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六卷 第八百三十四章 狮虎党争:谁是筹码谁坐庄

十月初寒,湖广只需夹衣就足以保暖,但在一座村庄外的阡陌中,数百人对峙,气氛冷得让人直打哆嗦,湖北襄阳府谷城县典史崔至勇心口更是一片冰凉。

“你们这是暴力抗法!是反乱!知县大人可不想你们走到这一步,放下枪,把人交出来,法正通判那里我可以帮你们说清,争取宽大处理!”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举着喇叭高喊,可跟之前半个时辰的努力一样,毫无回应,一百多农人端着锄头铁铲,甚至还有几杆鸟枪,决绝地跟两百多荷枪实弹,刺刀雪亮的警差对峙。

身边像是县衙典吏的佐官焦急地道:“再等下去王段事就要出事了,王段事有个三长两短,杨宪台都保不了我们谷城县!”

崔至勇咬牙骂道:“可这里的村人出了事,怕杨宪台自己都保不住!”

听崔至勇和典吏的称呼,就知道他们是昔日旧清官员出身,还习惯把巡抚称为宪台,但看他们的行事,却比旧清官府对民人的态度有更多顾忌。

典吏跺脚道:“再不动手,你我更是自身难保!”

崔至勇神色扭结,低叫道:“神仙打仗,凡人遭殃,这差事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这是谷城县河西乡,武西直道襄阳段正从这里过,规划中有三个村子要整村搬迁,襄阳段已通过乡院跟地主们做了工作,谈了补偿,签了合约,甚至田契都过了户。可基建公司开工时,这个村子的农人却跳出来说,他们都是佃户,虽然只有田皮,但永佃权却留着,乡院的地主老爷们无权单独处置土地,全村驱赶来这里干活的路工,双方爆发了流血冲突。

武西直道事署派出了襄阳段的段事去了村里,希望谈判解决,可不知道是话不投机,还是护卫段事的镖师跟村人有旧怨,冲突再次上演,镖师连带段事全被扣在了村里,村人声称,不废掉之前的合约就不放人。

在崔至勇看来,这已是反乱之罪,但英华舆论发达,民情传得很快,早前的流血冲突还成了顾正鸣和杨烨互参的素材,崔至勇不得不尽可能地采取怀柔手段。

但正如典吏所言,如果任由村人整治段事和镖师,弄出了人命,谷城知县、襄阳知府,乃至湖北巡抚杨烨怕都没好果子吃了。而身为典史的崔至勇,乃至县府官员都逃不过渎职之罪,巡抚杨烨更有可能被载上一顶暗中教唆农人捣乱的帽子,怎么也脱不掉。

可要动手的话,不仅是场大事件,还在帮武西直道事立威,以顾正鸣为首的那帮工部官僚手持朝堂宪令,直接跟下面的乡主簿和乡院打交道,就给县府施舍点残羹冷饭,擦屁股的脏活却全丢给县府。上至巡抚杨烨,下到谷城知县,无不深恶痛绝。

崔至勇正左右为难,几个麻袍人过来了,他和典吏大松了口气,是天庙的祭祀。

“劳烦彭老多担待了……”

为首的还是个巡行祭祀,叫彭维新,正好在襄阳巡视天庙,看来是知县直接请动的。

天庙在地方工程建设里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第一条就是破除风水论。倒也不是指风水为邪说,而是以公德之说,公祭之利,对风水轮进行修正。反正以儒生为主的天庙中人,在这事上的能耐与生俱来。

有天庙祭祀出面,迁祖坟,聚公德林等等事务就有了绝佳的民间渠道,人心也更安稳,各方面矛盾都有了中允的调解人。

当然,武西直道这种工程规模太大,工部揽下之后,结成工部到承包商,再到乡院的闭环,又因是“官办百年工程”,有极大的优先权,因此天庙在武西直道里没有发挥余地。谷城知县请动彭维新,应该也有以此为突破口,分夺本段直道话语权的用心。

“千万别动手!一时不慎,后悔终生啊!”

彭维新还真是满腔仁心,吩咐崔至勇约束部下,还谢绝了其他人陪同,一个人进了村子去调解。

又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眼见天色已晚,不仅没见进展,彭维新的消息也传不出来了。崔至勇等得心焦,见农人多有松懈,代表知县的典吏催得又急,横下一条心,挥手道:“动手!”

早已不耐烦的警差一拥而上,两三个拖一个,棍子劈头盖脸抽下去,再绳子一绕,将最前面挡路的农人尽数拿下。接着大批警差中央突破,直冲村里。

似乎一切顺利,可警差刚刚进村,枪声响了,是鸟枪。

“不——!”

村子里面,正跟村中长者谈着的彭维新痛苦地叫出了声。

“干!开枪!开枪!”

崔至勇顿时被怒火焚透了心胸,原本从知县到自己,内心都是向着这些农人的,甚至农人绑了人时,他们还曾幸灾乐祸。可到这一步也就够了,足以让地方乃至巡抚拿到筹码,跟武西直道事顶牛。官府一到,就该放人认罪,官府还能想办法给法院那边说说情,从宽处理。

现在好了,这些农人没一个懂这盘棋的,一条路走到黑,还居然敢开枪!简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崔至勇愤怒,警差们也愤怒,外加当场就有两个警差中弹倒地,血性也上来了,十月十三日傍晚,“河西惨案”就此发生,警差死一伤十六,民人死十五伤四十。

“这这这……这可闯了滔天大祸啊!”

当夜,崔至勇向县衙急报此案时,知县江明如遭雷击,先是瘫软在椅子上,然后一跳而起,驳斥着崔至勇实话实说的建议。

“你是救了段事,可顾正鸣会领情吗?他会把这事当作扳倒巡抚的绝佳机会!他会跟朝堂乃至皇上说,巡抚用心险恶,一面挑唆地方阻扰武西直道,一面又蛮力镇压民人,总之就是要让大家看到,这武西直道越来越惹麻烦……”

“我们?我们就是当面挨刀的角色!没错,你忍耐了,你急着救人,有什么用?顾正鸣只会弹劾你,还有我,说我们得了巡抚的授意,为了搅乱武西直道,不惜残害良民!说不定他甚至要一抹嘴脸,说什么段事根本没被民人绑了!”

见崔至勇还一脸茫然,江明痛心疾首地道:“巡抚昨日给我发了帖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顾正鸣就是个小人、奸臣!之前河西乡民人跟他的路工殴斗,他居然上本弹劾是巡抚让我们在背后教唆,不是巡抚在通政司有人,见了他的本章,还不知他已递了刀子!”

崔至勇慌了:“县尊,咱们怎么办!?”

出身进士科,通读历史的江明踱步思忖,片刻后沉声道:“咬定两件事不松口,第一,民人是乱党!第二,是武西直道的人搞出的事……”

崔至勇暗道事情本来就是如此,自己不过是行事不密,搞出多人死伤而已,却听江明顿了一顿,又道:“可光这么说就便宜顾正鸣了,我们还得说,民人中混有满清密谍,是别有用心,借此事搅乱国局。”

崔至勇不太明白,怎么一下扯到满清密谍了?江明嘿嘿一笑:“这样总能搅乱武西直道,而不关联到巡抚吧。”

思忖片刻,崔至勇恍然,他皱眉道:“栽到死人头上容易,可那些活着的很难搞到口供。”

江明盯住崔至勇,看了好一阵才道:“咱们跟巡抚就是一条船上的,有些事该做就得做,我记得你以前就是班房出身的吧,难道旧朝的手段都忘了?”

崔至勇抽了口凉气:“县尊,这可是违国法的……”

江明肃穆地道:“事急从权,为了扳倒顾正鸣,乃至扳倒顾正鸣上面那位,不过是亏小节而全大局。”

崔至勇无言,目光闪烁了好一阵,想了想自己的前途,点头退下了。

十月十五日,武西直道汉阳署衙,顾正名摊开本章,急急而就:“谷城有满清密谍混入河西,借武西直道事翻搅风云,谷城父母坐视密谍发动,至生河西惨案,臣不知其用意为何。”

河西惨案还未传开,此时李克载并不知道,自己正准备放弃过问的一桩事,正在急速发酵。

之前范晋给他提了狮虎两党的事,让他暂时灭了把秘书使林禁轩告发上去的心思。一来也确实没什么证据,二来如范晋所说,父皇该有既定布置,三来么。他又不是都察院的人,管这事就名不正言不顺。

但李克载还是觉得有什么事没想透,这一旬执勤都有些心不在焉,二十日那天,想到明日又要去熬那文牍地狱,他内心更是烦躁不安。

“见习李克载!领人列队交班!”

他的“师傅”航海长粗暴地打断了他的思绪,李克载不得不带着同窗和官兵们,在宁绥战船的甲板上列队。这是跟另一艘禁卫巡队的战船交班。

都是古里古怪的战船,黑烟缭绕,都未生帆,两船的官兵们列作整齐横队,相互敬礼致意。

“还是跑不过我们,哼……”

“炮打得也没我们准。”

“现在若是给他们来一炮,轰沉的可能性多大。”

“那是友军诶!你们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交班的最后环节是两艘战船并列同巡,这时双方自然就暗自较上了劲,作为皇子座船,宁绥号保养得更好,官兵素质更高,自然比对方略胜一筹。同窗们看着几十丈外的友船,抒发着胜利者的优越情怀。

李克载心头一跳,豁然开朗。

他忽略了政争的手段,从桐城案到最近的一些案子,乃至武西直道案,好像党争的手段越来越下作,越来越没廉耻了。

“段老夫子说,要斗而不破,这不破的到底是什么呢?”

十月二十一日,又该他去秘书监上工了,在去秘书监的路上,李克载还这么想着。

这一日,他才见到了什么叫没有廉耻。

“顾正鸣和杨烨又上本章了……”

当然,顾正鸣的还是在前面,说的正是河西惨案。李克载注意到,两边都在讲此事当作筹码,用来弹劾对方,而两边却又有共同点,那就是河西乡河头村的村民里混有满清密谍。

“这上面的事他们可真是一致啊,满清密谍,写下这几个字时脸皮真的没红过么?”

李克载暗自吐槽,这满清密谍可真不值钱呢,哪里有坑就栽到哪里。他见识过桐城案,对“满清密谍”一词下意识地就等同于“替罪羊”。

接着他又一个激灵,如果事实是没有密谍,事实是场意外,那么顾杨二人的争斗,是不是太没原则,太不讲手段了?拿民人来当牺牲品不说,还扯来满清密谍,绕着圈子给对方戴上一顶“卖国”的帽子,这是斗而不破么?这是要把朝堂和地方斗得千疮百孔!

再见林敬轩依旧一脸风轻云淡,李克载终于忍不住了:“林秘书,怎么顾正鸣的本章还是在杨烨的前面?而且说的还是谷城一县的地方事务,不该是杨烨的本章先到吗?”

林敬轩温和地笑道:“此事跟武西直道相关,也许是顾正鸣先收到了消息。”

看此人把漏洞百出的谎话也说得这么面不改色,李克载心头翻滚起层层阴霾。

这就是官僚,如段老夫子所说的那般没有根,他们就像是寄生在大树上的藤蔓,然后夺了大树的营养,渐渐鹊巢鸠占。如果这大树是皇权,皇帝要被他们架空,所以父皇才会创出东西两院和地方议院。但现在,官僚不仅在党争,还开始伸枝展叶,要扰乱乃至屏蔽父皇的视线。

李克载虽只有十六岁,却历练颇多,已小有城府,就哦了一声,再没追问。

见他利索地在常报册上签名,林敬轩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心说还好顾正鸣懂事,在递本章的时间上总是能抢先一步,自己才能循常报房的默认规矩帮他一把,不然这未来的太子还真要起疑。

不过……十六岁就是十六岁,而且还走的是武途,怎么可能懂得这么深沉的门道呢?恭送李克载离开,林敬轩又暗自嘲笑自己的胆怯。此时他并没看到,李克载的脸色异常沉冷。

“我该怎么办?这就是面对一头如山的怪兽,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插手,又该从哪里下手,甚至我都不知道目标。”

在行宫露台眺望大海,李克载心潮起伏,接着他忽然想起了父皇的一句话。

“武人之心……难道父皇不仅是让我看,也是要看我,看我会做什么?做到什么?”

李克载思忖着,眼中渐渐升起坚定的光亮。

谷城监狱门口,一个白发苍苍,身着素麻长袍的天庙祭祀被典史崔至勇送了出来,老祭祀脸上还溢着满满的怒色。

老祭祀正是彭维新,他质问崔至勇:“满清密谍!?难道不觉得荒谬吗!?杀了人不够,还要构陷于人!?”

崔至勇摊手道:“这事很复杂,彭老,您就别掺和了。我和江知县都是过河卒子,朝不保夕,也就是您,谁都不敢为难,换了别人,怕也是要拖下水,坏了天庙名声。”

彭维新喘了一口大气,再道:“卒子?在你们眼里,民人都是随意摆弄的卒子?”

崔至勇叹气:“难道不是吗?他们可以搞出人命关天的大事,可他们自己能收拾局面吗?既然收拾不了,那就只能靠官府,官府里从来都是拉帮结派的,拿民人来作争斗的筹码,古往今来,不都这样吗?”

彭维新滞住,这话说得粗,但道理却不粗。

崔至勇道别后,彭维新的弟子刘纶迎了上来,却听彭维新正自语道:“过去是这样,可现在……儒生既然当了天庙祭祀,不再问政,那么民人也有可能不再是筹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