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四卷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上天、无生老母与官府

“那小孩不过是毒热,我已用药暂时安顿住了,是生是死,还看那张九麻子能不能用。如不能用,就让那小孩死掉,栽到张九麻子身上。如果能用,就活了那小孩,裹挟张九麻子,传出咱们的善名。总之以张九麻子为桥,咱们先在这里站稳脚跟。”

“圣姑英明!只是那张九麻子背后还有天主教,听说在南蛮那边几乎就是官教,咱们跟这个教门对上,会不会出大麻烦?”

“有什么麻烦,圣姑在这还怕什么?没圣姑咱们全都得遭了那年屠夫的毒手,也只有圣姑才能带着咱们继续光大教业。”

夜里,村中磨坊角落里,几个男女护住米五娘,正低声商议着。

“天主教算什么教门!?他们拜什么神?老天爷!老天爷是老百姓能拜的,能请下神通的?只有皇帝才能请下神通,这天主教就是个夺佛道人法事生意的营生……”

说到天主教,米五娘一脸鄙夷。

“老天爷也就没什么神通,就只管这天下谁来坐龙椅。老天爷看顾过咱们老百姓了么?咱们被狗官恶霸欺压的时候,老天爷在哪?家里人被军爷祸害的时候,老天爷在哪!?”

脸上再升起浓浓的愤慨,泪水也在眼瞳里流转。

接着那光亮又化为一股炽热:“咱们龙门教出自白莲正脉,奉的无生老母,穷尽生死,神通比老天爷还大!真空家乡,没有欺压,不用劳作,日日食蜜,人人皆亲,只有无生老母才能给咱们穷苦人建起真空家乡!”

众人不再多问,都虔诚地合掌默念。

嘉定城外,竹架搭出一座穹顶建筑的轮廓,建筑边的竹棚里,烛光明亮,一群麻袍人也在低声诵念着经文。

这经文非佛非道,如果不是这念经似的节奏,外人多半还以为是一群士子在诵读圣贤书,内容既有道家的德说,还有儒家的仁说,都是在劝诫民人如何修身齐家,与邻相善。

经文诵毕,一个麻袍老者开始训导众人:“我天主教修持唯求功德,尊奉冥冥上天,立于生死之道。以抚恤、劝善、洁身、正气为生业,以祭奠、公坟、渡灵为死业,根结汇宗括生死两业,《圣经》所载之华夏血脉括贫富贵贱。”

“画符行巫,愚人弄邪,非上天正道。尔等既入教,也须以正道修持,弃绝昔日歧途。”

下方众人纷纷点头,眼中还多有憧憬之色。

待这些人散了,棚中只剩老者和一个书卷气十足的年轻人,年轻人道:“老师,这些人虽识字可教,却多是神汉,让他们巡行乡村,会不会念歪了经,坏了我教名声?”

老者叹道:“无人可用啊,如今这江南,识字之人,不是入商逐利,就是热心仕途,就没多少人愿潜心索道。这些神汉在乡村本就得人心,不仅识字,还懂一些粗浅医理,教化他们,布下人心之网,才能让更多人正视我教。”

年轻人带着丝鄙夷地道:“江南士子个个口称道德仁义,圣贤在心。可换了朝廷,却都想着求利,却不知在我英华,圣贤之道已归我教。要守圣贤道,要教化天下人心,入我天主教才是正途。”

老者呵呵笑了:“圣贤不语鬼神事,能过这一槛之人并不多,自然不知在我英华,道统不止世俗事,已论及生死事,再说了……”

他脸上又浮起忧虑:“我教也非一心一言,有灵宗、圣宗、理宗、气宗,还混了道宗佛宗,我们仁宗还只是圣宗支派,纷争芸芸,根骨未凝,江南士子辨识不清,视为拜佛礼神的寻常道门,自然不愿沾染。”

年轻人却振奋道:“教中诸派纷杂,学说未统,正是我仁宗得大道的良机……”

老者摇头,训诫道:“我教创立不过十余年,立教之意是自生死事追索天道,凝我华夏血脉。教义也出自圣贤、道佛各家,这是融,而非夺。就如圣道皇帝建业天下一样,不是以此一代彼一。大道三千,我教求的是能容三千并存的那个一。以孤一代群彼,那是魔道。”

年轻人愧道:“老师说得是,弟子魔心未尽……”

老者再道:“也不必气馁,我们圣宗化孔孟之道入生死事,岭南诸多浸心儒学的士子已入我们仁宗,据说徐总祭还在劝说孔兴聿入天主教……

年轻人大喜:“孔先生若入教,我们仁宗必脱圣宗,独成一宗。”

老者点头:“你刚才所忧也是大事,这些新入的乡巡祭祀就得盯好了,绝不能让他们败坏了我仁宗之名。不仅要跟各天庙通气,还得禀报官府,托请他们也多加注意。”

师徒在棚中相谈时,之前那帮乡巡祭祀也两三为伴聊着。

一个精瘦汉子抱怨道:“既然咱们能行医救人,为什么不把乡里那些郎中赶走,独占了这生意多好?”

另一人皱眉道:“咱们修持天道,怎能当生意来弄呢?”

精瘦汉子切了一声:“庞二,你是什么人,我张九还不清楚?咱们有了新靠山,还能不在那些呆傻乡人身上多捞点?”

那人左右看看,见无人注意,呸道:“张九麻子,说话小心些,胡乱咋呼,手脚太粗,多大的福分也要丢掉。”

张九麻子低哼一声,脸上满是自得:“罗店那边就我一个人,要怎么搞还不是我说了算。”

江南行营,刘兴纯一件件批着公文,江南还是军管,他这个江南行营总管,实质就是安慧、江宿、江南省三省军政并管的总督。

“闪东、和南难民安置诸事,汤相既就在龙门,就别只交一季费用呈请,直接交全年的,我交汤相批复。”

“黄河的河工衙门,我们行营还只是代管,具体管到什么事,还需要通事馆找满清弄清楚上游河工诸事,你可趁此机会多招些人,反正到时候银子得让满清出。”

“年羹尧的探子在江北这般猖獗,光天化日,也敢威逼旧清官员?催催韩都督,让他的人马尽快在北面布防就位,再转文禁卫署……不,军情司,这事是军事,归他们管,让他们的猫儿好好赶赶耗子。”

堂下还坐着大批官员,这是刘兴纯在现场办公,每谈到一件事,一个官员就接下批复后的公文。江南官府初立,还没办法像岭南那样流畅运转,刘兴纯也只能强力介入,以个人手腕推转政务。

“闪东和南教匪之事,规模既然不大,也无须大张旗鼓。伤人害命的,直接以民事案处置,传教惑民的,依《宗教令》行事即可。”

翻开一份文报,是说江宁、镇江和常州几地有白莲、弥勒教徒活动的迹象,刘兴纯没太注意,随口吩咐着堂下一帮知府。

早前北方白莲教作乱,但满清地方官府未遭破坏,还能应付,李卫在直隶总督任上时也留下了一整套处置措施,各地乱相渐渐平复。闪东倒是大乱,两处教匪聚众数万,占了好几个县,可年羹尧入闪东,很利索地就镇压了匪乱。

相对而言,白莲教在北方搞出的乱子,还不如满清各地官府镇压白莲教来得大,因此就有大批难民南下,其中自然混杂着事败的教首教徒。

这事为江南行营所警惕,可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就照着事务流程作常规处置。南北相异,这些北方过来的乱匪折腾不起什么风浪,危害甚至还比不上事败后没有北逃,散在江南的大义社等忠清组织的余孽。

说到白莲教,刘兴纯的僚属,江南行营参军彭晃补充道:“年羹尧和周昆来都传来过消息,列了作乱各教的势力和相关教首的姓名形貌,禁卫署和军情司也各有探查所得。行营现在下发具文给各府,各府追县乡盯防。处置主旨是未作乱传教者,这些人都只想着活命,官府导业散众,多加盯防。而有作乱传教者,如总管所说,照章办事即可。”

松江知府郑燮翻开手里的小本本,用硬笔龙飞凤舞地写下“清查教匪”四字,再在后面标注“常”一字,以示这事需要注意,但算不上当务之急。

三省三十二府,知府都是从国中调来的干员,大多都是以知县署理知府,而郑燮却是正授知府,不仅管松江,还管之前满清的太仓直隶州,现在的太仓府,官运亨通,是未来江宿巡抚的热门候选,为此郑燮办事也格外细心。

收到厚厚一叠资料,郑燮随手翻了翻,暗自抽了口凉气。

白莲教、红阳教、龙门教、弥勒教、大小罗教,林林总总数十教派,每派教徒多少,教首是谁,传承关系,作乱之事,教团大致动向,全都列得清清楚楚。

这份资料虽有年羹尧和周昆来的协助,但主体还是禁卫署和军情司完成的。军情司的干员虽都去了西北,江南部门还在正常运转。北方教匪作乱,自然被军情司当作一单业务,下了大力气查探。同时禁卫署因江南已是囊中之物,也接手之前的天地会体系,开始盘查各类“异己”。

这份资料,是两个部门每年至少百万两投入下交出的作业。原本朝中读书人对密谍事很是看不顺眼,密谍部门列为朝廷正式部门,每年花大把银子,更是惹来颇多怨言。郑燮脑子里也残留着前朝治政理念,就觉国政该无所不公,为何还要大张旗鼓地行密谍事。

现在看到这资料,天道派所言“密谍事乃安国定邦之道,是福是害,只看权柄操之谁手”,顿时在郑燮心中有了无比清晰的具现。

“弥勒教、刘真人,龙门教,米奶奶……”

看着一个个教首的名字,郑燮感觉这些人也挺可怜的,朝廷早就盯住了他们,是福是祸,就在他们自己一念之间。而生杀予夺,也在以自己为代表的官府一念之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