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九十九章 长江大决战:沙堤秒崩

谢定北兵不刃血得武昌!消息传开,南北哗然。

“根本看不出来啊,我领军打漳浦的时候,他留给我的印象很深呢,就是一副……一副谄媚嘴脸,我还暗自纳闷,怎么把这种人也收进来了。”

正是午后,黄埔无涯宫咏春园里,两个人儿正慵慵懒懒躺在树荫下的软椅上纳凉,说到最新的消息,三娘挠着搁在自己腿上的那个脑袋,语气里带着难得一见的惊奇。

一说到谢定北,三娘脑子里闪过的是一只龙虾蹦起的模样,也难怪她一直没忘。

“人总是会变的,这么多年了,废物也能变英雄。”

虽是老夫老妻了,可枕着三娘的腿,李肆依旧感觉无限美好,心神不属地随口应着。

“是啊,人总是会变的……”

三娘幽幽叹道,帮李斯整理发丝的动作格外温柔,可下一句话却如她的一字钳羊马一般,夹得李肆的心口就是一紧。

“咱们后园这几个,也都从小姑娘变成了老婆子,连糊里糊涂被你弄来的宝音都二十六七了,再入不了万岁爷的眼。万岁爷雄心难耐啊,怎么办呢?偷偷找来小舞女的画儿挂着,暗地里欣赏。臣妾有罪,跟姐妹们妒心太重,居然没急万岁爷之所急,把那小舞女纳进后园,讨万岁爷欢心……”

李肆被三娘这一番醋味直冲胃袋的话惹笑了,这婆娘在想什么?

“真的?那我……嗯咳,那朕就下旨,把洛参娘接进宫来了哦?”

“还煮的呢!你敢!”

“哦——原来你是在嫉妒那小舞女啊,哎哟!别掐……”

“我哪是嫉妒?就是觉得那洛参娘半分不懂武艺,银样镴枪头,还大跳剑舞!早年我走江湖卖艺的时候,那可都是真功夫。可笑天下人都不懂,就只知道看热闹,连报上都吹捧成大剑师,她压根就没学过剑道!”

老夫妻心有灵犀,李肆很快引开了三娘的话匣子,一番唠叨,三娘还真是妒嫉……昔日卖艺江湖的功夫少女,对以舞入武,成为大众明星的舞术少女,自然看不顺眼。

李肆知道怎么安慰三娘,“外行人总是看热闹的,当然不知道内行的门道了,好好,今年的武道大会,我陪你一起去!”

三娘的手柔柔落在李肆的脸上,嗓音也变柔了:“你啊,就知道哄人……”

夫妻俩享受着温馨,谢定北收复武昌的事,如一片落叶,转瞬就过。

可对枢密院来说,谢定北之事重如千钧,苏文采特地找到范晋请教。

“谢定北不过绿营出身,风评也不……出众,如今靠着运气抢得大战首功,还不知该怎么议叙,就怕引得众将生妒,军心不稳啊。”

该怎么奖赏谢定北,这事若是还要皇帝拿主意,枢密院未免也显得太过无能了。但如何把握分寸,苏文采这个书吏出身,长期经办政务的人却心中没底。

“别担心这么多,军中有一句俗话……”

范晋也在感叹这谢定北的运气,不过说到妒忌,苏文采显然是多虑了。

“开枪的时候,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瞄准了,打死了敌人,也难说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所以呢,打仗这档子事,看的就是结果,打赢了就有功,打输了就有过。有功赏功,有过就罚。评判过程,挑剔缘由,那是研究战法,总结经验教训,跟赏罚无关。”

说到这,范晋叹气,“此刻军中众将心中想的,怕更多是为展文达惋惜。若他不死,这功劳铁定是他的。从湖广到江西,再到江南,这局势已份外明朗,除非主将愚蠢如猪,否则怎么也不会丢掉这功劳。”

湖北已是一团软肉,谢定北吃下武昌,已得了最大一头,贾昊把他前军的战区限定在武昌以南,其实已在做平衡。

范晋一句话定下基调,“之后还有荆州、襄阳、九江、南昌、陕甘,甚至整个江南,还有青海西疆,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更大的地盘,区区武昌,可不会蒙了大家的心眼,该怎么叙功就怎么叙。”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枢密院考功司却还是满心腻味,展文达守了好几年边,战死后议叙升一级为封号将军,而谢定北那捡了一路便宜的,怎么也得拿个封号将军,越对比越让人窝心,老天爷有时候还真是爱乱丢苹果……

枢密院的官员满心纠结,政事堂的官员,连带各家报纸的主编名笔们,也都在纠结。

武昌拿得太容易了,此时湖广江西的局势,就如顺风顺水行舟般轻松。

他们想起了之前抨击皇帝时的情形,清兵大举南下,田文镜的江西兵和之后赶到的西山大营穷凶极恶,打得江西方面狼狈不堪。先是一县官员死国,接着又丢了好几个县。

当时朝野一片喧嚣,不少人甚至拐弯抹角地问责皇帝,皇帝又是阅兵,又拉老婆孩子赌咒发誓,这才勉强安定人心。

现在看来,朝野真是太过高估满鞑的本事了。除了江西兵和西山大营,北面根本就是千疮百孔,如纸糊一般。之前传闻孟松海直接用银子收买了鞑子的水师,大家都还不怎么相信,这是南北国战诶,没这么荒唐的事吧……可现在呢?一个谢定北,据说在军中就是靠一张烂笑脸面混日子的前绿营军将,不过半月就灭了湖广总督鄂尔泰的大军,还占了武昌。

武昌是怎么占的?三十万两银子买的……这不比收买水师更荒唐么?可就这么发生了,湖北绿营,连带湖北地方的表现,都让朝野为之瞠目结舌。

难怪皇帝一点也不担心呢,严格说来,好像自天王府时代后,皇帝就从没把北面当回事,要圆要扁都随意揉搓,甚至还插手满清的皇位更迭,完全视作碗盘里的饭菜,挑剔的只是吃的时机。

政事堂里,上到首辅汤右曾,下到一般司曹官员,都觉得有些羞惭,听说皇帝今日后园有事,不来政事堂听政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各家报纸更纠结的是,这事要怎么报?鼓吹谢定北之勇么?压碎豆腐渣之事,值得大书特书?那之前那些硬战,那些热血,又要怎么看待?

几家报纸的主编名笔找到雷襄请教,雷襄悠悠道:“这就头疼了?先拿谢定北练练喜报,我没料错的话,接下来日日都会有喜报……而且一桩还比一桩大,要怎么调理成鼓舞人心之文,让报纸大卖,就得从谢定北开始。”

圣道十年五月末,谢定北这个名字,如有法力的咒言,对南北两面造成了效果截然相反的震撼,但最初双方的反应还是一样的,那就是怎么也难相信。

就因为这一点,南北两面还都下意识地要再度确认。可南面只是朝野,而北面却还涉及到军政,这一确认,几天时间又过去了。

在庐陵的锡保和张朝午确认了这消息时,鹰扬军先头船队已到武昌的消息也一并传来。

张朝午当时就软倒在地,锡保还傻乎乎地没反应过来,嘴里就不停念叨着:“怎么会呢?湖北水陆两军,加上武昌大营,可有六七万人呢,这么多兵到哪里去了?”

“中堂敦请大帅马上回师南昌!”

消息是田文镜派人飞马送来的,还给了锡保行动建议,后路已断,这时候再打已毫无意义。武昌到九江不过四五百里水路,泛舟急进,三四天就到。眼下已是六月初七,说不定九江正陷入南蛮炮火之中。此时向回赶,还得祈祷九江守军能扛下去。

“岳钟琪、鄂尔泰,该杀!该杀啊!”

锡保终于魂归现实,张牙舞爪地咆哮着。

跳了一阵,锡保也软了下来,有气无力地道:“老张,咱们得保后路,赶紧撤吧……”

张朝午却聚起了精神:“大帅,咱们的后路已经断了,此时绝不能撤!”

田文镜虽派人来送信,可他本人却没什么高风亮节,绝无带着江西兵继续顶在袁州方向,帮西山大营遮护侧翼的好心,这会已掉头朝南昌急奔。南蛮从袁州方向前出,正切在西山大营北归的路上。

“南蛮虽有援军,却一直缩在城南,不跟我们对决,就是等的今日。咱们一旦后撤,定要遭南蛮前后夹击,到时就是全军崩溃之势,十难存一……”

张朝午的话,锡保听得想放声大哭,为什么啊?为什么形势转眼就变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唯今之计,只有打垮当面南蛮,拿下庐陵,这才是我们的后路!这条后路无忧了,我们才能北归。”

张朝午当然有自己的用心,锡保也不是傻子,打垮当面南蛮,拿下庐陵?真如说话般轻松,这半月他们就不会跟对方相持而不再猛攻。虽说新来的红衣背景很让人瞧不起,可带来的大炮却货真价实,打得他们的炮队都扛不住,半月来已毁了三四十门炮。

可张朝午的话也很有道理,就这么转身开跑,十个里面能跑出去一个就不错了。锡保最终决定,庐陵没必要再夺了,想办法解决掉南蛮的援兵,镇住对方,徐徐而退……

想及战局崩坏,就因为湖北那两人,而且之前本就有所提醒,锡保再度恨声道:“岳钟琪,鄂尔泰,该腰斩!该凌迟!”

北京紫禁城养心殿,已是凌晨,雍正哑着嗓子道:“岳钟琪,鄂尔泰,该死!锡保、田文镜,该死!”

这时候他可想不到没立主帅的责任,也没想到四人都各自提到的难处,尤其是岳钟琪和鄂尔泰早就有所提醒。

就算南蛮偷偷调兵回来,可湖北怎么也有好几万兵丁,还有两镇两协的水师制着水路。这番局势,怎么可能在不到一月之内,就尽数翻盘呢?

湖北水师被银子买了,湖北绿营被银子买了,这太扯淡了,能买得兵,还能买了将?能买得百人,能买了万人?

雍正就觉思绪如麻,根本理不清前方局势的脉络,形势到底是怎么败坏下来的?怎么可能转眼就败坏下来?

想来想去,他就觉得,多半是自己用人有误。岳钟琪和鄂尔泰,顷刻间丢掉大江水路和武昌,罪不容赦!而锡保和田文镜,握着强军,在江西磨磨蹭蹭,打了许久,才夺了几个县城,一府之地都没拿到,也是饭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