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一十八章 炮轰大沽口

圣道十年九月中旬,牵动英华一国人心的长江大决战渐渐落幕。当一艘艘满载货船驶入黄埔港时,码头上的调度官和装卸工们看着船桅挂着的南洋公司徽旗,才记起来这场去年轰轰烈烈打响,却悄无声息结束的战争。

船上下来大批灰衣蓝裤的官兵,同是黄肤黑发,码头民人下意识地当成了从南洋来的义勇军,以尊敬的目光和热情的招呼相迎。没想到这些“义勇军”竟然更为谦卑地点头鞠躬,齐刷刷一片,如风荡草林,“阿里嘎多咯咋咦嘛斯”的短呼格外有力。

“这就是传说中的……黄埔,圣道天子的行在!?”

“好多好多的船,好多好多的人,好热闹!”

“那就是蒸汽机!?钢铁还能动,能吐着黑烟喘气!那是活物!是神明!”

朝一群鼓掌的装卸工九十度鞠躬后,英华南洋大都督府辖下日本协统制高桥义廉环顾四周,眼里星光点点。部下们更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不是望着人潮发呆,就是朝龙门吊合掌祷告。

“眼下已经冷清多了,你们如果是前些日子回来的,怕要被吓趴在地上。不仅人多,船更多。港口里还汇聚了一支庞大的舰队,其中还有六艘如山一般的巨大战舰,每一艘都有当初进江湖湾那种魔龙舰的两三倍大!虽然只有两层火炮甲板,可葡萄牙公使告诉我,即便是欧罗巴诸国的三层炮甲板战舰,也不一定能打得过。”

日本公使青木昆阳来码头迎接他们,见众人都是一副神魂颠倒的表情,不屑地再加了一码。

高桥义廉感慨道:“果然啊,天朝只是动了一根小指头,就把幕府打败了。”

青木昆阳点头:“当然,灭缅甸,占马六甲,逼巴达维亚开港,天朝也只用了一只手。”

看看正好奇而惶恐地打量四周的官兵,青木昆阳扯起了嗓门:“华夏泱泱大国,立寰宇中央,奉行天道,国势一日比一日强。就是我们日本该五体投地,全心尊崇的天朝上国!你们能踏足中华之土,天子行在,这是莫大的荣耀!就该更严厉地约束自己,绝不能乱了仪礼,让天朝人耻笑!”

他很认真地道:“天朝人点头,你们就要鞠躬!天朝人鞠躬,你们就要跪拜!天朝给我们下命令,我们绝不能提一分要求,绝不能给天朝带来任何麻烦!绝不能让天朝有一丝为难!”

高桥义廉跟着上千日本官兵齐声鞠躬,以无比坚决地语气应道:“嗨咦!”

“迎接仪式”完毕,高桥义廉满心期待地问:“青木君,我们的请战誓书有什么结果?”

青木昆阳摇头:“谢知事拒绝了,态度还很严厉,说这是天朝家事……”

高桥义廉急切地道:“满洲人又不是中国人……我们萨摩武士,不,我们日本武士,愿意奉上忠诚和生命,为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而战!青木君,你就再努努力吧!”

青木昆阳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不甘地道:“是啊,我也是这么争取的,可谢知事说,这是什么……雷区,谁碰谁就死无葬身之地……”

他脸上升起浓浓的不解:“满洲人不就是异族吗?对天朝人来说,不就跟我们日本人一样?”

渤海,风平浪静,可如云船帆压着海面,正蕴着无尽风雷。

昆仑号战列舰的官长舱里,李肆端坐正位,环视下方神色不一的文武官员,沉声道:“满人虽是异族,却又是我华夏身上的脓疮!当初华夏自体溃烂,才让其趁虚而入,与华夏沉疴合二为一。我们要解决的不仅仅只是满人,而是再造华夏,让其吐故纳新,能自强不息!”

“此次北行,功在百年,却不容于一时的民心舆情。朕不要你们背责,朕一人背着!因此朕也要绝言路,闭耳目,这一路来的争论至此休矣!再有人面陈异议,或挟民意谏言,不要怪朕从严治罪!将此事泄诸于外者,更以叛逆论处!”

在座众人都是英华文武大员,文有政事堂次辅范晋、通事馆副知事汪由敦、江南行营参事宋既,翰林院掌院学士薛雪、陈万策。武有枢密院右知政,总帅部海军使、南洋大都督箫胜、南洋舰队总领胡汉山、海军副使,伏波军都统制郑永、羽林军副统制刘澄。李肆身侧还侍立着一个俏生生军装丽人,正是侍卫亲军副统制吕四娘。

被李肆这绝少显露的霸道镇住,众人面色凛然,范晋、胡汉山、刘澄乃至四娘还皱着眉头,显然心绪还没顺过来。

六艘战列舰、八艘巡洋舰,二十艘护卫舰,外加二十艘运输舰,浩大舰队北上,国中舆论宣称是皇帝北巡,安抚江南。可舰队一路急赶,在定海稍事休整,接着就直入渤海湾,兵临大沽口。

心思单纯如四娘一干人都无比振奋,以为是要直取北京城,赶走满人。可李肆此时才宣布了行动目的,让很多人一时难以理解。

基层乃至中层官兵倒没什么动荡,不仅是英华以军事学院和训练营为核心的军事体系日渐稳固,令行禁止的原则执行得非常彻底,李肆还亲自坐镇,亲口发号施令,军心再有波动,那英华建军这十多年的努力就是白费了。

为了确保此次行动不出意外,执行此次任务的部队还是老红衣老伏波军,天刑社成员占据军官主体,因此下面没出什么问题。

问题出自上层,四娘是身边人,也不负责军事,问题倒好解决,可上到胡汉山、刘澄,下到师统制孟松江、冯一定,这些硬邦邦的将领就难作工作。即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这些人心中郁郁依旧难以消去,时不时还要在李肆面前争论几句。

舰队已到大沽口,此时再无时间,也再无心力争辩,李肆只好独断专行,压下所有异议。自起事以来,他少有这般决绝,即便是反对之心最浓烈的胡汉山等人,也都心中打抖,暗自检讨自己是不是恃宠而骄了。

见胡汉山的嘴唇还在蠕动着,萧胜皱眉道:“打下了北京城,北面的天下就是我们的了?真是幼稚!北京城不过是一层皮,得了这层皮,里子却要被年羹尧这种人夺去,要夺回来还不知要废多大功夫。捅出的篓子又全得咱们背上,白痴才干这种事!”

刘澄委屈地反驳道:“这道理咱们都懂,可还要咱们套上鞑子的皮……”

陈万策道:“你们纠结,可满人却是更纠结啊。”

想想满人的反应,胡汉山刘澄等人的心情也渐渐好转起来,是啊,这个时候,最纠结的可不是他们,而是岸上的满人。

船舱里笑声渐起,咚咚炮声响起,却不是舰队发炮,而是来自西面岸上的大沽炮台。

李肆皱眉,不是已有约定了么?

萧胜赶紧安排部下去查明事态,神色却依旧轻松:“怕是炮台守军被吓得失手了。”

李肆很不爽:“把炮台给朕平了!”

众人暗爽,这才对嘛,咱们是来帮忙的,可你要不开眼,就别怪咱们不客气。

萧胜下令的时候再多加了一句:“小心点,炮弹别打到北塘去了,打死了弘历,咱们还得另外找人。”

北塘,一帮人正聚在高处眺望海面,个个惊喜交加,泪流满面。

“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如云的战舰来了!这天下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我早看准了的!天底下,我是第一个看准了的!”

不是被李莲英扶着,不是身边还有他人,茹喜已经趴在地上,痛哭出声了。

“有救了!能活了!该我的位子,也终能回到我的手里了,老天爷开眼哪!”

同样浑身发软的还有弘历,看着远处海面的浩荡舰队,他就觉那是上天遣下的天兵天将,挟着无可阻挡的巨力,替他声张正义。

“南蛮……这就是南蛮的力量吗……”

“有这样的强邻,我大清未来会是什么下场啊。”

傅清和刘统勋等臣子的观感却更为复杂,既是庆幸,又是忧惧。

心情虽然复杂,脚下虽然发软,可有了如此强大的援军,眼前的危难该能烟消云散,众人心中已跨过鬼门关的一脚总算是收了回来。

得了南面信使的保证,这拨“四阿哥党”心气高昂,而来攻的“帝党军”连日不下,锐气已失,又因帝党排斥朝堂官府,军务体系一塌糊涂,后勤补给频频告急,士气一落千丈,双方竟在塘沽相持了一月之久。

这一月的苦难,眼见是要结束了。

就在这时,却听咚咚几声炮响,眼尖的还能看到几里外的大沽口炮台升起白烟。

什么情况?

茹喜弘历等人楞了半天,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海面船帆猛然变作雷云,道道焰光迸现,之后才是隆隆炮声传来,连绵不绝地拍打着耳膜,如雷霆霹雳,似乎轰碎了他们整个身心。

大地都在颤抖,大沽口炮台升起道道烟尘,不多时就被罩在浓浓尘雾中。

北塘这边的一帮人哗然大乱,如无头苍蝇一般四下乱窜。

“他是来抓我的!他来是占北京城的!还呆在这干什么!?来人啊,护……护驾!”

弘历浑身哆嗦着,惊慌失措地叫喊,鼻涕眼泪都糊在了一起。就觉自己从云巅一下摔倒了地府里,这心理反差太过强烈,再没了昔日的雍容沉稳。不过众人也都个个魂飞魄散,没谁注意到他的失态。

“抓你?四阿哥,你想多了,你又没坐上龙椅,抓你有什么用处?”

一个年轻人的淡淡话音响起,众人似乎有了主心骨,乱蹦的心脏终于找到了地方。这是英华信使,通事馆副通事蔡新,不过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却有一股经了大历练的不凡气度。

他悠悠道:“至于占不占北京城……这就看四阿哥你的诚意了。”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茹喜尖着嗓子喊道:“鄂善!鄂善呢!叫他赶紧派人打白旗!”

镇定一些了,大家都已明白,恐怕是大沽口炮台的官兵被那浩大舰队吓得手滑了,点燃了引信。

鄂善匆匆而来,扯白床单砍树,忙了一两刻钟,茹喜忽然叹道:“别派人了,咱们……咱们去亲迎。”

炮声已渐渐低沉,海面上多出无数海蛟船,拉着细密的尾浪,朝岸边冲滩而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