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零一章 南洲记:徐福的新人生

踏上洁白而软细的沙滩,徐福忽然升起罪恶感,脚下的沙子太像盐了,七八年前在江南的时候,一家人怎么也吃不起那白白的细盐。

其实现在也吃不起……不然为什么自己甘愿离乡背井,到这么远的南洲来呢?听几位老爷说,这处叫什么珊瑚州的地方,在南洲都是偏远之地。

这辈子怕都是再回不去了吧,徐福这么想着,一股酸意猛然冲上面门。在他身后,正有不少人下了舢板,也都如他这般怔忪出神。

回头将媳妇从舢板上接下,感受着手掌里的温热血肉,看向也正泪意盈盈的妇人,酸意骤然消散了不少,徐福再想,只要能过上好日子,只要跟媳妇在一起,哪里不都是家?

“莫乱跑,小心些,谁知道岸上会有什么猛兽?”

李顺下了舢板,招呼着头一批上岸的人。珊瑚州可能有土人的事,只有他们这些公司高层知道,如果传开这消息,怕没有多少人愿意到这里来。

包括徐福夫妇在内的六十对农人夫妻,三十个佣兵,三十名劳工,外加找矿的镶头,建屋的泥瓦匠,防疫治病的郎中,管理物资的算手和字识,跟钟上位等人同船抵达珊瑚州的民人有二百六十一人。但这些人是有差别的,只有徐福这六十对农人夫妻才是真正的珊瑚州居民,其他人都是雇工,干几年就要回国。

徐福这帮人都是江南、福建、广东乃至湖广等地的无产佃户,尤以江南和湖广居多,他们签有海外移民契约,从现在开始,将置于珊瑚州殖民公司的管治之下。

以钟上位的求利之心,这些人就是累赘,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要。

可惜,这是殖民公司必须付出的成本,海外领地要成为殖民公司托管地,由此获得领地工商权,免缴矿产税,产物也免纳关税,仅仅只是支付特许费,那就得在当地有百名英华成年男子定居,同时至少设立乡院。

这是英华推动海外殖民的基本国策,因应此策,还定有附带法文,但凡国民移居海外,只要在国中没有产业,都必须享有保障其生存的必要土地,以一个成年男子,也即是“一丁”为基础标准。面积大小依据各地实际情况分别制定,南洲的定额是一顷,也即一百亩。

其实后一条不必国家规定,殖民公司自己都会当作招揽移民的基本条件。海外多的是土地,少的是人。

总结这一策,殖民公司想要自己包下一块托管地营运生利,就得让大概一百户人自己养活自己。这其实对大多数殖民公司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有一百户农人,就能有基本的粮食保证,在其他事务上也能提供必要的人手。

但对钟上位来说,他们是来开矿,不是来种田,粮食本就便宜,没必要自己种。珊瑚州公司还没一分利,就得背上养活一百户人的负担,着实亏本。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想,在珊瑚州养活了一百户国人,然后雇佣外籍劳工甚至用奴工就再无顾忌,钟上位也释然了,这只是必要的代价。

徐福这六十对夫妇是来打前站的,之后会看情况再增添人手,或是收手。在商言商,如果珊瑚州没有前途,钟上位等人自不会把此地搞成托管地,由此背上包袱,东明州的靖海港就是前例。

“这里气候好像有些干,怪不得总司们会运麦种来,种麦子、豆子,再加上番薯和苞米,养活自己一家两口人没问题。不,就算养活十口人都没问题,百亩地啊……”

打量着这块陌生土地上的草木,熟悉农事的徐福这么想着。他们这些移民享受着百亩田地的福利,而承担的义务只是上缴田物税,殖民公司的田物税很低,珊瑚州定的是实物的百分之一,几乎就是象征性的。

等到此地确立为托管地之后,居民经营工商业也要给公司纳税,不过那时建起了乡院,也能跟公司讨价还价。只是这事还不为徐福这种不熟悉英华国体的人所知所感,在他看来,公司也就是一个衙门,他们是向这个衙门交皇粮而已。

钟上位等人谋划的未来,跟徐福等人谋划的未来当然很不一致。尤其是当镶头照着地图,找到了铜矿位置,勘查出这是一个富矿后,钟上位眼睛都绿了。

大堡礁的瑰丽景色就像是上天的祝福,接下来的时日,钟上位等人幸福地忙碌个不停。

既然前景已经确认,那就得开始扎扎实实打基础。先是在合适的港湾处搭出浮动栈桥,充当临时的码头,从大船上转运物资上岸,再在码头附近寻找背风避潮的合适地点搭起临时房屋。离海岸两三里就有小河沟,淡水也不必愁。

李顺负责管理这些工程事务,在军中带过兵,这些事跟野外扎营也没太大区别。同时他还负责安防,周围环境以灌木和草原为主,点缀了稀疏的树林,暂时没什么猛兽。《钦定南洲地理志》也说了,南洲没什么虎狼,多的是袋兽和树熊,很多人在珍禽园里也都见过,因此安防压力也不大。唯一要警惕的,除了可能有的土人,就是草木中的蛇蝎,这自有随行的郎中叮嘱和救治。

钟上位忙的是开矿规划,包括人力预估,矿场规划,以及产出估算等等。王之彦之前虽浸淫商事,秀才底子却没丢,由他负责后勤内务,吃喝用住以及人心都安顿得妥帖无比。

老实说,他们这三人还真是黄金组合,各自都能独当一面,三人也本有默契,十来天之后,诸事已初见雏形。

“得买一台抽水机,再申购蒸汽机两台,一台运矿,一台碾矿。按一千矿工算,一年能冶铜百万斤,眼下一斤铜八钱银,这就是八十万两啊!”

“除开公司特许费、人工、摊销的机器本钱,还有煤钱、运费之类,我们起码能赚对半,四十万两!一年,这只是一年!”

钟上位算得额头生汗,两眼放光,王之彦和李顺也是心潮涌动,好家伙,一年能有四十万!再刨去一些杂费,四个股东瓜分,每人一年也能有个七八万。这矿产生意,真是厚利!

当然不是矿产生意厚利,而是殖民海外的事业厚利。这矿法理上是国家的,其实却是公司的,哪像国内开矿,还得向国家缴纳矿产税。另外,在海外招纳大量劳工这事,也不是一般人有本事办得到的,海外蛮荒之地,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风险也非一般人能承受。

“等等……是不是少算了什么?他们的开销……”

王之彦没忘了一类人,顺着他指去的方向,钟上位和李顺看到的是正兴高采烈地也盘算着未来的那些农人夫妇。

“他们现在缺很多东西,咱们就额外赊银子,让他们买牛建屋子,再用这些欠条逼他们进矿场搭手,用工钱还债,这样就能继续压低矿场的人工!”

钟上位张口就来,这可是他之前经营黑矿场的成熟套路。

话出口,另两人沉默,钟上位骤然醒悟,赶紧笑道:“没别的意思,这不也是帮他们尽快立起家业么?”

在对待民人的态度上,李顺和王之彦跟钟上位有很大差别,眼下这家伙吐出真心话,想用高利贷来绑住民人,压迫他们为公司服务,两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海外殖民法令有规定,殖民公司必须代理各家银行的海外贷款业务,为新移民提供一定限额的贷款,扶持移民立业,而钟上位的意思是引诱农人借更多的高利贷。

见两人以沉默表示反对,钟上位赶紧投降,历练这么多年,他也知道没必要在细节上跟搭档闹生分。

“钟老爷你啊,还是盯着大处,放开小处吧。”

李顺出身最低,对钟上位这种明明已是万贯家财,却依旧盯着农人血汗不放的思维很不理解。

钟上位低声嘀咕道:“大处就是小处聚来的嘛,一万两银子,是一万个一两银子……”

不知道自己已在钟老爷的魔爪下走过一遭,徐福夫妇依旧沉浸在无尽的喜悦中。

他们已经各自圈了自己的地,这地的土不仅有些干,也有些沙,放在国中就是贫瘠之田,可再贫瘠也是能种庄稼的,何况有百亩之多。实际上你要多占一些也没人管,可靠他们夫妇,就根本应付不过来百亩,别说更多的地。

矿场就在离海岸大概十来里远的山脚下,由这座大山的西缘向东南二十里就是一条大河。农人们的田园被划定在矿场和大河之间,这片区域都是浅林草地,开垦起来不费力。

王之彦帮农人们作了规划,大家的田都凑在一起,方便集体开荒和耕作。田地只设临时的田庄,农人们依旧聚居在一起,每人先在聚居处开垦一些田地,当作口粮果蔬田。

徐福等人最初反对,他们太想要自己的田了,恨不得枕在头下睡觉。让他们远离那百亩田聚居,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而从专业的角度来看,田地没人照顾,那怎么行?

王之彦笑道:“这里不是湖广,更不是江南,何须那般精心伺候?翻耕好了,直接洒种就可。除了巡视驱鸟兽,还需要作什么?”

众人都怔住,的确如此,田地有百亩之多,真要精心伺候,还伺候不过来呢。

再加上此时王之彦也透露说,不排除有土人,必须要聚居以保安全,徐福等人才勉强接受,都觉得海外求存的路子,跟在国中真是大大不同了。

帮着公司先把简陋的码头搭起来,接着再搭矿场设施,之后徐福等人就幸福地投入到营造屋舍的工作中,甚至还在工余跟着志同道合的农人,一同去烧荒辟地。

五月,南洲已近冬日,前期准备已经完毕,珊瑚州的一线三点都初现雏形。码头在东北,也是珊瑚州的“治所”,矿场在东南十里,农人村庄在西面十里,而之前的大海船也从帝力再运来了补充物资,足以让这两百多人过完一冬。

王之彦要随船回南洋去招募矿工,置办挖矿和冶炼机械器具,李顺和钟上位留守。对徐福来说,三位总司里,王总司是最和善可亲的,李总司也是好人,就是不怎么好说话,至于钟总司……

“真不明白,王总司李总司是怎么跟那胖子凑在一起的。”

徐福的看法也是所有农人的看法,都觉得那钟胖子格外狡诈,看他们的眼神总像是狐狸在看兔子。

“看来这时候只能种豆子,麦子和其他粮食都种不了。”

好在目前看来,钟总司做事还是大致守规矩的,而徐福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了南洲的天时上。尽管事前也被告知过,可临到头来,在国中本该是春夏时节,此处却像是进了深秋,作物的时节也不同了,就让徐福很有些茫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