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六卷 第八百四十七章 西京谍影:从此君王不早朝

夜幕已深,西安城中人人却如置身暖阳,饮酒的已烂醉,不饮的也被熏醉。但煦日之下,仍有阴霾,城东某处宅院里,一群人正屏息听着一个汉子的布置。

“就是这般了,今日所谋,有谁敢泄露半点风声,掉脑袋是其次,你们的家人,乃至你们的九族,全都要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汉子冷声低喝,这些人赶紧赌咒发誓,连道不敢,可接着又七嘴八舌地抱怨起来。

“马总戎,我等赤诚之心,上天可表。可这事不多作些交代,我们这些头人没什么,下面的人很难使唤啊。”

“是啊,这事真悬了点,那吴魔头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当年西安破城,他直接泼油,一把火焚了总督府和数千旗人。推平满城时,一人吱声,百人掉脑袋,有这魔头坐镇西安,要咱们动什么手脚,唉……”

“咱们这些角色怕还落不到那魔头眼里,动作小些该能有可乘之机,可大都护府长史刘兴纯和守捉使甘凤池这两人长于缉捕之事,圣道伪帝来了西安,咱们的人喘气大些,都有可能被揪出来,要再办这些事,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那马总戎听着这些话,脸色越来越差,最后一声低喝打断了众人。

“当年我叔能从伪帝手下掠走盘妖女,如今要你们造些乱子,都推诿不前!?你们还是不是我大清臣子!?”

他不屑地道:“莫以为你们在南蛮治下换了身份,就可以安享荣华富贵了。南蛮汪瞎子案你们不知道?一旦你们身份暴露,最轻都是流遣万里,劳死他乡的下场!更别动什么投效南蛮的念头,先不说南蛮现在已不用反正之人,大帅那边随便传个消息,你们都会被当作反间!”

马总戎冷哼道:“别怪兄弟我把话说绝了,你们不干就完蛋!干不好也完蛋!没有理由!没有借口!”

众人脸上变幻着愤恨和不甘之色,接着转为无奈和屈服,最终定格为决然的狰狞。

那马总戎缓了语气:“也罢,得让诸位有些信心,兄弟我就露些口风。此事大帅可没指望你们成大事,迷住那刘甘二人的眼睛就好。动手的另有其人,保管把西安变作那伪帝的葬身之所!”

众人稍稍振作,一个个又热血沸腾起来,挥拳头拍胸脯地打着包票。

待得众人散了,这马总戎低声自语道:“真能指望你们,铁树都能开花!别说你们,大帅这番谋划,我都觉得大成问题……”

接着他肃容吸气,默默念道:“马千里啊马千里,你可否忘了你父亲之恨,你伯父之冤,还有马家数百口人命之仇!?有一丝机会都要去播!舍命去搏!”

马千里,靖边大将军岳钟琪帐下骁将,挂总兵衔,宁夏马家出身。前云南提督马会伯之子,湖广提督马见伯的侄儿。但他实际是马见伯的儿子,马见伯因盘金铃事件被雍正赐死,原本要祸及全家,雍正让他改名转嗣马会伯,留住了他的前程。

马千里一直率宁夏马家子弟在傅尔丹岳钟琪帐下效力,守卫西安。南蛮红衣出四川,入陕甘后,看似没动西安,多年来一直歌舞升平,商贾不绝,但双方暗中较量却从未绝过,有胆气和本事跟红衣刀枪来往的清兵就以他这支子弟兵为主。

两年前,南蛮魔头吴崖攻西安,马千里所部浴血奋战,本有殉城之心,却被岳钟琪以留得青山在之说给劝住了,再想到宁夏马家根基更为重要,马千里才带着残存子弟跟岳钟琪东撤。就留下老迈的傅尔丹跟西安旗人踞满城抵抗,最终被那魔头焚城杀绝。

此时他从商州潜入西安,是领着岳钟琪交代的一项绝密任务,为此召集了西安城中可用之人,要共举大事。这些人要么是岳钟琪所掌握的旧清官吏,要么是马家在西安的商贾代理,西安破城时,这些人都奉命沉在西安,以待后用,现在正是起用之时。

“硬来的机会太低了,说不定连太极宫的正门都摸不到,该找更近的路子……”

从秘密聚会地离开,回到歇脚的潜藏地,马千里这么思量着。

“大哥……”

妹妹马千悦上前见礼,马千里是扮作客商而来,与妹妹伪装为夫妻,由此可保不漏身份,但马千里也没跟妹妹说透谋划,只说是来打探消息。

马千悦蹲身帮哥哥换着靴子,再道:“大哥是要刺杀那圣道皇帝吗?”

马千里一惊,马千悦继续道:“大哥别责他人,妹妹自己猜的。南蛮皇帝就在这里,大哥不是为他,何必冒着大风险进西安。”

马千里低叹,自己这妹妹又不是笨蛋,这点道理自能想透,只是之前怕自己分心,一直故意装懵。

换好鞋,马千悦起身,南蛮式样的紧身小袄子勒出了她窈窕曲线,一股青涩中混着绮丽的气息迎面扑来,即便身为亲兄长,马千里都心跳快了一拍。马千悦低低一笑时,更觉咽喉发涩。

可马千悦的一句话如冰水一般浇醒了他:“妹妹有法近那皇帝的身,大哥要用吗?”

马千里眼瞳缩了两缩,冷声道:“你不过是个小女娃,这等大事怎容你来胡搞?”

马千悦摇头:“妹妹已十八岁了,不是我们马家到了生死关头,都该嫁人生子,作了人母。”

马千里下意识地摇头,妹妹小他十多岁,是他最宠的家里人。雍正赐死父亲后,妹妹也被发遣为奴,他耗尽金钱和人情,才将妹妹赎了回来,一直留在身边。此次西安谋事,他安排妥当后,就准备让妹妹先离开,怎会舍得妹妹去冒险。

马千悦眼中升起泪意:“大哥,此事若败,马家还能存?妹妹还能独活?就容妹妹为大哥,为马家尽力吧。”

马千里呼吸也滞重了,没错,行前岳钟琪已明说了,此事若败露,他岳钟琪不仅不会承认,还会帮着擒拿军中的马家子弟,交给南蛮,不如此,就会给南蛮留下绝好的出兵理由,大清西面最后一道藩屏就会轰然垮塌。

马家更在宁夏给进逼的红衣兵带来了绝大麻烦,但似乎红衣目前对宁夏还没太大兴趣,没以主力进击,双方还只是相持。如果事败,以吴魔头的心性,别说宁夏马家,整个宁夏也许都会成无人之地……不,不管成败与否,多半都是这结局,但事若能成,便是族灭,也值了。

这番赌博原本他马千里是不敢接的,可岳钟琪的话他深有同感,与其坐等温水烹死,不如奋起一搏。南蛮占西安多半还是为调顺北面跟罗刹人的粮道,一旦北海和唐努乌梁海的战事砥定,南蛮肯定要转头经略中原。

“若是圣道出了意外,南蛮旧臣势大,太子难掌国政,一国定要陷于内乱,我大清怎么也还能争取十年光阴,休养生息,坐看南蛮崩乱。”

岳钟琪是这么说的,马千里其实很清楚,岳钟琪是恂亲王党,没有恂亲王庇护,别说等到西安失陷,早年从湖广败退出来,就该被拿下了。

如今丢了西安,岳钟琪部残军七八万是大清西面屏藩,还能自保。但大清庙堂也暗流汹涌,一直难以插手军务的淳太妃频频发难,想要换掉岳钟琪,恂亲王一派以满人宗亲为主,对岳钟琪也很不满意,再不弄出点名堂,恂亲王也再难护住岳钟琪。

岳钟琪把他马千里丢出来,却又不愿背上责任,赢了是他岳钟琪的功劳,输了,南蛮也只会先去找宁夏马家的麻烦。

但马千里还是自愿跳进了这个棋局,他跟他父亲,他叔父,他伯父等等一样,都是忠君之人,宁夏马家,赤胆忠心,甘为大清卒子!

正心绪恍惚,却听马千悦又道:“妹妹听闻飞天艺坊在西安募身怀舞技的女子,大哥看……”

说话间,妹妹双手舒展,腰肢旋动,眼眉也在那一转之间如鲜花一般盛开。西域胡人舞……自己这妹妹,真的是舞姿蹁跹,万里挑一,要进什么飞天艺坊,那是世人的眼福。

“那飞天艺坊是跟着皇帝来的,若是妹妹进了艺坊,总有机会近到身边。”

妹妹这话让马千里心头大跳,没错,这的确是个绝好的机会!西安一城都在传言,说那飞天艺坊就是圣道皇帝的私幕,坊主洛参娘名满天下,更是皇帝的禁脔,如果借这条路……

马千里内心顿起煎熬,许久后才摇头道:“不!不行!怎能容你被那狗皇帝玷污,更别说这是要冒生死之险的凶事!”

马千悦怔忪片刻,哽咽道:“跟族人生死比起来,妹妹的清白和性命又算得什么……”

见马千里还在摇头,马千悦道:“妹妹多半也没机会能近到皇帝身边,可传传消息,探探风声却是很方便的。”

这倒是没错……马千里左思右想,觉得反正都是搏了,有什么就都用上吧。他压下不舍之心,沉沉点头,允了妹妹之议。

“最好能夺得那洛参娘的青睐,由她探得皇帝的行至,尤其是皇帝出外的消息……”

马千里对妹妹这么交代着,马千悦点头,这一夜,兄妹各怀心事,都未能安眠。

朝阳初升,两仪殿里,李肆伸了个懒腰,才发现自己被雪白藕臂与如瀑黑发裹住。

被他弄醒的洛参娘呢喃道:“陛下要起了吗?”

李肆揽住佳人,笑道:“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朕也没有朝可上,何妨再转了昼夜,颠倒鸾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