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三十八章 护佑和忽悠

腰刀木棍在手,十来个汉子就冲了上来,钟上位被吓傻在原地,真是劫匪!

张三旺倒是义气,一把扯着他就往回跑,十多人眼见要围住排头的车子,却不料后面如下饺子一般,从车上跳下来一大帮人。

“找死呢!”

“干死劫匪!”

钟上位和张三旺各自带了十来个伙计,除开帐房掌柜,其他人身兼搬货押运多职。这些人都是之前各家镖局退下来的快手,不少人还参加过当年保卫龙门的战斗,这种小场面一点也不犯憷。

车上丢下一根根铁棍,伙计们利索地接过,两三结阵,朝着这十来个劫匪反扑而上。

眼下江南是军管,行人暂时不能持军械刀具,但铁棍这一类东西本就是卸货工具,对上腰刀木棍,一点也不吃亏。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铁棍砸起的血花四处乱溅,伙计们不仅人多,还惯了小阵战,马广的几个心腹两三下就头脸模糊,倒地不起,就剩马广和几个山东护法还能顶住。

马广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一脚真是踹到了铁板上……

杀了那胖子!

马广冲开阻拦,腰刀朝后面一脸看戏模样的钟上位兜头劈去。

要死——!

胖子身体惊得转身要逃,可腰一扭,腰上一坨硬邦邦的东西提醒了他。

拔出这东西,拧开保险,手指一扣。

轰……

不到一丈外,马广的脑袋像是被无形巨掌拍了一下,噗哧就扁了,血花以胜于刚才铁棍惨景十倍的灿烂在人头前后绽放开。

呼……

钟上位一口长气吐在枪口上,吹走青烟,对着也举起了一柄短铳,却没来得及开火,正朝自己竖起大拇指的张三旺矜持一笑。

老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阵仗的!当年在龙门外跟十万大清民军都干过!跟老爷斗……哼!

钟上位朝扑倒在地上的尸体呸了一口,脑子里全是当年龙门之战的豪壮记忆,而他钟老爷在后方摇旗呐喊的细节,就挪到战场,代入了候安李顺等人的血战。

正要将短铳插回腰间,眉头皱了起来,杀人无所谓,这是劫匪,可自己持枪这事违了江南军管令,要给自己的籍档上添一笔麻烦。

眼珠转转,钟上位吩咐道:“就说是他们同伙用短铳杀的,人已经跑了,听到没有?”

枪响后,那几个还在顽抗的“劫匪”就跑掉了,伙计们都轰然应声,张三旺也不在意地插枪回腰。军管令虽然严,对他们这些人却不怎么起作用,像钟上位这样显了形迹的,只要有个说法,交代过去就好。

吩咐伙计赶回镇里报案,张三旺问:“那咱们是……”

钟上位三角眉一扬:“生意要紧,走!”

念叨着这嘉定治安怎会这么差,到时要好好奚落下候通判,钟上位带着车队,恍若没遇到过劫匪一般,又上了路。

“这村子也有六七十户,不小了,一年就是一百多两银子,刨去煤团、人工、车马费……哎哟,有点亏!还是让他们先用惯了,再在镇上设点,让他们自己来买。”

钟上位还在拨着算盘,却听喧嚣又起。

“难道进了贼窝了?”

钟上位探头一看,吓得一哆嗦就滚下了马车,真是贼窝!近百人挥刀持棒就围了上来,还有个白衣仙子冲在前面,咦,白衣仙子……好美!

钟上位呆住的时候,米五娘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

她的计划是等去龙门的探子传回消息,门下各教派的人也都到了松江,再动身去松江,以白莲密号传达下一步指令。黄家村这边的动静暴露了也好,正好吸引官府的注意力。到时松江再闹个动静,又转到龙门,虽然时间很紧,准备不足,但机会总是有的。

具体定在十四日动身,那时不仅探子传回了消息,教派里的铁杆好手也能聚到她身边。十日去嘉定过的堂,十一日居然整天都再没货郎外人来,也让她松了口气。今天上午再拿捏住了镇里的主簿马贤,更觉把握足足。

前日从嘉定回来后,她以方家人媳妇的身份在族里转了一圈,大致摸出了底细,就觉这家很有些金银珠宝。此刻正在村子跟亲信和林远傅、张九麻子等人商议,要在今晚动手,抄了方家,算着至少有几千两的收获,心中舒展,美梦却被一声枪响惊醒。

原以为是官府,正惊惶难定,不解官府为何来得这么快。派在外面,跟马广守路的护法逃回来,说来了一个商队,二十来人,还带着火铳,没能吃下,反露了形迹,米五娘镇定下来。

“露了就露了,咱们现在就反!”

米五娘破釜沉舟,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可没想到,那车队遇了匪之后,居然毫不在意,继续朝着村子来,让米五娘差点大笑出声,来得好!正好拿你们祭旗!

此刻她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就见一个衣衫华贵的胖子滚下了车,趴在地上,痴呆地望着自己,心中憎恶,挥剑就劈了过去。

钟上位爱色,但更惜命,森冷剑光惊醒了他,拔枪就射。

火铳!

米五娘脖后生汗,下意识地念出了白莲真经,无生老母护佑,金刚不坏,百毒不侵。

她本是不太信自己有这本事的,但对火铳也没什么概念,就觉多半能防。

咔嗒一声,钟上位那火铳刚才放了一枪,就没装弹,米五娘大喜,老母果然在护佑她!

眼见侧面有人动作跟胖子一样,米五娘一凛,再顾不得这胖子,一脚踹在他脸颊上,胖子哀嚎一声,吐出一口血水和几颗牙齿,肥肥身躯竟翻滚出两三丈,投入林子里。

“老母护佑,刀枪不入!”

米五娘口咬真经,朝侧面那人掠去。

那举枪的正是张三旺,本已瞄好了,可那女子转脸正对他,一张绝丽娇颜猛然撞入心口,手指服从小脑扣下了扳机,手臂却服从大脑一个大晃。

砰的一声,枪弹直贯长空,毫发无伤的米五娘欺身而近,宝剑刺入张三旺心口,再顺腕一搅,张三旺当场绝气,盯着米五娘的眼睛里还满是哀怨。

米五娘觉得浑身真气充盈,豪情满怀,脆声笑着,杀得剩下的伙计掌柜落花流水,聚在最后一辆马车前苦苦抵挡。

“住手!在干什么!?”

眼见就要收拾掉剩下的十来个伙计,两辆驴车又出现在道上,车停后下来一群人,黑衣英士服,米五娘心神剧震,警差!

来人是户曹马铭和他手下的户警,往黄家村来时手下还问:“主簿不是说先不必来这里么?”

马铭撇嘴道:“其他村子都被翻腾起来找人,哪有咱们办事的功夫?就九里村黄家村这一带还闲着,正方便了咱们。”

马铭很急,眼下大英铺开乡镇官府,机会大把,他这个户曹很有机会升上去。而要入那些异地来的陌生上司眼里,成绩才是第一。县户房今年最大一桩工作就是完成户籍编档,他管着这一摊事,早出成果,就挣得了先机。其他乡镇的户曹也跟他一样,正铆足了劲要比进度,他当然得抓紧时间。

至于马贤的吩咐,虽是主簿,又是族人,可如今这大英治下,天高海阔,他是办自己职分公务,才不在乎马贤怎么想。

行到半路,就遇到报命案的伙计,马铭震惊之余,也大叫机会来了,一面让人护送伙计去县里报信,一面带着手下急奔黄家村,准备以村子为中心搜查,万一能逮着劫匪呢?虽不是他户曹本业,也算一功。

却没想到,到村口林子外,正遇到两拨人马拼斗。

“劫匪!这村子都是劫匪!”

一身是血的伙计喊着,跟之前报信的伙计是一路人,马铭顿时信了。见一个白衣女子持剑挥舞,身手矫健,这可不是村人,掏出短铳,一枪轰去。

身侧噗哧炸起一团血花,一个护法软软倒地,正杀得兴起的米五娘打了个寒噤,带着些愧疚地念了一句往生经,定是她的护身真气弹开了枪弹,让那兄弟受下了。

警差挥着腰刀扑了过来,米五娘银牙狠咬,觉得不能在此纠缠下去。

“坚持下去!我回圣坛请老母下凡!无生老母护佑你们,你们定当立地成佛!归返真空!”

米五娘鼓舞着一群村人继续拼斗,她则招呼着护法退回村子。

“白莲邪教!”

听着那些癫狂村人的呼喊,马铭此时才清醒过来,本想拔腿就跑,可六七十个村人呼啦涌上,他这十来个人跟商队的十来个人被围在中间,再无退路。

“杀!杀出去!”

既到了绝路,那就拼下去呗,马铭等人也红了眼,挥刀猛砍。

一边人多,没什么技艺,但毫无退意,就是群疯子,一边人少,有些技巧,也还有胆气,两方竟然旗鼓相当,就在黄家村杀得血肉飞溅。

林子里,钟上位跟蠕虫一般爬着,生怕露了形迹,被贼人看见。

爬了一阵,身体一空,栽进一个坑里,顺手一抓,扯起来一个人。

“别作声,咱们爬出去……”

还以为是同难人,钟上位转头打量四周,这么说着。

脑袋再转回来,瞳光聚焦,入眼的是一张血肉干涸,皮骨撕裂的面孔,青白眼瞳翻着,还有白白的蠕虫正在这张脸的鼻孔和嘴角里进进出出。

啊啊啊——

钟上位魂飞魄散,凄厉的尖叫划破长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