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九十一章 长江大决战:老天丢瘪十

岳钟琪终于明白了,当初他见到荆襄水师那三人时,为啥觉得尾椎冒凉气,原来是那三张笑脸太过灿烂,根本就见不着一丝战时的烟气!

武昌大营多是北面官兵,基本可信,武昌水师自己直掌,还能看得牢,可其他绿营,不仅不可信,还要拖自己的后腿。

常德之战,为什么老没进展?因为配合自己的湖北绿营根本就不出力。

眼下南蛮还是处于守势,可他们正在调兵遣将,一旦要转为攻势,整个湖广,除了他的武昌大营,外加荆州旗营,就再无可信之兵,形势万分危急!

岳钟琪打了个寒噤,常德还不是最麻烦的,如果岳州那边……

他急声对李元道:“速速派人……不,你亲自去,去见鄂尔泰!告知他岳州形势不妙,湖广方面,甚至江西,都得全盘重新计较。”

由荆襄水师的表现,可以看出湖北绿营烂到了什么程度,逼压岳州的只有湖北绿营,岳州方向崩掉,南蛮完全可以直捣武昌。武昌丢了,再加上南蛮渐渐正握住水路,一旦南蛮由湖南入江西,田文镜和锡保在江西打得越远,肛肠被爆得越惨。

岳钟琪心惊肉跳,孟松海、林鹏和施廷舸却是振奋不已,齐声称颂。

长江舰队有谱了,前前后后从荆襄水师那买来了百多条船,贾昊和房与信又全力支持人炮,之前还在鸭尾荡搞了一次“演习”,拼凑起来的舰队有了初步作战经验。

更好的消息是,皇帝过问了长江舰队的事,强调长江舰队的经费、人员、物资第一优先!得知孟松海的银弹战略奏效,皇帝大手一挥,一百万银子不够,再给一百万!二百万啊,想到整个海军,圣道十年的预算也才六百万,孟松海心头都是虚的,就怕见了萧老大,被成天念叨预算不够的老大给生吃了。

除此之外,皇帝还亲自下令,把在北江跑的另一条轮船宁泰号的锅炉、轮轴等等零件全拆到湖南,给雷公号当备件,雷公号终于又能在江湖上一展身姿。

长江舰队还需要解决一些细节问题,比如陆军炮装上船,还得重造炮车,之前是直接把陆军炮架弄上船,鸭尾荡一战里还顶翻了好几条小船,不得不卸下炮架,直接把火炮放在船头,还不能用十二斤炮。等这些小节搞定,孟松海就准备大起舟师,跟岳钟琪的武昌水师决一死战,彻底把洞庭湖和湖广江西水路握在手中。

圣道十年四月底,气候已暖,湖广江西这绵长一线,南北各方大员感受各异,或冷或热。

胜捷军都统制展文达带着部下,策马行在岳州成外,他正满心狐疑。

展文达在岳州一面整编胜捷军,一面抗击当面两三万敌军。胜捷军由一个卫军改编的正规师和两个义勇军师组成,三师兵员装备都没到齐,岳钟琪还握着水路,随时可能切断岳州后路,跟北面清军南北夹击,原本自觉压力很大。

当面清兵一直像蔫了一般,没什么大动静,仔细一查探,原来是岳钟琪将武昌大营火器军拉到常德后,剩下那半数人马跟湖北绿营搅在了一起,战意很弱。展文达松了一口长气。湖北绿营……南北相处这么多年,跟湖南这边已经养出了不少默契,他们可没死战的心气。

可最近几日,清兵骤然回撤,让展文达很是不解。江西形势不妙,贝铭基和陈廷芝咬牙死撑,却还是丢了峡江和分宜两县,江西防线被破成三面,锡保和田文镜形势大好。

按常理说,鄂尔泰这边也该更加主动,怎么也要推着绿营打打岳州,现在不仅毫无动静,反而落跑了?

哨探报说清兵确实在向北撤退,但不清楚缘由,部下战意心切,被压在岳州这么久了,觉得是出击的好机会。打垮当面之敌,威胁一下武昌,说不定能搅乱整个战局。

展文达也有这个心思,可他很持重,想要亲眼看看清兵动向,好下确定判断,万一清兵在玩什么花招呢?

展文达带着军部参谋和哨骑,数十人在城北转了一大圈,出城十多里也没什么特别发现。部下觉得清兵后撤之事该能确认了,可展文达心细。他跟何孟风、谢定北和贝铭基等人都出自绿营,投了英华,才在黄埔接受了系统的军学教育,对操典的看重已到了教条的地步。

“我方处于守势,不得确定的情报,绝不可轻举妄动……”

展文达不理会部下的劝阻,继续前行,眼见离城陵矶不远,正到一处山坡下,一阵枪声传来,好几人当场坠马。

众人赶紧护着展文达下马躲避,其他人则组织还击,带着线膛枪的侍卫撂倒了几人,就见一伙清兵转头奔逃,朝山坡另一侧的林子扑去,依稀能见到马影,也是一队哨骑。

“不、不必追了……赶紧通报大都督,接手……接手岳……”

展文达艰辛地吐出了这一句,话没说完,头就垂落下来,惊骇的侍卫这才发现,他们的都统制胸口正蔓延着大块血迹。

“小展这就去了?真是天妒英才啊。”

长沙,大都督府里,听到展文达阵亡的消息,谢定北心头沉重,唏嘘不已。

湖南大战时,展文达还是江西提标后营游击,因衡州之乱,领着江西绿营南投。之后黄埔进修,又在长沙陆军学院任教,才算脱胎换骨,融入了英华武人行列。

从圣道六年起,展文达就一直负责岳州防务。岳州是洞庭锁钥,湖南北大门。前几年虽然南北相安,但彼此也有暗中来往,岳州一直平静如常,没在英华报纸上露面,这正是展文达的功劳。

雍正兴兵南下后,贾昊未到前,也是展文达稳稳守在岳州,顶住了岳钟琪的水陆逼压,跟常德的岳超龙一同并称英北门神。

原本军界乃至朝堂,对“绿营派”里最年轻的展文达寄以厚望,觉得此人谨慎缜密,有为帅之才,可没想到,他却遭遇了可以称之为最轻疏的意外,出城查探军情时与清兵哨骑相遇,中弹身亡,不能不让人感叹造化弄人。

大都督府正堂里,贾昊负手沉思,一脸铁青。岳州局势本已缓和,加之孟松海的长江舰队即将成型,他的长江决战方略正按部就班地进行中。可展文达战死,让岳州又有不稳迹象。鄂尔泰说不定会视之为良机,趁势急攻。

看看身边军将,够级别接任展文达的就四个,何孟风、赵汉湘、陇芝兰和……谢定北。

何孟风是湖南都督,正主持大军汇聚之事,不可能分身。赵汉湘资历够老,可惜埋头在炮兵事务上,单独领军作战的经验不多。骤然接手边防,一下要跨两个门槛,不太合适。

陇芝兰……不是贾昊看不起女人,也不是他私情入公事,而是陇芝兰领军,更多是精神象征,对军务了解不多,还在长沙陆军学院埋头猛补呢。

至于谢定北……那张谄笑的烂脸,根本就是十年未变啊,能信得过么?

看人得用两只眼,贾昊这么提醒着自己。比如吴石头,若是只看为人一面,估计没人相信,这个致力于收罗各族小姑娘的淫棍,爱摆弄死人头的变态怪癖,居然是威震南面各国,统领二十万大军的大帅。

谢定北的资历足够,黄埔进修的成绩也不差,而且还主持过好几年的长沙陆军学院教务,军学造诣绝对合格,这一阵子组建安国军也中规中矩,有独挡一路的能力,唯一的缺点,就是年纪有些大,反应有些迟钝。

真是羡慕吴石头,手下战将云集,还都是十几年跟下来的老兄弟……

贾昊暗自感叹,然后看向谢定北,那家伙的一张笑脸马上再灿烂三分,可贾昊却明白,这不是谢定北有所领悟,他那张脸根本就跟膝盖神经连在了一起。

“谢定北,你率已整编好的安国军两师速速赶往岳州,接下展文达的岳州防务!”

果然,贾昊开口,谢定北的笑脸就僵住了,他根本没这个心理准备。

“我我……我行么,大都督?”

谢定北额头冒汗,独当一面自是他日夜所思,可临到头来,还是信心不足。

贾昊沉声道:“只要成了将军,配上龙纹章,就有担当都督,负责一路军务的资格!你若是不行,就把龙纹章交出来!”

谢定北两眼圆瞪,下意识地护住衣领上的龙纹章,看上去就跟掐自己脖子一般,脑袋同时鸡啄米般地点着:“那那……那肯定是行的!”

一边何孟风叹气道:“小展不在了,老谢啊,希望你能把他的那份战功也挣回来。”

他们这些绿营派军将交情都很好,想到已逝去的朋友,谢定北的心神渐渐沉凝下来,接着又升起一丝怒火,鞑子好胆!这笔血债,就让我谢大将军来讨还!

“大都督放心,岳州有我谢定北,管保固若金汤!”

谢定北以这辈子已难改掉的绿营腔调赌咒发誓,听得贾昊心中发虚,再看这家伙脚步矫健地弹出门外,贾昊心说,丢掉岳州的心理准备,看来还得再多作一层。

即便谢定北是头猪,只要能在岳州争取到足够时间就好,待时机成熟,贾昊拟定的长江方略就能施行。只是想到展文达的意外,贾昊心中就蒙上了一层阴霾,老天爷在他这边丢下的骰子可真是瘪十啊。

天威不可测,贾昊自觉已经够倒霉的了,而在江西,还有人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

“急告大都督和巴经略,庐陵最多还能守半月,若是再无大军,特别是火炮来援,庐陵必失!庐陵一失,清兵沿赣江直上,赣州就危险了。大都督和巴经略的意见失之草率,庐陵是我们的底线,不可再退!我已决意与庐陵共生死!”

江西吉安府庐陵城里,江西都督,平虏军都统制贝铭基对部下这么交代着。

说话的同时,城外炮声隆隆,那是西山大营的炮营在发威,偶尔能听到城中房屋哗啦啦的垮塌声,而己方的反击炮火显得格外微弱。

贝铭基任江西都督,总揽江西防务,但手下兵马薄弱。巴旭起和侯同均虽在江西动员了六个师的义勇军,还有数万乡勇后备,却因为缺乏训练,难以聚成战力,只能沿州县布防。

江西可靠兵力只有贝铭基的平虏军和陈廷芝的神武军,两军正规师仅仅三个,剩下四师都是义勇军,合计四万多人,火炮不到二十门。

就这四万多人,还要分在三个方向。陈廷芝带神武军守袁州,他带平虏军守吉安,还分了两营红衣去建昌,防备清兵转兵建昌入福建。

当面清兵不仅有田文镜的两万江西绿营,两万训练和装备跟江西绿营没什么差别的练勇,还有整个西山大营六万。锡保领西山大营主攻吉安,要直下赣州,去摸梅关。田文镜主攻袁州,企图威胁湖南长沙,还有一部分清兵逼压建昌。

庐陵城里有一师正规军,一师义勇军,城外还有一师义勇军游弈,三师不足两万人,跟六万大军对敌,压力自然很大。

贝铭基对人数的差别不怎么在意,自己这边连义勇军都是线膛枪,只拼步兵,西山大营会死得很难看。可西山大营的炮营握有近二百门火炮,火力差距太大。他之所以没在峡江跟清兵死磕,而是退到庐陵,就是想借庐陵城防削弱清兵的火炮威胁。

雍正当真是下了血本,这西山大营的火炮运用还像模像样,看来还真是西班牙人苦心调教出来的,早知今日,当年就该在吕宋把西班牙人全都砍了……

部下接令退下后,贝铭基暗自叹气。出发前他在贾昊面前拍了胸脯,说不需要大都督再多考虑江西,专心汇聚兵力,到时直捣黄龙就好。

那时他没意识到西山大营的火炮居然有这么多,现在为了江西的安危,也顾不上自己的面子,赶紧向贾昊和巴旭起求援。

“边打边退换取时间这倒没错,可庐陵丢掉,泰和、万安守无可守,清兵能直逼到赣州城下,到时一国震动太大,而我这江西都督,也丢不起人……”

贝铭基正在调理心态,脚下陡然一晃,似乎地龙翻身一般,就觉脑子微微一晕,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接着才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是从北面城墙方向传来的。

“都督,鞑子用火药炸塌了北门一角,现在正向缺口突进!”

不多时,部下急急来报,贝铭基心头剧震,西山大营那帮汉军,简直是丧心病狂啊,他们哪来这么高的战意……

“集结城中人马,随我一同拒敌!”

不及多想,贝铭基迈腿就走,出门时还摸了摸腰间短铳,确认已经装弹。

“你们心志再硬,难道能硬过我们!?”

他还怀着这样一分怒气,西山大营的汉军营从临江府一路打过来,凶悍无比,死战不退者比比皆是,再加上火炮猛烈,义勇军根本挡不住。就连平虏军中那些司卫出身的军官都说,从没见过这么顽固的清兵,也不知道雍正是怎么把这些汉人洗了脑子。

如果西山大营是为占地,四处分兵夺州县的话,义勇军还能发挥作用,靠着线膛枪和牛皮糖战法跟对方周旋,可西山大营就沿赣江而上,聚成一路,闷头朝南打,也没给贝铭基这样的机会。

刚才还说庐陵能守半月,现在看来,不拿出必死的决心,别说半月,今天就要丢城。

贝铭基匆匆而去,脑子里最后还闪过了一月前跟陈廷芝在袁州分手时的情景。

陈廷芝当时问:“老贝啊,你们那一圈人里,何孟风是被管源忠逼反的,岳超龙是被康熙逼反的,展文达是被延信逼反的,谢定北是被抓了之后才反的,就你……为啥自己跳出来反了呢?”

十年前,贝铭基还是绿营江西赣州协副将,杨堂诚率军入江西后,他带着赣州兵马,说动了赣州知府,一同献城南投。

为啥……是啊,现在回头再看,如果知道有今天,那时的自己肯定是要多想想的。

可惜,现在的自己,已非那时的自己了……

贝铭基沉下心思,再不多想,朝北门方向奔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