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七十三章 朝鲜风云:血雨腥风又一村

釜山海面,碎木浮海,烟云遮天,三月十六日的“第二次釜山海战”,战况之烈,远胜“第一次釜山海战”。

探知来的依然是武装商船队,而且数目跟上次差不多,不管是领着山东水师的年斌,还是领着朝鲜水师的李泰参,都觉得还能重演一次辉煌的胜利。只是出于必要的遮掩,年斌的船队依然如第一次釜山海战那般,没再升满清水师旗,而只是专属于他年斌的朝鲜三道水师副统制使将旗。

可双方在釜山外海初一接触,年斌就暗叫不妙,范四海的船队竟然大半都是软帆船……

年斌在江南被英华北洋舰队收拾过,那时他领江南水师去接应锡保的西山大营满军营,脑子里深深刻下了“但凡软帆,必不能与之而战”的印象。

看看李泰参的船队撒丫子直冲而上,年斌招呼自己的战船降帆转舵,似乎作势扑向敌军船队侧面,实际已开始准备转圈而退。

“李——”

朝鲜三道水师统制使的坐舟上,李泰参挺立在将台,拔剑高呼。

“舜——臣——!”

部下们回应以热烈的欢呼,三十来艘四百到八百料的战船散作梅花状,直扑列作两列,呈纵队呆呆突进的敌军船队。

就平均素质而言,朝鲜水师不弱于满清水师,壬辰倭乱的海战经验很足。形虽有差,可群战的梅花战阵原则却很明白。

李泰参还很遗憾,范四海这海寇卷土重来的时间太快,正在赶造的龟船还远未完工。驾着龟船,撞入敌阵,一条条敌船沉入海底,他李泰参将成为货真价实的李舜臣第二。

心中暖意荡漾,部下来报友方年斌船队动向有异,他都懒得理会。也没办法理会,年斌名义上是副使,却根本不听从他调遣,如果不是不熟悉海情,自己多半还要受年斌调遣。谁让领议政大人,他的族弟李光佐要借力年羹尧呢,对付这些海寇,其实靠朝鲜人自己就足够了。

咚咚的猛烈炮声驱散了李泰参的暖意,而当先头战船被远远粗于上一次海战的水柱包裹时,心口更嗖嗖冒起寒意。

对朝鲜水师来说,第一次海战时就已见识了英华火炮的威力,靠着日本人叛变得胜,心中还都道了一声侥幸。近到百丈就要挨炮,这种经验,对他们来说还很陌生。还好,仅仅只是百丈,而且准头还很差。

可现在为什么一百多丈外就开炮了?还这么准?水柱这么粗,火炮好像比上次猛得多?

以李泰参为首的朝鲜水师当然不清楚,上次范四海的船队多是跑货的正经商船,炮手基本都是临时工。而这一次可不一样了,有大量十二斤炮,炮手更是两洋舰队的专业人士。

范四海的船队如一根又粗又直的棒子,野蛮地捅入朝鲜水师的船阵,鱼贯而入的战船船舷井然有序地喷吐着焰火,将一百丈到两百丈之间的朝鲜战船轰得船桅倾倒,船板崩裂。自半空向下看去,原本汇作大片战阵的清鲜联合水师,被这一捅,很快就裂作两团小阵,恰似正撕裂而飞的男根双丸。

一丸正转舵朝战场外驶去,那是见机不妙,当机立断的年斌船队,李泰参视野已被炮烟和水柱遮蔽,不仅没看到年斌的动向,连周围的战船都已看不清。

“冲上去!”

他挥着长剑,驱策坐舟扑向最近的一艘海鳌舰,船头的老式千斤红衣炮发出了又脆又空的响声,在对方战船的船板上制造出一片明显的裂纹,炮弹无力地在水面砸起一朵浪花。

接着十多门火炮轰鸣,像是一片洁白昙花猛然绽放,李泰参的视野立即被雨点般的碎木杂物遮蔽,似乎还有冰寒的罡风自他身侧掠过。

船身剧震,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将台栏杆,一手摸了个空,不,是想摸却空了手,摔在甲板上,见自己左臂已只剩上臂光秃秃一小截,白骨都露在空气里,血水嗤嗤喷着,李泰参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嚎叫。

坐舟甲板上的建筑被这一轮炮铲掉了大半,还活着的朝鲜官兵也正抱头尖叫。

“真他妈解气……”

福华公司船队旗舰炮甲板上,范六溪畅快地吐了口气。

“真他妈没劲,硬帆船留下!”

舵台上的罗五桂放下望远镜,就觉份外不爽,这仇人一点也没职业精神,多抵抗一下,好歹多叫叫啊。战列线仅仅一次通场,轰烂了七八条船,朝鲜人就不济了,山东水师更是还没开战,拔腿就溜。

朝鲜人还是其次,范四海和罗五桂等人第一恨日本人,第二恨年斌。日本人已有安排,朝鲜人太过羸弱,所有怒火,都汇聚到了年斌身上。

“其他船,追!”

罗五桂一声令下,软帆战舰转出战列线,朝着远处的年斌水师追击而去。

大青头怎么跑得过海鲤舰,不多时,年斌水师就被缀上了,不得不一次次施展金蝉脱壳计,年斌堪堪摆脱追击,抢滩上岸,仓皇奔入内陆深处。

“肯定是南蛮水师!冒充商船,入侵他国,混蛋、无赖、骗子……”

年斌恨声抱怨着,心中泛起片片冰碴,完了,朝鲜鸦片总商的美梦完了。

部下安慰道:“大公子,朝鲜抢不到,北面却能卖啊。”

身心都已成落汤鸡的年斌一愣,下意识就要摇头,卖到山东直隶?父亲是绝不允的。可接着他再细品,眼中渐渐升起光亮。

就算一斤只挣一两银子,这也是何等丰厚之利啊,父亲正头痛山东贫瘠,钱粮不足呢,只要不在山东生害,卖到直隶,那可比朝鲜得利大得多。

另有部下道:“别想了,咱们又没福寿膏。”

年斌沉声道:“闭嘴!这等事体,是尔等可以随便议论的!?”

喝住了部下,年斌心中却道,没福寿膏又怎么了?日本人能卖!日本人靠不住,自己就不能在朝鲜种,在山东种?北方本就有种罂粟的,只要搞来熬制方子,哼哼……

船队几乎丢了个干净,可思路这么一通,年斌再无半分沮丧,血火的战场他打不过范四海,鸦片却是另外一个战场。至于父亲关于朝鲜的交代,自己虽然倒霉了,可朝鲜水师完蛋,李光佐一并倒霉,反而是绝佳机会,就看在汉城的左未生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三道水师覆灭!?李泰参失臂,退守釜山,海寇正一处处清理沿海炮台!?”

景德宫,李昑第一次在李光佐面前显露真情,震惊、恐惧、愤怒,各种情绪裹在一起,全都抹在了脸上。而逼视李光佐的目光更如钢刀,似乎要将李光佐劈成两截。

他之所以甘愿受李光佐扶持,甚至容忍年羹尧水师入朝鲜海域,就是存着摆脱大清,自立为帝的雄心。为此要冒的风险,他都有所预料。

可没想到,先是鸦片入朝鲜,再是英华“海寇”入乱。第一次是打跑了,现在卷土重来,把三道水师一扫而空!战船毁损三十艘,官兵死伤两千,被俘数百,三道水师统制使李泰参重伤。

“海寇”还通过释放回来的俘虏称,不久后就有英华天使到朝鲜来问罪,追究朝鲜勾结年羹尧劫掠商人财货的罪行,这个消息让李昑百味杂陈。他本是盼着英华使者来的,却绝不是这个时候,绝不是如此来意。

他本下意识就怒英华欺人太甚,天朝上国,竟容商人卖鸦片入朝鲜!可接着又觉得这定不是英华的错,不是圣道皇帝之意。都是李光佐的错,这些事,都是李光佐上台后才出现的……

“领议政,如今要怎么办?”

李昑恨透了李光佐,语带讽刺地问。你去全罗道时,不是说禁鸦片手到擒来么?你举荐族兄当三道水师统制使,不是说乃李舜臣第二,绝不容海寇侵掠么?你引年羹尧水师入境,不是说绝无后患么?你许下的事,到底办成了几桩?

李光佐在顺天挨了一炸,伤到了肺腑,身体很虚弱,嗓音显得无比空寂:“只是海寇作乱,上不了岸,大王勿虑。”

砰的一声,李昑砸了小案,挺身而起:“勿虑!?天使来了,你要怎么办?我朝鲜要怎么交代!?你说啊!”

一时心切,李昑直接唤出了“天使”二字,李光佐眉头一挑而散,再低头作请罪状。

训了李光佐一顿,李昑没掌住政务,只能由李光佐自己去安排对策。

回到寝殿,李昑就觉度日如年,想有所动,满朝都已被李光佐控制,不敢轻信他人,暗中招来黄远,着他在外面打探李光佐的行止。

第二天,黄远回报道:“大王,李光佐昨日出宫后,就直奔商原君住处去。”

李昑抽了口凉气,商原君是他六弟延龄君李昍的养子,今年十七岁,从法理上讲,如果他死了,商原君继位的可能性最大,这李光佐想干什么?

“以小臣愚见,李光佐狼心贼子,又有年羹尧撑腰,已箭在弦上,大王若不出手,可要追悔莫及!”

黄远涕泪横流,自李光佐任领议政后,大肆诛杀老论派政敌,黄远这个没落的勋旧派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李昑无力地道:“他、他怎么敢?他怎么会?”

黄远道:“李光佐心中只有朝鲜帝业,至于皇帝是哪位,他怎么会在乎!?”

李昑呼吸急促,脑子转了好几圈,忽然有所醒悟。

李光佐多半已搞明白自己的立场,害怕自己跟英华相连,坏了称帝大业。朝鲜不管是继续效忠大清,还是转投英华,都不可能摆脱藩属地位,只有靠年羹尧才能自主。

原本李昑也是这想法,可现在却开始打起退堂鼓,他实在害怕面对英华天使的问责。而李光佐觉出自己有了“异心”,不惜转而扶持新王。

他怎么敢!?

他怎么不敢,他有年羹尧撑腰啊!

“让我想想……”

李昑五内俱焚,他忽视意识到,决定自己生死,决定朝鲜存亡的关键时刻到了。

黄远凄声道:“大王!再迟就来不及了!”

李昑咬牙道:“也罢,召城守军统制使崔成性进见,莫走漏了风声。”

圣道十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掌握着汉阳最大最可信一股武力的崔成性入景德宫,跟李昑所要求的悄悄进见不同,崔成性大摇大摆,带着数百兵丁入宫。

来到已惊得浑身麻木的李昑身前,崔成性毕恭毕敬地行了礼,再手一招,部下将一颗人头掷在了地上,正是黄远,呲目咧嘴,死前似乎跟李昑一般,惊骇欲绝。

“此人蛊惑大王,祸乱朝鲜,臣奉领议政之命,诛杀逆贼!”

崔成性眼中还带着一丝不忍,但言语有力,显然心志已定。

“你可是世代受我王恩之人,你才是叛乱!”

李昑愤怒地叱责着,崔成性却只跪着,不再开口。

“大王,王恩再深,总比不过朝鲜的道统,朝鲜的帝业。”

一个清人从兵丁中现身,却是左未生。

“大帅不日将亲至朝鲜,与大王结成亲家,还望大王不要坏了我们两家之谊……”

左未生冷冷说着,李昑浑身透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