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零五章 长江大决战:去死的七十

“皇上!此去祸福难测……”

养心殿里,张廷玉叩头喊着,形极惶恐。

“朕也不想去,可满蒙……总之,朕知凶险,但不得不行!”

雍正如泥胎菩萨一般,在龙椅上机械地应着。

这是他即位十年来第一次出京,这种形势下,他当然是十二万分不愿。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他刚即位那时,他恨不得屁股粘在紫禁城的龙椅上,十二个时辰都不动弹,总觉得一旦起身活动,那位子就要没了。

可他必须动了,继山东直隶教匪作乱后,又一桩祸事临头。两三月前,青海出现红衣兵,还是骑兵!跟准噶尔人一同袭扰青海蒙古诸部,这消息现在才传回来。

闻知此事,雍正连嚼了小半瓶丹药才没倒下。南蛮出四川那一路人马,一直在汉中磨蹭,搞半天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直接从四川北出青海,跟准噶尔搭上了线……

原本对漠南漠北蒙古王公们来说,南蛮隔得太远,大清依旧牢牢控制着北方。丢掉了南方,痛的是满人,蒙古人没什么感受。

可现在南蛮跟准噶尔搭上了线,正攻掠青海和硕特蒙古,这让漠南漠北蒙古发急了。这还无关人口地域,之前拉藏汗虽已败亡,大清直接控制了藏地,但和硕特蒙古跟藏地的联系依旧紧密。准噶尔蒙古攻灭和硕特蒙古之后,铁定要再入藏地,有南蛮相助,黄教圣地受准噶尔控制的前景几成定局。

蒙古人急的是信仰,雍正急的是刀枪。南蛮借力准噶尔,火器加骑射一起来,满人还要不要活了?

不管是安抚蒙古情绪,还是提调蒙古兵马,他必须亲自出马,巡狩塞外。

张廷玉有太多未尽之语,雍正听得出来,这一出北京城,就像是将堵在火山口的屁股挪开,还不知要喷出什么毁天灭地的大灾厄。

可他有选择吗?没有!

那李肆好狠,在大江沿线布开数十万人马,浩浩荡荡,几乎都有灭国之势,暗地里还从西面来了一记重重的阴手,那才是他的精锐大军。南蛮报纸上所说的“先南后北,由西向东”,原来是这么回事!

雍正暗自呻吟着,对还要叩请的张廷玉摆手道:“朕招了可信之人在身边,不必太过担心了。至于京城这里,朕委了弘历监国,还有你坐镇京城,九门提督也由你兼了,朕能信你吗?”

汉臣里除开李卫,张廷玉是雍正最为信任之人。当年畅春园清溪书屋惊变,雍正就靠隆科多和张廷玉得了皇位。这十年来,雍正贬斥了隆科多,却对张廷玉恩宠有加,也因为张廷玉恪守本分,从无居功自矜之心。

此次雍正破天荒北狩,稳定京城的重任交给张廷玉,自是唯一选择。不仅如此,雍正还将绝大多数宗室王公,满人重臣都拉了出去,就是怕京城有人趁虚作乱。再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皇储弘历抬出来,不给太子实位,却委监国之任,用来镇台子,这安排雍正觉得还算稳妥。

张廷玉泣声道:“臣如有负皇上嘱托,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学问满腹的中堂,居然学市井之人一般赌咒发誓,可见心意之急切,让雍正心头升起微微暖意。

要人忠心办事,总得给肉吃,雍正虽刻薄,却还懂这道理。张廷玉已作到文臣极致,升无可升,侯伯也是该有之赏,意义不大,但雍正知张廷玉之心,勉励道:“好好作!朕许你配享太庙之荣!”

果然,张廷玉楞了一下,接着再五体投地,叩头连连,这可是大清汉臣怎么也难享得的殊荣,他真要得了,大清头一份!

雍正还在交代:“蒋廷锡在安徽平教匪得力,可用,急召进京,朕要当面提点,此外……”

他连点了几个汉臣,让张廷玉又惶恐起来,如此大用汉臣,满人会怎么想?

雍正却已不在乎了,满人怎么想?国难当头,还能指望他们么?他此次出京,就等于是国难啊,不把那帮欲作奴才而不得的汉臣提拔起来,看护他的龙椅,他在外时,京城能稳?先帝康熙不也是靠着汉臣,把钳制皇权的满人宗亲贵胄打压下去的?

不说龙椅,就是南北和谈之事,他也得靠汉臣去办。选来选去,也就当年去南蛮那讨过延信等满人俘虏的孙嘉淦可用,要派个满人去,事情还怎么谈?

张廷玉已被“配享太庙”这块巨大画饼给砸晕了,满腔心思转到了怎么稳京城之事上,再不去多想。

江西庐陵,城西荒野里,看着列作宽大横队,向第六师步步逼近的西山大营满军营,在庐陵城中高处眺望战场的贝铭基道:“我很好奇,这些满人,此时心中在想着什么。”

四十师统制童竞伤势也好了不少,已能出外活动,陪在贝铭基身边,听到这话,笑道:“我赌自己的慰伤银子,这些满人,正满腹苦水,骂着他们的皇帝呢,瞧,七十步就停下来了,汉军营可是五十步才停……”

贝铭基摇头:“我赌我这一战的赏钱,我不信他们光会骂。锡保知道当面是第六师,也知道第六师的来历。他肯定会给满军营鼓气说,对面是比他们低一等的汉军旗人,这些满人也肯定会看不起对手。”

这赌约谁胜谁负还不清楚,此时第六师,上到桂真,下到小小副尉,面对几乎两倍于己的对手,却都是满心看不起。

“我们是禁卫第六师!国中现在只有八个禁卫师,我们还是第一个!抬起头,挺直腰,枪口瞄准了那些满人!”

“对面那些家伙平日就会跪拜打千,再多一倍也是肉!”

“咱们已经不是什么汉军旗人!咱们是石禄人,是琼州人!户籍上写得明明白白,咱们是汉人!昔日压榨我们,裹挟我们祖辈一同作恶的,就是对面的满人!”

军官们鼓舞着士兵,而当对方那道由三道大阵列,每阵列十多条小横阵拼起来,宽达两里的厚重横阵停下来,前沿离己方有足足七八十步时,禁卫第六师的官兵们心气更高了。

枪声汇聚成巨大的声浪,跟着硝烟一同喷发,拉出近两里长的声光长龙。

零零星星的红衣兵仆倒在地,其他人视而不见,后面的径直跨过不知生死的战友,队列依旧稳稳而齐整地推进。

满军营左翼总统石礼哈无奈地摇头,七十步实在太远了,即使用通过各种途径弄到手的南蛮四年式,七十步也只有两成准头,更不用说京城局造,就算打中了人,也就是皮肉小伤而已。

可有什么办法呢?西山大营的训练标准本就是旗汉分立。即便是选最老实听话的旗人,汉军营那套训兵的法子也没办法在满军营里用全了。鞭子棍子换成篾条,劈头盖脸地抽换成抽背抽屁股。

西班牙教官在满军营里遭尽了白眼,全赖雍正亲自过问,强压着才能把战法学全了。而为了让满军营看起来还能像个样子,西班牙教官和他们这些带兵官,都只能在汉军营的战技标准上打折扣。

汉军营要求五十步开枪,满军营是七十步开枪。汉军营行军一分钟八十步,满军营七十步。汉军营自携弹六十发,满军营自携弹七十发……等等,为什么这里满军营比汉军营强了?因为不是刺刀队的汉军营,还要挎一把腰刀。而满军营嫌腰刀沉,佩的是柄端直接插枪管里的刺刀,这玩意轻,也没多少人有心气跟红衣兵用刺刀比划,多带点弹药心头舒坦。

差别更大的是,汉军营能做到四排队列每两排齐射,满军营就不行,必须一排排轮转。因为齐射时,后排枪火总会偶尔伤到前排,满军营无法接受训练还会出死伤的状况,基层军将强烈抵制西班牙教官的齐射战法……

西班牙教官觉得满军营简直就是三万草包,可在雍正乃至其他满人眼里,旗人也能训出火器军,已是惊天大能。而且……满军营的队列,可比汉军营齐整得多哦。

石礼哈摇头之后,听着排枪如潮,道道轮转,心气又渐渐拉了起来。对面也是旗人,横阵还排得那么薄,居然只有两排!怎么也难挡住这般整齐的排射,他们是来找死的吧?

石礼哈当然想不到,第六师在缅甸跟不列颠人横阵对决后,总结出了两排横阵比三排更优的经验。两排不仅让火力伸展得更开,齐射时也比三排齐射更有效。毕竟三排齐射时,下蹲和曲腰的两排姿态很难受,而且三排齐射的枪焰硝烟干扰太大,精度反而不如两排好。

鼓点不急不慢地敲着,禁卫第六师的步伐还是那么沉稳,跟缅甸之战比,对面清兵的枪弹简直就是毛毛雨。左右不时有战友倒下,缅甸那会,可是一层层倒下。

对面红衣兵真是旗人?怕是已没了脑子的机关人吧?

满军营官兵心头已开始发麻,已经五十步了,枪口就指着这些人,几乎已能瞄谁打谁了,他们还是没停步。还真没见过,天底下有这么蠢的兵。

当第六师的横阵推进到四十来步时,满军营的四排轮转已经转了一轮半。薄薄的两排横阵里,枪口同时指过来时,满军营里还响起了一片嗤笑声,不知道要伤多少自己人了。

蓬蓬蓬……

即便是在西山大营里听惯了枪炮声的战马,也被这一道巨大的轰鸣惊得嘶鸣撩蹄,石礼哈一骨碌摔下了马,不仅侍卫没来搀扶,自己都没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

最多不过两千杆火枪,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满军营的官兵也想问为什么,可不少人已经没这机会了,他们已变作了尸体,正愣愣地仆倒在地。

第六师很惭愧,他们居然在四十步外就开枪了。攻沙廉时,不列颠人也出击过,鹰扬军一百零三师居然顶着不列颠人天竺兵的排枪,上好刺刀,直接逼近到十五六步开枪,然后就挺着刺刀,直接冲上去干翻了对方。

这是桂真的安排,他觉得四十步足够了,满军营不值得太认真对待。

两千多发铅弹,将满军营前排抹去一大半,刹那间,满军营三道大阵列里的第一道陷入到几乎群体昏迷的状态。

“头排归入后排,三排轮转!谁退杀谁!”

石礼哈清醒过来,嘶声喊着,命令很快由旗号传达到翼下各营队。

前方的满军营官兵血液几乎全涌到了脚下,浑身冻得发麻,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要转头而逃。

他们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之前汉军营也只是在攻城,没打过阵战。听说红衣兵能顶着枪口逼上来,一阵排枪扫一层,可大家都不当真,现在亲身经历,即便训了多年的军法,也被恐慌一股脑地驱散了。

呜呜的小牛角号声响起,军将的鞭子也一点不留余力地抽上了身,之前锡保和石礼哈强调的军令终于记了起来。满军营前排队列如疾风拂林,摇曳了一阵后,居然恢复了平静。

“哟嗬,还真是小看了……”

桂真无所谓地挠挠鼻子,得认真点了。

“兄弟们,拿出本事来,让那帮满人好好看看,咱们为什么叫禁卫师!”

军官们继续鼓舞着士气,第六师士兵的手几乎没一丝乱抖,平平稳稳地装弹。而对面满军营里,兵丁们却一个个得了鸡爪疯,通条戳肚子上的,火药洒地上的,忘了盖引药池的,什么状况都有,还有人干脆哎哟一声抱着肚子躺在了地上,对面可还没响起枪声。

再一阵震天枪响,两方几乎同时开枪,可满军营是一排单射,而第六师还是两排齐射,双方仆倒的人体数量直接跟枪声大小成正比。

第一道大阵列轮转了不到三分钟,满军营再难坚持,零零星星溃逃下去。

满军营出战的是左翼一万人,实际参战兵员大概八千多,能摆开兵力的荒野也就两三里宽,排成了三道大横阵,一共十二排,每排七百来人,每道大横阵两千八百人。四排轮转,每次射出七百铅弹,每分钟七发,就是四千九百发,平均下来每个人射速每分钟不到两发。

而第六师只有五千多人,摆成两道战列线,每道两排,除开散兵,每排就有一千二百人。缅甸之战,全师虽然损失惨重,但幸存下来的老兵素质极高,带的新兵很快就成了老兵,每分钟四发的射速已是及格线。

第六师的齐射每次是两千四百发,三倍多于满军营,以四发射速算,每分钟发射近万发子弹。当面对射的两道大横阵,人数差不多相等,第六师的火力却是满军营的两倍。

这就是两排齐射,对阵四排轮转的优势。

加上士兵心理素质、燧发枪质量的差别,第六师的射击精度远远高于满军营,即便只有一成的命中率,这两分钟里,理论上就能打倒两千人,足以将满军营的第一道横阵扫灭。当然,己方也不断产生伤亡,更有重复瞄准的普遍现象,实际战果不会超过千人。

这已足以让满军营第一道横阵崩溃,说实话,桂真觉得满军营居然还能撑两分钟,不管是训练他们的教官,还是指挥他们的军官,乃至士兵自己,都已经足以自傲了。这种素质,丢到缅甸战场,还是能跟暹罗、安南、日本这些仆从军比比的。

接着桂真觉得自己高估了满军营,溃逃的第一阵列冲垮了第二道阵列,带出巨大涟漪,裹向第三道阵列。军将们气急败坏地想要将乱军赶回头,却没丝毫效果。有军将抽刀劈向逃兵,却被愤怒的逃兵一拥而上,枪托刺刀招呼,瞬间淹没在人潮里。

“刺刀——上!”

桂真暗骂真是没种,训训新兵排射的机会都没有,他口里不停,赶紧下了刺刀追击的命令。

看着第六师如撵鸭子一般,将满军营赶得漫山遍野奔逃,庐陵城里,贝铭基暗道不好,自己的赌约怕是要输了。瞧这满军营,之前横队推进时气势还挺足的,结果对射起来,居然两三分钟都扛不住。

“也不知陈庭之那边怎么样了,现在看来,该是能收网的时候了。”

幸好童竞没去想什么赌约,而是跃跃欲试地想要反攻。

“还得看汉军营的动向,那张老头的骨头还挺硬的,汉军营也还有一万多人。”

贝铭基倒没那么乐观,贾昊没把吃掉整个西山大营的任务交给他,毕竟他这江西都督实力有限,能守稳袋底就是大功一件。这里是江西,不是湖北,他可没谢参将那等运气。鹰扬军正攻南昌,一旦拿下南昌,封住袋子的大口,西山大营的末日就到了。

贝铭基怎么也想不到,他马上就要得到一股强有力的援兵,而他自己的名声,也即将蜚声跃起,与谢定北并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