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一十三章 满州维新

乾清宫东暖阁,名为暖阁,夏日却是凉爽之地,聚在此处的一帮人大多更是心中生寒,除了少数几人。

弘时……光绪正说得额头生汗,平郡王福彭和显亲王衍潢听得两眼放光,庄亲王允禄使劲点头。

“当初皇……太上皇跟南蛮立《浒墅和约》,这几年下来,南北之势是个什么情形,大家都看到了,那就是坐以待毙!咱们满人还有关外老家,为什么不能跟南蛮在关内拼到底?”

“不拿出破釜沉舟的心气,下场就是被南蛮鱼肉!反正死的又不是咱们满人,丢的也不是满人的地,老顾念着坛坛罐罐作什么?”

“满人一心,跟南蛮斗个鱼死网破,南蛮反而要畏我们。我太祖十三副甲起兵,不就是拿出了韩信背水一战的志气,才得了这天下的么?”

弘时扫视众人,脸上满是将生死富贵乃至龙椅置之度外的决然。

“朕已即位,那些个汉臣也没什么用处了,巡捕营……朕看推到河南去防备南蛮为好。一万汉人绿营,置在京城里,看住他们得多少兵?”

他再看向允禵:“十四叔啊,南蛮伪帝放在这边的线,怎么也得掐了,不然怎么向满人展我决绝奋起之心呢?”

允禵嗯咳一声,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崇安插嘴道:“皇上这些交代深有见地,我们几个赶紧议出条陈来。这几日皇上也累乏了,还是先调养好身子,咱们大清还指着皇上镇住场子……”

这话味道很有些滑,弘时鼓噪起来的热气顿时被凉意驱走,他也不是笨蛋,脸上的红晕迅速消退,楞了片刻,矜持地点头挥袖:“也好,有劳诸位为朕分忧了。”

允禵等人告退,空空荡荡的暖阁里,弘时低声自语道:“镇住场子……朕就是给你们当幌子的!?”

军机处已被改作了协办总理事务处,议政王大臣会议以此为运转据点。原本雍正就是将各地军国事奏报和交办流程直接归拢到军机处,现在军机处之下的运转一切如常,之上的流程,则变为议政王大臣会议决策,协办总理事务处执行。

这还只是新皇登基后名义上的政务流程,实际却有不小差别。议政王大臣里,允祉只顶了个名义,并不参与议事。马齐只是总理大臣,却要跟议政王大臣们一起议事。然后由马齐领着徐元梦、讷亲、张廷玉、蒋廷锡等总理大臣具体经办。

事务房最偏僻的一处厢房里,六个铁帽子王外加允禵、马齐再度开会,没多久就起了争执。

福彭对众人很不满:“皇上誓言新政,条陈都拟好了,为什么大家不跟着办?”

衍潢是福彭路线的忠实拥护者,扒拉着扇子,仿佛是腰刀一般:“咱们不是汉人,是满人!还搞什么调和、中庸的,搞了几十年搞成了这样!当初摄政王是怎么搞的?杀!对汉人还是那套法子:不听话的,杀!北面几千万汉人里,摘出百万忠心奴才,别说守北面,收复南面的半壁江山,也是指日可待!”

本是康熙十六皇子的允禄继了博果铎庄亲王爵位,身份非同一般,他倾向于福彭和衍潢两人,“南蛮以华夏正朔自诩,之前入江南,就在江南民人面前缩手缩脚,太爱惜羽毛。我看咱们只要抱定决心,南蛮真要退缩。”

崇安哼道:“这个皇上纸上谈兵,你们也跟着起哄?看看这什么新政,逐退汉臣,清理汉员?你们知不知道,六部里从笔帖式、主事到郎中再到侍郎,咱们满人虽然占着大半位置,可事情全都是汉员在办?少数有为的也不过是转译满汉文档,没了汉文档,满文又从何而来?”

“朝堂没了汉人,地方州县又怎么催收钱粮?靠满人?麦苗跟杂草能分清就是有为了!”

“再说扩汉军旗这一条,把可用汉人全编入旗,以满旗对汉旗监管,供战阵驱策?先不说可不可信,可不可用,这都难料。就说这银子从哪里来?入旗就要吃铁杆庄稼,否则怎么专心练武打仗?太上皇是留存了四千万两银子,可眼下南北战事还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最后能剩多少?”

“皇上有没有算过,扩旗十万,一年要费多少银子?起码五百万!这还只是死的,选人、辟居,差事,再加上少了这些人的人丁钱粮,一千万能打住?”

“再来,连通准噶尔、俄罗斯和西班牙,这都是上嘴唇碰下嘴唇,虚的!准噶尔已经上了南蛮的船,西班牙都不敢跟我大清正式来往,俄罗斯……更是远在天边。”

崇安一番话,将弘时拿出来的“新政”条款批得一文不值,福彭和衍潢面色涨红,就要争辩,允禵悠悠一叹,打断了他们。

“看来皇上对咱们这议政王大臣会议,另有想法呢。”

众人沉默,废话,他们现在搞的这套“八旗议政”,都是关外征战时代的古制了。皇太极立国大清后,这制度就只剩下一层皮。入关得了天下后,从顺治到康熙,都死死压着这层皮,甚至不惜借汉人之力,为的就是确保皇权在握。

人就是这样,升米恩,斗米仇。弘时登基前视众人为再世父母,屁股一坐上龙椅,看众人的眼色就不对了。想着之前在东暖阁里,弘时那表情,崇安马齐等人就隐隐后悔。

片刻后,福彭忽然梗着脖子道:“十四爷,咱们都是敬你的,本想着你来做这皇帝,你又不愿。眼下你既不帮着皇上行新政,还护住了淳妃姐妹,十四爷,你又有什么想法?”

允禵眼角跳动,冷冷道:“我还能有什么想法?不是我跟康亲王继续举着四哥的旗号,登基那日跳出来的就不止是几十个满汉大臣,而是一朝满汉!弘时这皇位能坐得上去?”

他的语气也不怎么善了,“你们血气方刚,四哥喊满汉一家,你们就喊满主汉奴。可喊和作是两回事,怎么作也大有文章,要下功夫调治旋磨,哪能像提刀砍头那般痛快?”

“我大清能得天下,是靠骑射,是靠满人自己?动点脑子想想!不是咱们满人举着崇儒尊统,满汉一家的旗号,不是有汉人心甘情愿为前驱,大清能得整个天下八十年?”

崇安等人点头,马齐也无奈地叹气。

允禵还没完:“你们老想着,反正还有关外可退,就搏一把拉倒。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咱们满人,还是当年居于黑山白水的满人?入关这几十万满人,都已吃了三四代铁杆庄稼,受朝廷养活,你让他们到关外烟瘴之地再以渔猎为生?”

“不说一般满人,就说咱们,咱们还会什么?咱们回到关外,还能有什么活路?”

扫视脸色苍白的众人,允禵语调非常深沉。

“咱们满人,已经没有退路!这天下不只是汉人的家业,也是咱们满人自己的家业,没了这家业,咱们满人也就彻底完了!”

“为什么要拉着汉人,要糊上这层皮面?咱们避不开汉人,咱们也只能靠汉人治国!就说咱们满人,现在说话办事,哪里还有昔日关外满州的影子?剥了这层皮,跟汉人有什么区别?”

“既要守住这份家业,就得从长计议,就得方方面面想全了,能争取到的,能借用到的,咱们都不能随便丢开。咱们不是五百年前的蒙古人,有那么多部族人丁……”

其他人凛然,福彭却没被说服:“十四爷,你那套无非就是忍辱姑息!康熙爷姑息出了个李天王,雍正忍辱出了个英宋,眼见咱们成了辽金末世,还要继续忍下去!?”

衍潢拍掌道:“没错!与其坐着等死,不如鼓足劲儿拼一把!咱们满人如果这点血性都没了,要这天下还有球用!”

会议在争吵中不欢而散,弘时的那套“满州新政”也只能被搁置起来。

平郡王府,衍潢对福彭道:“这不是办法……”

福彭恨声道:“十四爷这十年,心性还真是被高墙磨平了,他也不想想,不行新政,又何苦干这一桩泼天的忌讳事!”

衍潢摇头:“十四爷倒还出于公心,可康亲王几个,听说在江南银行还存着大笔的银子……”

福彭握拳咬牙:“连几个人的议政王大臣会议都齐不了心,还想着什么满人齐心,我真是幼稚!”

见他这脸色,衍潢心惊肉跳,就听福彭再道:“只有新政才能救满人!只有……”

他眼中闪起精光:“只有弘时……皇上,才能救满人!救能救的满人!”

康亲王府,允禵朝崇安点头:“蒋廷锡传来了南面的消息,是我昔日幕友陈万策的原话。南北以黄河为界,东西以西安为界,明定期限十年。陈万策我已不敢信,蒋廷锡也不知是否别有用心,这条新线难以足证李肆的诚意,所以需要茹喜这条线再去试探。但我想那李肆所求,也该大抵如此。”

崇安叹气:“这条件……皇上和福彭那帮人怕是绝不答应,早知今日,何苦当初,若是弘历即位,该能镇住这帮尿血上脑的满人。”

允禵摇头:“话也不能这么说,没马齐和康亲王你们出面,那些满人说不定要捅出更大的篓子,现在至少咱们还能握着大局。”

崇安颓然道:“大局?现在是咱们满人三只手争扯着大局,汉人就在一边看戏。”

张廷玉府,刘统勋几乎恨不得朝张廷玉叩头:“今上要行满州新政,置我们汉人于奴婢之地,中堂,真不能继续看戏了!”

张廷玉老神在在:“我们?延清啊,我们是士,不要跟民混在一起。汉民可驱策,汉臣却必须借用。新君这新政,根本推不动的。风声正紧,我们,居于朝堂的我们,就得镇之以静,不能学着田从典,徒损我们汉臣精血。满人里不是没聪明人,新君不改弦更张,自有满人出头,轮不到我们出头。”

刘统勋可没张廷玉这深沉心性,出了张府,在大门口如无头苍蝇一般地转着,差点撞着了另一人,是蔡世远。

“呸!”

在刘统勋看来,此人乃汉臣,又是弘历老师,这番动荡,他却毫发无损,甚至还升了工部尚书,补了田从典的缺,显然是投了弘时一方。他憎恶地一口痰吐在地上,转头就要走,却被蔡世远拉住。

“刘延清,此时就在找能朝我吐痰之人,非如此,不可信啊。”

蔡世远笑吟吟地道,接着附耳一阵嘀咕,刘统勋先是狐疑,接着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定在脸上的是凛然决绝之色。

刘统勋道:“华夏之为华夏,就在道统不绝,我刘统勋愿行此大事,扶纲常,正君臣!”

乾清宫东暖阁,另一个汉臣恭恭敬敬地三拜九叩,正君臣大礼。

弘时表情颇有些诡异:“吴襄……你这名字……”

翰林院检讨吴襄,这名字确实很惹人注目,可他却朗声答道:“若臣早生百年,定将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逆子斩除!”

听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说笑,弘时噗哧笑了,接着又皱眉,还没发问,吴襄又道:“逆子裂我大清江山,为祸圣祖之治,臣九泉之下也难瞑目!本想着投胎来助圣祖讨灭逆子,却不想阎王爷说,有圣祖在,何须你这无用之辈,就再拘了臣一甲子。”

这家伙越说越来劲,脸上的谄媚之气也渐渐显露出来:“原本臣还怨阎王爷,可见皇上登基,才恍然大悟,原来阎王爷是要臣为皇上所用。”

弘时也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强撑着笑道:“朕可不缺说笑话的,你递的折子……”

吴襄转了脸色,认真道:“臣知皇上之心!满州新政,为的是大清江山,看似为满汉划下藩篱,可保住大清江山,也就保住了黎民苍生!臣虽身在汉,也愿以命相效,助皇上一展宏图,建中兴之功!”

弘时呼吸加重,看此人的目光也有些变了,再听吴襄道:“臣不是田从典那等老迂,也不想像张廷玉那般看戏,臣有条陈……”

暖阁里,吴襄侃侃而谈,弘时不断点头,最后还拍掌叫好。

紫禁城乾西五所,一个侍卫递了牌子,兵丁恭敬地让开了路。

“傅清!”

府院里,见到此人,弘历失声低呼。

“四阿哥!奴才有罪!”

傅清噗通一声跪下,泪水哗哗直流。

“奴才就不该跟那帮人通气!原本只是不忍皇上骨肉相残,可没想到,没想到……”

傅清当然没想到,雍正让他去杀弘时,他却暗中通知马齐等人,最后事情演变到马齐等人反乱,弘历丢了皇位,要杀的弘时却成了光绪皇帝。议政王大臣会议立起后,他就被拘押起来,还是允禵保下了他。

“你、你……唉!你也是个愚人啊!”

弘历已大致清楚热河行宫之变的过程,对自己这姐夫原本恨之入骨,可眼见他低头悔罪,恨意也暂时压了下来。

“别自责了,当日弘时厨子下毒案,我看就是那帮人事先策划好的。不是想着要气死皇阿玛,就是借查勘之机,行倒打一耙的勾当,诬赖我是存心陷害弘时。还好十四叔护住了我,这事才没干出来。”

想到一个“忍”字,弘历也为傅清开脱起来,一边扶起傅清,一边想着傅清的来意。

“十四爷不敢明面上说,其他满人都对马齐福彭等人恨之入骨,大家可不当弘时是什么光绪皇帝,都等着看他笑话呢。四阿哥,事犹可为,万不可放弃!”

傅清恨声说着,弘历两眼也渐渐发亮。

东五所一处偏僻宅院里,李莲英一边说着,茹喜一边点头。

“满州新政……真是自取灭亡!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十四爷也得靠我跟他说话,咱们且看着,不须太多时日的。”

她低声自语着,眼瞳也是亮晶晶的。

紫禁城西北角,荒凉的映华殿外,一个胡子拉茬,满身血污的大个子蓬地扑在地上。

“看你往哪里跑!我李卫可是专抓耗子的,你还能跑得过我的手掌心?”

两手掐着一只耗子,李卫眼瞳闪闪亮,下意识地就朝嘴里送去,耗子脑袋凑到嘴皮上却又停下了。

“不行,你是皇上的……”

鼓足了决心才将耗子从嘴边挪开,李卫挣扎起身,朝着殿里奔去。

“皇上!皇上……准备用膳了!”

李卫的大嗓门荡开,却被高高的宫墙和厚厚的门板挡住,门墙外,一圈兵丁们缩在墙角阴霾里,满耳朵都被知了声灌着,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