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零七章 南洲记:圣心和天威

钟老爷凄厉的呼喊引来了救援,但当大家冲进矿道时,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已经完全变了调,七手八脚把胖子从土堆里拉出来,这家伙却指着矿道岩壁,笑得抽了风一般。

松软的土层剥落,露出异色的岩脉,在马灯昏暗的光线下,岩脉泛着星星点点的碎光,镶头哎哟一声,两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跟着进来的方武吞了口唾沫,吃力而不确定地问:“这是……金矿?”

钟上位笑声已变得又尖又细:“没错,砂金矿脉!就是金子、金子啊!”

每一个海外拓业的人手上都有一本韶州白城学院编写的《矿物志》,各类矿产都有详细介绍,而每一个海外探矿的镶头,第一个愿望也都是找到金银矿脉,至于钟上位这种以海外开矿为志的人,更是对金银矿脉的特点了若指掌。

这是砂金矿,谁曾想到,在一层铜矿的矿皮之下,竟然藏着这样的财富。

当鲁汉陕向钟上位道喜时,钟老爷两眼都还没找回焦距,就傻傻笑着,嘴角挂着口水。

“依照三月颁布的《黄金管制令》,这金矿可是国家的……”

鲁汉陕来了这么一句,钟老爷顿时醒了,两眼圆瞪,凶光毕露:“什么!?为什么!?”

蓝鼎元既觉不屑,又觉可笑,补充道:“又不是要抢你们珊瑚州公司的产业,法令只是规定,金矿产出的黄金必须由英华银行收购,放心,都是按市价算。”

方武也道:“是啊,听说国内正在改钞本,庙宇都不准用金了,所有新出产的黄金都必须入官,而且……”

蓝鼎元看住脸色正变幻不定,显然还没弄明白这些黄金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钟上位,玩味地道:“而且,金矿主还能得民爵,还不是什么小爵,起码是大夫一阶。”

英华民爵四十二级,其中封号公、候、伯三级,之下又分卿、大夫、郎和士四大阶,跟官爵最大的差别就是没有什么实质奖励,但这就是名望。名望高的,不管是作生意还是投身院事,都有大方便。此外诸多待遇,比如可以自由聆听法庭和各级民院决议,乃至从事一些特殊行业也能得优先照顾,这也让民间趋之若鹜。

眼下能得民爵的都是敢为天下先的时代俊杰,学者、工匠、豪商,甚至在地理上有新发现的探险公司首领,都是获得民爵的对象。例如去东洲拓殖的范四海就是封号伯,甚至蓝鼎元自己,也因光大南洋和南洲殖民事务,得了光禄大夫的爵位。

原来是名利双收的好事,钟上位阴晴不定的脸色稳了下来,转作满满的桃红,朝着鲁汉陕和蓝鼎元等人不迭长拜:“这是将军和各位大人带来的福气!大恩大德,我钟上位……”

胖子又念叨起下辈子的事,让鲁汉陕等人避之不及。

先有海军到来而重建秩序,再因发现金矿而提振了人心,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也终于淡了,珊瑚州上下重新审视自己的未来。

李顺似乎也被这消息冲了喜,精神好多了,两眼放光地道:“这砂金矿脉可不小,咱们是不是甩手大干一番!?”

钟上位下意识地就要点头,招募矿工,乃至收购奴工,聚起大批人手,红红火火搞起来,一年整出百万身家都不在话下啊。

可扫视眼中已显赤红的众人,钟上位一个激灵,刚淡去的惨痛往事又在脑子里晃悠,金子能吃么?能有粮食靠谱,能让人心皆平么?

他吐出一口长气,反而冷静了,“金子虽然好,可也有挖尽的时候,到那时怎么办呢?”

众人都一愣,钟老爷这是要唱哪一出呢?

钟上位语重心长气起来:“大家想啊,珊瑚州要全靠金子,怕你们……”

他看向徐福,“你们农人都不愿再种地了,金子又不比铜铁,一处矿脉也挖不了几年,等没了金子,珊瑚州满地还是草,什么都没留下。”

钟老爷眼中闪起深沉而睿智的光亮:“咱们之前自己人斗自己人,都是只看着眼前利。如果只为挣钱,再回去养老,别说你们,我都不图这个!我本就可以在广州养老了,所以啊……我们是要在这珊瑚州创下百年基业的!”

不仅李顺点头,徐福也心中钦佩,暗道是这个理。

钟老爷握拳道:“咱们细水长流,慢慢来!”

他指住矿工和农人,“你们农人也可以来挖矿,你们矿工也可以在珊瑚州定居,分得一顷田。没媳妇怕什么,公司既然有了金矿,又怎么会亏待你们?咱们珊瑚州的人,到时可比其他地方阔气多了,还怕没女人嫁过来?”

钟老爷转视苍茫大地,伸展双臂,豪情满怀地道:“咱们在这里种庄稼,养畜牲,让人丁兴旺起来,行行都有!到时便是金矿绝了,咱们珊瑚州也能在这里稳稳立着!”

众人沉默,都被钟老爷描述的未来给慑服了。

啪啪的巴掌声响起,却是鲁汉陕和蓝鼎元等人在一旁鼓掌叫好,众人也热烈附和,钟上位四方作揖,脸上满是自豪。

李顺皱眉道:“老钟,真是你吗?”

这是他所熟悉的那个钟上位?这是那个满脑子就是眼前利的钟胖子能说得出口的话?有那么一瞬间,李顺真以为钟上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

钟上位拍着胸脯道:“老李啊,你也别小瞧我,我老钟这半辈子,什么没经历过?总不成一分长进都没有吧?咱们立公司,图的就只是利么?就像你说的那样,图的还是干出一番事业嘛。咱们把珊瑚州经营起来,就像蓝先生说的那样,那可是史书留名的大功业!”

李顺不确定地哦了一声,钟上位嘿嘿笑着,肚子里揣着的另一层思虑,却是怎么也不会说出口的。

“我算是明白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安安稳稳发财多好?再说了,等人多了,我钟老爷揽住煤啊,油盐酱醋啊,棉麻丝衣什么小生意,不定比挖金子还能挣得长远。嗯,我还要开家闽粤菜馆,开家青楼,发给矿工伙计们的薪水要全赚回来……”

钟老爷憧憬着未来,呵呵地傻笑着,跟众人的笑容混作一处,怎么也分辨不出笑意从何而来。

“将军到了崇州,还麻烦敦请天庙祭祀尽快到这里来立庙。”

呆了一个多月,珊瑚州人心平了,考察队的工作也告一段落,鲁汉陕准备离开,行前钟上位还情真意切地请托此事。

这事让鲁汉陕再一次感到意外,钟上位还真是改了心性?珊瑚州有了金矿,从殖民公司层面来说,更不愿有天庙这种角色在一边指手画脚。

钟上位余悸未消地道:“小人已是万分后悔,当初若是有天庙在,何止于闹到那般地步?”

这倒是真心话,有天庙在的话,矿工和农人的冲突就能有第三方来调解,而钟上位和方武也不至因背负所有压力而狠心走上黑路。

鲁汉陕点头:“此事一定帮你们办到,你能这么想,我也对珊瑚州更放心了。”

正要道别,钟上位忽然噗通跪下了,鲁汉陕心说这胖子是不是又要再卖一次下辈子,却听钟上位道:“小人的事,还望将军大发慈悲,莫道给皇上听……”

咦?钟老爷这思路还真是开阔呢,怎么想到皇帝了?

钟上位蓬蓬叩头道:“圣心就是天威啊,将军!虽说雷霆雨露都是皇恩,可小人委实受不起老天爷的恩威了,就容小人在珊瑚州守着这点恩赏吧……”

话说得漂亮,鲁汉陕却明白了,钟老爷是怕自家被皇帝惦记上了,要再清算旧账呢。他嘴上敷衍着,心头却道,陛下正盯牢了整个华夏,乃至整个寰宇,哪有心跟你这死胖子计较?

战舰在珊瑚州所有人的欢送下向北驶去,直到帆影消失,大家都还恋恋不舍。

钟上位找到徐福,目光躲闪地道:“那个……徐院事,咱们是不是该开乡院,议议之后的事了?”

徐福的眼神也盯在自己的鞋子上,低声道:“听老爷……呃,好,好的,钟总司。”

战舰的舵台上,珊瑚州早已不见,只能看到海道外一片片炫目夺人的珊瑚礁盘,可一个人依旧盯住珊瑚州的方向,眼神也如礁盘一般恍惚迷离。

鲁汉陕的声音响起:“方武,想明白了么?”

出神的正是方武,他转身恭谨行礼道:“小的想通了,小的就是那最恶之人,再不能留在珊瑚州,碍了大家的前程。”

鲁汉陕沉声道:“你有干才,也有心志,若是用在国人身上,那就是作恶之能。所以我才把你带了出来。你自己也清楚,若是我们不到,珊瑚州怕已成了贼窝,而你就是化外之地的贼头。”

方武认命地道:“但凭将军处置,小的毫无怨言。”

之前调查珊瑚州之乱,鲁汉陕看清了方武此人。珊瑚州演变为一方压另一方的局面,都是方武的谋算。如果他们没到,方武就能在珊瑚州生杀予夺。

但不管是用心,还是作为,方武都还有自辨之处。他毕竟是在为整个团体,为所有人的未来着想。甚至要杀徐福,也都是杀一人救百人的理念。当然,如果那一刀真砍了下去,这理念多半就会变成为了我一个,杀光所有人的护权之心,而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鲁汉陕虽然放过了钟上位等人,推动双方和解,但方武却再不能呆在珊瑚州,他还在珊瑚州,大家都会留着沉沉的心理阴影。

而要论罪行,方武犯了胁迫和绑架、谋杀未遂,背景又颇为复杂,此人如何处置,鲁汉陕就得另作计较。

见方武已有体悟,鲁汉陕道:“我且问你,你有没有以命博取大功业之心?”

方武苦笑道:“若无此心,又怎甘远涉重洋到这南洲来?”

鲁汉陕点头:“西洋公司一直在寻人才,我看你合适,去他们那吧。”

方武呆了片刻,才回过味来,大喜若狂。之前他不过是个小小镖头,求的是最低一级民爵,而现在有鲁汉陕这样的大人物引荐,在西洋自能闯出一番事业。

只是他还有疑惑,西洋公司看中的是什么本事,鲁汉陕为什么觉得自己合适呢?

鲁汉陕微微笑道:“西洋公司正图谋天竺,就需要你这种铁石心肠,胆大妄为,不把人当人看的强人……”

方武品了一阵,暗自打了个哆嗦,觉得鲁汉陕的笑容格外狰狞,可再想到他所提到的事业,心头也升起熊熊火焰。

战舰北行,官长舱里,鲁汉陕和蓝鼎元正踞案对酌。两人虽在年纪、领域和阅历上相差很多,可几个月海外共处也已相谈甚欢,彼此都能谈到私见。

鲁汉陕道:“就我本职而言,当然乐于见到国人海外拓业,寰宇东极尽为我英华国土。可平心而论,我觉得国内之事更为重要,国中上下理顺,百业兴旺,自能容下亿万之民,又何必让国人飘落海外扎根,生出这么多事端?”

他叹道:“理州、朗州都出了乱子,不是咱们去得巧,珊瑚州更是不堪设想,这是他们上下利不一致。等各海外领地人口繁衍,诸业兴旺,还不知要出什么事。这么远,朝廷也难以管治,国法也淡漠难制,到时跟中土离心离德,岂不是自寻烦恼?”

蓝鼎元一杯饮下,也道:“是啊,扶南跟南洋公司就一直矛盾不断,扶南也就三十万人不到,而吕宋已有七八十万人口,还不知潜藏着什么事端,不过呢……”

他再列举了一个数字,让鲁汉陕吓了一跳:“行前的时候,我从户部那得知了一个消息,去年人户清查有了结果,你知道眼下我英华一国有多少人吗?一亿三千万……”

见鲁汉陕呆住,蓝鼎元再重复道:“没错,一亿三千万,其中我英华两广福建旧地是四千五百万,而江南三省是五千七百万……”

“先别吃惊,更要命的数字还在后面。这几年人口清查都是户部人口司和神通局联手而为,对人口繁衍之势有了更细致的掌握。圣道十四年,人口新增高达一成二!比十三年长了三个百分点。按照神通局的预估,三十年后,我英华现有国土下的人口就将翻倍,到时就有两亿七千万!三十年后,北方故土肯定要回归华夏,加上北方人口,全国总人口会有三亿四千万之多!”

鲁汉陕喃喃道:“国泰平安,政通人和,自然是人丁兴旺,不过……一亿三千万、三亿四千万,嘶……”

这数字太可怕了,即便是远航过欧罗巴和东洲的,已是国中航海第一人的鲁汉陕也觉头皮发麻。在这个数字下,欧罗巴诸国根本已不起眼。不列颠还不到千万,西班牙不到两千万,法兰西不到三千万,诸国人口全加起来,也不能跟英华相比。

蓝鼎元吐口浊气,再道:“你也知这数字背后意味着什么,文部的官老爷知了这些数字,都一个个吓得几乎尿血。皇帝推行的一国启蒙之策,那就是上千万孩童!加上小学,一国光是教书先生,就得以百万计!”

鲁汉陕点头,换了是他,恐怕也要绝望。

蓝鼎元叹道:“农稼之术精进,种出粮食来养活这么多人不是难事,可民无业不能自立,民无业则天下不安。陛下带着朝廷,推转一国,殚精竭虑地兴新业,容下越来越多的民人,就是要安天下。对外大争公利,对内教化万民,又是息内争。但人丁繁衍之势越来越猛,只靠国中土地,只靠国中新业,怕是追不及这势,到时公利不足,再无容人之地,一国就要失掉大义,纷乱再起。”

鲁汉陕道:“也不是容不了人,只怕到时就如那汪瞎子所说一般,天下就是一成富者和九成饿殍之势!”

蓝鼎元拊掌道:“没错!总领也该明白,为何朝廷总急着要把国人推向海外吧……”

接着他道:“至于总领所忧之事,也值得警惕。不过就如此次珊瑚州之乱一样,即便身在海外,国人依旧要靠华夏大义,靠国法,才能立得稳,扎得下根啊。”

鲁汉陕也释然了,笑道:“那是,有我们海军在,有你们这些一心为国的志士在,有天庙乃至汪瞎子那种闲人在,咱们英华也能以华夏大义盖住四大洋!”

蓝鼎元补充道:“不止是我们,还有钟老爷那种人在,只有靠华夏大义,公私两利才能融在一起,钟老爷他们才能安安稳稳在海外成就功业。”

再想到方武,鲁汉陕笑道:“还有那等强人,他们能转噬外人,而不是祸害国人……”

外面传来瞭望的报告,说风暴已停了,鲁汉陕和蓝鼎元相视而笑,举杯庆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