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九十七章 长江大决战:坐享其成

没有横阵,没有敲得心跳紊乱的鼓点,看着红衣兵在左右两翼拉出一字长蛇阵,中间就布置着稀稀落落的散兵,整个正面空空荡荡,郝岱几乎要仰天长笑,如果再来个部下问一声:“军门为何发笑”,那简直就太完美了。

谢定北果然是个草包,看他手下这些兵,摆不出横阵不说,居然还散作两个行军队列,企图扯开他的大军,对方领兵大将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左右翼各留下一镇人马牵制,郝岱的目光死死盯住了正前方。从望远镜里已看得清楚,对方的中郎将统制旗迎风招展,那就是他的目标。

之前岳州展文达身死,不仅鄂尔泰受到了朝廷嘉奖,几个活着的哨探一下拔到了千把,他们的各级上司也层层得利,原因不还是此功太过难得么?打死了南蛮一军都统制,起码是提督级别的大人物,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师统制也算是总兵级别的人物吧,怎么也该让自己升个两级,位列候爵……

被这盘算冲昏了头脑,郝岱指挥大军主力,直愣愣朝前猛攻。

神射手的袭扰,炮弹的摧阵,都没浇灭郝岱的熊熊心火,眼见对方散兵溃退,离火炮阵地不过半里之遥,后方左右动静却越来越大。原本凌乱不已的枪声,正渐渐汇聚成巨大的排枪轰鸣声,听起来撕心裂肺。

四十三师由卫军改编,一直负责岳州城防,还没改线膛枪,也没时间进行战斗队列训练。本就不善横阵,军官虽一直在关注教典的更新,对纵队战法也没怎么吃透。就跟之前陈庭之在江西一样,从行军队列转为战斗横阵的火候、时机都没掌握好。

但因为之前谢定北提醒过,军官们老老实实下了些功夫,至少行军队列都是按纵队战法进行编制,这才顺畅地投入了战斗。

最初转换队列非常生涩,几乎就不是一道道横阵,而是一坨坨人群。但负责牵制他们的清兵却是湖北绿营,战技烂得一塌糊涂,战意更是半点全无,即便是凌乱的轰击,清兵也是一片片溃退下去。

这就给了军官们调整队列的充裕时间,一道道横阵编组完毕,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到有组织有节奏的排枪大潮中,各翼各营的鼓点也渐渐融在一起,自半空向下看,两道相距四五里的战列,如一把巨大的铁钳,正缓缓并拢,而被铁钳夹住的,是清兵大队的尾巴,正东奔西窜,如无头苍蝇。

“喔哟,我可不是有意的……”

四十三师统制顾世宁看得傻眼,这是聚歼的态势啊!清兵居然傻到不顾两翼夹击,自己送上了门?可不是最初他能料到的。

他兴奋得高喊:“正面顶住,小心鞑子发疯!等等……我日他先人板板,这就要跑了!?”

郝岱不是疯子,更不是傻子,两翼乱成那般模样,他哪有继续在正面决死冲击的心气?他的神经可坚韧得很,美梦瞬间破灭,也只咬破了嘴唇,很快作出了明智的选择:撤退。

大队人马掉头而逃,轮到顾世宁急得跳脚了,他这口袋阵还没来得及扎上,清兵还把着后路……

眼见一场聚歼战要打成击溃战,却听东面远处,蓬蓬枪声如瓢泼大雨般响起。那枪声跟四十三师的有很大差别,顾世宁一下就听了出来,是线膛枪。

胜捷军麾下湖南义勇军第七师到了,原本他们就紧紧追在四十三师后面,听到前方枪炮大作,知道遭遇了清兵大队,也来不及跟顾世宁通气,自作主张,朝战场后方抄去,正好拦住了溃退的郝岱。

义勇军队形散乱,但仗着线膛枪的射程优势,就在百多步外扎堆放排枪,不管是湖北绿营的兵,还是武昌大营的兵,绝无心气顶着枪林弹雨冲锋,而原本大军拉着的火炮,也在刚才的夹击中丢掉了,根本压制不住义勇军,清兵片刻间就土崩瓦解。

“向西!朝西北攻!”

郝岱还在垂死挣扎,西北面山坡之后是密林,只有两千多红衣阻击,冲破了这股红衣,还有一丝生机。

清兵朝西北压过去,意识到这是唯一的生路,个个两眼赤红,终于鼓起了十二分战意。片刻之间,四十三师的两个营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营指挥都下了刺刀令,准备以肉搏打退清兵。

灰衣,大片灰衣忽然从后方山坡涌了出来,这是同在胜捷军麾下的湖南义勇军第八师。七师能到,八师自然也没晚多少。师统制在远处观察了战况,觉得清兵有可能从左翼方向突破,也自行赶到了左翼,正好堵住了清兵。

“完了……”

胜捷军三个师会兵一处,兵力已经超过郝岱,郝岱两眼无神,就觉天崩地裂,怎么也想不通。

“谢定北……好狠,是在扮猪吃老虎,他就是故意来钓我的!”

接着他明白了,眼下这态势是再明显不过的伏击,自己被谢定北那草包暗算了!

“冲!朝前再冲!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郝岱是旗人,立场坚决,靠着他,湖北绿营在面上还能维持住敢战的架势,否则鄂尔泰也不会信他,让他统领一万多大军出击。鼓动起数百悍勇将兵,郝岱返身再度朝那杆师统制旗冲去,而这时的心情,跟大半个时辰前的心情已完全不同。

一片浓郁的火红色彩猛然从正面涌出,几乎遮蔽了地平线,郝岱心口如急冻的寒冰,眼一黑,径直从马上栽了下来,那谢定北好狠……真是备下了天罗地网。

安国军八十一师赶到了,除了后卫师和谢定北的先锋军大营外,其他四个师本就是你争我抢,赛跑一般,之间相距也就十几二十里的路程。郝岱压根不知道,自己当面竟然有四个师两万大军,而且早已破了蒲圻。

不仅四面被围,还接二连三出现南蛮大军,郝岱这支大军再无战意,纷纷弃枪伏地,叩头请降。

一群红衣兵把郝岱从地上拖起,郝岱清醒过来,高声大叫:“我是郝岱,跟你们主帅谢定北是熟识!当年他欠我的二百两银子还没还呢!”

歼灭一万三千清兵,活捉湖北提督郝岱以下军将上百人,谢定北的心情却不怎么好,“这么多俘虏,还要派人看管,真是麻烦。那个郝岱……满嘴胡说八道,懒得见他,关起来由枢密院处置就好!唔,好生看待,别难为他们。”

说到后面,语气已经有些发虚,他真是欠郝岱的钱。

“咱们大军急进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开了,想必通城那边,已经严加防范,诸位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迎接硬仗!”

先锋军势如破竹,还全歼了一支敌军,让武昌守军实力大损,谢定北顿时飘飘然起来,嘴里却不敢放松,对部下们这么交代着。

“另外呢,后勤这边,该准备云梯和浮桥了……”

接着他再露了原形,心思全转到了怎么攻打武昌的准备上,听得众将心头发慌。刚才不还在说在通城肯定会有恶战么?不布置通城之战,却想着直接打武昌了?谢参将的脑子还真是能跳呢。

他们自是猜不到谢定北的心意,这家伙正尾巴高翘,觉得自己已成身经百战的大将军,前方阻碍简直就是土鸡瓦狗,根本不堪一击。

谢定北前一段话说得很对,不管是老天爷护佑也好,还是阴差阳错也好,总之攻下前几个县城,聚歼郝岱这支清兵,都含着一丝运气。现在局势明朗,通城又是武昌南面最后一道屏障,对方肯定已作好了周全准备。

没把谢定北后面关于攻武昌的话放在心上,先锋军各师杀奔通城,摩拳擦掌,就准备大战一番。

五月二十二日,通城,又是顾世宁的四十三师先到,一面扎营立寨,等待后援,一面观察通城情况。

却不想城门一开,大群人色涌了出来,先以为是清兵出站邀战,可横幅举起,顾世宁傻眼了。

“王师北上,通城云开……”

“神州子弟鸣春雷,通城儿女笑开颜……”

“天兵驱鞑虏,血脉归本宗……”

通城人献城了!?

仔细一看,城头飘着一杆杆根结旗,出城的人里,还有不少穿着素麻长袍,俨然是天主教之人,顾世宁就觉难以置信。

“当年盘大姑武昌殉难,天主教以通城为基,在这里设有教团,联络血脉乡情,这几年下来,已深得民心,通城人等大军,已等了好多年啊!”

“鄂尔泰在这里放了三千绿营,几十门大将军炮,企图踞城死守。可百姓一来不愿通城陷于炮火之中,二来本就有心南归,前日已联络绿营军将,绑了知县和主将,就等着大军来呢。”

教中祭祀和当地乡老这么一解说,顾世宁恍然大悟,没错,当年盘大姑武昌遇难,国中天主教之人聚众十万来到武昌,通城就是这十万之众的活动据点。天主教祭祀为劝抚教民,也以通城为中心,将教民们都劝了回去,通城也成了天主教的“势力范围”。

好大一个便宜……

顾世宁心说,这是盘大姑和天主教早早埋下的伏笔,再一想谢定北之前大谈武昌之战,不把通城当回事,难道也是见机在先?

谢参将,深不可测……

顾世宁暗自检讨,心中再无一分轻视谢定北的念头。

“哇哈哈……哇哈哈!咱们……直进武昌!”

得知通城不战而下,谢定北仰天大笑,笑得极为忘形,部下的目光却无一分鄙夷。

从岳州到湘阴,谢定北的先锋军一路破关斩将,聚歼大军,桩桩事让贾昊等将领哑然无语,而当通城献城,武昌之前再无遮掩的消息传来时,大都督府陷入无语状态。

“谢定北这家伙藏得很深嘛!”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看他那架势,似乎要把咱们大军的所有活计都包下了!”

“那家伙真要将武昌一举拿下,我都觉得不是什么意外……”

“那咱们还楞在这里干什么?他拿下了武昌,咱们怎么办?”

方堂恒以下,长沙聚着的十万红衣群情激愤,军师主官都跑到大都督府来找贾昊理论。

“这事可不能光看谢定北一路,不制住水路,你们的火炮辎重怎么跟上去?”

贾昊也有虚脱之感,真是没想到啊,原本在他眼里,比一头猪强不了多少的谢定北,居然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他的长江方略,因谢定北的进展而大大提前,但也如他所说那般,不拿住水路,十万大军的补给,火炮辎重的运送就没有保障。要全靠陆路运输,眼下湖南的运力可承受不住。

于是压力如洪水一般,尽数聚在了正在湘阴忙乎的孟松海身上。

“谢定北那王八蛋,就是故意搞我们的!”

孟松海怒火中烧,他还在忙着把十二斤炮装到船上的事……岳钟琪的水师死死缩在洞庭湖西北,以火炮遮护,要强攻就得作好完全准备。可他准备还没完,谢定北已从陆路逼近了武昌。

林鹏感慨道:“谢参将的运气……简直没得说啊。”

施廷舸倒是看得全面:“确是有运气,但别忘了,不管是军心、民心,还是战法,这都不是谢参将的功劳,而是我英华一国本有的成就,谢参将不过适逢其会,坐享其成。”

两人在议论着湖北绿营烂到何种程度,为何江西跟湖北有这么大差别,孟松海在一边目光变幻不定,最终一拳头砸上桌子。

“我看我们是胆子太小了!鞑子有硬有软,而在湖北当面,不管水陆,都是软到了极致,我们太过高估他们的战力!”

孟松海决然道:“准备再多,不开干就是白准备,现在就动手!”

贾昊的长江方略,因谢定北的高歌猛进,不仅进度提前,更如开闸泄洪一般,势头更猛,连贾昊自己都没料到,北面满清将帅,乃至雍正君臣,更没有料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