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八十四章 长江大决战:一船当千

“上弹……”

“瞄准……”

佛山制造局的技师们变身炮手,船首两门火炮带着护盾在咣咣的齿轮摩擦声中转动起来,看起来并不怎么粗壮的炮孔遥遥指向足有两三里外的清兵哨船,目标也就比黑点大一些而已。

岳胜麟结结巴巴结结巴巴地道:“这、这可还在两三里外呢!?”

米安平朝他眨眨眼:“先吓吓他们……”

岳胜麟说我可是先被吓住了,就算是二十斤炮,陆军射表也要求在两里内才能进行精确射击,看这炮只比四斤炮大一些,等等,难道是……

“开炮!”

咚咚两声炮响,岳胜麟站在船身前端上甲板处,正在第二门炮的后面,眼见那门炮发射之后,炮架护盾没什么动静,炮管却向后滑退了一截,然后又自己弹了回去,看得他的眼珠子也差点弹了出来。

炮管自己复位,技师们娴熟地旋开炮尾,用拖把清理炮膛,装炮弹、塞药包,闭炮闩,再插引信管,不过十来秒,火炮就又处于待发状态,而且炮口还指着刚才的位置。

米安平点头:“没错,这是海军的线膛炮,新一代的线膛炮,炮场已经试过,就缺实战检验。”

果然,是两寸三寸炮……

雷公号实质就是一艘明轮炮船,船头船尾各有一门三寸炮,上层甲板前后各有一门两寸炮。

岳胜麟出身陆军系统,对海军武备不怎么熟悉,但还是听说过这种炮。只是这炮如此神奇,眼角再溜到两里开外,水柱就在清兵船影附近升起,原本以为自己将是主角的心态,顿时消散无影。

“这新炮不仅有新技术,还用上了多年前的老技术,随船的技师里,有人为这个项目已经埋头琢磨了快十年。”

米安平很有些感慨,没错,这炮用上了早年造飞天炮时鼓捣出来的液压制退机。当年是材质和工艺不行,弄出来的东西可靠性太差,只好丢在一边。

佛山制造局一直没放弃这个项目,现在有了蒸汽机锻管,再有从不列颠人抽水机上发展出来的管阀技术,制造局也在这个项目上加大了投入,液压制退机已经可以在两寸炮和三寸炮上投入实用。

不仅是用在火炮制退上,米安平在欧罗巴学懂了帕斯卡的一些理论后,觉得液压制退机似乎还是一扇门,一扇可以革新传动技术的门。眼下英华虽然有了蒸汽机,但传动技术依旧停留在齿轮和皮带上,而从制退机上,似乎还能琢磨出液压传动的技术。

当然,米安平此行的真正重点还是在火炮上,新一代的线膛炮不仅有液压制退机,在炮弹上也有所改进,具体效果如何,就只能以实战检验了。作为曾经远洋欧罗巴,见惯了大场面的科学家,他对战场可一点也不犯憷。

这两炮轰出去,正急扑而来的四艘清兵快哨船竟然也没犯憷,撸桨反而抡得更起劲。

“谁他妈把雷火罐点着了丢水里?现在可不是炸鱼的时候!”

甚至还有军将这么呼喝着部下,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这是远处那艘怪船轰过来的炮弹,还觉得是自己人丢出来的雷火罐。

双方距离已不到两里,雷公号船身打横,正慢吞吞地划着弧线,似乎想要掉转船头逃跑,惹得四艘快哨船的军将大声呼喝,要部下再加把劲。

咚咚……

嗵嗵……

两种有些微差异的炮声轰鸣,四团硝烟在雷公号上升腾而起,水柱在快哨船左右高高飞溅,脑子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了。

“滚出来!谁丢的谁他妈的马上滚出来!让老子查到的话,丢下去的就是你们的脑袋!”

可军将们却跳脚大骂,对方发炮,那是在示威,跟这边的水柱绝没关系。这可隔着两里远,水柱几乎就贴着船身,天底下哪有打得那么准的炮?

所以,他们只能把这难以解释的情景,归结到更荒唐的事情上,反正这种荒唐事在自己人身上可见得不少了。

“这可是风平浪静的洞庭湖呢,准头哪去了?”

雷公号上,米安平不满地训斥着部下,手下技师打过无数发炮弹,都是顶尖炮手,结果两轮炮击没一发命中。

一边岳胜麟无力地嘀咕道:“这么远也能打中么?”

双方距离缩短到接近一里时,第三轮炮击轰响,冲在最前面的一艘快哨船摇晃了一下,猛然喷溅出大片碎木,从前到后,拉出一片波澜,船上的兵丁失声惊呼,甚至还有好几个被震得坠入水中。

香瓜或者丝瓜剥瓤是怎么样的?这条快哨船的情形就跟那差不多,一发三寸炮的炮弹正中船头,从前到后透穿脆弱的水密舱板,同时将甲板拉扯碎裂。

从外表看,这船似乎还没受致命损害,但紧接着船身一滞,不仅速度慢了下来,船头还渐渐向下压去。那一炮已将船头轰烂,还捣碎了好几层水密隔板,整条船沉下去不过是时间问题。

另外三条快哨船如梦初醒,摇撸的,划桨的当时就全停了下来,一两百人傻傻看着那条快哨船,可受害船上的官兵却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所熟知的水战是相距最多三五十丈的枪炮轰击,即便是炮,圆弹的效果都是砸烂船板,哪有像这样穿透几乎整条船的情形?

有清兵凄厉地叫喊起来,“怪物!有怪物!”

虔诚的清兵另有所想:“湖里的龙王发怒了!”

雷公号上,米安平正在发怒,“怎么搞的?还是没炸!?”

他火大地挥手道:“继续轰!”

再度响起的炮声,如冰水一般,终于将那三条快哨船上的官兵惊醒了。接着又是一条船像打寒噤一般地抖了一下,左右两舷斜着喷出一股烟尘,然后船身前后向下一压,再向上一翘。喀剌剌的裂响,让船上正东倒西歪的官兵跟着发出了刺耳的尖叫,龙骨断了……

一条船正在扎猛子,一条船前后对折,后半截船身还被风帆带着,使劲压上前半截船身,另外两个幸运儿反应也不慢,不约而同地转舵回航。

眼见半里多外,两条敌船正在打横,雷公号上的炮手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分钟里,咚咚打出了四轮炮击,就见前方水柱混着碎木不断喷飞,偶尔还裹着一些挥臂蹬腿的人体。

“炮弹组的都是饭桶!都该喂鱼!”

岳胜麟已是看得目瞪口呆,他完全无法理解米安平的怒吼。

制退机和炮管都需要冷却,炮击暂时中断,就见远处,第三条快哨船倒了桅杆,正在原地划圈,但其他部位损伤不大,刚才那几炮只轰中了甲板上层,对船体没太大影响。而第四条船则像是毫发无伤,船身两侧的撸桨比雷公号的明轮还转得快,翻着白浪,如飞一般地亡命逃窜。

似乎炮弹威力还有问题,前两条船是运气太好,都打中了甲板下方的船体……

岳胜麟这么总结着。

“出什么事了!?冲!都冲上去!先把那船收拾了!”

前锋船队和德林的座舟就在四五里远处,眼看着己方的四条快哨船隔着一里远就被轰得七零八落,德林就觉恍若神话般的奇迹在光天化日下上演,而他根本就搞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但是对方终究只是一条船,一条没帆没撸,呆头愣脑,还吐着黑烟,估计随时都能把自己烧掉的船。

自己这边有二十来条船,冲上去一顿围殴就好。至于刚才那不可思议的景象,德林甚至跟前方不少已经在水里扑腾的水师官兵心有戚戚,难道是湖里的龙王在翻身?

二十来条战船伸展为半月阵型,乌泱泱地扑了下来,岳胜麟深吸口气,觉得该是自己上阵的时候了。他一声招呼,百来名红衣兵在船舷就位,准备迎接可能有的近距对轰,甚至是接舷肉搏。

米安平却道:“你们先趴好了,鞑子的船可没那么容易靠上来。”

果然,两三里之外,雷公号的火炮就不断发威,一条条清兵战船像是被拳头一路揍着,不断喷出碎屑烂木,步履艰难地向前跋涉,有的被轰烂船板,有的被击断桅杆,有的则是人体横飞,被吓得降帆转舵。

当清兵战船接近到雷公号一里范围时,外面已经丢下了一圈破船,加上畏敌不前的,足足有七八艘船停了下来。

米安平的咆哮继续回荡在雷公号上,他依旧在痛骂炮弹组,让岳胜麟非常茫然,但岳胜麟相信,如果炮弹组的人在船上,以米安平的愤怒,估计会一脚一个,全都踹下湖里喂鱼。

“那是总兵座舟!”

接着他发现了异样的目标,岳超龙很熟悉清兵兵制,连带岳胜麟也对清兵的旗号烂熟于心。他看到了德林的座舟在一里半外,躲在最前方那圈冲锋的战船后面。

“轰他!别以为躲在后面就轰不到!”

原本岳胜麟是名义上的船长,可米安平却夺了权,对此岳胜麟毫无异议,他就觉得自己像个蒙学没毕业的小孩,根本就没办法掺和雷公号的战斗。

雷公号鸣响汽笛,锅炉工汗流浃背地朝锅炉里猛铲着煤炭,明轮哗啦啦转着,搅起两圈洁白的水浪,大副许桂掉转船头,切出一条斜线,从一条船体正中正咕嘟咕嘟猛进水的清兵战船旁边掠过,朝着德林的座舟方向机动。

噼噼啪啪的小炮声响起,清兵战船终于有了机会发出愤怒而无力的抗议,雷公号船舷、盖住明轮的铁罩,以及火炮的护盾如被冰雹刷过,可战果仅仅只是兵兵乓乓的金铁闷响。

雷公号的船舷也包了铁皮,当然不是装甲,只是用来防火,但清兵小炮的霰弹甚至圆弹,依旧对这层薄薄铁皮无能为力。

雷公号以侧面逼近德林的座舟,而德林却毫无危机感,以清兵内河水师的传统,这可是绝对的安全距离。

直到船身猛烈震动,德林才清醒过来,他眼睁睁地看着船身前侧,一股无形的巨力冲撞而入,几乎快撕裂了前半个船身,那一刻,他完全明白了。

这是条会妖法的鬼船,上面载着会放妖术的鬼炮!

德林是这么认识的,他满脸是汗,就要下令转舵,人怎么斗得赢妖法呢?

砰的一声闷响,座舟再被命中,炮弹斜着从船舷撞入,野蛮地撕开船板,将沿途所有阻碍它的人体和杂物撞飞,在甲板上拉开一条恐怖的缝隙,一直冲到德林的脚下才停住。

座舟为此剧烈颠簸,众人都跌作一团,德林从甲板上爬起时,一股青烟从脚前冒起,仔细一看,是一枚圆柱状的铁家伙冒的烟。

周围数十惊骇不已的部下盯住了德林,他强自镇定,在那凹凸不平的炮弹前端踹了一脚,骂道:“早知道就该让大家准备好黑狗血……”

哧哧细声蹦了出来,德林皱眉,听出正是这炮弹前端发出的,他下意识地低头去看。

轰……

一团橘黄烈焰炸开,几乎将座舟拦腰截断。甲板上数十官兵不是被焰光吞没,就是被冲击波抛飞上天,飞溅的弹片再给这团烈焰抹上了一层又细又薄的血红之雾。

德林就觉身轻如燕,不,简直就是身轻无体,正融入一团炽热的烈火。半空中,就见一颗扯着半截胸膛的脑袋,还顶着花翎冬帽,打着滚地越升越高,拉出一截长长的抛物线,远远地坠入湖中,溅起一朵在此时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浪花。

雷公号上,众人欢呼雀跃,米安平也出了口长气,“总算有炸响的了……”

新一代线膛炮的改进还不止是液压制退机,炮弹更是革新的重点。之前海军的使用经验已经非常清晰,那就是炮弹穿透力有余,毁伤力不足,如果能将性能稳定的开花弹用在线膛炮上,那就是海军希望得到的完美之炮。

佛山制造局下了大力气改进,毕竟线膛炮是他们今后重点推广的新产品。

两寸炮的炮弹太小,没办法在上面鼓捣开花弹。于是只作了毁伤改进,将弹头从尖头变成椭圆,而且中空,这样当炮弹砸上目标时,弹头会凹扁,单纯的穿透效用就变成了不规则的撕扯效用。

经过测试,这种炮弹的毁伤力超越同口径的实心圆弹,毕竟是急速旋转,不规则运动的撕扯力非常惊人,穿透船板后,就会在船体翻滚着前进,从而在内部造成一定损伤,而不再是以前那种直愣愣地穿透而过。跟子弹头上刻十字,可以在人体里造成更大损伤的道理近似。

将开花弹搬上三寸炮的工作是重点方向,滑膛炮的时间引信对海军来说很不适用,而且线膛炮的炮弹尾部要封闭遮气,引信只能放在弹尾,安全又有问题。

正好,罗浮山的炼金术士们在底火技术上有了阶段性的进展。法国炼金术士陆盛谛用黄磷加硫磺作出了底火,裹着硫磺的木条,在涂着黄磷的纸片上摩擦,就能生火,再引燃火药。

这跟后来的雷汞底火还有很大差距,特别是在发火率以及稳定性上,所以罗浮山化学研究所并没将其当作正式的底火技术进行深研,反而由其发展出民用的火柴技术。

好歹还能算是一种底火,佛山制造局就把这项技术当作开花弹的撞击引信来研究,初步的试验品就用在三寸炮的开花弹上,靶场测试,也能有七成发火率,似乎是能接受了。

可惜,一实战才发现,这玩意太不可靠了,三寸炮打了十多发开花弹,才只有一发炸响。米安平还不知道,就连这一发,也是德林自己踹出来的。

不过这似乎预示着好的开始,在轰得总兵座舟几乎再无活人之后,三寸炮的开花弹又接连炸响三发,将三条已经冲得很近的大赶缯炸得七窍生烟,船上的官兵鬼哭狼嚎,大呼着妖法或者龙王什么的,纷纷跳湖逃生。

不多时,原本散作半月队形的清兵战船,如无头苍蝇一般,在袅绕黑烟中四下飞散,而吐着黑烟,将战场继续熏染得视野模糊的凶手,则孤胆一人,选着中意的目标,锲而不舍地追杀者。

快哨一类的小船跑得快,雷公号追不上,但那些大号的沙船、赶缯船,却比雷公号慢得多,米安平要继续“测试”,岳胜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大副许桂更是没有主见,米安平说啥就是啥,这一条船,就这么在洞庭湖北面,如一骑当千,杀得清兵的前锋船队直叫末日降临,无常索命。方圆数十里的湖面上,遍布破船、碎木和尸首残肢,还有正辛苦地狗刨着的落水清兵。

直到东面一片船影几乎遮蔽了整个湖面,兴奋的红潮才从雷公号众人的脸上消退。

乖乖不得了……

对面可是一两百艘清兵战船!

米安平和岳胜麟对视一眼,默契地同时点头,再异口同声道:“跑!”

雷公号再厉害,能打垮二十条清兵战船,可怎么也打不垮二百条清兵战船,这点基础常识,两人心中还是有的。

许桂照样没发表什么意见,转舵就走,可圈子还没划完,喀剌剌一阵裂响,船速猛然降了下来。

船员的惊呼声让众人的心脏直坠深渊,“不好啦!轮桨被水里的杂物打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