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一十章 豪杰再起

此时已是七月十二日,时间回到七月十日那一夜,热河行宫正杀声震天,殿堂里,徐元梦和高其倬皱眉:“弘时?”

急急立起的议政王大臣会议正在商讨皇位更迭之事,福彭首先就提十四,可其他人都在摇头,连同为宗室的崇安也摇头。十四已被圈多年,再无交际,谁知道他就位会搞出什么事?而且十四要得位,满天下人都知道大清已乱,汉人的人心还是其次,内外蒙古的人心能稳住吗?就算天下已剩一半,还能捞时,总得稳住这一半江山。

不管是以汉人礼法论,还是以满人人心论,都只能把皇位交给雍正的儿子,但这人必须跟满人一条心,绝不能再玩什么满汉一家的荒唐把戏。

马齐缓缓点头:“没错,弘时!弘时自小跟老八等人相处甚密,对十四也很是敬佩,很看重咱们满人一心。就因为跟皇上心意合不到一起,才被圈了起来。”

仔细想想,弘昼就是个浪荡子,就算是装的,但装成那样了,也难得人信服。那就只有弘时了,虽然禀赋比弘历差点,但为人还算不错,至少屁股很正,不像弘历,高举他父皇满汉一家的旗帜,养着雍容气度,已为当这满汉一家的大清皇帝准备了十年。

但雍正还没死,密令要杀弘时,他们却扶弘时,这是跟雍正对着干。杀李卫就如诛杨国忠,还算是挟势逼君,而扶弘时,就直接是谋反了。

众人都有些顾虑,马齐长长叹气:“其实我也不满这个人选,还是老八最佳,可惜……先帝老眼昏花,不仅看迷糊了时局,还选错了人。不,其实也没选错,当年的十四还是不错的,只是南蛮作祟,当今皇上又有大决心,嘿嘿……大决心,把咱们满人都葬送掉的大决心。”

马齐这老臣,名望太高了,历经康熙朝风雨,雍正朝也稳稳坐着。早年个性跋扈,甚至还有直接跟康熙顶牛的事迹,后来却韬光养晦起来,以至于雍正也寻不着把柄按下他,只能将他当一面旗帜竖起来。

原本大家都觉得这就是根老泥鳅,却没想到此时,马齐竟然是“异心“最坚的一个人。也正因为他心意坚定,其他人才敢走到一起,将这等同于大逆的事业进行到底。

“若是皇上还有一丝顾念咱们满人的心思,我也不会挑头说话,可现在这幅光景,皇上不出言怜恤满人,不想着在西山大营出事后安定满人,还一门心思要削我们满人,我只能站出来,为咱们满人说话。”

表白了一番心迹,马齐沉声道:“没有退路了!要救下满人江山,我们也得有大决心!”

的确,皇帝已经杀了一圈人,又把屠刀架到了他们的脖子上,而他们也在围杀皇帝指定的宿卫大臣,还有什么退路?立起议政王大臣会议时,就已经没了退路。

福彭满脸狰狞地道:“写好传位遗诏,趁着皇上还有气,让他赶紧认下!”

高其倬作为唯一的汉军旗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满脑子正被君臣大义和满人出身两股心绪纠缠着的徐元梦一声长叹:“不要株连太广,就求尽快安定人心,真正的大敌还在南面。”

没理会这两个立场还不够坚定的军机大臣,众人相视点头,眼中都飘着炽热的火苗。

“皇上!军机和宗亲们……都反了!”

寝殿里,李卫再次冲进内室,只是这次满脸血污,看起来颇为骇人。旗兵围杀而来,他手下的兵死伤过半,他亲身前去震慑,却被一阵箭雨盖住,不是亲信舍命阻挡,已经成了刺猬。

带着残余部下退入寝殿,李卫就来找雍正求告。哭号时,心中还想,天塌了,这下真的塌了……

总管太监王以诚已听到了隐隐刀兵声,正觉不安,听到这话,啊地一声尖叫。

“药——丹药——!”

雍正迷迷糊糊,即将入梦,被李卫这一声喊惊醒,气血差点喷出了头顶,整个人就像是快被撕裂一般地难受。

宗亲重臣们造反?怎么会?为什么?

如山一般沉重的疑问,以及如天幕般深邃的恐惧,交织着死死压住雍正的魂魄。小半瓶丹药下肚,魂魄还是没能牵起来,雍正忽然无比懊悔,就不该那么利索地杀了贾士芳,至少能让自己清醒一会,把眼前这一劫度过。

“不——不可能——!”

雍正一声呻吟,再度瘫倒在床上,神智又化作了一滩泥水。

“不——老天爷啊,不可能——!”

李卫呆了片刻,忽然哀嚎出声。

大群兵丁涌了进来,杀戮声已在寝殿外响起。

“我是王以诚,我是总管太监,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造反!就不怕皇上治罪!?”

王以诚带着一群雍正身边的侍卫护在殿外,振作起精神,想要喝退来人。

“常保!已到此时,你还要听李卫那汉狗的话!?”

对面响起这么一声呼喊,一个二等侍卫身子抖了一下,接着深呼吸,铿锵拔刀,一刀劈上了王以诚的脖子,那脑袋还保持着张嘴呼喊的神态,就这么咕噜噜地滚了出去。

来的是讷亲统领的护军营旗兵,本不敢直接冲入寝殿,李卫还能守住寝殿最里一层,但常保一出手,其他侍卫也都跟着反水了,毕竟他们都是满人。兵丁们一拥而入,李卫被死死按在地上,接着五花大绑,刀锋直逼雍正塌前,再无人能阻住这时势之变。

“皇上虽有恩于我,我得报效皇恩。可皇上被李卫这帮汉人蒙蔽了,而我终究是满人……”

钮祜禄·常保果决出刀后,心中恐慌不定,不停地扯来理由压稳心神。他一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得雍正青睐,晋了侍卫,有传闻说,就因为他这名字。

这个常保,此时依旧疑惑:“那个常保,到底做了什么?”

即便是跟着马齐一帮满人下了大决心,操持起议政王大臣会议,有些人也不是满心透彻。

“王爷,为什么要换弘历?弘历亲母熹贵妃可是钮祜禄氏,嫡福晋出自富察氏,而弘时生母是下五旗包衣,嫡福晋虽出自栋鄂氏,却不如弘历亲族势盛。选弘时而非弘历,满人自己也要闹出生分……”

“徐善长,当今皇上的亲族,难道不势盛?可他把咱们亲族当亲族待了吗?隆科多是什么下场?之前又是怎么捧年羹尧的?连儿子都不放过,这跟亲族有什么关系?大家是瞧出来了,今后的皇上,不能再这么独断专行了,就得找一个肯听大家伙话,能让议政王大臣扶着的皇上。弘时出身不好,亲族不旺,这不正合适么。”

七月十二日,当李肆在黄埔无涯宫普仁殿爆粗口的时候,北京城,一行人马风尘仆仆地奔入德胜门,后方不远处还涌着冲天烟尘,一眼就知是一支大军正在逼近。可德胜门却大大敞着,守门军兵不为所动,显是清楚这股大军的来历。

前行人马护着一辆马车,马车里,康亲王崇安正为依旧一脸怔忪的徐元梦解惑。议政王大臣会议在两天前的夜里决议,由他们二人带队回京,安定局势,马齐则跟其他人护着銮驾缓缓后行。

銮驾里到底是殡天的皇帝,还是让位的太上皇,徐元梦已无心多想,众人丢开弘历选弘时,这让他很不解,同时不满。那夜激情,他不敢有什么异议,现在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听崇安这么一说,徐元梦苦笑,这是要立弱君,方便议政王大臣操控国政啊。

徐元梦道:“可弘历怎么安排?放出十四,立了弘时,难道要圈了弘历?满人不还是抱不成团么?”

作为理学之士,他很有底线:“不行,不能为难弘历……”

崇安冷眼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马车驶入德胜门的门洞里,两个大员迎了上来,一个是讷亲的哥哥,散秩大臣策楞,一个是庆复,雍正出巡后兼内大臣,两人都负责紫禁城守卫。

“张廷玉只是索要议政王大臣联签的手书,就将九门提督的大印交出来?”

两人向崇安低声禀报,崇安连带徐元梦都是一愣。十日夜里,他们急遣精干亲信返京,除了联络满人要员外,更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拿到九门提督的大印,将步军营置于议政王大臣会议的控制之下,而这大印就在张廷玉身上。

原本计划是由策楞和庆复暗中下手,直接收拾掉张廷玉,却没想到,张廷玉似乎已知道了热河行宫之变,居然主动联络两人,示意只要议政王大臣会议照着规矩来,他就俯首帖耳。

崇安带着丝纠结地道:“果然是奴才!好奴才!”

雍正搞满汉一家,满人对张廷玉为首的汉臣自然很是不爽,但如果汉臣都像张廷玉这样乖乖听话,不掺和满人的事,这也是绝大利好。崇安纠结的是,原本他还怀着狠狠收拾一顿汉臣的心思……

“那么大将军王……”

崇安和徐元梦先回京城,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北京城局势的话事人,崇安刚开口,另一骑奔入门洞。

一声怒喝响起,嗓音混浊中夹着清朗:“你们胆敢兴兵逼宫……好大的胆子!”

马上骑士白辫苍苍,看面目却不过四十出头。勒马扶缰的姿态,逼视众人的目光,都蕴着一股汹涌而沧桑的巨大力量,那是曾经统领千万兵马,睨视天下的气魄。有那么一刻,众人隐隐感觉到了先帝康熙的气息,心中都是一个大跳,下意识地就要叩头跪拜。

“王爷!”

“大将军王!”

“十四爷!”

来人正是被圈禁了快十年,刚刚恢复自由的允禵。即便是贵为铁帽子亲王的崇安,都恭恭谨谨地长拜招呼,心中还不停打着鼓,听十四这话,难道是不愿走这条路?

“事已至此,为了满人,为了大清,也只能陪你们走下去了……”

接着允禵颓然而叹,也让众人松了一口长气。

“前事已矣,咱们得朝后看。诸位放心,也请转告议政王大臣诸公,我允禵满腔心思,就只为扶新君,保安宁,稳我大清江山……”

允禵剖白心迹,拨转马头,看向紫禁城。

“既然诸公信我,就听我发号施令!”

有了主心骨,众人精神大振,同声应是。

允禵沉声道:“选了弘时,就得先委屈弘历……此外,还有一只南蛮留在北京城已十多年的魔爪,也必须马上斩断!至于汉人,北京城里的汉人,不足为虑,更不足为惧。”

黄埔无涯宫,李肆摇头:“弘时?朕不选弘时,朕还是选弘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