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东洲记:带血的大饼

卡斯迪略侯爵早就盼着赛里斯使团来了,这是前年约好的,目的是“规范”双方贸易。抱怨归抱怨,国王要求缩减大帆船贸易规模的王令必须服从。但具体怎么缩减,就需要跟赛里斯人详细沟通,将需要报关的合法货物和不必报关的走私货物分门别类进行处理。

王国使者,西印度事务大臣助手卡尔维斯不解地道:“赛里斯使团?他们为什么要跟殿下您直接打交道?新西班牙没有外交权,他们完全可以直接通过里斯本公使馆跟王国联络……”

卡斯迪略也以疑惑的表情,掩饰自己其实是跟对方谈走私贸易的事实。

卡尔维斯决然道:“我是西印度事务委员会的代表,赛里斯人要谈什么,我也必须在场。”

卡斯迪略谦卑地点头,之后他为卡尔维斯的决定庆幸不已。

阿卡普尔科在墨西哥城南面八九百里,书记官收到的是快马送来的消息,蔡新等人来到墨西哥城已是四月二日。

从阿卡普尔科到墨西哥城的路程漫长而艰辛,蔡新等人的游历猎奇之心早就被消磨殆尽,在盛大的欢迎仪式结束之后,他就直接跟总督谈起了正事。

蔡新开口就要求新西班牙和英华实现全面自由贸易,卡斯迪略尴尬地咳嗽,卡尔维斯接过话题,事情就成了英华和西班牙之间的非正式谈判。

卡尔维斯指责英华违反国际外交惯例,越过王国政府直接跟殖民地来往,这是粗暴干涉他国内政,企图分裂西班牙的不义之行。

蔡新本以为这家伙是书记官,听他自我介绍说是西班牙王国西印度事务委员会代表,西印度事务大臣助手,顿时大喜过望。原本他此行只是先跟新西班牙达成默契,再通过里斯本公馆走王国路线,现在有王国代表在这里,两条路线合一了。

蔡新压住喜悦,冷脸谴责西班牙王国派遣军事顾问团协助满清伪政权,企图颠覆帝国的无耻罪行,顾问团的军官都来自新西班牙,他当然要来找新西班牙质证。

满清雍正皇帝雇佣西班牙军事顾问团都是五六年前的事了,蔡新只是拿这事打压对方气焰。

卡尔维斯很理智地回避了此事,转到蔡新所提的要求上,直截了当地加以拒绝。全面自由贸易?西属美洲四个总督区都必须通过指定港口和指定路线跟王国进行贸易,你赛里斯居然要跟新西班牙单独自由贸易,做梦呢。

蔡新冷笑,说那好,咱们两国就得在吕宋问题上签署正式条约,确认双方权益。

这可命中了西班牙王国的软肋,之前腓力五世虽然捏着鼻子签了吕宋备忘协议,但终究不是正式条约,西班牙王国对外依旧宣称对吕宋拥有主权。这本是西班牙人不甘服输,不愿丢脸的拖延之举,可十多年下来,吕宋华人已占当地人口六成以上,虽还是公司托管地,可也就只蒙了一层皮,英华在吕宋的统治已坚不可摧。

之前英华也不太在意将吕宋地位以国际条约正式化,先占住里子再说。而现在英华要走这一步,就意味着推翻之前关于大帆船贸易的协议。这十来年里,大帆船贸易名义上还是专属于西班牙的国内贸易,而非西班牙跟英华的国际贸易,一旦将这项贸易正名,西班牙王室又要损失一大笔特许收入。

卡尔维斯搜肠刮肚地找着反击之策,猛然想起总督跟他谈到过的一桩旧事,于是他转而声讨赛里斯人侵犯新西班牙土地,在上加利福尼亚建立殖民据点的行为。

戏肉来了……

这才是蔡新来新西班牙的真正目的:让西班牙承认英华对浦州拥有主权,接受英华踏足美洲争霸格局的事实。

国家之间争利的确是以力相较,但并非意味着什么事都要先打一场,分出胜败,那样成本太高。尤其是在错综复杂的全球争霸格局里,以实力为后盾,权衡利害,分清主次,达成妥协,在各方面利益上进行调整,这才符合近代国家的行为准则,而这种妥协的表面形式就是国际条约。

军队的任务是展现国家力量,分析形势,找出双方都能接受的底线,同时尽可能地压榨对方,为本国争利,这就是蔡新这类人的任务。

浦州所在的地域并非无主之地,西班牙将其称作上加利福尼亚,这是必须解决掉的隐患。英华国中原本对西班牙所宣称的统治权不以为然,觉得西班牙既然没有在当地实行有效的统治,那种宣称也只是口水话,就算西班牙人不服,再打就是了。

可熟悉欧洲殖民法理的通事馆中人却知道,如果西班牙不放弃此地的法理统治权,以后总会闹出乱子。而后知三百年的李肆更清楚这一点,这种事情不能全靠武力,否则美国就没必要花钱去买阿拉斯加。

卡尔维斯主动说到浦州,这就表明西班牙人对英华踏足美洲的决心还没有认识,才轻易地送上了谈判主导权。

蔡新悠悠道:“我们正在跟不列颠人商谈购买那片土地的交易……”

卡尔维斯愤怒地道:“那片土地是西班牙王国的领土!这是国际公认的!”

蔡新耸肩:“在这种时候,沃波尔政府也许会坚持他们的观点,墨西哥以北的美洲土地,都是德雷克爵士献给伊丽莎白女王的。”

卡尔维斯怔住,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的赛里斯使臣并非是他想象中埋首于书本,不知天下事的赛里斯贤者,此人对欧洲历史和现今形势了如指掌。

早年大航海时代,各个国家的探险家都“发现”过北美,不列颠大海盗弗朗西斯·德雷克以他的冒险,为不列颠争取到了“从大海到大海”的北美所有权。尽管这个所有权只是声称的,随后形势变幻,大家都已不怎么当回事,西班牙在上加利福尼亚的所有权更具效力,但德雷克的宣称也不等于完全没有效力。这就跟欧洲王室的继承权一样,即便是最后一个顺位,只在理论上拥有继承权,实质基本不可能变现,大家也不敢太过轻视。这几百年来,欧罗巴连绵不断的战火,不就是围绕着各国王位继承权展开的么。

眼下不列颠跟西班牙的关系是紧张中稍有缓和,但主调还是紧张。对卡尔维斯乃至副王总督卡斯迪略来说,不列颠人在西印度群岛的猖獗走私行为更是一种攻击性的挑衅。尽管不列颠第一财政大臣,政府首领沃波尔是个非战主义者,可跟赛里斯人合作,将德雷克的主张权转让给赛里斯人,由赛里斯人找西班牙的麻烦,这种程度的行为对不列颠绅士来说并没有超越“优雅”的范畴。

卡尔维斯已经由蔡新此话,意识到了赛里斯人企图染指美洲的决心,这个发现太过惊人,卡尔维斯额头冒汗,无言以对。

总督卡斯迪略不得不表态,当然他也真是揣着怒火:“那是西班牙的上加利福尼亚!是自发现已来就属于新西班牙的一部分!”

蔡新的回应很直接也很强硬:“吕宋也曾经是新西班牙的一部分……”

卡斯迪略看看还在发呆的卡尔维斯,赶紧表态:“这意味着战争!”

蔡新哈哈一笑:“既然我们两国还没有在吕宋的归属上签署正式条约,那就意味着……吕宋的战争还没结束。”

他的回答实际针对卡尔维斯,卡斯迪略不过是总督,呆几年就走,对新西班牙领土如何处置没有什么发言权。王国说打他就打,输了也是将军而不是他总督的错,王国说让,他也无权反对。而卡尔维斯则代表王国,卡尔维斯的反应才有价值。

卡尔维斯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冒失地出面,跟拥有正式外交权的赛里斯外交官谈判。

但卡尔维斯没有被蔡新的战争恐吓压倒,他振作道:“贵国不要逼人太甚,我们西班牙占有半个地球,能打的牌太多。上加利福尼亚……只要我们将那片荒芜之地转让给法兰西,法兰西肯定乐意付出代价,包括和西班牙联手对付你们赛里斯。重新崛起的赛里斯是一个强者,但我相信,在这个时代,西班牙和法兰西……能同时对抗我们联手的力量还不存在。”

不存在?不列颠跟荷兰人就这么被你无视了?

这话偏题,蔡新没说出口,他摇头道:“我们正跟法兰西联手瓜分天竺……哦,印度,我也相信,法兰西会权衡得失,作出理智的选择。”

法兰西跟赛里斯在印度联手!?

卡尔维斯再次愣住,他急速开动脑子,片刻间就确认,蔡新这话有一定的真实性。法兰西跟不列颠一直在争夺印度东海岸,而将两国势力从缅甸赶出来的赛里斯,显然也对印度有了兴趣。

牌多?有我们英华多么?西洋公司还在打望西洲,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非洲,看在那里能捞到什么油水,如果跟葡萄联手在非洲搞出一局好棋,说不定葡萄牙都乐于在背后捅你们一刀子……

蔡新一边腹诽着,一边闲闲看住继续冒汗的卡尔维斯,就等他说出“此事我无权作出决断,请待我转告王国。”

这话已经到了卡尔维斯的嘴边,而这就意味着西班牙在这事上只能被动应付。如果没能跟赛里斯达成深一步的共识,等他把这消息带回去,再由王国政府研究出应对,说不定不列颠或者法兰西政府的通告已经递了过来。

想到被自己逼得跳脚的卡尔迪略,想到衰败的王国和空空如也的国库,再想到自己这一趟美洲之行不仅没有成果,还可能因赛里斯之事而遭贬斥,卡尔维斯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转变一下思路。

见他脸色缓和,蔡新再道:“阁下刚才说到将那片土地转让给法兰西人,既然能转让,为何不能转让给我们赛里斯?”

购买上加利福尼亚,这才是蔡新真正所想要的,但这项交易自然不能一开始就提,只能在双方亮出了各自的大牌,依旧相持难下时,才作为一项共赢的选项提出来。

当然,对西班牙来说这算不上共赢的建议,土地终究是长期饭票,土地能种作物,能聚集人口,能找到矿产,不到山穷水尽,不会轻易卖掉。

卡尔维斯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他虽不是专业外交官,却也明白这是赛里斯人的真实意图,而对他来说,带着赛里斯人这一桩建议回国,已够他交差了。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是,赛里斯人愿意出多少钱?

蔡新竖起一根手指,卡尔维斯和卡斯迪略皱眉,一?十万比索?开玩笑!即便是一百万比索,也太便宜了。

蔡新不紧不慢地道:“我们赛里斯与新西班牙一年的贸易总额。”

赛里斯人真聪明,也真贪婪!卡斯迪略和卡尔维斯明白了,这位年轻的外交官又绕回了最初的话题,要新西班牙开放贸易!

见两人下意识地摇头,要否决这个方向,蔡新笑道:“对我们赛里斯来说,开不开放贸易其实无所谓,只要能卖出尽可能多的货物就好。如果我的地图没错,美洲东海岸是不列颠的殖民地吧?”

那两人思路有些跟不上了,沉吟了片刻,卡尔维斯才抽了口凉气:“你是说……”卡尔迪略更直接:“让我们向不列颠的殖民地走私!?”

蔡新眨眼道:“不好么?”

好!当然好!

不列颠施展出浑身解数,拼命地将本土变作海贸枢纽和加工厂,再将商品转运到殖民地贩卖,美洲殖民地就是不列颠的猎场。赛里斯人不仅有丝绸、茶叶和瓷器这老三样,现在又多出了钢铁和棉布等众多新货物,如果新西班牙充当中转商,拿赛里斯货物冲击不列颠的北美殖民地,几乎就等于掐断不列颠的动脉。

两卡眼神迷离,几乎看到了泰晤士河边无数商人作坊主投河,伦敦上下议院一片哀鸿,国王乔治二世吐血卧床,沃波尔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的景象。

许久后,卡斯迪略用低沉的腔调重复着之前的话:“这意味着战争……”

是的,战争!这是把不列颠人逼到绝境,那帮远岛蛮夷绝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会疯狂出击,一想到不列颠海军,两个西班牙人就暗自打着寒噤。

蔡新则重复着卡尔维斯刚才的话:“赛里斯和西班牙,再加上法兰西,能同时对抗我们联手的力量,在这个时代还不存在。”

见两人再度陷入思索,蔡新暗道,带血的一张大饼丢出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