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三十六章 再没好日子了

“官老爷在山东征‘铁铅饷’、‘药饷’、‘燧饷’,钱粮一分,征饷一分,差爷恶霸再加一分,雍正九年十年,俺们山东人皇粮翻了两倍……”

米五娘说起了山东老百姓的苦难,而最大一桩竟然是满清朝廷将西山大营的弹药补给摊派到地方,号称“南饷”,地方官府借机搭车,大肆搜刮。

“奴家家里交不出钱粮,员外爷要拿奴家抵债,爹娘拼死不从,竟被员外爷唆使差爷恶霸打伤,就丢在田地外,日晒雨淋了三天,活活痛死饿死……”

“村里人虽然舍不得田地,可再过不了这样的日子。奴家跟着乡亲们外逃,一路遭恶霸追赶堵截,乡亲们为护着奴家和村里的老弱,跟恶霸争斗,被扣上了白莲教匪的罪名,只好东躲西藏……”

“饿了掘树根草皮,渴了喝溪水河水,城里不敢进,就沿着村子讨口吃食,走了三四个月,村里逃出来的一百三十三个人,到扬州渡口的时候只剩下二十六个……”

米五娘再说到了“自己”,本是借用座下教徒的经历,可心绪也随着讲述渐渐回溯时空,回到了前几月的苦难历程。

这大半月里,她的心性渐渐冰封起来,再不为苦难所动。

从最初逼死黄家村许三妻子时的隐隐愧疚,到亲手杀死师兄刘真人的软弱流泪,处决不愿全心跟从的村人时偶尔还有一丝不忍,可到后来,接连杀死入村货郎牙人官员时,她心中已毫无感觉。

最初还会想着,这是无生老母洗涤尘世的代价,不得不流的鲜血,杀之是不得不为。而到后来,她已觉得任何有碍大业的人就是仇敌,不杀之则不快。最后,眼中凡人已是蝼蚁,自己已经登仙。

此刻因“巡按大人”之问,不得不陈诉过往,封冻她心口的寒冰已在片片融解,浮在云霄之上的魂魄又被扯落下地。

在座官员和总编主笔们纷纷低叹,忽然觉得,不打过黄河去,还真是对不起这些老百姓。

“年羹尧入山东,虽然废了杂饷,杀了不少作恶多端的狗官,可奴家这些被打成白莲教匪的老百姓还是没有立足之地,只好投奔亲家,没想到……夫君他竟然出了这样的意外,呜呜……”

感觉到自己眼眶发热,喉间正充盈着一股不吐不快的气力,米五娘赶紧转回了话题,也让正满肚子牢骚的众人心头一冷。得了,年羹尧稍稍施恩,山东民人就安顿下来了,自己还真是一厢情愿。

李肆也感觉这一问有些偏题了,虽有想看透此女的心思,但也仅仅只是风吹就过的浮念,他已是皇帝,没必要揪住这样一根细枝深挖。

“那么到了江南,感觉是不是不同了?”

这一问让米五娘楞住,不同……是啊,真是太不同了!

“如今朝廷刚复江南,百业待起,只要有心,应能挣得一份温饱。就……我所知,招女工的地方可不少,英慈院、华医堂、百花楼、精工坊,看护伤病,织作棉麻百物,各业都有,不仅能做工挣钱,还能学到手艺。米姑娘该多看看,多想想,在这江南,寻到更好的日子。”

李肆话中带话地说着,这姑娘入方家本就蹊跷,只是订了亲,未婚夫已死,黄花大闺女的,却还要入门当寡妇,这触动了李肆的神经。

当年杨春破英德含洸,师傅段宏时就说到过一桩惨事,没过门的小姑娘被逼着投井,为夫家殉葬,再想到当年的关云娘,也是被这礼教害死的。这姑娘如此丽色,就此守寡,方家人抱的什么心思,用了什么手腕,令人颇为寻味,他对这气质有些像当年三娘的姑娘起了怜悯。

英华民法还没干涉得那么深,人家自愿当望门寡也无碍律法,李肆这番话纯粹是好心,却不知已在米五娘心中搅起了一股波澜。

如父兄一般暖暖的腔调,含着真诚的关切,悄无声息地揭开她早已压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疤,她也是极聪明的人物,怎么听不出这巡按大人的话意?

好日子……

曾经,她也想着嫁个如意郎君,过上好日子的!

一股强烈的酸楚自心底涌出,以无可抗拒的力量,冲刷着全身。米五娘双手捏住证人席的木壁,低头咬牙,拼命压住喉间的哽咽,以及眼角的红热。

曾经,她也有不算富贵,也称小康的家境,还有个武艺高强,仗义任侠的师兄,那就是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可这一切,所有的一切,就因为换了一个官老爷,就因为官老爷的狗儿子对自己有了兴趣,就因为师兄跟那狗儿子言语冲突,一切就都没了。原本撑起那好日子的一切,就因为官老爷一句话,就没了。

师兄被杀了,家被烧了,父母先后气病而死,昔日的长辈邻里,交往多年的士绅老爷,全都漠然相视,甚至视上门请求主持公道的自己为蛇蝎,唯恐避之不及。就因为那官老爷狗儿子的一个歪念,她的世界就崩塌了。

她沉思许久,悟透了一件事。这罪孽不止在那狗儿子,乃至那狗官的身上,官府,官府就是罪!有官府,就没公道。自己还比草民强,可对上官府,就如蝼蚁一般,要生要死,都操之于它,那一般的草民呢?

杀了那官老爷的狗儿子,她投奔远方的师门,当年被家人,被自己视为旁门左道的白莲,变得那么圣洁,那虚妄的无生老母,变得那般伟岸。她这辈子,与官府,与朝廷,与官老爷,与皇帝,势不两立!

那都是六年……七年?或者八年前的事了?还以为自己接下师父的白莲座,成为龙门教米奶奶,承得白莲真经,作了白莲圣姑之后,这些事就再想不起来了呢。

“谢……谢过大人好意……”

不!没有好日子了!跟着无生老母,在尘世杀出真空家乡,那才是好日子!

米五娘在心中狂吼着,将自己即将崩溃的心绪压住,用自己极为陌生,极为僵硬的话语,应付着这位巡按大人。

座下官员不敢乱动,雷襄和白小山一帮总编主笔却眉来眼去,暗道今次皇帝庭审的素材真是丰富啊,虽然眼下不能报,他们这些大报正报不能报,可以后得了机会,通过那些专写风月逸事的“绯报”发出去,就是绝佳的猛料……公堂之上,皇帝一语挑动小寡妇情怀,嗯嗯,想想就浑身发热!

等等,贵妃娘娘为何迟迟没有拧皇帝,反而瞅着那小寡妇,脸上似有哀怜呢?

雷襄朝巡按杭世骏递个眼色,杭世骏也觉这庭审有些走调了,赶紧插嘴道:“方米氏,你夫君的族田份子,在族中到底是怎么认的?”

气氛回到正轨,接下来的事情就按着剧本,一步步走下来了。李肆松了口气,他也觉自己一问,似乎点中了那姑娘什么心事,让她差点失态。而旁边那帮总编主笔一脸烂笑,八卦之气满盈,这庭审竟有变成绯闻之嫌。

接着心中一凉,三娘会不会正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呢?

用眼角偷偷瞄了一下,三娘竟还盯着那姑娘,眼角隐有泪痕……

“她会武功,瞧她紧捏木壁时的发力就知道,她曾是江湖人。”

“她肯定受过非同一般的苦,但她揣着一股不愿低头的傲气,她就像当年的我!”

“是像没遇见你的我,茫然不知前路……”

暂时休庭,后堂里,李肆问到三娘,她这般答着,让李肆心中一颤,还真的是呢。

不,还是有差别的……

李肆摇头道:“她既会武功,之前那些事,多半都是编的。我瞧她说不定就是白莲教中人,就算现在脱了教,只过自己的日子,心境也跟当日的你完全不同了。”

北方教乱,逃难而来的民人大致还分两拨,一拨是早前逃过来的,一拨是年羹尧镇压教匪后,败事的教匪逃过来的。

到了这江南,一地机会,教匪也都各自为业了,虽然军情司和禁卫署还在盯着,但怎么也起不了大风浪。李肆的心思都在江南转型上,这些微末小事,他根本就懒得过问。那些教民到了江南安顿为业,也就是英华国民,不必多心。

三娘叹气:“白莲教,也是穷苦人没处讨公道,才攀附过去,他们本质上也是好人。”

李肆晃着手指:“不不,上天罚行不罚心,评判一个人是不是好人,得看他做了什么。”

三娘柳眉倒竖:“是啊,我就看到一个昏君,公堂之上,对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寡妇殷殷关切,这是什么行?别狡辩哦,跟你怎么想没关系……”

“镇压”了装叉的李肆,三娘又蹙着眉头,轻咬嘴唇:“我……我想跟她谈谈,佛山武道社也有位置,我能帮着她过点好日子……”

李肆叹气,还能怎么着,河东狮想要关心人,他能拦着?从心底里说,他也希望好人有好报。

被女警差带到后堂,米五娘正满心戒备,暗道那年轻的巡按大人,是看上了自己?天下乌鸦果然都是一般黑的……

出来的竟是那个女侍卫,让她怔住,此时相距很近,她看得清楚,这女侍卫比她大许多,眼角已微见鱼纹,但即便是芳华已过,姿容却不逊于自己,而在气度上,更是稳稳压来,让自己有面见前辈高人的惶恐感。

“当年我也是行走江湖,率性自为的……”

“直到遇上了夫君,再赶上这般南北大势,才立下了一番事业。”

“如今这世道,天地开阔,男儿可以大展报复,女儿也再不必守在深闺……”

“你也该是江湖人吧,可逃不过我的眼睛,咱们江湖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

“丢开那些过往,在这南面过新的日子吧。”

这女侍卫看上去地位还很高,竟像是可以做主不少事。如果不是眼下这急难之时,米五娘还真有攀附这位贵人,进而谋取大业的心思,可惜,时间来不及了……

不,这怕是自己已经心动软弱的借口吧,米五娘压下另一股心绪,丢开关于真经和道法的部分,这女子的关怀,就如自己的师父,上一任米奶奶那般温馨。

“真的不考虑考虑?”

米五娘委婉地拒绝了,女侍卫的失望溢于言表,这让米五娘心弦颤动得更厉害。

“好吧,若是你定了心意,随时可找候通判,着他帮着递信。”

米五娘赶紧转了口风,说回去想想,女侍卫也听出了她的心意,无奈地叹了口气。

庭审继续,接下来的项目就很是无趣,李肆审完此案,利索地作出了判罚,方家人高呼大人英明,公道公平,心悦诚服,感激不尽。

瞧着法署送米五娘等人回罗店的车子起行,三娘长声叹气,为这米五娘的命运揪心,同时也在想着她到底有什么为难之处,以至于要推却任何一个江湖人都难以拒绝的机会。

“还在想着人家呢?”

李肆来到三娘身边,举起了一根棒棒糖,嘿嘿笑道。

“你怕是也还在想着人家吧!”

三娘没好气地接过糖,嘴里还这般念叨着。

这两夫妻确实都在想着米五娘,而回到黄家村的米五娘,也在想着他们,想着自己。

“今天就别诵读宝卷了……”

徒弟许福娣到座前要作“功课”,听到师父语调忽然变得温柔,一下愣住了。

“早早休息吧,做个好梦。”

米五娘抚着许福娣的头顶,眼中闪过温情。

出到门外,一股异样的气息裹住身心,米五娘本已融解的心灵又一片片冰冻起来。

“丢开?我还怎么丢开?”

林子里,田地里,二十多具尸体埋着,还包括今天多出来的两具。她走后,张九麻子许三等部众一分不差地贯彻了她的意旨,反正两三天就要举事了,进村子的全杀!

“没有好日子了,永远没有了,怪谁呢,怪这个世道,这个不得无生老母眷顾的世道……”

她咬着牙低低自语,面颊也绷紧得变了形,眼角一滴泪珠落下,整个人也恢复清冷。

松江府知府衙门,郑燮像是恶寒临身,哆嗦不断。

“教众正大批向松江汇聚!?擒获教匪称,是什么白莲圣姑在召集?地方呢?不清楚?要进松江才有人指引下一步?”

郑燮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广为布置。

“军情司和禁卫署是干什么吃的,大半月都没摸清这些邪教在江南鼓捣什么?之前聚到松江的教首去哪里了?怎么下面县乡都没回报?忙着搭架子,还有陛下出巡的清查……嘶……”

郑燮几乎掀了桌子,陛下!?难道是奔陛下去的?

“呼……吓死我了,不是去太仓?”

部下呈上舆图,大致标定了教众的活动路线,确实不是去太仓。

“各县放下其他事,全力剿捕各派教首,还有什么白莲圣姑。再呈文行营,申调义勇协助。”

郑燮一声令下,刚刚搭起架子的松江太仓两府生涩地转动起来。

并非郑燮这一处在动,嘉定县中各部门,青田民贷太仓分部,江南各家公司太仓商代,也都开始转动起来,他们少了人。而这些人都背着一堆事,人不在了,事情丢下来了,运转顿时就出了问题。

而他们少的这些人,具体办着什么事,足迹分布在哪里,也都是脉络清晰,绝不含糊的。

舆图上,各个单位,各方力量如箭头一般活动起来,纷纷指向一个地点:嘉定罗店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