,傅清傅恒等人毅然决断,直接冲出紫禁城。得之前忠义侍卫相助,他们居然拉起了一帮人马,混出东华门,直奔三里屯而来。

总领馆是法地,只要进到总领馆,茹喜绝不敢再动手。

眼见马车离总领馆大门只有几十丈,拦路的步军营兵丁也被侍卫打散,弘历一颗心已提到了嗓子眼上。

轰鸣的马蹄声响起,街道上涌出潮水般的马队,透过车厢后方窗户看出去,竟是丰台大营的科尔沁骑兵,弘历心中惨叫一声,却又暗自庆幸。非但西山大营,连丰台大营都投向了茹喜,之前有部下提议直接去三大营领兵,幸好没听他们的,这时候只有大英能救自己。

科尔沁骑兵手里的马枪密集轰响,路侧阻击的侍卫顿时溃散,就连弘历座车后方的侍卫都哀声惨叫着滚了下去,玻璃窗啪啪碎裂,弘历被傅清傅恒压在身下,几乎不敢呼吸。

“弟弟,皇上就由你守护了……”

傅清沉声说着,猛然滚下马车,不仅傅恒把着车窗高喊,连弘历都忘了危险,起身去看傅清。自己这侍卫统领是忠肝义胆的满州好汉,跟自己更结有生死之义,虽有君臣之分,弘历却视他为兄弟一般。

“不——!”

眼见傅清在地上滚了几圈,再勉强撑着站起,几发枪弹瞬间穿透身体,绽开几朵血花,弘历跟傅恒一同伸臂惊呼。

“为了——皇上——!”

傅清却未倒下,双臂一展,一股青烟自腰上飘起,应着滚滚人潮,高声呐喊。

轰……

傅清身上不知揣了几颗开花弹,一并炸响,焰光黑烟加冲击波不仅吞噬了他,还瞬间将追兵锋头淹没在内,马嘶人嚎,追兵乱成一片。

“不……”

弘历转过头来,两眼发直,涕泪纵横,接着他就被傅恒抱着摔出了马车。

已经到了总领馆,可高大的铁栏大门紧紧关着,马车根本停不下来,闷头撞在大门上。

“开门——开门——!”

这一撞终于魂魄回归,弘历跟着傅恒扑在大门下,一同捶打着。

“朕是……我是大清的皇帝,乾隆皇帝!”

弘历嘶声喊着,形若疯癫。

“开门啊——我是乾隆皇帝,求大英庇护——!”

马蹄声又近了,身边除了傅恒,再无他人,弘历惊声高喊。

嘎吱一声,大门终于开了,仅仅只是一条缝,傅恒拖着弘历,两人手足并用,挤进了门里,然后君臣抱在一起,嘶声痛哭。

主楼顶层,透过窗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陈润等人相视无语。

“那真的是弘历?乾隆皇帝?”

“好像一条狗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