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六卷 第八百二十九章 新三代论

新的三代之论?学生们还没怎么明白,学堂夫子却惊喜地道:“山长三代新论已成么?还望赐教学生一二!”

段宏时拈须轻笑,一脸自得,所谓的“三代新论”确是集他多年所得的大成,夫子所请,正合他意。

见他有心开口,夫子就想结束学堂大课,专心听段宏时讲学,段宏时却道:“无妨,也让孩子们听听,别那般脸色,老夫之论可不是专为你们学问人所就,而是要让天下之人,即便是妇孺,都能明白的道理。”

学生们顿时一脸肃穆,个个握紧了笔,屏息以待。

段宏时道:“以老夫所见,我华夏之世也可分三代,分别是先人之世,古人之世和今人之世。”

“先人之世即是前后三代,自春秋战国,直至本朝开国前,是古人之世,而本朝,也就是你们的爹爹,你们的皇帝所开之世,为今人之世。”

“这个三代,是以什么分呢?老夫有大小几论,小论自细处看,比如君王,大论则以人道分。”

“先人之世,君王是良师,是贤者。古人之世,君王是君父,是天子,是天生圣人。今人之世,君王是什么?唔……是不是又像回到了先人之世?再不是生杀予夺的君父,是合众智、护大义的良师,守公道和立公利的贤者。”

“君王之论另有其述,老夫不深谈了,就讲讲人道,也就是华夏延续之道。”

段宏时对着最大不过十二岁,最小才四五岁的小儿谈起了大学问,一边的夫子隐觉有些荒谬,再想到这些小儿的身份,夫子也释然了。让这些父辈握着一国大权的小儿,早早就窥得人世之道,未来若是执掌国政,该更知国器轻重吧。

段宏时再道:“先贤曾有五行之论,谓万物乃五素构成。现在你们也知道了,这是错的,万物之素众多,还分可破可聚合的分子和不可再破的原子。”

“若是把华夏看作一物,那么每一个人就是不可再破的原子。你们都在学格致,哦,现在分作物理和化学,知道物变是因分子而变,分子之变,又是原子循律而聚离之变。因此一物究竟是什么形貌,硬软如何,根底都在原子到底是怎么聚合起来的。”

段宏时非工科人士,对国中新兴的物理化学和原子论只知个大概,这般比拟不是很恰当,但意思却很明白,那就是从后世所谓“社会组织”的角度来看华夏历史。

“先人之世,人是怎么聚合起来的呢?是循着血脉,紧紧相依。一国就是一族,君王就是家长。长者皆为父祖,孩童皆为儿女。此世几如鸟兽族群,合的是生灵之道,而不是单独的人道。”

“之后就是古人之世,分野在哪里呢?就在一人之耕可供几人之食,由此多出非耕之人。他们或为工匠,或为商贾,或为士子官僚,所食非所力,以技、以文、以思近天道,让人世攀着天道,越长越大,越来越强,而后竟可平山移河,涸湖海……咳咳……”

说到这,老头猛然一阵咳嗽,人也摇晃起来,夫子赶紧扶住,见老头脸色不对,劝着休息,老头不以为然地摆手,喘了片刻,继续开讲。

“华夏强盛,踞寰宇一极而立,靠的是聚众人之心,众人之财,众人之力。而这聚法的不同,定下了三代之分。”

“古人之世的聚法,是以血脉为大义,以人身为实理。血脉大义很简单,就是君受天命,家国一体,儒家张扬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纲纪伦常。而大义之外,更要紧是实际的做法。”

“先人之世和古人之世最大的分别,就在破封建,立郡县。这一变发自春秋,盛于战国,大成于秦。”

“这一变的意义在哪里呢?说得粗疏一些,就好比你们这……八十个人,在草原上放牧。每年能得二十头羊崽,你们吃十头,每家还能留下十头。你们想要风车、酥糖,或者是五彩画儿,都得靠这些羊崽去换。”

说到这,李克筠忍不住举手:“我们不吃羊崽……不过,十头羊崽能换多少粒酥糖?”

段宏时笑道:“十头?没有十头……这草原是有主的啊,自先人之世开始,就是分了人的。这片是杨夫子的,那片是我段老头的。你们养的羊,得吃咱们这些老头地上的草吧,每年交五只羊崽上来。”

李克筠气愤地撅起小嘴,李克苡同仇敌忾了:“强盗!”

一边的夫子正姓杨,凑趣着笑道:“这是地租,不交不行,否则我和老夫子没力气帮你们管住羊群,不让它们跑丢了,或是被狐狼吃了。”

段宏时呵呵道:“是啊,我们不止要照顾地里的羊群,还得向一头大老虎进贡,不然大老虎就管不住大群的狐狼,溜进来把大家的羊全都叼走。草原分了八片,我们八个夫子各自管一片,每片放牧十个人的羊群。我们每人得向大老虎进贡二十只羊崽,问……大老虎、我们这些夫子,还有你们,各自能得多少羊?”

一下变成算术题了,学生们赶紧开动,不多时,大家纷纷举起小黑板,便是最小的李克苡都没算错。大老虎一百六十只,夫子们每人三十只,总计二百四十只,他们每人十五只,总数是一千二百只。

段宏时点头再道:“到了古人之世,完了,大老虎说,这地这草,都是它的,你们得直接向它进贡。它把我们这些老头赶走了,换上一批小夫子,许他们每人二十只羊,让他们帮着照看羊群,帮着从你们手上收贡品。大老虎还觉得,你们每人只交一半太不合理,应该交更多,比如八只,问……现在大老虎、新夫子和你们,各自又能得多少羊?”

学生们一边暗骂着可恶的大老虎,一边埋头演算,答案很快也有了,大老虎四百八十只,新夫子一百六十只,他们每人十二只,总数九百六十只。

“瞧,大老虎能得的羊多了,这就是郡县制对比封建制最大的变化啊。羊崽不仅说的是民人要上纳的赋税,还包括必须要服的力役,如此国家能聚得更多的财富和人力了。”

段宏时不经意地就将君主和国家等同于大老虎的概念灌输到学生们脑子里,让一边的杨夫子失笑之外还有点心惊。赶紧补充道,大老虎也是被逼的嘛,不吃多点,不养一帮小老虎,就没办法赶跑外面的狐狼。国家也是如此,转郡县后,就能聚起更多财力人力,像是海堤、长城、驰道以及运河,才能建得起来。

段宏时再道:“就是这个道理,从先人之世,到今人之世,国家这头大老虎所聚财富和人力越来越多,自然也越来越强。而三代聚敛的法子就各有不同,先人之世,国家行封建,除了直属之产,辖下方国就只贡献一定的贡品,再帮着打仗。而到了古人之世,没了方国,没了贵族,国家就靠官僚直接在郡县收赋税,征发力役。”

“但官僚是定期要换的,而且人又少,也不可能亲自到乡间,挨个找农人催征。那怎么办呢?法子就是编户齐民,定籍立保。把人绑在田地上,再按人户催征,这样遗漏最少,因此也有人称改封建为郡县是耕战之策。”

“人跟田地绑在了一起,还要承担沉重的力役。最重要的还是这力役,国家要营建,要打仗,要经办各种国事公务,都直接分担到每个人头上,这就成了人身依附,整个国家就是靠人对人的隶属关系编织起来的。所以就有了各种户籍,也有了高低贵贱。”

“更细的老夫书里有谈,像是土地兼并、世家门阀和科举官僚之变、钱货之升乃至汉时盐铁论之争,宋时王安石变法和明时张居正变法,待你们年纪再大点,才能明白这些细理。你们只需记住一点,古人之世,人人层层如奴婢,除了皇帝,人人都不是完整的一。”

李克苡自然是听不懂,又举手道:“那今人之世呢?父皇是造出了什么新东西?”

段宏时脸色又变坏了,吞了好一阵气,强自振作道:“老夫刚才说到了大老虎,也就是国家,它既护着大家,也要压榨大家,脾气发作时更要吃人。而皇帝么……是又造出了一头狮子,不,只是催着它长大了,推着它赶跑了鞑清,把旧儒踩在了脚下。现在是这头狮子,跟大老虎在斗法。今人之世,就是狮虎相争,同时又相和之世。”

看着满脸希冀的学生,段宏时即便额头冒汗,却依然撑着向下讲:“这头狮子的名字有很多,皇帝以前叫资本,后来叫市场,而老夫就叫得简单了,就是……钱。”

感觉到不妙,段宏时加快了语速:“这头狮子照样会吃人,但它有一桩好处,就是在它之前,人人平等。通过它,人们不必再绑在土地上,依附于他人。”

“为何有这般变化呢?因为人力近天,耕种之人,一人已可供养更多的人,非耕之人越来越多,国家已不能再只靠着土地,就掌握到所有的人。人们的力役越来越多地换为银钱,这时再要编织起人世,就得从银钱着手,而不是以前的田地……咳咳……”

还有太多要说的,段宏时有些发急,可越急情况越不妙,一阵猛烈咳嗽后,段宏时颓然软倒在教席上。

杨夫子并一堂学子惊得骨髓生痛,纷纷惊呼道:“老夫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