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九十六章 长江大决战:福将崛起

谢定北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背负着无数人的忐忑,他正忐忑不安。

“诸位兄弟,老谢我只是代领胜捷军,军中事务还得靠兄弟们多多指点……咱们这先锋军该是什么章法,还得大家一起来参详。”

即便对着一帮中郎将乃至卫郎将,谢定北这个准将依旧如待上司一般满面灿烂,肩上的金黄龙纹章都黯淡无光。

贾昊发下军令,要谢定北自陆路入湖北,进逼武昌,为后续大军开道,谢定北本就因领着两军而惶恐不已,现在要担起先锋军一路重任,更觉压力山大。

胜捷军三师的正副统制们实在难当谢定北的笑容,耷拉着脑袋,不敢跟他对视。但这只是小节,说到正事,纷纷道这还需要什么章法?当年盘大姑在武昌殉难,大军曾经自陆路攻下过武昌,一路地形早已熟悉,就该直愣愣打过去。清兵阻击?求之不得,他们正想跟清兵对决,一报老上司展文达的血仇。

谢定北虚怀若谷地道:“好好,咱们就这么办!”

留下安国军一师守岳州,谢定北带着五个师组成的先锋军出动,兵力虽接近三万,却只有两个新红衣师,火炮也全是四斤八斤小炮。足以开路,却难下城。

自岳州攻武昌,陆路也就是下临湘,入湖北,占蒲圻、咸宁,北上通城,然后就在上武昌的江夏城墙下了。

南北对峙十年,清廷因水路在手,对陆路格外重视,一路州县都有重兵布防。当年武昌之乱,英华大军和民人大举进逼武昌,上到雍正,下到湖北文武,都痛感边防无力,在防御设施上也下了大力气,各县城都整修过城墙,还设置了若干关隘。

谢定北就觉得,先锋军此行有如过五关斩六将,肯定会遭遇激烈抵抗。

他在军议上少有地板起了脸:“持重!咱们一定要持重!绝不能被抢功之心蒙蔽了眼睛,先锋军只要在前进,就是胜利!”

可到最后还是露了原形,脸一松,又笑道:“大家觉得……如何?”

十多个正副统制连连点头,即便是胜捷军的人也不敢有二话。谢参将给大家的普遍印象就是……阴险,因为他笑得实在太假了,让人心头总是发寒。而英华历来强调军令当先,上司定下决心,下属就没多嘴的余地。何况谢定北还当过几年长沙陆军学院的教务总长,军中不少部下都曾是他的学生。

于是这五师三万人马,一日十多里,慢悠悠地向临湘逼去,一点也没有先锋军雷霆万钧的勇进之势。

临湘,还能见到新抹灰泥的城墙上人头攒动,文武官员,兵丁百姓,满脸坚毅,一副要踞城死守到底的架势。

“南蛮残暴不仁!男的留辫不留头,女的征发为军妓,伺候他们的军兵!一国行洋夷妖法,瘴气充塞!但有言圣贤道者,杀头灭家!咱们临湘父老子弟,不管是为朝廷忠义,还是为一己名节,都该拒贼到底,不死不休!”

“朝廷没有忘掉咱们临湘!鄂制台和岳大帅会来救咱们的!只要咱们坚持住,临湘就会变成南蛮大军的坟茔之地!”

清廷的湖北岳州知府还在城头慷慨陈词,临湘知县作着补充,两人一唱一和,使足了力气提振人心。

“对!不死不休!”

“没错,拒贼到底!”

一些拖着辫子的读书人抡圆了嗓子高喊,带得民人也呼号连天,城头喧嚣不已,煞有气势。

“府台大人,咱们……有什么章程?”

“还能有什么章程?推着临湘民人死战一番,也算对朝廷有了交代。再带着一些人退走,显我城破犹战之志,朝廷也不至于把我们怎么样。鄂制台既然丢下临湘不管,总不能不容我们自救吧?”

城墙上吼完了,回到县衙,两位主官的谈话却是另外一番面目。

之前临湘还是鄂尔泰进逼岳州的大本营,武昌大营,湖北绿营,浩浩荡荡数万人驻扎临湘,现在却再见不着半个身影。

早前鄂尔泰被岳钟琪提醒,说湖北绿营已不可信,因此紧急收拢各部,要整肃绿营。这才让展文达心生疑惑,出城探查时发生意外。而后鄂尔泰听闻南蛮岳州主将战死,大喜过望,一面发捷报,把功劳揽住,一面推着部下再攻岳州,自然是无功而返。

岳钟琪退守洞庭湖北面后,鄂尔泰从各种途径也大约了解到,南蛮大军正汇聚长沙,准备直入武昌,他不敢再在临湘立足,带着人马狂奔回武昌。至于临湘和沿途州县,他根本就顾不上了。

既然让州县自求多福,也就怪不得临湘的官老爷打自己的如意算盘。鄂尔泰走时,将军中来不及搬运的三四十位旧式火炮留了下来,临湘也有了依仗,觉得可以守守城,对进犯的南蛮先锋迎头痛击,这也是当地读书人能鼓噪起民人的原因。

一县上下,枕戈待旦,气势如虹。

五月六日,得报岳州的南蛮红衣已在四日出发,临湘城头挤了上万军民,鼓足全副精神,准备死战。从岳州到临湘不过百多里路,大军两三天就能杀到。

结果南蛮没有来,一个红衣兵都没出现。

五月七日,城外出现红衣兵身影,全城顿时沸腾,枪炮齐鸣,杀声震天,当那些稀稀落落的红衣兵消失时,城头一片欢腾,觉得把南蛮吓住了。

如果城中能有绿营军将的话,怎么也该提醒一下,那不过是哨探,而且全城人不分昼夜这么闹腾,根本就坚持不了几天。南蛮大军真到了,再没心气和力气动弹。

可惜,已跟岳钟琪有了同感,深觉湖北绿营不可靠的鄂尔泰,不仅把所有绿营官兵拉到了武昌,连县里的练总等人也拉走,他怕这些人带着兵反水献城。

所以,临湘人如过狂欢节一般,一直闹腾着。每天都有红衣兵哨骑的身影,每天都要放炮鸣枪,他们就觉得这已是一番恶战了。

五月十日,谢定北带着三万大军终于蹭到了临湘城下,而此时临湘人已狂欢了五六日,大多数人几昼夜未眠,脑子都已转不动了。

前几日哨探报说,临湘火炮众多,当地人抵抗坚决。谢定北审慎地决定先佯攻四面,试探对方虚实。

四斤八斤小炮摆开,使劲地轰,造出火力猛烈的声势,但攻城的兵力却只有两个营三千人,还散在四面,这是虚得不能再虚的佯攻。

谢定北立在城外,用望远镜紧张地观察着战况,已作好了佯攻部队伤亡惨重的心理准备。

部队抵达城下,排枪覆盖城头,飞天炮掩护,驾云梯,对方没什么反应?

嗯,该是等着我军上城,要搞迎头痛击……

以天刑社为主的先登队上云梯,蚁附攻城,用手榴弹开道。上去了?这就上去了?

恐怕有猛烈的排枪和如雨的霰弹在迎接勇士们,谢定北的心脏都揪紧了。

还是没反应?官兵们一一上了城头,过程就跟演习一般轻松,偶尔还能听到零星枪声,可很快就被自己的排枪和手榴弹的轰鸣淹没。

这是怎么回事?

谢定北百思不得其解,而当其他三面佯攻部队报说都已上城,并未遭遇激烈抵抗时,望远镜从手中滑落,砸在了胸口上。

这就攻下来了!?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临湘虽没有大队清兵,可之前火炮那么猛烈,战意那么浓烈,怎么就像一层纸一样,一捅就破?

部下提醒说,是不是该派后续部队,谢定北丢开疑惑,点头连连。管他为什么呢?趁他病要他命!

不到一个时辰,临湘全城皆下,看着一帮俘虏不管不顾,倒地就睡,满城人也都横七竖八,一副天塌下来也不想在管的疲态,谢定北和部下们才豁然省悟,临湘人没一个知兵的,这几天都玩虚脱了……

部下们看向谢定北,目光开始有了变化,谢参将可是真人不露相啊。慢悠悠地压下大军行进速度,恐怕就是知道临湘会是这番情形,临湘人斗志坚决,还有众多火炮,而他们先锋军下临湘,死伤不超过二十人!这是何等奇迹!?

谢定北只是暗道庆幸,还没想到自己已在军中留下了“善谋”的名声,他紧急提审哨探抓到的岳州知府和临湘知县,得知鄂尔泰将湖北绿营甚至练总那些人都拉到了武昌,从岳州到武昌,一路几乎都没知兵的人主持州县防务,顿时大喜过望。

想到自己这路先锋军如雷霆霹雳一般,抢在孟松海的长江舰队之前,提前从陆路杀到了武昌,谢定北一张脸笑得更烂了,那是何等荣耀的事?

浓烈的战意充盈全身,压下了之前的战战兢兢,谢定北果决定策,向东急进!

“急进归急进,还得怀着三分警惕之心,别忘了提防清兵伏击。哦,新的教典大家都看透了么?上面提到的纵队战法……”

但谢定北终究不是鲁莽之人,昔日在长沙陆军学院当教务总长的碎嘴习惯又升起,絮絮叨叨对部下教诲了好一阵子,重点就在强调意外。

各师正副统制心气正高,都觉得谢参将这人也太爱废话,鄂尔泰有那胆子出来邀战?

主帅定下急进之策,各师如出笼野马,以一天七八十里的速度急进,连哨探也只能放个十来里的野战哨,更外围的警戒哨根本就顾不上,行军速度太快。

不过三天时间,蒲圻就被攻下,跟临湘一样,伤亡也就是两位数。但原因却跟临湘不一样,清廷蒲圻官员是根本没料到红衣兵的脚步一下会变这么快,几天前还没到临湘呢,怎么一下就冲到了临湘东面近二百里地的蒲圻?红衣兵到时,蒲圻连城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攻陷蒲圻不过是这条路的第二关,谢定北依旧没勒缰绳,在他看来,鄂尔泰就缩在武昌,等着大军兵临城下。

红衣兵滚滚如潮,向东北面的咸宁冲去。

湖北咸宁,也有大队人马正滚滚向西挺进,湖北提督郝岱也正意气风发。

“谢定北?当年他和我同在湖广提标,他靠着谄媚嘴脸爬到中军参将位置,根本就没一分本事!”

“他手下红衣都是卫军改编,还有大半灰衣乡勇,战力羸弱。制台若许我万人精锐,半路而击,那谢定北之军定将土崩瓦解!”

“制台是我大清福将,敌将展文达不就是死在制台这福气之下的么?容标下沾沾大帅的福气!”

想到之前在鄂尔泰面前争取出兵时自己那番话,郝岱就暗自得意,再想到即将到手的胜利,更是满心欢悦。

谢定北……他太熟悉了,那就是个无能的草包啊!那草包带着大队人马,磨磨蹭蹭,花了好几天才拖过百里到了临湘,还不知要在临湘城下耗费多少时间。临湘那边虽没什么兵,也没知兵的人,但有那么多炮,怎么也能拖住谢定北。

趁此机会,他带着一支精兵自背面突袭,谢定北绝对要完蛋!

这不止是他郝岱的想法,湖北绿营,上到留任多年的军将,下到十年前的老兵,一提南蛮,心头慌乱,一提谢定北,战意高昂。欺负烂脸草包,不要太爽,这恐怕也是唯一能在南蛮身上挣到战绩的机会了。

鄂尔泰怎么也不认为,南蛮会昏聩到委任一个草包为一路统帅,但湖北绿营因谢定北而凝起战意,这变化他乐于接受。郝岱的解说他也觉得没错,谢定北也许不是草包,但他能力不足是肯定的了,好几天才拖着大军到临湘,这的确是急袭的好机会。

再想到之前雍正在折子里的训斥,鄂尔泰背上也全是汗。他退守武昌,本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南蛮真打到武昌,他这个湖广总督已是失职了。

横下一条心,鄂尔泰精选了八千湖北绿营,加上五千武昌大营兵丁,由郝岱统领,急奔临湘而来。

五月十七日,两路大军在官塘遭遇,这对双方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中的意外。

“敌军最多一师五六千人,定是谢定北派出来的尖兵,有什么好怕的?上!吃掉这支尖兵,咱们就已立下一半功劳!”

原本见着红衣兵,清兵军将就腿肚子发软,可郝岱这话顿时拉起了士气,倒不是因为郝岱强调的形势,而是“谢定北”三个字让他们安了心,谢定北那草包能带出什么兵?

一万多人乌泱泱朝胜捷军四十三师杀来,这支卫军改编的红衣师原本也因突然遇敌而意外,但一呆之后,狂喜却贯穿了官兵全身,真是从天而降的馅饼啊!他们四十三师冲在各师前面,满心就想着为展文达报仇,现在不就得偿所愿了?

清兵来势凶猛,已经顾不上编组横阵了,师统制顾世宁此时无比感念谢定北,就觉这个谢参将真的是谋算在心,居然会料到清兵要大队出动,提醒他们注意纵队迎敌。

“各营纵队开进!直击两翼,火炮抢占正面制高点!”

顾世宁一声令下,郝岱以及一万三千清兵的命运就此决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