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零三章 南洲记:祸不单行

入夜,寒风渗骨,却浇不灭人们心中的热意。在徐福夫妇看来,珊瑚州的开始即便说不上完美,也是心满意足,早前他们担忧的种种情形都没有发生。

“口粮田全种番薯和苞米,边角凑一些土芋、莴苣和白菜。大田种麦子,听说磨好的麦子面百斤三钱银,咱们便是洒种,一亩地就得百斤麦子面,也能得三十两银子……”

“这一季的粮食,各类种子,分摊的耕牛钱,铁犁,锅碗瓢盆,衣服,油盐酱醋,帐篷,都是南洋民贷给的银子。咱们贷了五十两,年息一分三厘,三年后是七十两。三年能每亩地得百斤麦子面,咱们就能还掉民贷,可还是紧巴巴的,如果这时候就要孩子……”

徐王氏细细盘算着未来,她跟徐福在生孩子的事情上起了争执。幼年家中就失地沦为无产佃户,甚至还被扬州相马人看过,徐王氏对未来的打算格外保守。徐福现在就想要儿女,她却觉得最好是三年后再要。在江南被募后,就有郎中讲过关于避孕的简易法门,甚至还推销过套子,可不管是价钱,还是习惯,他们这些农人都还接受不了。

“要不我去矿上兼一份工?钟总司说咱们这些当地人兼工也算整的一份工钱……”

徐福却想得要死,他已经三十三岁了,原本在江南时还是老光混,娶到徐王氏也是拜移民珊瑚州所赐。招募的牙人说了,必须是身强体壮的夫妻才能去,同时享受诸多优惠,拿到贷款。而徐王氏这老姑娘本也因凑不齐嫁妆而一直跟着家人佃种为业,为了未来,本只是相识的男女就成了夫妻。

但这几月漂洋过海,夫妻情意却已浓了。对外徐王氏扮着乖顺媳妇,内里却是两人商量着未来之事。

听徐福说到矿场,徐王氏头摇得很坚决:“那钟老爷身上的味道,就跟之前我们家的佃主老爷一样,一个不当心,就要被他吃得骨头都不剩!怎么也不能沾到他的事。矿场那边少去凑合!就算帮手也得小心,别把自己搭进去了。咱们老老实实种田,总能种出咱们的家业。”

徐福不满地嘀咕道:“能在那矿场搭工,年底不定还能得一份花红。听方镖头说,这处同矿场可能大赚!”

徐王氏不解地道:“铜矿哪里都有,为什么跑到这天荒地老的地方挖,都还能有大利?”

再转了脸色,妇人训道:“怕就是老爷们说来哄大家的……”

这问题徐福回答不了,他只能灿灿道:“人家老爷们洒下大把银子,凑起这么多人手,总不是图着在咱们这些乡老坎身上赚到银子吧?”

之前徐王氏那账目其实已经算过多次了,之所以颠来倒去地算,还在争要不要儿女,都源于这账目太容易算清,以至于过惯了苦日子的夫妇都不敢相信,好日子就这么来了。

李顺的意外和陆地深处出没的土人,这事所生的恐惧还不足以扼了他们的信心,只好不停地究问珊瑚州的未来,以让自己诚惶诚恐,免得美梦破灭,消受不起。

十来里外,矿场的木屋,火盆里炭火烧着,夜哨值班的人倒没什么冷意。珊瑚州要用蒸汽机,自然也随船运来了煤,说来也是“关联经济”,拜珊瑚州所赐,东明州和崇州终于也能用上煤了。当初钟上位在靖海港,就曾为当地人劈了香木当柴烧的败家行径而愤怒不已。

胡喜也正问到珊瑚州的未来,说铜矿哪里都有,南洋到处都是,云贵更有大矿,为什么在这珊瑚州开铜矿还能得大利?

方武深沉地道:“这道理你们自是懂不了的,南洋是有铜矿,可都在陆地深处。靖海港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从那种烟瘴老林里挖矿,再运出来,那工价还不得高到天上去?云南和贵州确实有大矿,可你知道不?等咱们珊瑚州出了铜,运到黄埔港后的本钱,都比云贵低两成!”

“为什么?先不说人工,从云贵运铜到广州,一半路程都是陆路。可在珊瑚州,除了这十来里地,剩下的全是海路。炼好的铜从这里运到港口要费什么功夫?再上了船,就径直到了黄埔港卸货,多方便!别看万里海路,运费比云南的大矿少得多。”

胡喜听不太懂,就觉得很有道理,心气更是足了,笑道:“也就几位总司有眼光,有胆子,咱们才能跟着沾光啊。”

说到总司,两人就想到还卧床不起的李顺,心头微微黯然。听着外面的夜风,方武皱眉道:“这地方连夜猫子声都听不到,满是古怪禽兽的瓜噪。”

此时的夜晚,还是自然统治着珊瑚州,但白昼已被来自另一个半球的人类占据。

剧烈的轰鸣声回荡在这片大地上,山脚下的尘雾直冲天际。火药炸开了矿口,暴露在外的矿脉就成为矿场的第一批产出。

华夏以火药开矿的历史已有两百来年,而此时的英华更精于此道,火药便宜,还能克服人力所不能及的坚固岩脉,同时海外人力稀缺,更成了开矿的不二之选。

一手一块高品位的铜矿石,钟上位就如捧着两块金砖,放声大笑。矿工和镖师们,以及来这里看热闹的徐福等农人都笑出了声。十来里外码头处卧床的李顺听到了轰鸣,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从六月到七月,这一个月里,大家都是笑着忙乎过的。

挖掉了露出山脚的脉头,矿场朝山肚子里深入,而此时在矿场上已堆出数丈高的矿石,只因为人力不足,才冶炼出了两三万斤铜。

矿场黑烟缭绕,不仅有冶铜炉子,碾矿石的蒸汽机,还有砖窑凑着热闹。珊瑚州前景明朗,又有了煤,砖瓦匠也忙活起来,在矿场烧砖搭屋子。远处农庄正驱牛翻耕田地的农人,都看着远处的黑烟,心绪也在浮动不已。

包括徐福在内,都在盘算是不是用已经所剩无几的贷款额银买来砖瓦,自己搭屋子,老是睡帐篷,一点也没有家的感觉。

“下一船该买些水泥轨道,石碌那样的铁轨用不起,可交趾港口那种水泥轨道却能省不少人力。”

钟上位不仅在催促泥瓦匠尽快搭起仓库和“总督府”,还有心为矿场到港口的运输作长期盘算,这可有违钟老爷的秉性,他从来都是望着眼前利的。但想及有了水泥轨道,每年百万斤乃至更多的铜就能更快地离岸上船,运到国中变成银票,火热的前程也让他开始把这里当作了自己家乡一般经营。

恍惚间,钟上位有了时光倒流,回到广东韶州英德老家的感觉。可接着又一哆嗦,赶紧打量左右,没有赖一品,没有杨春,也不见刘婆子、关风生、田大由甚至还不是皇帝的李四,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散去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钟上位这笑容再持续了十来天,终于开始变得僵硬。

早已过了预定的时间,可王之彦还没回来,不得不让钟上位隐隐生出畏惧。大海无情,如果真是船翻人亡了,那该怎么办?不说个人之间的情谊,王之彦连着大人物梁博俦,他要是没了,珊瑚州的未来还真要出问题。而如果随船损失了大批人手和物资,那就是生意还没开张,就已亏掉了老本。

而李顺的情况也不妙,像是有败血症的迹象,郎中用尽了药物,还是没有起色。

时间就像是珊瑚州外海的海潮,满是希望的碧蓝中多出来一抹阴沉的黑褐色。

八月二日,这抹黑褐色又猛然添上猩红的一笔,将钟上位脸上的笑意尽数抹去。

矿井深入地下不过十丈,就遭遇了塌方,二十来名矿工被埋在深处。

“救人!救人——!”

钟上位扯着尖嗓子高声呼喊,这才让矿场众人如梦初醒。钟老爷当然得救人,这些矿工已经熟悉了矿脉,就是未来管理大批矿工的柱头,少掉一个都是肉痛啊。

当然,他心中更藏着隐忧,尽管镶头信誓旦旦地保证,塌方可能是矿脉骤然改了走向,但钟老爷熟悉矿业,知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所谓的“矿脉”,其实就这么多了……

不赶紧掘开塌方处,确认矿脉没断,他怎么能安心呢?

钟声急响,这是出了大事,紧急召集的讯号。港口是乱成一团,农庄里也人心浮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马车急驰而来,镖师胡喜招呼着农人:“矿上塌了,正需要人手,男人都去搭一把!”

正在给宅地挖沟的徐福二话不说,扛起锄头就要走,徐王氏却拉住了,使劲摇头:“万一出了什么事……”

徐福跺脚:“矿没了,咱们还能在这呆着么?”

除了少数人如徐王氏那般盘算,大多数人都跟徐福一个念头,赶着马车,甚至步行,都朝矿场奔去。

花了一天多功夫,终于掘通了塌方处,扶出来十个人,抬出来十二具尸体,那一刻,钟上位的脸色比死者的面孔都要青黑。

而当他带着镶嵌头,不计危险地深入矿道深处时,脸上的青黑几乎要如脓血一般绽裂而出。

矿脉……没了……,坚硬的矿石变作了层层沙土,这就是塌方的原因。

“还没断,是夹层矿,再挖下去也许还有矿脉。”

镶头不肯定地道,让钟上位已沉冷到底的心脏又拔了出来。

“总司,怎么样?”

方武也进来了,李顺卧床,他就实际代理了李顺的工作,对塌方这事的影响自然也看得更透,如果是矿脉断了,他们这滔天一赌可就彻底败了。

“这是夹层矿,再挖下去,后面……肯定还有大矿脉!”

钟上位呆了片刻,狰狞着脸,用绝不容置疑的语气吐出了这句话,“肯定”二字更是咬着槽牙,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大家的心气好像有些不对了……”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怕啥。”

回到农庄,徐福这么对媳妇说着,媳妇反而比他笃定得多。

“老李!?”

勉强镇定着精神,同时镇定着人心的钟上位也是这盘算,他赶到港口营地想找李顺商量,李顺却是高烧不止,已昏迷不醒,钟上位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钟总司,咱们都指着你了,你可不能倒啊……”

当钟上位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郎中扶着,嘴角和鼻孔边都是润润的,地上还有一小摊血,咦,自己吐血了?

再听清楚郎中这话,钟上位一口气又没顺上来,指着他?他又该指着谁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