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百章 南洲记:珊瑚般的前程

铁矿不值钱,铜矿才是大头,而此时英华对铜的需求,已从过去的钱币器皿转为机械、车船和枪炮,耗量猛增。跟煤比起来,铜矿收益更明显,而早年本就是搞黑矿场的钟上位又熟悉这一行,这也是他们选择珊瑚州的一个关键原因。

珊瑚州的确有铜矿,如今的探险公司都具备基本的矿产勘探技术,在这事上造假只会影响探险公司的信誉。但到底有多少,开采工本是低还是高,探险公司就不负责解答了。王李钟三人就趁在帝力中转的机会,跟熊麻子这种常年跟探险公司打交道的地头蛇打探更进一步的情报。

得了基本的消息,三人没作过多停留,委托熊麻子采购蔬菜瓜果淡水等给养后,就直接奔码头而去,正如钟上位所说,时间就是银子……

回码头的路上,吆喝声不断。

“闭眼识陆,星图满腹,百年领航世家传承,只要三十两!”

“三年二副经验,一月十块龙币,中意直接抓走!”

“控帆操舵样样懂,火枪大炮不稀松,不好酒肉只吃米,我是海上赵子龙!”

满是洋腔怪调的华语,用词却颇为文雅,显然都是应需而生。来往帝力的金主多是华商,用华人听得懂而且觉得雅的广告,自然效果更佳。

从这些一边吆喝一边伸手乞讨工作的洋人中挤过,上了踏板,始终捏着的腰间钱袋没被夺走,钟上位松了口气,回头吐了口唾沫,心说也就胆大猴急的才敢用你们洋人。

他们这珊瑚州公司自然非一般华商可比,靠着殖民公司的名头以及充裕的银子,早在鹰扬港就募足了华人船员。

能包下殖民事务的公司绝非寻常势力,这也不是光有银子就能办成的。殖民公司都必须向中书省申请特许状,背后的法理是替皇帝,也就是替英华一国拓土垦殖,因此资历、名望和地位就很重要。钟上位等人也是抱着梁博俦的大腿,才能注册殖民公司,单独揽下珊瑚州殖民业务。

跟钟上位等人情况类似的还有工商系的安家、沈家,以及海军系的蓝家、林家,郑家,乃至军界大佬萧胜一系的施家等等。这倒不是说殖民事务都是家族生意,而只是以这些人为旗帜,殖民事务千头万绪,利益来往复杂,再非传统家族所能独立经营之业。

一般人更多从事探险、船运等行当,也就是为殖民公司打下手,承担不起太高人工,只好招募当地海员,其中自然多是老外。不管是沟通成本,还是管理风险,都比自家华人高得多。

原本还有洋人锲而不舍地追着钟上位等人,可见几人上了这艘足有千吨大小的海船,都知再无希望,只好悻悻而退。

这艘大海船是租来的,八年船龄,两千料,最快时能跑十三四节。原本王之彦还想租国中新出的追风船,可钟上位觉得价钱太肉痛没同意,现在还真有些后悔。

珊瑚州公司也有自己的海船,但没这么大,毕竟这样一艘大海船,一年能营运出十数万两银子的生意,只给殖民公司运输补给,太不经济。经营船运又是另外一个领域,钟上位等人都没经验,也无心参与。这次是因为要运输先期物资人员,才不得不租大船。

在帝力补给完毕,从熊麻子那了解来的情况也证明仙洲公司给的资料不算太离谱,钟上位等人一路东行,七天后就到了东明州的靖海港,这是萧胜和施家合办的东明州殖民公司所在地,三人决定在此多呆呆,学学人家的经验。

靖海港实际就是李肆前世的莫尔兹比港,要到1873年才会由不列颠人发现和占据。可在这个时空,英华迎来大航海时代,这地方自然不可能逃过探险家的法眼。

土墙包裹着大片歪七竖八的木屋,墙外能见到千亩以上的田地,而墙内的“城池”中心,立着一座大号的高脚木屋,木屋前的旗杆顶端飘扬着火红双身团龙旗,这便是可怜巴巴的总督府。

三人面面相觑,眼前这番简陋的景象很让他们意外,施家经营东明州也有六七年了,为何这般衰落?

“苦啊,这里草密树高,河流纵横,很难深入内陆。前几年辛苦开出一片香料园,香料却早已不怎么值钱了,不管是洋人还是国中,都很难卖得出去。之后准备改种橡胶树,可吕宋、扶南和勃泥一带又都大起橡胶树,司董们不愿重蹈覆辙。”

“现在?现在只能靠港吃港了,朝更东更南面去的探险船每月能来两三条,修船桅补船帆也能赚一些银子。开出来的地都种了麻、稻米和果蔬,麻用来织帆布,稻米和果蔬就自己吃,顺带卖给靠港的船。现在港里有两百来户,七八百人,谈不上赚钱,也就凑合着能过。”

“以后?以后还得靠三位总司啊,珊瑚州能兴旺起来,我们东明州也就有希望了。”

东明州总督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还招呼来靖海港的主簿等官员一同陪谈。说到靖海港,他们就满腹感慨,而说到珊瑚州,又是满怀期待。

这是很自然的,东明州现在没什么产出,几乎就是靠“服务业”为生。而作为通往珊瑚州的必经要道,珊瑚州发达了,东明州自然也能跟着沾光。

听总督和官员们的意思,更多是为靖海港自身谋利,甚至还希望当地居民越多越好,这思路王之彦等人很不理解。

钟上位说得直接:“只是凑合着能过,又何须蹲在这种地方?就该再多找找有什么产物。咱们远航万里,为的是发财!就像买股票一样,你们啊,眼下就等于是被套牢了,应该考虑割肉……”

钟上位这话是殖民公司上层人物的共识,他们在万里海外置办产业,为的可不是养活人口,而是要发财。殖民公司满地开花,目的就是寻找可以在国中大卖的商货。

前些年大家的心思更直接,那就是当地的特产,包括金银铜等矿产,以及药物、宝石、香料等等贵重物。而十来年运作下来,大家也都看得稍微远了一些,开始置办稍微长期一些的产业,比如香料、橡胶或者红木香木等种植园,借南洋的气候和水土得利。

像靖海港这种情况绝非殖民公司所愿,根本就是失败的例证。没有出产,这里便是养活了万人,对殖民公司也没有大利。

被钟上位直接劝着卖掉领地,总督和众官员都苦笑不已,他们在靖海港呆得太久,在殖民公司的利益和靖海港的利益之间,他们更多偏向了后者。而且在他们看来,托管地的工商税权是殖民公司的,一地越兴旺,殖民公司的利益越大。

这是一桩长线投资,并且符合当地利益,其实也是皇帝和朝廷所定殖民政策的长远谋算。但对钟上位等人来说,却不是他们殖民珊瑚州的目的。工商税权听起来很光鲜诱人,可在万里之外的荒野之地从头垦荒,恐怕要下百年功夫。如果在当地找不到特产,就不值得再折腾了。

总督和官员们都是下面办事的人,跟钟上位这种投资决策人的视野和思路自然凑不到一起,于是双方转开话题,谈论起殖民细节来。

总督叹道:“靖海港气候类于岭南,多生珍稀花木,如果能再多一些人口,办起花木业,也能有不少利。可惜陆上深处还有卷毛生番,这几年有过几次大的冲突,移民死伤不少,吓住了他人……”

正说到这,呜呜的牛角号声响起,本地的乡尉冲进来喊道:“生番又来了!正在攻城外农庄!”

总督等人大惊,钟上位赶紧朝李顺打眼色,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咱们赶紧的……

李顺起身拱手道:“主有难,客人自要帮一把。我们随行有三十人能战,不少都是老兵,枪炮俱全。”

王之彦赶紧遮住正作呕血状的钟上位,也附议搭手,总督和官员们千恩万谢地再拜。

“咦?不是钟老爷你让我挺身而出的么?”

趁着调度人马的功夫,钟上位扯住李顺,正要教育他,却被李顺一句话塞回了肚子里。再见李顺嘿嘿怪笑,钟上位赶紧转了口风:“我就是提醒你小心些……”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来犯的生番有百来人,持梭标吹箭和简陋的小弓,箭头还是石头磨出来的,在上百杆线膛枪面前就是活靶子,没能逃出去几个。

“珊瑚州说不定也有土人,这该是最大的麻烦。”

钟上位脸色很不好看,尽管很顺利就消灭了生番,可拔不了这些人的根,而且生番总是抽冷子袭击,移民免不了死伤。

王之彦却道:“珊瑚州那里草木没这么繁茂,有土人的话也能寻到他们的巢穴,连根拔起。”

钟上位两眼一亮:“别全杀了,他们可是上好的矿工……”

李顺跟王之彦对视而笑,他们已很清楚该怎么安抚乃至鼓励这位胆小如鼠,求利之心却无比炽热的老朋友。

结束了靖海港的拜访,钟上位等人再度启程,船朝南而行。

钟上位在帝力勉强振作了一些心气,在靖海港被当地现状拉下来一截,接下来的几天又猛然跌到最低谷。

之前顺风顺水的航程不再有,老天爷似乎不愿钟老爷就这么轻巧地达到目的地,给他和同伴们招来了一场风暴。幸好从仙洲公司那得来了附近的海岸水文资料,可以行到靠近陆地的海湾里避风。

风暴过后又遇上一桩麻烦,珊瑚州北面的礁盘太多,仙洲公司的航路资料也没详细到纤毫必现的地步,同时领航员经验不足,几度都差点让船触礁。最危险的时候,船肚子都擦着礁盘喀剌剌作响。那一刻,钟上位扯着王李两人,大喊道咱们还是回去吧……

磨难结束后,船行到一处海面,眼前猛然现出一片瑰丽的世界。翠绿的礁盘,洁白的沙滩,被碧蓝的海水裹着,无边无尽地伸展开。

珊瑚州……果然是珊瑚的世界。

这一刻,众人如痴如醉,心胸中都荡着一种能眼见此景,此行也已值了的满足。

“一株珊瑚树在广州至少能卖十两银子,这里能采多少?十万株都不止吧!这根本不是珊瑚,是银子铺在了大海上啊!”

钟上位也是两眼发直,他两臂大展,嘴角流诞,一副恨不得把这无数里珊瑚礁全搂在怀里的痴状。

“珊瑚州,我来了!”

之前的沮丧消沉一扫而空,此时的钟上位就觉未来如珊瑚般灿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