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零四章 南洲记:噩梦真的醒了吗

钟上位曾经的老搭档,现在被满清当作南北亲善大使,供门神一般地养在徐州的白道隆曾经评价过他,说他是典型的有胆偷鸡,无胆摸狗,就没什么担当。

那是十来年前的事了,远到二十年前,钟上位还曾是白道隆的狗腿子,被还是草根的皇帝和白道隆联手盘剥,如丧家之犬地流落广州当愚公,那时的他更没什么担当。

而在攀着韶州彭家的大腿,靠挖煤起家后,钟老爷渐渐有担当了。在江南开拓蜂窝煤市场,差点死于白莲教妖女之手,也没熄掉他继续拓业之心,在交趾面对郑杠叛乱,他居然还能施尽手段安抚自家的矿工,继续埋头挖煤。

钟老爷五十五岁了,越活心越大,现在的他是有担当的!

王之彦情况不明,李顺昏迷不醒,这都还动摇不了钟老爷的心志。但是……但是珊瑚州的铜矿真的只有那层矿皮,再没了矿脉,钟老爷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放在国内,亏钱蚀本,乃至出了人命,都自有官府,自有国法接盘,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管是钟老爷自己,还是下面的农人、矿工、镖师和伙计,都还能各找各妈。而在这万里之遥的珊瑚州,钟老爷就是官府,钟老爷就是国法,可他自己有心立得住,有本事立得稳么?

内心煎熬无比的钟上位,一面恩威相加,逼镶头跟他保持口径,咬定还有大矿脉在深处。一面继续推着矿工使劲朝深处挖,同时安抚好方武这一方的镖师,继续在大面上镇住人心,但他却已开始在作抽身而退的准备。

什么水泥轨道,别想了,本要下大工本建的总督府,暂时停了,将浮动栈桥改建为固定码头的工程也停了,本要容难上千矿工的矿场基建,也大幅缩减了规划,让砖瓦匠立起地基,再用帐篷和树木马虎应付。至于在珊瑚州定居的农人,他再没工夫去理会。

几天下来,矿工在矿洞里毫无收获,掘进的土层越来越潮湿,而钟上位的这些动作,也落在了有心人眼里。迟钝如徐福那样的农人都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其他人更是满肚子嘀咕不断。

“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蚱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多用点心,看好那些手脚不干净的家伙!你们嘴巴也闭紧点!别逼我拿自己人开刀!”

此时珊瑚州的管事人,除了钟上位这个大老板,下面就一个掌柜管内务,一个镶头管矿场,再就是管着镖师的方武。而镖师不仅手握武器,管束着二百多矿工,还不算是珊瑚州公司的人,因此方武俨然成了珊瑚州的二号人物。为了整个团体的未来,方武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配合钟上位稳定人心。

对几日辛勤却徒劳无获的矿工们来说,钟上位和镶头的话已不可信。珊瑚州铜矿没了的传言一波波地涌着,抱定发财之心而来的矿工们情绪已很不稳定,区区二百来人也分作几派,先是争执吵闹,再是打架斗殴,滋扰农人的情况又再度上演。

方武对这情况看得不深,但也知道若是矿工的人心崩掉,珊瑚州也就真的完蛋了,于是召集镖师们统一认识,全体动员,维护稳定。

散会后,镖师们也个个脸色阴沉,胡喜更嘀咕道:“还折腾什么?再挖几天还没动静,就准备散伙呗,等船来了,大家早回家早醒了梦。”

美梦破灭,胡喜当然万分沮丧,他本盘算着在这里苦三年,就能回江南置办家业,娶了早订终身的邻家姑娘。而后夫妻在家乡过着和乐美满的小日子,不求大富贵,只求小安康。

现在美梦要醒了,胡喜觉得方镖头的话再没什么意义,巡视时眼见矿工厮打,还有人偷拿矿上备着给预计要来的新矿工御寒用的棉衣棉被,他也懒得开口,他们这些镖师自己就先拿了……

八月六日,珊瑚州昼夜温差越来越大,夜里再没什么人声,人人都围着煤炉子取暖,却化不掉脸上的阴霾。原本用煤也是要花钱的,之前可没人这么可么浪费。这情形下再难维持什么账目来往,人人直接在库房取了,方武甚至钟上位都不好多说,免得坏了人心。

但钟上位和方武等人都还能齐心严严守住粮库,里面屯着各类粮食近千石,够珊瑚州这几百号人半年所食。其他人,包括矿工们,也都还没那个胆子哄抢粮库。大家都想着等船、回家,离开这个伤心地。

夜色已深,方武带着镖师,巡视完农庄后正准备回港口。上马的时候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吃多了撑的,这时候管这些农人干屁。

屁股刚落鞍,就听到庄外传来猪嚎狗吠声,格外的凄厉刺耳。方武暗骂,多半是矿工跑到这边来摸猪狗了,果然还是得管。

来到珊瑚州的不仅是人,还有不少畜牲。牛能耕地,羊能出绒,猪能吃,狗能看家撵小兽。眼下农庄有六头耕牛,三十来只羊,十多头还没长大的猪仔和四条狗。因为人的屋子都没搭全,畜牲全都集中在庄口处,围了栅栏,搭了草棚,隔成几区凑合养着。

方武和手下赶到时,已不止是畜牲叫,还有农人的叱骂声。天太黑,农人不敢贸然对上贼,但却堵住了贼的退路,正以嗓门和唾沫打击贼人的心气。

将马灯调得大亮,方武高高举灯,想看清贼人是谁,灯刚过头,前方几个模糊而古怪的身影轮廓就映入了眼帘。

“生番!”

方武的手下曾跟李顺深入陆地,见过土人,当即就惊呼出声。

方武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下意识地滚鞍下马,拔枪就射,然后才意识到,他们在营地里基本都是不装弹的。

“唧唧哈哈呼呼……”

土人像是也被吓住了,扯着怪嗓子高声嘶嚎,朝着围住他们的农人冲去,就要夺路而逃。如果方武能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也许能作出正确的反应,招呼农人别阻拦,或者是友善相对。

“妖魔!骑着怪兽,举着太阳的妖魔!大家快逃啊!”

土人的话大概是这个意思,他们从没见过骑着马的人,更没见过亮得灼眼的马灯。方武刚才的亮相,就如最凶猛的妖魔,可如果释放善意的话,就只是学着欧罗巴人,送上毫不值钱的玻璃珠子,妖魔也就能变作神明。

可惜……谁懂得南洲的番语?甚至他们都不知道,之前李顺遇到的那拨生番,跟眼前所见的这拨还不是一个部族的。

方武纯粹是以军人之心衡量眼前事态,见这波土人要逃,他高声喊道:“拦下他们,别放跑了一个!等他们招呼来同伴,咱们都要倒大霉!”

徐福此时也扛着锄头赶来了,方武的呼喊挑起了徐福和其他农人的恐惧之心,几十人一拥而上,将那几个土人放翻在地,锄头斧子没头没脑地砸下去,等方武给短铳装好弹药跑过来时,不花点力气,还真分辨不出那一堆残肢肉酱是四个还是五个生番。

徐福等人大喘着气,相互对视,一点也不觉得丧生在他们手下的生番倒霉,相反,他们觉得自己很倒霉。正指望着三年还贷,坐拥顷田,在海外异乡过上自己的小日子。现在矿场那边前景不明,已让人心散乱,现在又有生番打上门来了。

钟上位觉得更倒霉,就算亏本了,也只是亏银钱,可生番忽然从几百里外的陆地深处摸到了营地边,小命都开始受到威胁。

他有些撑不住了,两眼开始散焦,当方武铁青着脸,说最好下发火枪,推着农人防备生番时,他只是机械地点头。方武转身离去,钟上位忽然清醒过来,喊了一嗓子:“那火枪得让他们立下字据,算是赊卖的!一杆就是七八两银子呢!”

方武要武装农人的计划遭到抵制,反对者居然是农人自己,在农庄召开的大会上,就没几个农人愿意领枪。

火枪要钱是一项重要原因,徐王氏劝徐福的话更是大多数农人的心声,“咱们是来这里种田的,又不是来打仗的。让咱们拿了枪,就有借口要咱们去卖命。听人说,方镖头准备聚起人上山探查生番,到时出了什么事,谁给说法?那个钟老爷么?”

换在之前,徐福本还要跟媳妇争一番,说这关系大家的安危,大家都得出力。可这时候,农庄的农人跟矿场的矿工已起了不少冲突。矿工是艳羡农人过着自己的日子,憎恶他们一副置身事外的嘴脸。农人则对矿工偷鸡摸狗,调戏家人的行径深恶痛绝。想到此处,徐福也觉得份外不公,从了媳妇。

方武自是愤怒,但为了大局,依旧压住火气,分遣部下去农人家中作工作。

“为啥非要咱们卖命,矿场不是还有那么多壮丁吗?”

胡喜来到徐福家,徐福这么问着。

胡喜苦口婆心地道:“矿工?他们拿了枪,你们能放心?”

这是镖师的共识,跟没家没业的矿工们比起来,火枪在农人手里显然放心得多。

徐福不说话,缩在角落里的徐王氏忍不住道:“真要乱了,谁都不放心,跟火铳有什么关系?”

胡喜咬牙,心说好心被狗啃,而这妇人更是面目可憎,难怪圣贤说,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徐王氏说话,徐福顿时不言语了,见他懦弱得被媳妇压在头上,大事都做不了主,胡喜暗呸了一口,再不多说,回去缴命。

“咱们还是从矿工里挑人吧,这些农人就跟羊羔似的,火枪在他们手里也就是烧火棍,别指望他们。”

镖师们集体汇报时,胡喜的话引来了不少人赞同。农人不是真的懦弱,生番摸到了农庄,要夺畜牲,他们也能拼命护财。可要他们为整个珊瑚州拼命,那就别指望了,人家还有百亩田地要经营。

方武艰难地摇头,之所以找农人而不是矿工,就因为这些矿工又不是当年义勇军的战友,根本靠不住。现在矿脉绝了,未来断了,人心顿时乱了,作奸犯科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一旦他们火枪在手,立马能翻身当了珊瑚州的主人,靠他们这三十个镖师可压不住。

就算绝了镀金梦,方武还想着平平安安,清清白白回国,重新另寻门路,怎么也不愿在珊瑚州败了前程。

“也只是预防,既然行不通,就先这样吧,说不定王总司的船明日就到了……”

方武放弃了,而说到王总司的船,大家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期待,珊瑚州之行就如一场噩梦,梦醒了,就等着回家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