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二十三章 重新摆正自己的位置

“天庙还有太多问题,不着力监管,就会在地方涉政,官府和院事们也都视天庙为战场,推动天庙去为他们争利。若是着力监管,又会让天庙凝聚出一股外于朝廷的力量,在诸多国务上发声,他们会努力争取‘正名’,想要得到排挤他教的国教之位,独霸华夏人心。”

“老道以为,最好是推动天庙分宗,将他们各自所立之宗明示,如东西院一般,相互制衡……”

东京金山卫行宫,李肆面容肃穆地看着手中的书信,思绪中浸着深深的黯然。

圣道十七年二月,翼鸣老道故去了,这是他就天庙问题留下的遗言。老道大半辈子都在造满清的反,后半辈子则在造儒家的反,培养出徐灵胎等一大帮天主教弟子,终于奠定了天庙的组织和思想根基。

但老道依旧认为自己没有竞全功,他很想再活三十年来解决天庙的诸多问题,可惜上天没再给他机会。

“老道你太贪了啊,一个人怎么能解决这么多问题,便是我也没自大到这种程度,我也不能……”

李肆正想到自己也不可能包揽下华夏发展的一切要题,这几月内收到的诸多消息一并涌入脑海,思绪也顿时转了方向。

“不列颠人终于正视华夏了,这意味着未来几年,乃至数十年,国家都会以外为重。七年战争也许没有了,但必定会有六年或者八年战争,美国独立也许不是三十年之后的事,说不定二十年之后就要面对。欧美变局决定着世界大局,华夏自然不能自外,这还是我的责任,我怎么也不能逃避。”

转瞬间,李肆就跟老道的思路同步了。

天庙大业有太多未尽之事,而华夏大业的未尽之事更多。

他这皇帝所拥有的皇权还需要怎样分割和打磨,他所揽下的军队、司法、外交和经济事务要怎么调理。东西两院跟朝廷之间的关系到底会走到哪一步,立法权又要怎样明确划分,地方和中央的分权分财要以怎样的基础和形式去作进一步的保障。

上述问题都还是基础的政体问题,而更进一步的是殖民公司的退出机制,目前正阻碍着殖民公司托管地的发展,吕宋和扶南两地为此事已经闹得不可开交。这事牵涉到的还是一国工商布局和贸易政策,不早日妥善解决,南洲和东洲殖民地在几十年后羽翼丰满,说不定也要搞出独立之举。

随着英华立国十多年的积累,以及近几年国库的丰裕,学院体系的健全和科举制的大盛,官僚阶层也日益膨胀起来,不仅是在规模上,权柄上也是如此。官僚治政的弊病,怕也会在后续的日子里陆续显露出来。

更头痛的是满清问题,跟以前头痛的方向不同,现在李肆头痛的是呼吁北伐复土的力量越来越弱。眼下华夏南北的人心隔阂越来越大,英华人人视满清治下为犬儒奴民之地,而满清不分满汉,大多视英华为道统沦丧,人德不存的人间地狱。

以大义论,人人嘴上都会拥护北伐复土,可要落到实际行动上,除了热血的军人和士子外,就没多少人愿意动了。去年有人在东西两院提过北伐的议案,大家热烈附和,可一说到实际的北伐增税问题,东院就鸦雀无声,西院更是宁愿这税增到海军身上,也不愿投给陆军,支持北伐。

李肆判断,英华至少得花十年时间,跟不列颠乃至欧洲各个殖民强国过招,确定华夏百年的生存空间。十年后,支持北伐的力量会更削弱。到那时,眼界已开的国人会将数千万人口的满清故地视为沉重包袱,还不知道要下多大的力气,在国中搅出多大的政局动荡,才能促成北伐大业。

“十年啊,怕孙子都能打酱油了。”

李肆这般自嘲着,忽然一个激灵,大儿子李克载已经十四岁了……

“阿肆啊,彭老爷子又在唠叨说,你还欠他们彭家一个女婿,你是没办法还了,可还一个儿子总成啊。竞前现在也淡出了朝堂,我看他的女儿性情又娴熟,模样也端正,生辰八字配克载正合适。”

三娘在身边嘀咕着,此时夫妻在行宫露台上晒太阳,正各想各的,可两人也许真是心有灵犀,同时想到了李克载的婚事。

彭竞前就是彭先仲,不止是他,三娘还提过萧胜的女儿,甚至早年亡于英烈湾的梁得广的女儿。

这也是个烦恼啊,李肆苦笑。三娘最顾念的是萧胜一系,可惜萧胜的女儿才六岁,从年龄上看,彭先仲的女儿最合适。但李克载已经不简单属于三娘了,他在国中无太子之名,却已有太子之实,因此婚姻问题也成了政治问题。

在这事上,英华上层的政治派别就显露无遗,先要分为开国派和辅国派。开国派也就是关田彭段安萧等“老革命”,也即所谓的勋旧派,他们都被授予了开国公侯伯等爵位,而后续从龙的旧清官员和新生派骨干则被授予了辅国公侯伯爵位。另外还有所谓的“民望派”,则是以雷襄、李方膺为首,靠布衣之身扬名天下,或在工商界以及东西院身居重位的人物,开国和辅国两派自然都希望太子妃能出自自己这一党,但民望派却认为太子妃如果能出自民间,更利于巩固英华君民相约的大义。总之太子妃这个位置不可避免地笼罩在政治光环之下,即便是李肆想给儿子婚姻自由,也是爱莫能助。

政治需要之下,还有父母之命的传统,三娘的提议,更多是出自母亲的身份,而非她近于皇后的身份。听她还在念叨什么生辰八字,李肆微微一笑。

记得早前跟李克载谈到这事时,儿子惦记着香港一家天庙里唱天曲的一位姑娘,李肆还派人去调查过,那就是一位县学夫子的女儿。等儿子学院毕业后,如果心思还没变,就帮他一把,把那姑娘配给他为次妃,正妃的位置,到那时再说吧。

李肆一边暗自思忖,一边安抚三娘,说这事不急。

三娘怒目道:“怎么不急,都十四岁啦!就算不娶,总得先订下来啊。”

李肆转移话题:“克曦都十六岁了,怎见你这个当妈的不急呢?”

说到李克曦,三娘顿时泄气:“那丫头……就当她已经出家了吧。”

接着她再横眉道:“都是你这当爹的害的!坑了萧姐姐不说,连女儿也坑进去了!”

李克曦的婚事在两三年前就已闹得不可开交,不仅外人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手段说亲,就连关蒄、安九秀和朱雨悠等自家人都成了说客。

李肆的想法很传统,这个时代人心躁动,有才之人都想着干一番大事业,功业心太足,风险也大。在翰林院找个才貌双全,品行忠厚的女婿,能陪着女儿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好。

他真是料差了,他这大女儿怎么会是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呢,听说皇帝老爹有意在翰林院择婿,李克曦就找人给翰林院群英们送去一封信,言辞很委婉,态度很端正,就只说想见识见识翰林院众位才子们的学问。

她出了一道题,也是她一直在埋头研究的课题,那就是热气球……

经过有心人的描绘,翰林院就将这事当作了公主丢出的绣球,谁能解决,谁就有可能晋身驸马,于是一院翰林全都动员了起来。

翰林院是国策顾问机构,换在往日,那都是个个满腹经纶的才子,但要说什么科学实务,大半都要抓瞎。但如今的英华,国策以实为根,因此翰林们除了文字之才外,人人都懂术数、格致乃至化学中的一门,而且还懂得很深。

因为李克曦的推动,翰林院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热气球研究运动,这些家伙各展神通,有找学院同门的,有依靠天庙的,还有人甚至通过关系去拉天道院的专家。

等李肆看到天道院、佛山制造局、东莞机械局乃至工部开列的研究课题上同时多出这么一项,追问原因时,才知道了是他大闺女搞出来的风波。而等他下令整合资源来搞这事,翰林院不准再不务正业时,已经有十多个热气球上了天,但后续却是无一成功,还死伤了好几人,其中还包括两个一心想得公主青睐的年轻翰林……

再跟李克曦早年调皮捣蛋的行径结合起来,大公主是灾星下凡的传闻就这么广散于民间,连带影响到宫廷,再没多少人上门说亲。倒不是真信了什么灾星,而是各家都觉得这位公主的性情太难捉摸,能量又大又好动,还特别能搅事,没人敢请入门庭。

“爹爹能娶天道,我为什么不能嫁给天道!?我才不稀罕什么丈夫男人……”

三娘训诫女儿,公主也发了彪,把老子李肆当年立天道为皇后的荒唐行径扯出来辩护,然后宣布,她要入天道院,终身不嫁!

为这事三娘找李肆吵过好几次,最终还是已在天道院研究医药之学的萧拂眉出面调解,说让李克曦入天道院搞正经的研究工作可以磨磨她性子,至于婚事,再晚两年也不迟。现在英华的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加上教育体系铺开,十三四岁定终身的事正渐渐成为老古董,三娘也就只好答应了。

到现在两年过去,女儿的性子倒是磨软了,可就跟萧拂眉一样,几乎已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究大学问,三娘才会赌气地说这女儿已经出了家,然后再度埋怨李肆。

国事家事,都有烦心事啊。

李肆默默受着三娘的絮叨,直到杨适送上于汉翼的急报才脱了困。

“我那侄皇帝……开始动小心思了么?或者说是那位太妃春心难耐了?”

看完报告,李肆挑起眉毛,密谍探得满清宫廷跟罗刹密使接触的消息,具体内容不清楚,可方向却是不言自明的。罗刹从欧洲方向得知了不列颠和英华开战的消息,觉得可以通过满清搞什么手脚。此时张汉皖已领着北庭大军进至北海,正准备展开北海攻略,要把罗刹人从北海赶出去。

“西安该拿回来了,不拿西安,难从西北抽手。”

内阁特别会议上,范晋提出这项动议。

之前不拿西安,是觉得包袱太重,不利于西北进取。但现在一国主要方向在海上,西北进取已转为边疆安定之策,是要持续可能百年的长远战事。拿下西安,西北物资转运和补给的成本才能降下来,支撑起连绵不绝的多年消耗。

李肆沉思片刻,点头道:“好,也让满清老实一点,让他们搞明白自己的地位。”

波涛狂涌的印度洋海面,乔治·安森挥刀指向东方隐约可见的帆影,高声呼道:“战斗!让赛里斯人搞明白自己的地位,大海不是他们的,是我们不列颠人的!”

圣道十七年二月,史称“第一次极点之战”的战争,在印度洋锡兰以南一百二十里的海面上打响。以此为始,连绵数年的战争纵贯整个地球,整个世界的各个部分,都在由这场战争,重新摆正自己的位置。

(第十五卷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