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七百零三章 长江大决战:最后的疯狂

置身光怪陆离的虚空中,无数事物闪电般掠过,他盯住了这些光影,想要仔细辨清,却多是模模糊糊一团。而那些认得清的,却又让他痛苦万分,似乎有千万刀刃在魂魄上戳划。

“皇上恕罪……”

那是十多年前,广州光孝寺,李卫抱着他跳进了粪坑,那黄黄的色彩让他几乎发呕到晕迷。

“王爷的大决心呢?”

那是十年前,康熙在畅春园生死不知,隆科多递来消息时,茹喜的低沉话语,激得他根根汗毛起立。

“主子!”

那是清溪书屋外,一个小宫女跌跌撞撞跑出书屋,嘴里喊着万岁爷还没怎么的,李卫和常保盯住了他,眼瞳里刀光滚滚。

“你——!”

刃光爆亮,半片脑袋飞起,下半截脑袋里,舌头还在弹着,吐出的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落地的半片脑袋忽然变作了一整颗人头,骨碌碌滚到了脚下,那人头两眼一睁,他就觉浑身每一丝皮肉,每一滴血都在惊声尖嚎,皇阿玛——!

“你好狠!”

“你也有今日!”

那人头变幻不定,一会是皇阿玛,一会是阿其那,一会是塞斯黑。

“四哥——!”

最后那人头却变作了十三弟允祥,他不是刚去了么?难道这是他在托梦?

“四哥,我以为我默默帮你顾着满人的根本,你就能救下大清,可没想到……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居然奴颜婢膝,向南蛮乞和……”

那人头咬牙切齿地说着,他魂飞魄散地摇头,不,那不是他的本意!

“主子……主子……”

天顶的呼唤声渐渐清晰,雍正心念一闪,虚空骤然破碎,魂魄也回了身体。

睁眼发现自己躺在榻上,一身已经汗透,雍正就觉头痛欲裂,疑惑地道:“朕方才不是还在批折子么?”

塌边跪着的王以诚涕泪纵横:“哎哟!主子总算是醒了!主子已晕了半日,外面军机们正在查太医们的方子……”

已过了半日?

雍正呆住,而记忆也一丝丝从又僵又痛的脑子里抽了出来。

先是收到十三去了的消息,他自是伤心欲绝,但却还能顶得住。毕竟十三的病情已拖了大半年,心中早有准备。

但接着又看到了《中流》报……

一想到报上头版的大篇文章,雍正又觉得太阳穴蹦蹦直跳。报上甚至还翻刻了那张手书,专门套了红,手书上的密密印章红得刺眼,是他雍正的印鉴!

当时他眼前就模糊了,还以为只是转瞬间的事,却不想已过了半日。

“摆驾……去映华殿!”

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

雍正颤巍巍起身,不顾王以诚乃至外面军机和太医们的阻拦,直奔映华殿而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串通李肆?是不是那李肆又要安排谁?你领着李肆之命,要来祸害朕!?”

映华殿里,雍正咬牙切齿地盯着茹喜,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生吞活剥下肚。他百般信任她,还给了印鉴,由她传话。可没想到,她居然将自己平等相商的和谈歪曲成奴颜婢膝的乞和。“雍正十八条”?是茹喜十八条!

这消息要被朝野当真,他雍正还当什么皇帝!?可恨还有他的印鉴,他要斥责为南蛮搞阴谋传谣言,也难让朝野全心信服。

茹喜也是一脸迷茫外加惶然,她以为已经够了解李肆了,却没想到,南北相隔十多年,李肆的帝王之心已经这般豪壮,压根不在乎她,不在乎雍正,甚至不在乎大清了。

“臣妾……臣妾也不知,什么都不知……”

看茹喜胡乱摇着脑袋,一副想要推责的模样,再想到之前是她在怂恿自己出兵,雍正忽然觉得,今日这危局,全都拜此女所赐!

啪的一声,雍正一耳光扇到茹喜脸上,用力之大,茹喜几乎是转着圈地飞扑到地上。

“你不知!?你多能啊,不是一手操弄着大清么?你就趴在地上等着吧!”

雍正暴怒地出了映华殿,茹喜在地上躺了好半响,起身时,一边脸面已肿起老高,还噗地吐出口带血的唾沫,混着一颗牙。

她两眼发直,呆呆笑道:“四阿哥,他终于碰我了,可这第一次,却是一巴掌……不,他已不是四阿哥了,他是雍正皇帝,呵呵、哈哈……雍正皇帝,几个人拥着就正了位子的皇帝。”

“姐姐!”

不多时,一个宫妇冲了进来,见茹喜这般模样,失声惊呼着。

“姐姐?你还当我是姐姐?你怎么没跟着他去?你是奉他之令,来打我另半张脸的么?”

来人是茹安,看着她隆起的小腹,茹喜一颗心猛然炸开。

先是抄起桌子上的茶杯,甩手砸在茹安的头上,接着再挥起圆凳,蓬蓬抡到茹安的身上。

“姐姐!饶了我!别打肚子,别!那是皇上的——”

即便茹喜力弱,可圆凳抡在茹安身上,也是咚咚作响,一两下砸在脑袋上,血水长流。而茹安在地上翻滚着,还死死护住了肚腹,下意识地向茹喜讨饶,却如火上浇油,让茹喜手上更有了力气。

茹安凄声喊着:“也是姐姐的!妹妹这是在代姐姐服侍皇上,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姐姐的!”

茹喜终于停下了手,她跌坐在地,痴痴摇头:“没了,没指望了……”

血水染了一身,手臂也像是被砸脱了臼,可茹安却用一只手撑着爬了过来,扯住茹喜道:“是姐姐给了妹妹这荣华富贵,给了妹妹这命,姐姐什么都没了,还有妹妹啊!”

多年前,跟着这小丫头在石禄相依为命的记忆涌上心头,而在黄埔无涯宫里,又被李肆身边的一个恶女用短铳同时破了红丸。进了紫禁城,姐妹俩相互慰藉,好几年都缠绵在一起。茹喜心说,是啊,除了这个妹妹,她已无人可依了。

不,还有一个人……

茹喜凄声喊道:“小李子!你主子脱不了罪,已经完了!你就到茹安身边,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门外响起蓬蓬叩头声,里面动静这么大,李莲英自是早就来了,但见是主子整治茹安,他当然不敢出声。而现在主子这话,根本就是在交办后事。想到主子前途未卜,却还念着自己,李莲英边叩头边哭。

轻轻抚上茹安的肚子,茹喜低声道:“那你就代姐姐,好好活下去吧……”

没多久,一队侍卫来了映华殿,二话不说,就将茹喜押走。茹喜早有所料,她自作主张,害得雍正丢了那么大脸面,光是一个耳光,可平息不了雍正的怒火。

“我在下面等着你……”

被丢进内务府监牢时,茹喜就觉这十多年岁月如一梦,已没了活下来的心气。

养心殿,雍正却满心振奋,召集军机重臣,细细布置军国之事,他绝不认输!

当年他无一丝胜算,却能在夺嫡大战里笑到最后,眼下形势远未到全盘崩解的地步。

傅尔丹还将南蛮压在汉中,岳钟琪死守澧州,鄂尔泰正保荆襄,田文镜还在守南昌。锡保自陈只要战败当面南蛮,全军就能安然回师,李绂还在尽力搜刮银钱,压住江南乱局。江南三将军也能明辨时局,主动退守徐州门户,年羹尧即便有异心,此时所为也是利于大局。李卫虽才具不足,可听说这段时间也是竞夜未眠,就忙着调度人马,镇压教匪,不到五十,辫子已全白了。

臣子们还在尽忠,他这个主子,怎么能放弃呢?

眼下最紧急之事,就在于收拾人心。

“南蛮趁乱播散谣言,观风整俗使衙门就得以雷霆霹雳之势,清肃谣言!但有藏南蛮报纸书籍的,杀!但有口传南北时局的,杀!”

“清查湖北绿营并地方之前所为,但凡通敌者,杀!”

“清查江南地方县府,但凡为南蛮所制,替南蛮办事的,杀!”

雍正的三杀令就这么出笼了,一时间,直隶、山东、山西、河南、安徽等省,英华的报纸书籍杳然无踪,而办事卖力的地方,刽子手砍人日日不停,城门口上挂起了长长一串人头,其中不乏在街巷茶楼闲聊里说起南北和议之事的倒霉鬼。

湖北绿营军将全体遭了殃,被荆州将军查弼纳借湖北军议召集一处,全数抓了起来,千总以上,上百颗人头挂在了将军府外,只有之前那魏洪、韩登和吴文仲三人组感觉不妙,先跑到了岳州投诚。

江南方面,原本政令体系就因英华侵蚀,李绂刮地而乱成一团,想整治县府官员也力不从心。但李绂手下有能人,像诸葛际盛这样的,觉得官面上治不了那些人,也要背地里动手,如此方能震慑人心。他出动了大义社,以讨贼的名义刺杀了苏州知府常斌,使得江南更显溃乱。

在这时候,周昆来骤然崛起,他联络了诸如剪刀会这样的组织,帮着其他府县官员清剿大义社,江南也由此陷入四面割据的形势。年羹尧带着另外两位将军,势力跨杭州和徐州一带,周昆来等在海门松江,李绂把住了苏州以北,连同江宁和镇江。

这时候,天下都在看英华,自攻破武昌后,英华大军脚步就缓了下来。在雍正和他的几个得力臣子拿出了十二分力气,几若疯狂地抗阻下,英华大军是被吓住了吗?

“田文镜的南昌城防还真是不赖,可跟蒲林和沙廉比缪差得太远了,三十斤炮足矣!”

南昌城北,重炮一字摆开,赵汉湘这么唠叨着。

“开炮!开炮!”

方堂恒已是等得不耐烦了,武昌他没来得及出手,泛舟到了九江,田文镜在江西下了大力气建设城防,人心也聚得牢,先头部队很难下城。只能留兵牵制,大军继续前进,直进鄱阳湖,围住了南昌,等到赵汉湘的重炮一路跟上。

半月前九江已下,而从鄱阳湖到南昌,重炮拖运也需要时间,现在才有十六门三十斤炮就位,可方堂恒已经等不及了。

一门门炮发出震天巨响,一片片城砖垮塌,没多久,几处缺口被打开,却见无数军民守在缺口后,准备跟红衣兵决一死战。

“继续炮击!飞天炮也上!民人?这时候还要顽抗到底,那就是铁了心跟鞑子一条路走到底,不管了!”

方堂恒压力很大,国中正因“雍正十八条”而人心欢腾,如果他们军队软了脚,始终没进展,那可很难交代。已将大都督府搬到武昌的贾昊虽有佛都督之名,很注意无辜民众的死伤,但这个关头,却没刻意跟各路都督交代,看来也正扛着重压。

之前赵汉湘的赤雷军几乎轰平了九江城,清兵连带民众死伤数万,乃至江西都有“九江血屠”的谣言传出,可贾昊依旧没什么话。

方堂恒心中冒着灼热的烟气,既然如此,那就依葫芦画瓢,把南昌也平了!

湖南澧州,岳超龙看着城头飘着的“岳”字大旗,摇头冷笑。

“传令!总攻开始!”

他头也不转地对儿子岳胜麟道,后者兴奋地行礼而去。

澧州城池不坚,但岳超龙火炮也不够,之前没急着全力攻击。而火炮和加强他这一军的一个红衣师,两个义勇军师到位后,岳超龙胃口大了起来,他在等着岳钟琪将荆襄绿营汇聚到位。

何孟风已夺了汉阳汉口,鄂尔泰一路北逃到了襄阳,总算有了调度资源的空间。荆州将军查弼纳没给岳钟琪旗营,鄂尔泰就将几乎换掉了所有军将的湖北绿营一路路送到了岳钟琪手里。

因此就在这小小的澧州,岳钟琪此时已有了四万人马,而岳超龙的天威军已有三万多人马。

双方一直在对峙,而现在,贾昊交代了一句话:“别老等着所有菜上桌才动筷子,再不吃饭就冷了!”

岳超龙也觉得时机成熟,开始猛攻澧州。

江南龙门,海面船帆如云,身着伏波军蓝衣红裤制服的冯一定向何孟风行礼后,满脸兴奋地道:“终于要动手了,咱们可等了好几年。”

何孟风点头,手臂一挥:“那么就出发吧,镇江是你们海军的,我们直取苏州,然后会师江宁!”

红衣如潮,自龙门汹涌而出,江南涡流,终于迎来了定海神针。

江西庐陵城西,鼓点滴滴答答响着,两道排列整齐的大横阵,正随着鼓点相向而行。炮弹在队列中穿梭着,带起一路路烟尘,砸倒一具具人体,可两面阵势却毫不受影响。

“汉人无勇,满人为雄!”

“让汉军营看看,让红衣兵震震,咱们满军营才是天下第一强军!”

西山大营满军营右翼总统纳兰瞻岱在横阵中不断呼喝着,鼓舞这一万满军营将士。

之前西山大营急得跳脚地要跟当面敌军对决,想把城南的红衣兵打败后,可以从容退却。

可贝铭基不给锡保这个机会,他的任务就是拖住西山大营。

锡保和张朝午没有办法,不敢就这么蹲在孤地里,派左翼总统石礼哈率两万满军朝北攻,想要确保后路。可在峡江一带,被早已严阵以待的陈廷之挡住。

锡保奏报雍正,宣称西山大营无碍,为的是安雍正的心,也是安满人的心。他很清楚,要将西山大营的实际处境报上去,一国人心都要乱掉,而他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万幸田文镜撤退时,把军火粮秣尽数转给了西山大营,否则这一个月下来,西山大营已经弹尽粮绝。

但现在也差不多了,再拖几天,西山大营的火器军就要饿着肚子,用烧火棍跟南蛮对敌。

不管满人还是汉人,到了这生死绝境,都陷入了癫狂状态。已半城瓦砾的庐陵实在顶不住,贝铭基只好让桂真的第六师出动,跟清军阵战。

“还没见过这么疯的满人……”

见对面满军不为炮火所动,一步步朝前逼近,部下对桂真念叨着。

桂真不屑地道:“又不是没见过满人发疯,下场很难看的。”

大江南北,满清将帅乃至兵丁都陷入了疯狂境地,而当面英华众将却一点也没发怵。

天道诸论里就有这一条,圣贤也早有言:你若疯狂,叫你灭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