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一十九章 炮膛中旋转的历史

卡尔维斯低声道:“我们的力量已为世人共知,而赛里斯的力量,除了我们西班牙人,整个欧洲还并不是很清楚。”

蔡新也压低了声音:“很快,整个世界就能知道,赛里斯有怎样的力量。”

卡斯迪略强调:“是海上的力量。”

蔡新点头:“是海上的力量。”

夏日已到,烈阳炙烤得人心躁动。

珠江口,黄埔造船厂,船坞里一艘至少三千料的大船已经完成了船体部分,工匠们正在甲板上叮叮咚咚忙碌不停。

已是开国候的萧胜穿着短打,一身污垢,汗水淋漓,立在船坞边,高声朝不远处的工人嚷嚷着:“快点!再快点!”

一边立着的短褂人劝道:“别再催了……你一个海军统帅,跑到船厂来蹲坑,日日守着造船的工匠,说出去丢不丢人?”

萧胜头也不回地道:“陛下,不是你催着我,我又怎会催着他们?”

接着他就激动了,不是气恼,而是兴奋:“三十艘战列舰,三十艘巡洋舰!去年你下令的时候,我真想摸摸你的额头,看看你是不是疯了。”

旁边站着的正是李肆,他刚跟萧胜一同巡视正在建造中的战列舰,所以才一身短打装扮。这一级战列舰是改型设计,舰名都是历代名将,被统称为“圣武”级。跟之前的战列舰比,个头没太大变化,但船型却进行了改良,加进去了不少快蛟和追风船的快速基因。船体结构、防护和火炮则是重点改进对象,看船头船尾和船腹凸出不少半圆舷台,就知道后装线膛炮已经大量采用。

被萧胜堵回来一嘴话,李肆只是苦笑,是啊,疯了,去年他在政事堂通报海军预算案时,政事堂里的大臣也都说他疯了。

海军预算扩充两倍,从五百万增长到一千五百万,同时陆军加三成,从一千二百万增长到一千六百万。

尽管当时已能确认,圣道十五年的国库收入将达九千万,比十四年增长近两千万,几乎就是翻跟头地涨,但皇帝把多收的全丢给了军队,大头还给了海军,大臣们自然要闹,当日政事堂几乎掀了殿梁。

可疯的不是李肆,而是英华一国啊。

去年年初御前定策时,李肆就有感觉,英华的又一轮高速膨胀已经开始了。下半年时迹象再明显不过,国库预估收入大大超过预期。到今年,也就是圣道十六年,国库年入将稳定超亿,预计会增长到一亿二千万两。

如此猛烈的变化正源于江南,江南融入英华后,岭南和江南就如化合作用,产生出更大的热量。

如今江南和岭南两个新型经济圈已经各见雏形,工业上,岭南以钢铁、造船和机械为代表的重工业为主,而江南则以纺织、食品等轻工业为主。岭南的技术、资本扑在江南上,整合了江南优良的轻工资源,包括廉价而海量的原料、高素质的工人和管理人才,使得江南原本被满清压抑的生产力猛然爆发。

短短数年里,江南光是棉织厂就开了上千家,棉织工人数十万,小厂用脚踏纺车,大厂直接上蒸汽机,月产棉布近千万匹,棉布价格被迅速打压下来,连广州棉织业都开始衰败,纺织厂不是转到江南,就是转产特种织造品,比如帆布。

从商业上看,江南又成为辐射中原和湖广市场的中心,而经营江南市场的航运业也覆盖住了朝鲜和日本,挤掉了岭南之前所拥有的航运枢纽地位,龙门、吴淞、宁波等港正有无数资本蜂拥而入,迫不及待地将其扩建为不亚于黄埔的大港。

但岭南的航运业并未因此低落,相反,向江南输入海量原料、工业品,转运江南的轻工纺织品去南洋,同时流通资本也向东南各国乃至云贵等偏僻区域深入。

水陆流通、城市港口基建和煤铁矿业是国税收入的三大背景行业,而消费品更是推高国税的关键行业。

丝绸、瓷器、茶叶老三样正因生产规模扩大、技术工艺革新而焕发出新的生机,棉布、钢铁、纸张,没错,纸张正成为新三样。英华出口商品里排名最靠前的这六样商品,圣道十五年的出口货值总额高达五千万两,但仅仅只是国内消费量的五分之一。

鼎革国体,开拓南洋,推广蒸汽机,之前所打下的基础,在融合江南后,红利一并爆发,让英华经济正呈现井喷的状态。

这是天大的好事,但背后也蕴藏着天大的危机。

年过八旬,垂垂老矣的段宏时在担忧,看透一国经济运转的刘旦在担忧,李肆当然也在担忧。

江南工厂林立,粮价一直偏低,家庭手工业因工厂廉价商货泛滥而破灭,江南困苦之民日增,这一点倒不是心腹之患。各家殖民公司配合官府在江南广募移民,纵然赤贫之人,乃至一身是债的破落户,也还有垦殖海外的出路。从圣道十五年下半年开始,江南终于掀起了移民大潮,不到半年的时间,统计有三十万多人去了南洋诸地。江南移民正迅速超越岭南移民,成为海外移民的主力。

忧虑的是市场,英华的国民收入还未普遍提高,资本急速倾泻到日常消费品上,市场容量就成了大问题。

忧虑的还有原料,主要是棉麻,倒不是说国中提供不了这么多原料,而是让国中太多土地都转为经济作物,风险太高。所谓经济作物,必然就要面临市场风险。

如果说科技能再迈进一步,催生更多行业和需求,推动工业结构更立体化,消费构成更复杂,让英华真正步入近代工业社会,靠英华自己都还有可能解决这两个问题。

但从技术、需求再到形成市场,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何况距离铁路和电气时代还远。同时英华这股勃起的工业潮规模太大,远非不列颠走向工业革命时的情况能比,因此……英华必须再度谋食于外。

将海量商货倾泻到海外去,赚取应得的利润,同时在海外获得稳定的原料地,不仅原料更为廉价,还能将风险转嫁出去。

跟之前不同了,这一次李肆可不是什么前瞻性、创造性地谋食于外,而是火烧眉毛般地行动起来。如果不能开渠容下这股工业潮,随之而来的就是产业败落,经济衰退。

而国中的王道社,乃至王道主义所造就的“天命派”也随之呼应,推动一国跨出中洲,在寰宇争取到跟英华国力匹配的“经济生存空间”。

用李肆私下对心腹亲信的直白话说,赛里斯要赤膊上阵,在寰宇立下字号,跟欧罗巴诸强并立争雄了!

争市场、争原料地,靠什么争?在这个时代,靠的是武力。

争了下来还要守住,没有足够强的武力,圈地再多,也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这一争,动的是全球殖民格局,必然面临老牌殖民帝国的强烈反弹,应对这股压力所需要的军事力量,还要比单纯争胜所需的军力高出许多。

二十万陆军,三十万义勇军,陆军问题不大,反正满清作为预定的市场,已不需要武力震慑,陆军更多用在向北和向西搭建理想边境线这项百年战略上。

肩负着谋食于外重任的,依旧是海军。

去年检视海军家底,六艘战列舰,三十七艘巡洋舰,近百艘护卫舰,原本还觉得挺雄壮,可对应英华的目标,李肆的直觉反应就是……寒酸。

市场和原料地在哪里?印度、欧洲、美洲,欧洲列强已瓜分完了成熟的市场和原料地,正在作内部调整,同时培育未来的市场和原料地。在他们的版图上,赛里斯的空间,仅仅盖住了东亚。

要重写这个版图,除了以外交合纵连横之外,最终还只能依靠武力。

这就是李肆将天大的馅饼砸在萧胜脑袋上的原因,其实当初李肆丢出去的馅饼更大,他计划三年内爆出六十条战列舰,拥有单挑任何一家海上强国的实力。但萧胜没有失去理智,认真核算后,告诉李肆,不管是造船、人力还是维持,英华目前的极限是三十到四十艘战列舰。

这个数目的主力舰足以跟不列颠海军进行对决,因为在设定的印度洋、南洋乃至大洋战场上,没有哪个欧洲国家能有力量投放和维持这么大一支主力舰队。削减下来的主力舰定额可以转成巡洋舰,用来遮护海上贸易线,袭扰对方的主力舰队和贸易线。

“这也意味着海军要扩编一倍,至少加三万人啊!”

萧胜当时喊这话时,嗓门都抖得变了调。

就算只是每年十条,三年三十条战列舰,可英华国内只有黄埔、香港、暹罗三家船厂有造战列舰的技术条件和基础设施,因此李肆不得不一面催着萧胜亲自督导船厂开工,一边推动福建和江南的若干船厂进行改造,甚至连吕宋都没放过,要将蒲林造船厂扩建为大型船厂。

推动造船业进行新一轮扩张的工作大致落定,李肆就来了黄埔造船厂,跟萧胜一同巡视新的战列舰,他要亲眼看看将化身刀剑,为英华争利、立位的战舰。

在李肆和萧胜忙乎的同时,佛山制造局的试炮场里,头顶也已生白发的关风生和田大由带着大批工匠,正绕着一门巨大的火炮打转。此时半空飘着硝烟,极远处的海面上,一股水柱刚刚落下。

手臂伸进炮管,摩挲着膛线,关凤生嘀咕道:“不行,打了三发就磨花了,五寸炮还是靠不住。”

田大由道:“炮弹太重,装药也必须多,可后膛泄气就更严重了,只能再多装药,然后……膛线当然磨损得快。还得琢磨,不用钢不行,可这么大口径,用钢就得费老大功夫了。”

关凤生叹道:“罗浮山那帮炼丹士什么时候才能搞出稳定的击发引药啊,还是这样引火,泄气问题始终解决不了。”

捶着腰,连胡子都白了的米德生道:“别急……靠三寸炮足矣,洋鬼子就算鼓捣出了咱们的线膛炮,也来不及用到这一战上。”

说别急,关凤生就急了,高亢的嗓门顿显自早年铁矿炉头时代起就养出的摄人气息:“这不是简单的一战!四哥儿……陛下说了,这怕是经年甚至数年之战!枪炮之器在这数年里肯定要有大进展,咱们绝不能又落到了洋人后面!”

田大由也伸手摸了摸炮管,感受着扭曲的膛线,他慨叹道:“这时日就如炮弹,像是在这炮膛里转着一般,快得让人眨眼就看丢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