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三十七章 鱼死网破

罗店镇本是个典型的江南小镇,人户虽多,却安宁祥和,不见喧嚣。而眼下的罗店却熙熙攘攘,人流穿梭,恍惚比大清时代的嘉定县城还热闹。

镇外,行在路上的罗店镇主簿马贤就觉得这罗店如开锅的沸水,正汩汩翻腾着,因为他心头也正沸腾不休,偶尔看向身边马广的眼神,也如滚水一般,似乎能将此人熟肉燎皮。

“小人也是身不由己啊……”

马广心虚地嘟哝着,却又暗觉踏实,马贤也被他拖下了水。

方家来了个貌若天仙的山东媳妇,这事因方家去县城过堂而传开了,马贤本忙得七窍生烟,没功夫多想。马广昨日却说,有机会帮着弄上手,马贤心痒不止,今日一早跟着马广去了黄家村,结果……他被弄上了手。

人倒真的是美,却是剧毒蛇蝎,还贴着白莲圣姑之符,沾之形神俱灭。

被那圣姑施法,逼着杀了身边的随从,还歃血入教,成了圣坛护法,马贤就觉自己剃掉的小辫子又生了出来,一头被那圣姑拽着,一头破了自己头壳,插进了脑浆里。

“遮护着黄家村,就到十四,今天十二,不过两日。”

马广再强调着他们的“职司”,马贤脸色灰败,如游魂野鬼,连怎么进到镇公所都不自知。

马广还得回去“截路”,马贤则负责在镇公所拦着官府别向黄家村伸手,在自己的雕花檀木太师椅上坐了好一阵,魂魄归位,马贤觉得,这事倒是简单,他可是罗店镇的父母官。

心情刚稍稍平复,镇公所却渐渐升温。

先是来了一对男女找巡检,自称青田民贷太仓分部的伙计,说他们分部的一个伙计已失踪了十来天,失踪前的行踪止于罗店镇。女的还很年轻,小家碧玉,泪眼汪汪地说他们马上就要成亲了。

青田民贷来头太大,而最近县里也因来了大人物,对来往人色也格外注意,巡检就说马上查。马贤心头狂跳,赶紧对巡检说,黄家村九里村一带有马广等人在,他安排着去查。

安抚住了青田民贷的人,眼见午饭将至,什么粮种公司、精工坊、百花楼等好几家商号的人又来了,也说有伙计失了踪,最后行止是在罗店镇。

马贤是浑身冒汗,巡检也再坐不住了,昨天就有神通局的人来问伙计行踪,当时对方也不是很心切,就没太在意,今天凑在一起,再迟钝的人也觉出了不对劲。

巡检连同法正都是红衣兵出身,雷厉风行,午饭都没让手下人吃,分遣到各村去查访。黄家村九里村一带,既然有主簿的人查,那再好不过。

马贤一边抹汗一边生汗,正感觉这两日恐怕要比一辈子都长,县里农商法等衙门的人又出现了,说前日派到罗店的人还没回去销差,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具体什么事还不清楚,但肯定是大事!

镇公所乱了,巡检法正农正商正等各部门都动员了起来,如今这小小一镇,也有上百号吃俸禄的,分头赶赴全镇数十村去查探。当然,黄家村和九里村,还是主簿大人负责。

这股势头一压下来,尽管只是一镇,尽管还是自己僚属,原本是大清时代刑房书吏的马贤也觉得汗毛起立,畏惧得要吐胆汁。

大清时,官府办事虽慎密,可不借助乡绅,哪能洒开这么密的网子?而大清时,主官一言九鼎的景象,在这大英治下也再难出现……

想到之前在黄家村,那圣姑逼他护住黄家村,他辩解说自己可没那本事,圣姑还一脸鄙夷地道:“不要把人当傻子,你是父母官,这镇上什么事不都得听你的?”那时他真是要吐血三升,五脏俱焚。

马贤正神智摇曳时,他下面直管的户曹马铭又来找他,说县里户证都发下来了,他要下到镇里各村,亲自督着村人办证。马铭是他族人,他说话也直接了点,黄家村和九里村一带县别去!

打发了户曹,马贤想吃点饭,好有力气继续顶住这内心煎熬,一个胖子进了公所,熟门熟路地就找到他这主簿处,递上一份名帖,嘿嘿笑道:“主簿老爷,这镇里各村,都用上蜂煤了么?”

接过名帖,上书“江安蜂煤公司司董,广东工商联会会董,煤业分会理事”,这一行字后,还特意标注了个“广东省西院事候选”。

马贤打了个哆嗦,来头好大!赶紧看向姓名,却是“钟上位”三字。

若是时光倒流,上午能有选择,不去那黄家村,马贤就要满心灿烂地巴结这位“双董双事”了,可惜……

马贤肚里嚼着泪水,脸上毫无表情地道:“钟老爷,镇里、村里,都用上了。”

来人正是在安南挖煤起家的钟上位,如今在江南跟煤业老板们一起弄出了个江安蜂煤公司卖煤灶和蜂窝煤。因为竞争太过激烈,他带着下面的伙计,手把手地教着怎么开拓乡村市场。

对马贤这表情有了职业性的误解,钟上位呵呵笑着塞过来一个信封,轻飘飘的,似乎只夹着一张纸,可马贤却清楚,里面肯定是江南正时兴的联票。

“是哪家啊,离火堂?东升号?他们还得找我们公司买煤呢,若是主簿老爷推了他们,就许我江安独占镇上的生意……”

钟上位眨眨眼:“我们公司给主簿七厘回扣,七厘哦,虽不多,一年怎么也是几百两吧。”

马贤想要吐血,他现在哪有心思发财啊!还一年,现在他能活过一天就不错了!

赶紧敷衍走这个死胖子吧……

收下信封,僵着脸说一定研究研究,挥着袖子正要走,赶紧再加了一句,现在镇里正清查教匪,不要乱窜,出了事可没人负责。

出了公所,钟上位笑脸沉下:“想哄我?没门!”

身后是三辆四轮大车,一辆载人,两辆人货并载。钟上位朝公司嘉定掌柜坚定地挥手:“走!去村子里看看,到底是哪家公司那么大能,把这一带吃得死死的!”

蜂窝煤货值虽小,可量大得令人咋舌,江南本就缺柴薪,一年一户穷人怎么也得花二三两银子在柴薪上,用蜂窝煤起码能省两三成。只算民生不计工商,按一户一年二两银子算,整个江南,盘子就有两千万。

钟上位这帮煤老板本是给作蜂窝煤的提供原料,可见着自己的煤按船卖,蜂窝煤商用煤加泥巴做出来的东西按块卖,顿时就眼红了,一面卖煤的同时,也一面自己搞蜂窝煤生意。

他们在江南只有销煤渠道,没有蜂窝煤渠道,只能从头开始。大城市都被大商号占住,就朝乡镇铺。

“跟村人要讲明白,只有用我们的灶,才能配我们的煤团,别让那帮泥腿子因为图便宜,收下咱们的灶,又不买或者少买咱们的煤团,用其他人的煤团,结果凑不到一起,还要骂我们骗人。”

车厢里,钟上位提点着自己的掌柜。眼下各家蜂煤公司为了圈市场,都搞煤灶合一,但为了跟别的公司区隔开,就在煤灶煤团上下功夫。灶口和煤团作成相配的外型,换用他家的煤团就很不方便。有作成八角,有作成残月的,钟上位的江安公司作成了上广下窄的宝塔形。

以钟上位的地位,已没必要亲自跑市场,可他就享受这种拓业的感觉。当初在安南挖煤,他也是守在矿口,一车一车数着自己的煤,这就像种田一样,亲眼看着一亩亩田发苗、生芽、分穗,再亲手收割,真是人生至极的幸福啊。

镇口,车夫问:“司董,咱们先去哪?”

锃的一声,钟上位弹起一枚银币,这是英华银行带着数十家银行联发的半两银币,正面就是英华“国图”双身太极团龙,背面是“半两”和英华银行字样,还有圣道十年的年纪。

“左!”

“右!”

“左!”

一路弹着,钟上位的车队朝着黄家村一里里靠近。

拐过大大小小的水塘,前方是片山坡,道上又遇到了三辆马车。

“钟司董啊,你也亲自下乡拓市?”

“哟,张司董!你这盐生意都作到太仓来了?”

“哪啊,我现在也帮着南面卖暹罗稻种,这一带水土更合适,来乡下摸摸底,倒是钟司董你怎么来了太仓呢?”

“嘉定有老熟人嘛,当年的候镖头就在这里当通判,今晚回嘉定,我替你引见引见!”

“好好,那就谢过钟司董了,咱们今天就一路走吧,你煤球我稻米,吃的烧的都有了。”

来人是活跃在浙江湖航嘉一带的江南盐代张三旺,两人早前在龙门有数面之缘,也算熟人了。

车队壮大,将过山坡,两三里外一片村林,林子后隐隐能见屋舍,一群人忽然从道旁涌了出来。

“干什么的?村子封了,今日盘查教匪,没得生意作!”

十来个精壮汉子拦在车队前,领头的官腔十足地喊着。

钟上位本来已经缩到座位底下了,还以为劫道的,听到前面手下人跟对方交谈,才松了口气。

封村?不准作生意?

钟上位怒了,之前镇公所主簿那张僵尸脸又在眼前晃,区区主簿,鼻屎大的官,也敢下令封地绝易?

他下了马车,劈头盖脸就骂了过去:“还当是大清么,仗着是官老爷就胡作非为?现在是大英!别说你们主簿,就算松江知府郑黑兔,他敢禁商,老爷我也要啐他一脸唾沫!老爷我们是工商,是院事……等等……你们是哪个衙门的?拿告身出来!”

骂着骂着,觉得不太对劲,这帮汉子都是便衣装扮,钟上位底气更足了,官差公干,现在都要亮告身。

“告身……告你妈毕的身……”

拦路汉子里,领头那人正是马广,这两日他干脆在这里拦路封村,却不想一下子就冒出来一支车队。

本以为还能把对方哄走,却不料出来一个胖子,气焰嚣张地呵斥着他,还提到了他心中最痛的告身,那是他已经淹没在血水中的前程。

马广两眼由红转绿,觉得这个车队也就几个车夫,他手下不仅有自己的心腹铁杆,还有圣姑身边的山东护法,足以杀人劫车,不留后患。

脸一拧,怒骂一声,马广挥手:“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