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八十八章 长江大决战:舰队在哪里?

“选江西倒没什么,可皇上依旧不立主帅,若是战事有变,还不知该怎么应对……”

湖南常德北面,洞庭湖西岸大龙镇,临时立起的靖边大将军行辕里,岳钟琪眉头深锁,对身边的幕僚李元这么抱怨着。

纯以军事角度论,主攻湖南还是江西都各有优劣。

湖南方面,靠着洞庭湖,大军调度方便,南蛮防守薄弱,处处都是漏洞。常德在西,岳州在东,自陆路遮护腹地。只要攻破一处,湖南局势就会大变。

可坏处也很明显,要真撼动南蛮,光拿回常德、岳州和洞庭一线远远不够,还得朝腹地打,至少得把长沙拿下。

问题就来了,长沙是满人禁忌之地。当年李肆领军北征,从郴州、衡州一直打到长沙,跟康熙的十多万大军在长沙对战,战况惨烈至极。一回想此战,岳钟琪就心惊肉跳,更不用说其他军将兵丁。岳钟琪敢指着祖先牌位发誓,真要打长沙,西山大营的满营绝不愿出力,稍有风吹草动,肯定要撒丫子就跑。

不仅汉军旗人,满蒙八旗,当年在长沙几乎被打断脊梁,“纯纯”的满州子弟损失了至少四五万。满蒙俘虏据说都被发遣到吕宋和勃泥挖矿,十年下来,不知道还有多少活着。

江西方向不存在这个问题,不仅南蛮守备薄弱,还有田文镜的经营,后方稳固,进退都有余裕。如果田文镜能全力配合,四万江西兵,加上六万西山大营,怎么也能打到赣州,如果还能一探梅关风色,那动静可就大了。

但江西的地形特别麻烦,越往南面,越是穷山恶水,战事一定会非常艰难。

“皇上选江西,该是多方权衡了利弊,既如此,肯定留有后手。”

幕僚李元接口道,这话更多是安慰,岳钟琪微微点头,两人自然不知道,雍正是靠掷铜板作出的选择。

“还希望此战能尽快有个着落,皇上能跟南面落下正式和约……”

岳钟琪再低声自语道,朝野已有风声传出,雍正不顾朝堂和满人的反对,推着西山大营南下,是为了打出一个真正的和约。能让南北如宋辽宋金一般,至少安生个百年。

朝野很受鼓舞,连带岳钟琪这样的大将也觉得形势有望。大清一国,跟南蛮有过接触的,都知南蛮已不可敌,跟张汉皖和龙骧军在四川相处日久,岳钟琪感受更深。

别的不说,就论军事,南蛮的红衣兵,一月薪饷三倍于绿营,还不计饭食、衣装和械具。不兼差,心无旁骛,日日出操,动不动就打靶练炮,傻子都能练成精兵……

现在雍正指望在南蛮大军回转前,打出些许优势,再向南蛮服软,就有了更大的退让空间,以此来跟南蛮立约。南蛮虽是李肆主政,可国中商贾说话也很有份量,这几年读书人也渐渐把持了朝堂,即便那李肆不愿低头,也拧不过他那一国上下的民心。

看李肆这十年来也没向北大动,就在南洋闹腾,似乎也不是个野心勃勃的帝王,多半还是要息事宁人,就此南北相安。

“荆州镇水师和彝陵、襄阳水师两协还没到吗?”

念头拉了回来,岳钟琪一抛袍摆就坐,他正在这里等候各路军将,要开军议。

雍正做事从来都雷厉风行,一旦定了主策,就要见到行动。下面几个人也只好丢开各自心思,连轴转地将雍正的谕令部署下去。

雍正虽定策江西,但没忘掉湖南,也没忘掉岳钟琪。让富宁安专心料理陕甘防务,将荆州将军所辖旗营绿营转交岳钟琪节制,要岳钟琪在湖南策应周全。

岳钟琪由此定下战略,一面以陆路攻常德,一面汇聚各方水师,逼英华必须在洞庭南岸各地分兵。

汇聚水师,顺带还要解决一个大麻烦,就是之前那艘怪船,以一条船接连打败了两批共四十多条战船的围攻,战力太过惊人。不把这个心腹之患拔掉,洞庭湖水路就要落到南蛮手中。

岳钟琪总结了跟那条怪船两次战斗的经验,确定是自己太过轻视,二十条战船打不败它,三十条、四十条聚在一起,死战不休,总能解决掉。就算南蛮有两三条这样的怪船,武昌和荆襄的水师汇聚起来后,淹也能淹死它们!岳钟琪现在手里握有三百多条大船,其中一半都是能装炮的战船。

李元道:“一镇两协的中军已来了,说总兵和副将三日后能到。”

接着他小心地再道:“胡期恒回信说,靖忠确实被抓了,但没遭恶待……”

岳钟琪脸上骤然升起一丝红晕,怒声道:“别说了!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跟南面联络,就当我没了这个儿子!”

之前岳靖忠生死未卜,李元自作主张,跟昔日同在年羹尧手下办差,现在任湖南兵备道,大都督府参军的胡期恒联络。知道这事后,岳钟琪怪李元多此一举,还遗下了祸患。

李元叹气:“当年隆科多的儿子在长沙被俘,还是通过今上跟南面联络,把人要了回来的。”

岳钟琪沉默,许久之后才道:“我不是隆科多……我也不是满人。”

他马上转开了话题:“哨探所报无误么?那条船就停在武陵,这段时间都没动静?”

常德武陵,洞庭湖畔,雷公号静静卧在码头边,老船工许桂朝孟松海摊手:“不止是船板和护罩的问题,锅炉也得换,没个把月可跑不起来……”

孟松海微微叹气,一个月啊……还能等。

接着许桂一句话让他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轮轴和齿轮都没了备件,再跑起来,出了什么问题,修都没得修。东莞那边是在帮我们衡州船厂造备件,可铸件得搁上几个月才能用,否则吃不住力,要雷公号出战,最好再等等。”

孟松海还抱着一丝希望:“你们船厂还能造吗?银子不是问题……”

许桂一脸怜悯地道:“船是没问题啊,东莞那边也有库存的蒸汽机,可刚才不是说了吗?传动轮轴和齿轮什么的,都得另造,我估计……新船怎么也得等到半年后吧。”

“半年!?”

不仅孟松海显出绝望的脸色,背后两个年轻人也失声惊呼。

“新炮什么时候能有?”

好吧,蒸汽轮船用不上,把两寸三寸炮装到普通的船上也足以制敌,孟松海又找到完成了试炮任务,正准备回佛山的米安平。

“制造局在忙着给湖南江西造炮,否则顶不住鞑子的火炮,根本没时间造这种炮。”

米安平又一记大锤砸在孟松海头上,让他脑子嗡嗡作响。

“对了,库房里还有十来门两寸炮……”

米安平记起了什么,孟松海脸色稍缓,十来门就十来门吧。

“哎呀,被白总领拿去用在琉球炮台上了。”

似乎是在逗孟松海,米安平呆呆地再道。

“我……我扛得住!”

孟松海本想仰天大叫,最后只是握拳念叨着。

他和海军中的两个老部下,福建林家子弟林鹏和施世骠的儿子施廷舸,三人孑然一身来到湖南建长江水师。原本也做了心理准备,可临到头来,才知白手起家的艰难滋味。

“人?炮?你不是不当长江水师统制,只当长江舰队总领么?就没从你们海军那带人带炮过来?”

急急赶回长沙找贾昊要资源,却被贾昊一顿奚落。最初贾昊是想建长江水师,可孟松海觉得,凡是水上跑的,那该都是海军的,所以死活不愿扛上长江水师的招牌,另立了海军长江舰队的招牌,这也算是遂了他独领一个舰队的心愿……

当年他跟着胡汉山等人,从一条船干起,海军成了四洋舰队,胡汉山领西洋舰队,白延鼎领北洋舰队,鲁汉陕领大洋舰队,他虽是松字辈,在海军的资历也就仅此于萧胜、老金和这几个人,却还没办法独掌一路,所以总想着也当舰队总领。

现在可算是有机会了,在贾昊面前争这支舰队的归属权时,一点也不给贾昊面子,现在被贾昊洗刷,他也不好回嘴。

孟松海灿灿地道:“海军那边,船既不合适,也过不来,还都散在东南西北,计算只调人都来不及嘛……”

那是,先不说四洋舰队全散在外面,即便只是海军的小海鲤舰,都是深底高桅帆船,可不适合在长江跑。而且长江中下游水路都在满清手里,也不可能把一个舰队直接从海上开进来。

贾昊又道:“逗你呢,建这长江……舰队,我比你还心急。你就没想过,我给了你人和炮,你也得花时间训,更来不及,而且……你的船呢?”

孟松海痛苦地呻吟一声:“大都督,那你还能给我点什么?”

贾昊耸肩道:“我觉得我给你的已经够多了,一百万两银子还不够?”

孟松海无奈长叹,他这长江舰队,穷得只剩银子。贾昊从李肆特批的五百万军费预里拿出了一百万,争夺水路可是战事关键,重中之重。

造船?湖南这边造船的地方可不少,长沙、湘潭和衡州三地的船厂都能造大船,可惜还是来不及。要跟岳钟琪的湖广水师抗衡,如果没有线膛炮,起码得一百条以上战船,就算三个船厂推了其他单子,开足马力,也要三四个月才能搞定。

“银子不能当饭吃啊……”

长沙北面,湘江一处小码头,破落的货仓就是长江舰队的总部,负责战船事务的林鹏唉声连天。

负责人员的施廷舸道:“银子能买东西!咱们买现成的商船!募现成的水手!”

孟松海摇头:“湖南商船本就不多,现在还忙着载运物资,把这些商船变成水师,会拖累陆军的补给,这一条早被大都督否了。”

林鹏再叹气:“岳钟琪手里有两镇两协的水师,战船三四百条,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凑齐跟他在水上一战的本钱啊。”

没有蒸汽轮船,没有线膛炮,连船都没几条,人也没着落,打败岳钟琪,这目标似乎太遥远了。

施廷舸目光闪动:“我有个想法,但是……好像不太妥当。”

孟松海用自暴自弃的语气道:“咱们啥都没有,还能有什么顾忌?说吧!”

受了鼓励,施廷舸沉声道:“咱们用银子买!买清兵的人和船!”

沉寂了好一阵,孟松海一巴掌拍在施廷舸肩上:“你还真敢想啊……”

接着他笑了起来:“没错,咱们有银子!既然有银子,清兵那种无义之辈,自然能连人带船买过来!”

林鹏也笑道:“如果能买烂了岳钟琪的水师,都不必跟他打,咱们长江舰队就能赢了!就算……没有一条船!”

“见过大帅!”

大龙镇靖边大将军行辕,荆州镇水师总兵魏洪,彝陵水师协副将吴文仲、襄阳水师协副将韩登三人向岳钟琪叩拜。他们把船队带到了华容,然后人来了安福,听从岳钟琪调遣。

“免礼,起来吧!”

岳钟琪话音落下,三人起身,三张笑得灿烂的面孔同时入了岳钟琪的眼,那一瞬间,一股凉气自岳钟琪尾椎猛然升起,就觉似乎有莫大的不妥,但压根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