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七十七章 朝鲜风云:好一个李,祸福全在你

“陛下,那她们……”

李肆扯来朝鲜舆图,捏着下巴沉思,刘松定心神松弛,犹不知死地再问了一句。

“再不滚就交给你养着!”

李肆从牙缝里蹦出这么一句,汉堂松三字辈都是李肆一手带大的,另有明字辈如今也该年满二十,即将奔赴各业,李肆待他们更多如待子侄,骂起来自然不留情面。

刘松定脸肉都快抽筋了,赶紧啪地一个踏步军礼,再大步流星,倒退出门,转身的时候,背上衣衫显出一道明显的汗渍。

刘松定跑了,李香玉又战战兢兢凑上来了,“陛下,那对姐妹……”

李肆还想骂人,可听到那惶然无依的哭声,心火也终于熄了。

“去找你师父安排,好好待着,但不能留在宫中。”

这处置让李香玉有些意外,她还以为李肆会“吃”了和顺翁主呢,宝音娘娘不就是这么进了后园的么?那还是抢的,这可是朝鲜国王奉上来的呢。

“别满脑瓜子龌龊!我是那种人吗?”

见李香玉撅嘴蹙眉,很不解的模样,李肆的怒气又翻腾起来。李香玉乖乖屈膝万福,退下去安排那对姐妹,心中却道,分明是皇帝大叔你龌龊,手下人才有样学样,到处帮你抢女人……

本以为消停了,中廷通政使李灿又来添乱了,“官家,两院的谏议案还等着回。”

李肆手里一个哆嗦,差点把舆图撕烂。

“深呼吸、别动气,想想龙头山,你可不想老来去那里待着……”

低低念叨着萧拂眉的叮嘱,李肆几乎要猛跳的眉头终于松弛下来。

龙头山是个登山野游的好去处,就在黄埔东南,山的东面是黄埔医学院和国医院,靠山处立着一栋栋小楼,隐在高冠大木和红花绿草中,再被晚春活跃的鸟禽鸣叫裹住,不必针药,人的精气神都要好上三分。

这处被称为“宁宜居”的场所也就是疗养院,小楼星罗棋布,楼间还有花园绿地,将这些屋舍连成一体。

一处花园里,一圈小车绕着,小车上坐着的人都一身淡青褂子,闲闲地侃着大山。

“当时我离那堆硫磺不到两丈远,陆鬼子尖声惊叫的时候,我才闻到味道,暗道不好,抱着脑袋就朝前一扑,还没忘了收紧两腿,这可是关键。伤了腿没什么,要伤了根子,那可就大大地蚀本了。”

“结果就是这样,没怎么炸,烧得厉害,连裤子带腿毛都燎没了,脚板更是烧烂了大半皮,去去!就你关心咱家吊毛,我老张才不喜你这类货色……”

一人喷得唾沫乱飞,周围一圈人都呵呵笑了出声,其中两人的笑声特别突兀,一个是桀桀如猫头鹰,一个是嘿嘿如寒谷冷风,其他人该已习惯了,都没怎么在意。

“那个什么底火,就这么弄出来了?”

那桀桀笑着的大个子问,此人四十出头,身材高大,没坐在车上,而是推着一辆小车,车上之人正是那个嘿嘿笑的半老头子。两人不仅笑声出众,脑袋上都还戴着一顶瓜皮帽,在这群裹幞头戴乌纱的人里鹤立鸡群。

那老张摇头:“哪能那么容易?不过这一烧还是有好处的,咱们罗浮已能定论,硫磺这路子不对,还只能在银汞上作文章。陆鬼子再百般不愿,也得交卸了组头,乖乖跟着我老张干。”

“硫物都这么不稳,银汞岂不是更没指望?”

一个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众人都讶异地转头看去。

“黄机关,你怎么跟鬼似的,悄无声息就蹦了出来?咦……你这车子有古怪!”

老张说出了众人心声,他们这是在草地上,小车都还是铁木轮子,转起来老远就能听到。

坐车上的瓜皮帽板着冷脸,眯眼捻须,一口京腔再纯正不过:“轮子有古怪,难不成是皮子垫了棉花?”

一辆小车挤入圈子,车轮套了一圈褐黄物事,就是这古怪东西,不仅让轮子转起来声响小了许多,推着车子的医工也面带轻松,不像其他医工那般费劲。

车上的中年人嘿嘿笑道:“琼州的橡树出胶了,我们机械局拿来制阀垫,我用在轮子上,行车就如行舟,畅活十倍啊。”

“凭什么让你黄机关独占,咱们的车子也得加这东西!”

“橡树的树胶?那该是我们罗浮先拿去琢磨的东西,怎么被你们东莞机械局给拐走了?不行,得找田知事告状!”

“小黄啊,这玩意也能用在船上吧?不给咱们黄埔船厂,当心你的高压蒸汽机再炸了哦。”

众人义愤填膺地讨伐着,听他们言语,竟是来自东莞机械制造局、罗浮山化学研究院和黄埔造船厂的要人。这些部门经常出意外事故,伤者在这龙头山宁宜居里从没绝过。

闹了一阵,医工送上来一叠新到的报纸,粗粗一看,众人又激动了。

“西院这帮王八羔子,还想在国内种罂粟,良心都让狗吃了!”

“东院也都是居心不良之辈,居然敢趁火打劫,找皇帝讨法权!?”

“年羹尧胃口这么大,想吃了整个朝鲜?早知他是这货色,当日在江南就该作了他!”

“这时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又乱成这样?”

大家纷纷议论着,可这帮人都是理工科,不怎么吃得透报纸上的消息。

有人看向冷面京腔瓜皮帽:“老尹,你懂时政,来给大家说说呗。”

两个瓜皮帽正对视着,神色很是别扭,似乎在极力压着欢快的笑意。被众人盯上,赶紧正了脸色。

冷面瓜皮帽道:“哎呀,皇帝此番怕是要头痛了……”

“年羹尧入朝鲜,是想窃权藏势,自外于南北,另造一个格局。朝鲜不过是他的助力。朝鲜虽小,也有大才,能看出这根底。那李光佐跟年羹尧志同道合,也想借机扶朝鲜自立,如昔日大越那般,自为中华。”

“年羹尧和李光佐是否能如愿呢?关键还是北面大清的态度。若大清主政之人还清醒的话,定会乐见其成,甚至还要帮一把?为何?年羹尧怎么也不可能夺大清帝位,南北之间本就无他立足之地,放他去掌住朝鲜,反而能立一面屏藩。牵动南……本朝之力。所以,年李所谋,定能成功!”

“本朝?是啊,本朝当然不会坐视。朝鲜是华夏藩属,圣道既以华夏正朔自居,自不敢坐视不理,否则就失了人心大义。我看啊,圣道早就在朝鲜下了钉子,伺机而动。北洋水师……哦,舰队反应那么快,肯定是得了圣道密谕。说不定那朝鲜国王,已经献质入国了,当然,多半是被迫的。”

“可年羹尧插手之势太烈,圣道行事太恣意,搞出两桩事来,绊着他向朝鲜伸手,我看呢,圣道在朝鲜是打又打不得,入也不得其门。而且还是想打也有心无力,处处被动。”

“一就是鸦片,之前那范四海把鸦片倾入朝鲜,朝鲜有识之士,以范四海代这一国,莫不视英为寇仇。即便朝鲜国王有心联英,也被这层民心阻着。不在官面上对鸦片之事有个交代,大军入了朝鲜,怕要把大半人赶到北面李光佐那。尽管那人是逆臣,却是逆君卫道,自能得朝鲜民心。”

“其二呢,更麻烦。想必大家都没注意到,西域之事虽无全貌,但零碎细节拼起来,我已看出圣道的西域之策。安西都督那边跟喀尔喀蒙古未有大战,兵锋止于兰州,并不是畏难不进活着粮草不济。最近国中泥石砖瓦业几家公司得了大单,股票大幅上扬,我看就跟西域有关。安西都督多半提出了稳步向北,修路架桥,百里设堡的方略,要自兰州一路向北,重建北庭。这个方略若被圣道全盘允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十数年里,国策都以西域北庭为主,每年军资开销也必须要以此为重!”

“就算还有余力,安南之事还悬着,不管是并还是维持现状,都要耗费巨万银两。加之江南还亏着钱粮,此时真要兴兵朝鲜,我看啊,几乎就要应了穷兵黩武一语。”

这冷面瓜皮帽目光犀利,一下就分析透了年羹尧、朝鲜叛臣李光佐、朝鲜国王李昑以及英华这四方的处境,将朝鲜局势明明白白摆在眼前。而他对圣道皇帝颇为不尊的语气,以及极力贬低英华的说辞,众人似乎已经习惯了,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老尹啊,你就该找家报纸说说这些话,让国人都冷静冷静……”

黄机关,也就是发明蒸汽机的黄卓皱眉叹道,他对这番话是这么理解的,让那冷面瓜皮帽额头微微暴出青筋。

还有人不服道:“仿南洋旧例,以公司组民军入朝鲜就行啊,就像当年在江南龙门,行营一纸公文,就聚拢一支强军!”

冷面瓜皮帽车子后的大个子瓜皮帽嗤笑道:“所以江南才乱成那般模样!到现在还不得不军管。真要纵民军入朝鲜,烧杀掠虐,坏事都要干绝!不把朝鲜人杀绝,自此朝鲜就是南……南面的死敌!别瞧我?那范四海不就不把朝鲜人当人,径直卖鸦片害人掠利么?”

说到鸦片,众人话题转向两院。报上写得明白,西院叫喊鸦片无罪,贸易自由,东院叫喊伤天害理,必须严管,这又是一桩纷争。

听众人也在争到底该不该禁鸦片,冷面老尹不屑地摇头训着众人:“你们啊,太肤浅!鸦片不够是个由头,工商想得利,士人想夺权,两面都是借题发挥而已。圣道怕也是焦头烂额,不知该怎么按平两端吧,呵呵……”

说到后来,似乎圣道皇帝的愁苦模样就在眼前,那冷面老尹忍不住低笑出声。

还在说个不休,监护他们的医嫂出现了,巴掌一拍:“诸位道爷老爷们,休息时间到了,各回各处吃下午茶吧。”

医工们推着小车散了,众人纷纷嘟囔着这日子过得生不如死,就跟囚徒差不多,可脸上却不见一丝哀怨。

“这帮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浑不知我才是真正的囚徒。”

离得他人远了,那冷脸京腔瓜皮帽幽幽叹道。

“主子莫介怀,咱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活着,活得比那家伙还长,见得他起高楼,见得他楼塌了,现在不就有这迹象了么?两院纷争,看李肆小儿这一国就此列作两瓣……”

大个子在背后推着车,走路还一瘸一拐。说这话时,下意识地回头看看,还怕两个押后监视的“医工”听到。

老尹的笑容却渐渐淡了:“两院相争,李肆是要头痛的。可只要他不是傻子,就该知道让两院面对面地争,自己坐山观虎斗。这两院的格局……妙啊,虽限了他皇帝之权,却就此能握大义,能卸责于外,国中再乱,他手里还有足足的牌。”

他话语深沉,满含无尽的悲哀:“我们看了这两年,其实都明白了。这南蛮国体已固,怎么也难自己塌掉。别看他一国内争不止,却总有泻祸于外的路子。斗得调和不了,这一国就兴兵他国,夺外人之利来平内争。范四海引鸦片入朝鲜,我觉得,不定还是那李肆心知鸦片之害,故意促成此事。”

车子进了一座独门小院,院门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尹真”一名。周围有一队黑衣警差守着,还真是个大人物。

停车后,大个子抱起“尹真”,他还在缓缓摇头道:“这一国真要分崩,那也得周边再无能食之国……”

进了门厅,两人迎上,大个子和尹真都呆住了。

“叩见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两人恍惚了片刻,弹着并不存在的马蹄袖,跪伏在地,蓬蓬磕头。

“见得万岁龙体渐复,臣心那个欢喜啊……”

“万岁身子正好,奴才就放心了。”

两人一边磕头一边哭诉,大个子失声道:“李绂!李煦!”

“别磕啦……徒让外面的小子们笑话,我再不是什么万岁。”

“尹真”自然就是“胤禛”,在龙头山疗养,受多方名医诊治,靠着针灸推拿和良药,原本颈椎以下的瘫痪,居然已降到了胸口以下。除了行动还得靠李卫扶持外,自己已能进食和读书写字。

“李卫、李绂、李煦……我这辈子,成也李,败也李,都被你们李家人给包圆了。”

这三人都姓李,胤禛生起无限感慨。

朝鲜汉城景德宫,一个少年惊慌地道:“这、这是篡位啊,我怎能受这位置!?”

“商原君,你也是李家人,怎么就不能坐这位置?”

一人在下首阴恻恻地道,正是朝鲜领议政李光佐。

“你不坐,难道还要我这个李来坐么?”

李光佐再一句话砸出,商原君呆了片刻,身躯颓然无力地落在了王座上。

“先就王位,待时机成熟,再就帝位。”

李光佐的话如腊月寒风,刮得少年身躯蜷成一团。

“时机?什么时机?”

“朝鲜只有一李,可现在,南北都各有一李。”

少年问话时就已知道答案,再由李光佐确认,痛苦地闭眼流泪,他不清楚那一李的未来,但已清楚自己这一李的下场。

圣道十二年五月四日,大清朝鲜事务大臣参赞左未生在汉城宣诏,称前任国王李昑纵容鸦片入国,毒害苍生,已失君德。大清扶商原君李晽即位,重定朝鲜王政。

五月十日,李昑率一班文武在光州颁布讨年檄文,宣称年羹尧矫诏,祸乱朝鲜,商原君乃伪王,天下人共讨之。为匡扶大义,朝鲜将遣使分往大清和英华。去大清的一路是求大清主持公道,惩治年更要,去英华的一路则是处理鸦片事务,李昑宣称,只有他才有资格代表朝鲜,与大清和英华接触。

时势之潮滚滚而下,浪头之猛,已由不得任何一方再稳坐钓鱼台,各守之前的国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