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世上再无石头记

桂真挺胸抬头,目不斜视,立得像旗杆似的,有些浑浊的鼻息显露着他内心的紧张。在院门口巧遇皇帝,他真的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这是李肆第三次见到桂真,第一次是他从石禄出来,那时还是个满脸媚笑,腰若无骨的旗人。

第二次是授禁卫旗和将军龙纹章,当时他涕泪纵横,直接跪下了。而这一次感受到的是再纯正不过的军人气息,李肆暗道,人真是会变的。

“还带着火铳当街招摇?小心遇着那些老兵退下来的警差,人家可是不给情面的,到时丢了禁卫军的面子,朕可不护你。”

李肆指了指桂真存在法司守卫那里的象牙柄短铳,随口数落着。桂真啪地再蹬腿挥臂行礼:“职下知罪!”

李肆嗯了一声,径直进了院门,再想到了什么,回头道:“不忘本是好的,可别走多了一步。”

已不见李肆身影,院门也由侍卫亲军封住,桂真和一行随从依旧立得直直的,眼里泛起点点晶莹光亮。

李肆不是太清楚桂真在江南鼓捣什么,真要清楚,那就是大事了,但他大致能猜到,也仅仅只是感慨,没有过多关注。

此刻他正想着李煦到底长什么模样,他马上要回黄埔了,行前来看看李煦这个“老朋友”,感慨一下流逝的十多年时光,也是人之常情。

进到这小院的前堂,迎面就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拂着马蹄袖跪倒在地,口里还喊着:“罪民李煦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谢皇上不杀之恩……”

老者身边,一个小姑娘也跪下了,正是那李香玉。只是跪姿不怎么标准,显然还不明白,为何要在这种场合大拜皇帝。

“起来吧,你我之间,何须这些俗礼?”

李肆淡淡说着,他一眼就看穿了李煦的心思,这是在摇尾乞怜搏同情呢。

李煦抬头,到此时,李肆才看清这个已相交十多年的“老朋友”。

老了,真老了,再不见一面,就要被阎王爷收了。

李煦心思揭破,苦笑道:“陛下真是知我……”

乍着胆子抬眼,跟李肆目光交接,刹那间,十多年的恩怨纠葛骤然闪过。

十多年前,当李肆还只是李半县,动手拿捏含洸钞关时,李煦就跟李肆有了来往。当时李煦欲壑难填,纠合白道隆和韶州知府等人,学着李肆的法子包下韶州钞关,却给李肆作了嫁衣。

之后广州粮价风波,李煦也是推波助澜之人,可最后不仅被李肆拿走了收益的大头,还让李肆在广州声名大振。

李肆进军佛山时,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李煦失败了,家人吉黑子失踪。当然,李煦现在不敢,也没必要再问吉黑子的去处。

接着双方就开始合作了,李煦为李肆提供丝织原料和成品,李肆也为其提供织机,因康熙进军湖南,李煦还搞过小动作,却被李肆停了织机维护而损失惨重。

李肆称帝之后,这一摊生意就只是小节了,全都转交给了商部、天地会和织造公司自己运作,再不过问。李煦也迎来了自己在江南的又一春,他的织造事业就是在这个阶段有了突飞猛进的拓展。

好时光来得快也去得快,年羹尧和李绂在江南翻云覆雨,李煦的天空压上了厚厚雷云。提前送走李香玉等家人,即便生意亏蚀,也始终坚持骑墙,直到李绂发疯的那一刻,才被迫南投。

恩怨翻滚而过,李煦低头,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果然是自己心目中的李肆。

就这一眼,对旧清康熙雍正两代皇帝都很熟悉的李煦,有了极为丰富的观感。论华贵威仪,论心机深沉,李肆明显不如康熙,论帝王之威,权柄之压,李肆又不如雍正。但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相貌比“丰神俊逸”差那么一点的小胡子青年,身上充盈着一股糅合了智慧、凛然和似乎能看穿凡人命运的超脱气质,即便是康熙雍正都立在眼前,也难在气势上压过。

自然,李煦一人更是难以抵挡,这一眼后,他没有再看第二眼的勇气。

李肆的话语穿透李煦的杂乱心绪:“朕不过是知商人而已,你么,很早开始,就已只是个商人了。”

李煦直截了当地道:“小人既是商人,那就斗胆跟皇上计较一二了。皇上若是来索债的,小人这老命不值一提,皇上之前也无意取去,现在更身无长物,唯剩李家一宝。在皇上眼里自是算不得什么,可也是小人此生最珍视的瑰宝之一,可以用来偿我李家之债。”

他深呼吸,鼓足勇气道:“若是皇恩浩荡,免了小人之债,小人既还有此一宝,就想跟皇上谈笔生意。”

一个大眼睛女卫给李肆搬来座椅,然后守在李肆身侧,好奇地扫视着祖孙两人。

李肆坐定后,朝李香玉一笑,小姑娘正被这股她根本不熟悉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本有的伶俐也不见了,就垂着脑瓜子,一副乖顺而茫然的模样。眼角里瞟到李肆这一笑,心中安定了不少,开始琢磨着爷爷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跟现在所说的李家瑰宝,两面凑在一起,她依稀懂了什么,小脸更白了。

李肆问:“朕就是来索债的,可朕也很好奇,你还想作什么生意?朕骨子里也是个商人,咱们敞开来谈。”

李煦道:“皇上恕罪,小人不过是想以此宝换小人一家免于未测之祸……”

李肆笑了:“可这一宝却非物事,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

李煦道:“她既能为小人上公堂,自是愿为一族而劳。”

李肆再看向李香玉,笑意盈盈:“小香玉……你爷爷要将你当和氏璧献给朕,保得你李家安宁,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猜测成真,李香玉脑子嗡一下就炸开了,心绪慌乱至极,再没之前在公堂上的坚强不屈,结结巴巴地道:“小、小女子的山长还是朱娘娘呢,这、这不是乱、乱……”

胡乱扯着理由,差点把“乱伦”两字都吐了出来。

“别慌,别当作是公堂辩法,就将你的想法原原本本道出来就好,如此朕才好定夺嘛。”

李肆捏着小胡子,嘴角微微翘着,神态跟早前在西津渡口,将棒棒糖递给许五妹时几乎一模一样。

一边那大眼睛女卫也出声了,话语虽流利,却带着点异域的腔调:“小妹妹,别光想着找借口推脱哦。陛下这辈子绝少把女子当作生意的筹码,以前只有我一个,现在更是没有必要。这可是机会,绝不是逼迫。”

李香玉讶异地看了看这二十来岁的艳丽女卫,她还以为是那个在黄埔领着侍卫亲军参与阅兵的“四娘娘”,既不是四娘,看这年纪,肯定就是来自准噶尔的宝音公主了。

这话李香玉懂了,她也镇定了下来,长睫闪动,跟李肆对上了眼。

“小女子不敢自称孝烈,但若是能以小女子之身,换得一家安宁,小女子怎会不愿?而且……而且能服侍陛下,还是小女子的莫大福分。”

李家在江南还有一百多口族人,眼下虽风平浪静,但以李煦的见识,自不会认为李家就此可以高枕无忧。如桂真所说那样,现在还是南北并立。一旦英华对旗人的国策民情,尤其是对没有清算的江南旗人有了什么波动,李家就首当其冲。

让李香玉入宫,哪怕只得个最低级的嫔位,也能保住李家,这是再传统再正常不过的思维。至于李香玉有没有这个价值,之前李煦还不好说,可现在,不管是李香玉的聪慧,还是在龙门公堂上争得的声名,都让她有了足够的本钱。相比之下,姿色反而是次要的,但就是这一项,李香玉也该入皇帝的眼。

“唔……还真是心动呢,如此鲜嫩的萝莉,是男人都不愿放过啊,可惜……”

见李香玉似乎已点了头,李肆心中却微微遗憾,可惜,也就仅此而已了。收获《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原型,加上一个生鲜可口的萝莉,两点加在一起,对此时的李肆来说,已是不值一提。

却不想那李香玉再道:“可小女子觉得,陛下令我华夏革新,行善法于世,我们李家只要守法,就该能得安宁,为何还要以小女子来换这安宁?”

“若李家不安是因作恶而不安,又怎能因小女子在陛下身边,就要陛下枉法遮护?若李家不安是因国法不平,陛下圣明,该是不愿一国失了律法,人世没了公道。既如此,小女子是不是在陛下身边,又有什么关系?”

李香玉挺胸昂首,在公堂上的凛然气质终于喷薄而出:“李家安不安,只在国法平不平,更在陛下圣心,而不在小女子一人身上。”

李肆笑了,不错……看来这小香玉,不仅有才智,也有自己坚持的信念呢,这才是他欣赏的姑娘。

“不管安不安,也不管你家族之事,朕只想知道,你自己愿不愿?”

李肆话音刚落,嘴角就微微抽动了一下,那是宝音在悄悄拧他的胳膊。

“小、小女子自小与表哥青梅竹马……”

李香玉也顾不得爷爷逼视,知道这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刻,咬着银牙道出了心声。

嫁于君王家,还是一位功盖千秋的圣君,妃嫔还能自展羽翼,哪家女儿不愿?

可惜,李香玉的玲珑算计全都在才学上,没有分一丝到命运上,那一条线异常纯粹,从儿时一直累积起来,浓郁得再难化开。

李肆笑意更深:“你表哥是叫……曹沾?”

李煦看出了李肆对孙女的赞赏,赶紧道:“不过是小儿家心事,怎能当真呢?”

说完还朝李香玉摇头皱眉,小姑娘也不敢再多说,生怕牵累到表哥,低头拧起手绢来,暗道若皇帝真对自己有意,不为家族,就为表哥,也只能屈意从了。

李肆起身道:“李煦啊李煦,刚才朕的妃子都说了,除了她一个,朕从不将女子当作筹码交易,自她之后,也再不会有第二人。你不是欠朕,而是欠华夏。朕今日来,索的是这债,怎能让你孙女来偿还到朕身上呢。”

李香玉暗出一口大气,差点软在地上,李煦更是喜忧交加,喜的是皇帝似乎不是要来为难自己,忧的是,皇帝所说的这债,到底又该怎么还?

“可惜、可惜……”

李肆看向李香玉,再度微微遗憾。他是皇帝,生杀予夺不过一句话。即便他在变革华夏,变革君王,再不是旧时的皇帝。可事有大小,以君权定夺一人未来,他自不会有太多顾忌。

“收林黛玉”、“吃鲜嫩萝莉”,这两条不足以让他动心,加上懵懂信念和小小坚持,让他真正对李香玉这小姑娘有了兴趣。但也因为这样的坚持,让坚强的李香玉也如林黛玉那般脆弱,只要他伸手,失了这坚持,就再不是他所欣赏的对象。

“朕今日来,其实就是看看你,相交十多年,也算是老熟人了。等过些日子,朕还许你走动走动,你可去岭南,那里还有一……不,两位老朋友,你们之间,该有很多话可以说。”

李肆说着让祖孙俩愕然的话,挥着袖子,转身飘飘然就走。

刚到门口,李肆忽然转身道:“对了,小香玉,尽快收拾好,跟朕回黄埔……”

诶!?

李香玉刚从海底浮起的小心肝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李煦却是咧嘴准备笑了,还真要李香玉?

“以后一边跟着你师父学法,一边帮朕料理文书,朕换了好几个文书,都不如已嫁了人的六车用得顺手,你来试试,就用你的才智为这一国效劳,帮你爷爷还债吧……”

李肆这么说着,在祖孙俩再度急速变幻的心境中,悠悠出了门。

“可惜,世上再无红楼,再无石头记,再无宝玉和林黛玉……”

人虽走了,这长长一叹依旧入了祖孙俩的耳,红楼?林黛玉?

李香玉蹙起细细柳眉,忽然想起,师父山长曾经说起过,那林黛玉就是个琉璃作的人儿,碰碰就要碎,陛下这是叹从何来呢?

原本命定的林黛玉造主,还不知自己的表妹在皇帝嘴边溜了一转,他急急奔向李府,就在半道上遇见了桂真。

“桂将军,第六师真是要去西域吗?晚生愿去!”

曹沾坚定地道,桂真仔细看了他一阵,点了点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