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一十六章 满清九旗

将近八月下旬,北京城原本就诡异莫明的风向骤然狂卷,置身事外的看客都晕头涨脑,不辨东西。

依旧是烈日当空,一群破落旗人正凑在皇城根下,争得面红耳赤,一些人道:“三阿哥赢了!”

他们收到的消息是,康亲王崇安、马齐等人因慢待太上皇,暂停议政之责,在家反省。皇帝认为,议政王大臣会议和协办总理事务处并立,致政务不畅,并为总理事务处,委徇亲王允禵、庄亲王允禄、显亲王衍璜和平郡王福彭四人为新的总理大臣,新晋礼部侍郎吴襄、内务府总管海望等人任协办大臣。

在此变动中,四皇子弘历因“行为不谨”削宗籍,下狱待审。据说是上月太上皇病重时自编下毒案,构陷新君。

另一些人嗤笑:“从哪里听来的野路子消息,是四阿哥翻盘了!”

依他们所知,平郡王福彭、显亲王衍璜和庄亲王允禄等人因慢待太上皇,暂停议政之责,在家反省。新君哀痛过度,身体不适,国政由徇亲王和四皇子弘历并摄。摄政王大臣会议和协办总理事务处权责移回军机处。

“三阿哥稳坐龙椅,怎可能翻得了他的盘!?这不是造反么?”

“那帮王爷已经在承德造过一次反了,四阿哥怎么不能依葫芦画瓢,再来一次?”

吵得太入神,这帮人连大队兵马开进都没察觉,等到被围起来,才一个个噤若寒蝉。

“你们是旗人还是汉人?”

“是满旗还是汉旗?”

“哪个旗的!?”

军将厉声喝问,这帮旗人脑子灵活,到嘴的答案也吞回了肚子,重新揉了一遍。

“我们、我们是镶红旗的,镶红旗!”

两面消息抵触,有一桩细节却颇为玩味,徇亲王允禵两面都在担纲,而他刚受领了镶红旗的若干佐领。

现在的形势是三阿哥,光绪皇帝弘时是一党,四阿哥弘历,原本的储君是一党,两党似乎正面干了起来,还各自拉扯了一帮宗亲重臣,这已不是什么满汉之争,根本就是皇权之争。

这帮旗人不清楚军兵的来路,拼命骑墙,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堵厚厚实实的墙。

“滑头!老子还想入镶红旗呢!”

军将嘟囔着,最终没再为难他们,破落旗人们惶惶如败家之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北京城已寒风凛冽,再不敢在外晃荡。

八月十八日,对小民来说,还没感觉太乱,就是穿着各色号褂的兵丁来来回回。而以紫禁城为中心,血色正渐渐弥漫开。

城南大道上,一拨人马护着一辆马车急急而行。马车里,弘历担忧地问:“茹喜她们……”

对面傅清点头道:“即便没咱们护着,还有十四爷呢,她可是南北议和的关键人物。”

弘历叹道:“就该听她的,咱们竟比一个妇人还要妇人之仁。”

傅清苦笑:“谁知道皇上……三阿哥,下手这般狠厉呢。”

傅清身边是刘统勋,他插嘴道:“王爷心怀大仁,必有大福!”

弘时推行“满州新政”的决心非常大,福彭、衍璜等激进派宗亲重臣都站在了弘时一边,连允禄等中立派也倾向新政,准备以破釜沉舟的姿态,跟南蛮死拼到底。即便允禵极力糅合,议政王大臣会议和总理事务处还是没能维持住局面,没几天就分崩离析。

徐元梦、蔡世远和傅清、刘统勋等人决意扶持弘历,而有茹喜所保的南北和议前景,康亲王崇安等宗亲也痛定思痛,点头默许。张廷玉蒋廷锡等汉臣也视若无睹,任其借部堂便利行事。

想着朝局经不起折腾,满人更不能内斗得太血腥,徐元梦等人筹划了一整套方案。核心是囚禁弘时,以“病退”的名义体面下台。而弘历作为摄政监国,稳定局势后再登基。

可没想到,弘时那一派也早存了清理新政反对派的决心,而且没什么密谋,直愣愣地挥刀砍了过来。不是允禵事先警告,弘历这颗脑袋已经掉了下来。

福彭掌握了西山大营的留守人马和九门提督的护军营,衍璜直入丰台大营,以君臣大义和满人命运镇住了同情弘历的各部统领。兵权在握,当弘历这一派还在朝堂和紫禁城下力气的时候,弘时的大军已经入了城,准备将他们一网打尽。

怀着极度愤怒和无尽恐惧,弘历由傅清和刘统勋等人护送,仓皇出了北京城,朝天津奔去。塘沽总兵和天津知府都是雍正简拔起来的,应该还靠得住。

弘历的马车奔在前,另一辆马车在十多里外的后方向南急驰,马车后面还有数十骑兵追着,张弓搭箭,不断弹弦。

马车里啊地一声惨叫,李莲英一手捂住屁股,血水自袍摆不停地流着,身子却半分不闪。

茹喜含泪道:“小李子,难为你这般忠心了,以后有我们姐妹的富贵,断少不了你的!”

李莲英身子再一抖,脸肉也拧成了麻花,想是又中了一箭,他呻吟道:“奴才这辈子都是服侍主子的,奴才不在乎什么富贵……”

茹安挺着大肚子,就一直哭着,茹喜恨声道:“今天若是逃不过这一难,都是那弘历害的!雍王爷……万岁爷,你生儿子,怎么把大决心跟猪脑子生到了一起,又把玲珑脑子跟豆腐心拼到了一起!?”

茹安抽泣道:“姐姐不是念叨着,万岁爷本就是大决心加猪脑子么?”

茹喜纠结地叹道:“错了,万岁爷是大决心和玲珑脑子,可惜满人里就没几个不是猪脑子加豆腐心的!万岁爷败就败在没有眼力价,看不清满人心思!”

李莲英叫着痛,还有功夫插嘴,“主子之前也说过啊,坐上那龙椅的主子,眼力价都不怎么好。”

马蹄声渐远,不知为什么,追兵停了下来。众人长出一口气,茹喜也有了余裕琢磨大局:“是啊,只要坐上了龙椅,就得先盯住自己的屁股,瞧弘时急成这样,他过河不是在拆桥,是在烧桥!还不知道北京城里到底乱成了什么模样。”

北京城里,看上去不乱,也就是大街小巷上民人少一些,兵丁多一些,可在无数宅院里,一颗颗人头翻滚落地,血水一摊摊汇聚。

“我是图里琛,是二品大臣,不经大理寺审定,皇上也不能杀我!你们这是矫旨!”

一座宅邸里,被一帮兵丁压着的老臣还不清楚状况,怒声咆哮着。

歪眉斜眼的头目不耐烦地道:“咱们替皇上办事,不是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么,你还瓜噪什么?图里琛……爷我还裆里深呢,赶紧的!咱们还有好几家要办!这老头家里真没什么油水,也没养出顺眼的闺女。”

图里琛喊道:“我是正黄旗的,我是满人!”

头目哟了一声,油油笑道:“知道您是位贵主子,可您不跟着咱们皇上走,却要站到四阿哥那边,这就对不住了……”

拖得长长的号叫嘎然而止,那头目看向已软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图里琛家人,快意地道:“各位老少主子们,你们也一并上路吧!”

兵丁皱眉道:“没说要连家里人一块砍了吧?”

头目撇嘴:“也没说不准砍啊,就搜罗出几千两银子,没点值钱货,地皮又带不走,晦气!砍了砍了!冲掉这晦气,保保下一家的运气。”

八月十八日,北京城迎来血腥一日,之前众多在弘时登基大典上跳出来质疑的大臣,逃过了当日,却没逃过这一日。汉臣固然是扩了范围,满臣也没能逃脱。

康熙雍正两朝旧臣的图里琛,本是满人中少有的学士,精通俄罗斯事务,曾经跟俄罗斯人签订过不少勘界协议,却因上题本求见太上皇而全家遭难。至于领头的大学士逊柱,不仅他自己被杀,在京所有族人也尽数遭殃。

弘时和福彭等人也没想着这般大开杀戒,可他们难以调动正式的国家机器来行事,同时也不相信以允禵和张廷玉为首,还维持着大清国政基本运转的满汉官员,对西山大营、丰台大营和步军营护军营都不敢全心信任,怕他们放水,用的都是手底下的包衣奴才。

恶策加恶奴,破坏力猛增十倍。

内务府包衣、王府包衣,都是平日叩首打千练得精熟的奴才。给他们套上号褂,分发清单,许他们恣意妄为,这些奴才份外凶恶。这一路杀下去。杀名单上的人,变成了杀名单上的户,再变成抄家。当日死于非命的官员足有三四百,再算上家人,怕不止七八千人。

八月十八日,得知弘历和茹喜等人都跑了,“弘时集团”虽知是允禵干的,却又不好问责,恼羞成怒,急急推动了“满州新政”。

新政第一桩就是扩旗,弘时和福彭等人也发现了,没有汉人的配合,连这北京城都玩不转。但要用汉人,就得选能信得过的,比如吴襄这种汉人。

可“满州新政”的大旗就是讲满汉之分,这矛盾该怎么解决?

好办,扩旗,把汉人纳入汉军旗不就结了?

拥护弘时的汉军旗人不乐意了,原本是低自己一等的奴才,凭什么要跟自己平起平坐?

于是这扩旗的政策就变了样,将可用的汉人编给汉军旗下,充任包衣。原本自满州入关以来,汉人里就有所谓的“随旗人”,把这随旗人定为经制,搞扩大化就好。

汉人多数当然是不愿的,赤贫苦寒户给贵胄大室当包衣还是美事,可要小康饱暖户给状况差不多,甚至更差的汉军旗人当包衣,谁想得通?

可对弘时集团来说,汉人怎么想,有必要关心吗?为什么?问刀子去!

八月十九日始,京城表面上的宁静也被打破了。自皇城周边开始,包衣兵一条街一条街地清理汉人,更有人马奔出北京城,去京畿州县整理地方官府,推行此策。

连续数日,满城呼号,人相奔走,血漫于道。

有阻力不怕,上刀子就行,可有些阻力就不是能用刀子解决的了。吴襄这种积极配合,而且用处很大的汉人该怎么办?没有他们,北京城的汉人都整理不出来,更别说京畿州县,至于整个北方,即便是一脑子尿血的弘时也不敢作此想。

原本也简单,反正这种人少,直接抬旗。

抬着抬着,连福彭衍璜都不满了,几个十几个还能接受,几百个上千个,那不乱了套?

“咱们……就另立一旗,以绿旗为号。有绿营,也可有绿民嘛。”

已被抬入镶黄旗的吴襄献策,让弘时君臣刮目相看,抹浆糊的事,果然还得靠汉人。

于是在雍正十年八月底,大清的八旗铁制变了样,变成了九旗……多了正绿旗。

可用的汉人被编入这一旗,比照汉军旗铁杆庄稼的七成给钱粮,京城和京畿的富户如鸟兽散,而赤寒无业的汉人汹涌而来,新设的正绿旗管领衙门的大门都被挤塌了好几次。

因为自己的名字,允禄担心起这一旗的钱粮来源,弘时道:“朕着内务府把户库银子全搬过来了,还有三千八百万两呢。”

福彭皱眉道:“可有不少是要备着西北、荆襄和江南战事奏销的。”

弘时脸上显出决然:“那几个地方还能保得住?既然地都没了,为什么还要花银子?”

允禄、福彭和衍璜等人看向懂实务的吴襄,后者死死把脑袋缩在胸口,不敢说话,三人再对视一眼,都有一种连底裤都押上了赌桌的不安感。

徇亲王府,内务府总管海望泪眼婆娑地道:“十四爷,太荒唐了!再这么下去,家底都要败光,人心也全要散了啊!小人是不敢让内务府跟皇上闹生分,才硬着头皮跟皇上走在一起的,可……可再搞下去,小人怕夜里被谁捅死在床上,还不知道是谁干的!”

允禵满脸憔悴地道:“我跟你都是一路货色,还能作什么?不是我拦着,皇上恐怕连康亲王那些人都要杀了……我也只能作这么多了,护着咱们满人的精血,不让动荡散到上头来。”

海望几乎快哭出了声:“可昨日马齐都来找过我,试探着作点什么,小人不敢接腔。从龙那几大家,都已经坐不住了!”

允禵笑了,纠结地笑:“他们也知道之前的事办得太荒唐了吧……可没这事,我脱不出身,也护不住这么多人。说起来,也是老天爷垂怜,万幸中的不幸。”

海望长叹:“十四爷当初要答应坐那位子,哪还有今日?”

允禵冷笑不语,心中却道,我十年高墙岁月岂是白过的?现在这形势,那位子就铺着钉垫!谁坐谁倒霉!要坐稳那位子,还不由北面,不由满人自己决定。就看茹喜能不能帮着弘历搭上南面的线,南面那位圣道爷,愿不愿意伸手吧。

张府,张廷玉叹道:“光怪陆离啊,这些稀奇事,这位皇上居然还真干得出来!”

蒋廷锡道:“小儿持国器都不足以述……”

张廷玉摇头:“谁让他是皇上呢?”

蒋廷锡语含期待:“快了……快了……”

张廷玉闭眼,装作没听到:“我们臣子,要守大节!君臣大义,绝不可丢。”

蒋廷锡暗道,是啊,谁坐龙椅你忠谁……

黄埔无涯宫,李肆招呼着四娘:“检点侍卫亲军,咱们要去北面。”

四娘瞪眼:“干什么!?什么事还要官家御驾亲临?”

李肆笑笑:“江宁献城,杭州献城,江南已平,我这个皇帝,总得去转一圈,安抚江南人心嘛。”

四娘没想太多,就觉得李肆的笑容颇为诡异,她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生怕有外人在场,这荒唐皇帝经常搞些让人羞愤难当的龌龊事,比如在置政厅的“龙椅”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