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六卷 第八百四十八章 西京谍影:灞陵炮响,风云将起

依旧是深夜,也许是元宵前后闹腾得太厉害,元月下旬,夜幕下的西安异常安静。但这难得的安静很快被打破了,细碎脚步声如潮,浸向西安城内外各个角落。

一处庭院的大门前,两根猪蹄翻滚着出现,被守门的两条狗扑住,狗儿欢欢喜喜啃了几口,便呜咽着倒地,接着一群黑衣人从夜色中扑出,越门翻墙而入,没带起一点杂响。

院内一个巡夜的家仆打着呵欠正在巡视,黑衣们贴在墙角里,就像是再融回了夜色中,绝难用肉眼分辨。

那家仆转了一圈,正要回院内,一个黑影自他身后暴长而起,双手一套,一根闪着寒光的钢丝勒住了家仆脖颈,家仆张嘴欲呼,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徒劳地挣扎了片刻,颓然软倒。

黑影学了声枭叫,院墙剥出一排人影,如无声罡风,扑向院内的厢房。

靠在厢房墙下,一个黑影探头,下意识地用根管子戳窗纸,却发出嘎吱的刺耳响声,惊得人汗毛起立,原本沉寂的厢房也有了声响。

“巴嘎!”黑影牙痛似的低骂一声“怎么都是玻璃了”,再朝另一侧的黑影比划着拳头的手势。

那边几个黑影转到门前,相互点头,一人取下背上大椎式样的武器,狠狠朝门上一砸,房门应声而裂。另一人则默契地点燃手上一枚物事,扬手抛进了屋里。

所有黑影见着那东西进了屋子,都转身低头,轰的一声闷响,几乎闪瞎人眼的炫目光晕在厢房里绽开,就听屋里多人惶然惊呼,掀桌子翻椅子之声不绝。

黑影一拥而入,“抱头蹲地!特警办案!”的呼喝声回荡在庭院每处角落。

将一群两眼红肿,流泪不止的人犯拘押在一起,领头的黑衣人在表单上“青龙帮”一项处用红铅笔画了一个勾。

这一夜,类似的情形在西安城内外不绝上演,书院、佛寺、道观、清真寺,大户人家的庄园乃至土地庙等破败之处,处处都有,区别只在于过程和手段。

第二天,西安全城大哗,官府贴出告示,宣称破获多起密谋刺杀皇帝案,密谋者有黑帮人士,有邪教分子,有旧清官吏。官府表示,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反乱大串联,还有不少漏网之鱼潜藏在城中,官府有决心,有能力查出背后主谋,同时鼓励民人提报嫌疑,互查互防。大都护府则表示,区区跳梁小丑,绝逃不过大英的恢恢法网和官府的铁拳打击,这些事件绝不会动摇大英人心,更不足以让皇帝陛下更改西安行程。

马家宅院里,马千里扫视参加聚会的人员,暗自松了口气,没人被捕,看来官府还没摸到自己,只是有所怀疑,正在盲目地清扫怀疑对象,倒霉的都是西安本地混江湖的鱼虾之辈,以及一些老跟官府过不起的腐儒和教派中人。

“不能再等了,我已得了消息,两日后,也就是二十二日,狗皇帝会轻车简从去华清池,那时就是我们的机会。”

妹妹马千悦带来的这消息并不确定,但风声这么紧,再不行动,官府迟早会扫到自己这帮人身上,马千里绝对赌了。

“你们就在城中起事,扰乱大都护府的视线,拖得他们难以照应狗皇帝,城外的事自有他人负责!”

马千里给众人打着气,手下此时也没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麻起胆子朝前走了。

安排好了城中事,马千悦问:“城外会怎么行动?小妹可以争取跟着洛参娘出行,给大哥传出更准确的消息。”

马千里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便是要你随行,你也别去了,太危险。”

马千悦欲言又止,没有继续争下去。

元月二十一,太极殿前,一群霓裳丽影正翩翩起舞,但她们都只是背景。丽影分开,一个少女如出水芙蓉,赫然现身,乐声一变,浸着浓浓西域风情的弦琴铮铮弹动,穿着清凉无比的少女如迎风细柳,腰臂更柔如蛇身,将一股股沁人肺腑的奇异媚意推入心胸。

李肆看得目不转睛,随口问道:“这就是你找到的西域舞娘?”

身边洛参娘仔细品着李肆的表情,应道:“是啊,就奴所见,这姑娘的西域胡人舞无人能及,奴真是捡到宝了。念着陛下想看正宗的胡人舞,这才让她来太极殿献舞……”

她暗暗咬了咬牙,继续道:“还有些特别的舞姿,不好入外人眼,奴跳不好,却能教这姑娘跳,陛下若是有心……”

此时正到那舞娘如凤蝶一般大回转之时,舞裙飘飞,露出翠色长裤,勾勒出少女长腿曲线,引得左右观众拍掌叫好,也不知这些沾了皇帝的光,大饱眼福的随侍官员、禁卫和侍卫亲军官兵们是为舞姿叫好,还是为长腿叫好。

李肆也鼓起巴掌叫好,参娘的话没于喧闹中,待李肆再问时,参娘却不敢再说了。

献舞完毕,参娘带着艺坊众人退下,跟李肆四目相对,见他眼中除了既有的温柔,又似乎多了一丝遗憾。

看着空荡荡的太极殿前,李肆再问:“就是那姑娘么?”

身边已换作于汉翼,他恭声答道:“甘守捉特别交代过,就是她。”

李肆感慨道:“每个人都有所求,都背负着使命,只是并不自知,那所求,那使命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接着他的语气换作自嘲:“连朕也不能例外啊……”

于汉翼只当没听到皇帝的富贵感慨,问道:“灞陵之行,陛下怎么安排?”

李肆沉吟片刻,摇头道:“就按你们的提案办,不过……参娘就别去了,不不,也不必再招她来。”

不理会有些愕然的于汉翼,李肆叹道:“朕是怜她,但朕终究不是唐明皇,她也不是杨玉环。”

人总是得陇望蜀的,参娘得不到后园之位,却有了献人固宠之心,自己也一样啊。

李肆暗下决心,不能再沉迷于参娘的风情了,到离开西安之前,再不召她入宫。嗯……最多离开西安前再召一次吧,免得她疑神疑鬼,就这样,我不是沉迷,我不是纵情声色。

见皇帝目光变幻,似有挣扎,于汉翼乖乖退下了。

元月二十二,西安城东,一行车马向灞陵行去,旗号只是“飞天艺坊”,车队绵延近里,不仅有黑衣警差护卫,还能见到黑红相间的侍卫亲军,在官道上扬起冲天沙尘。

车队不仅护卫森严,对周围官道周围的巡查也格外严苛,车队前后左右都有禁军游骑遮护,两侧的游骑连一里外的田野荒地也不放过。

十时左右,车队行程过半,驻扎着胜捷军三万红衣的灞陵大营遥遥在望,异变骤生,自道路一侧三四十丈外的山坡上射出几道白烟,直击车队中几辆装饰豪华的马车。

白烟刚射出时,烟线还拉得笔直,但飞不到一半,就歪来扭去,偏离了原本的方向。一道白烟在离车队十来丈外就坠落在地,一团橘黄焰光轰然炸响。紧接着那几道白烟在空中或是道路一侧接连炸开,只有一道射到了官道上,在护卫骑兵的队列中炸开。

马嘶人呼,车队瞬间溃乱。

但溃乱仅仅持续了片刻,经历过大战的侍卫亲军们呼喝着禁军和警差各守岗位,秩序很快恢复了,同时还分出一队轻骑,直奔白烟射出的方向。

他们已经晚了,爆炸刚刚发生后不到十秒,外围巡查的骑兵就策马冲了过去,等官道上的骑兵赶来时,一群便装汉子已被巡查骑兵围住。这些汉子虽在道旁藏了马,也及时上了马,但马速终究没提起来,被骑兵们杀伤了好几人,截断了退路。

“你们上当了……圣道伪帝必死!”

对方的头领凄厉地笑着,举起火铳,准备顽抗到底,一阵短铳的轰击声响起,骑兵们可不止有马刀一样武器。

枪声似乎是信号,就在骑兵们围歼这股刺客时,官道上迎面撞来一辆马车,拉车的双马车架前还伸出一块厚木板,挡住了奔马的身躯。

“开枪!”

警差、禁卫和侍卫亲军以排枪轰击,却只轰得车前的木板碎屑飞溅,马车来势一点也没见缓。

“退后!用马车挡住!”

车队护卫指挥生出强烈的不安,指挥着其他马车后退,空出两辆马车挡在了道路前方。

哗啦一阵响动,马车相撞,马儿痛苦地嘶鸣,下一刻,地面似乎跳了一下,接着才听到几乎能压碎耳膜的巨响,猛烈的气流裹着烟尘碎木冲击而来,数十丈内,连人带马加上马车全被掀翻在地。

“炮!重炮!”

“灞陵大营反了么!?这绝对是百斤飞天巨炮的轰击!”

“根本不止……”

没被爆炸波及的护卫们心弦剧震,真是军队反了?

“扯淡,不过是马车上的火药!”

护卫指挥只是个年轻的都尉,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地道。

“这就是他们的底牌?够狠!”

尽管行前禁卫署就有告诫,都尉依旧心悸不已,皇帝要真在车队里,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速速回报于署长,敌人咬饵了!”

都尉吩咐着部下,再看看血肉横飞,一片凌乱的现场,人人脸色苍白,心中也是凄然。自己这支车队也是饵,不过能吊上刺客的底牌,已是赚足了。

飞天艺坊的姑娘们都缀在车队最后面,乘坐的是不起眼的侍从马车,见这地狱般的惨状,个个都打着哆嗦,花容失色。

“是什么人,对皇帝有这么大的仇恨?”

“除了鞑子还有谁?”

“什么鞑子有这胆量,真是想不通啊。”

姑娘们也絮絮议论着,这些如花似玉,生长在安宁时光下的娇女们,对南北相争之势显然没什么感受。

就在车队清理现场时,接近两里外的山坡上,一行人收了望远镜,悄然上了马,朝东南急奔而去。

绕了好几个大圈子,奔出近百里路,才进到一处不起眼的农庄里,一个少女迎出来,正是马千悦,她心绪不定地问:“大哥,事情办得如何?”

马千里下了马,揉揉快磨烂了皮的大腿内侧,摇头道:“不清楚,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等回了商州再听消息。”

部下却兴奋地道:“狗皇帝肯定死了!六发蛟龙出海加上五百斤火药,还能有活人!?”

马千里招呼道:“咱们马上走!灞陵大营的红衣肯定要倾巢而出,封了退路,迟了咱们就走不脱了,妹妹,上车吧。”

马千里虽有决绝之志,却不是一心求死,办事的人只是马家蓄养的死士,他自已安排好了后路,还特意嘱咐妹妹先到这里汇合,跟自己一同离开。

马千悦却没动,她看了看兄长,目光里满是歉意,然后一步步后退,马千里的面颊随着妹妹的脚步,也一分分发青,一层层变僵。

“马——千——悦!你竟然出卖……”

“抱头蹲地!否则格杀勿论!”

马千里的咆哮被一圈冷喝声打断,上百黑衣人端着长短火铳从屋子里涌了出来,将马千里这十来人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外的脚步声更如潮水一般密集,显然还有大批人手围在外面。

马千悦尖声叫道:“别开枪!甘大人答应过我!要留我大哥性命!”

一个面目冷峻的中年黑衣官员说话了,腔调特别怪异:“那得看他自己要不要命!”

马千里丢下短铳,高举双手,眼里满是愤懑,他犹自不甘地道:“西安城里该是乱了吧?”

那中年官员遗憾地摇头:“乱?在十六处地点抓二百来人,的确有点乱,不过跟前几夜里在两百来处地点抓三千多人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马千里再看看妹妹,凄然笑了:“原来我们的行至早就在你们的眼里了,马千悦,你还真是个好妹子,我跟爹爹,跟叔伯们,在九泉下都会记住你的。”

马千悦抽泣道:“大哥,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我们马家!不是我要出卖你,是五爷爷和姥爷们要我这么做的!你总是不听他们的话,还要带着家里的子弟追随岳钟琪。我们马家已经给大清尽了忠,该是想想未来的时候了。”

马千里哈哈一笑:“家族……果然如此,两年前家里人就劝我弃守西安,原来早存了这心思。罢了,就让我们这些精忠报国的子弟,为你们这些卖国求荣的家人铺路吧。”

他深呼吸,决然道:“皇帝肯定不在那车队里吧,也无所谓了,我马千里能弄出这番动静,大清会记得我!马家……别想安安生生投效南蛮!”

那中年官员嗤笑道:“你?马家?这事你们可都摆不上台面。”

马千里皱眉:“什么意思?”

中年官员再道:“在牢里等着看报纸吧,好戏才开场呢……”

马千里一头雾水,西安城里,上到吴崖、刘兴纯,下到甘凤池都一头汗水。

“贼人居然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是什么东西?”

“他们哪来这么多火药?”

于汉翼更是铁青着一张黑脸,这场刺杀未遂本就是计划中的,可马千里在刺杀中动用的手段却非同小可,若是以后皇帝再遇到这些玩意,禁卫署真难保皇帝不掉毛。

“这东西他们称为蛟龙出海,是贼人在西安城北的礼花作坊里弄出来的,火药出自旧清遗弃在城外的一处火药库,相应人手都是旧清火药局的人,汉军旗人。吴大帅焚了满城,几乎杀绝了旗人,这些人一直存着报复之心,不知怎么跟马千里搭上了线,搞出了这些东西。”

两仪殿里,甘凤池的汇报让吴崖有些尴尬,李肆却没理会,挥手示意随侍把东西递上来。

“泥马这就是原始的RPG啊,我没搞出来,却被鞑子搞了出来,还差点用在了我身上。”

李肆端详着手里木制裹铜的发射导轨,还有桌子上碎裂的弹片,如此犯着嘀咕。

所谓的“蛟龙出海”,其实就是大号的二踢脚,见识了英华红衣的飞天炮,说不定还研究过未炸的开花弹,所以才有了这东西。仿制开花弹,再在开花弹尾巴上加一截推进器,以导轨定向,延时引爆,这就是穷人的火炮……

英华佛山制造局里有这东西的概念设计,但没谁愿意接这项目去开发,因为军队现在没需求。一方面是英华的身管火炮技术成熟,价格便宜,军中装备足够,火力层次也满足需求。一方面是英华陆地作战都是压着别人打,这种靠步兵抽冷子突袭,几乎没什么精确度的家伙,还找不到用武之地。

所以,李肆这皇帝被差点抽了冷子……

至于马车上载着几百斤炸药行刺,这基本就是李肆前世资本主义帝国军的待遇了,就只剩下狙击手和IED(路边炸弹)还没登场。

“挖!深挖!连根拔起!”

让随侍记下这事,以后推动佛山制造局从事火箭弹的研究,李肆再品此事,越想越怕,也越想越恼,向刘甘二人下了命令,却见两人对视一笑,是有什么文章?

“陛下,这不是挖的问题,是想栽赃给谁,想让鞑清乱成什么样的问题。”

刘兴纯这么一说,李肆恍悟。是啊,凶手其实没什么好挖的,茹喜、恂亲王、岳钟琪都有份,马家不过是小棋子。既然清楚这局势,根本就没必要去找什么证据,就看怎么整治这些人对大英最有利,最能出他李肆的一口恶气。

锁定了目标,自然就有证据,人犯就在手上,要什么证据没有?

“所以你们之前才乱抓一气?那么由头找到了没?”

李肆依稀明白前几日西安大清扫行动的来由,随口问了一句,他自不必关心细节。

“由头太多,有邪教,有佛道和清真寺,旧清官吏和腐儒书生,甚至还有意外的收获,我们抓到了跟旧清官吏有来往的准噶尔人以及罗刹人,准噶尔人是噶尔丹策零派出的细作,罗刹人是跟岳钟琪有所来往。”

刘兴纯和甘凤池此时却面露苦恼之色,听到噶尔丹策零和罗刹人,李肆更暗自抽了口凉气,这是把西安的地下世界全都翻了出来。而两人的苦恼李肆也很理解,素材太多,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了。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把他们分别攀到茹喜、恂亲王和岳钟琪身上,不,就连乾隆和汉臣派都牵上,让他们去自相猜忌。”

李肆倒是最擅长处理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局面,一锅烩了就好。

接着他脸色沉冷:“让灞陵大营动动,给他们制造点压力。咱们死了十几人,伤了四十多,鞑清必须付出代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