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七十九章 民族精神的萌动

圣道和雍正都是一个年份,说到某某年,不管南北,纪元都是一样的。

就在这九年的尾巴尖上,南北两边烽烟四起,从四川到江西,不,甚至延伸到了江南。

岳钟琪调武昌大营后,富宁安收缩防线,张汉皖大军急进,接连收复成都、绵州、潼州和保宁四府,十二月下旬,前锋羽林军已抵保宁府广元。

湖南方向,湘西防御使岳超龙面对富宁安的荆州旗营和陕甘绿营,把佯攻打成了真攻,接连攻占石门和安福两县,逼得清兵退守湖北公安和长乐一线。但因清兵船多,握着洞庭湖,岳超龙兵力不足,不敢丢下后路,也没再继续深入。

岳州方向,湘东防御使展文达完全处于守势,不仅因“制湖权”不在手里,清兵武昌大营三万,外加湖北绿营三万,十倍于展文达手里的四营卫军。不是孟奎的虎贲军,何孟风的神武军右师布防在湘阴到长沙一线,岳州早就陷于重围之中。但虎贲军和神武军缺乏运力,防御有余,进攻不足,连拉炮的骡马都不足满额的两成,只能跟武昌大营僵持。

江西方向,田文镜的试探遭到挫败后,再没什么大动。巴旭起得了神武军另两营,外加动员起全省乡勇,有意反攻,但火炮不足,乡勇编练也需要时间,只能跟田文镜眼瞪眼互相盯着。

雍正的西山大营正源源不断南下,在安徽安庆府和江西九江府一带集结,雍正严厉督促,李卫、田文镜和鄂尔泰几人又以干练著称,聚兵速度惊人,估计到越年三月,就能发起全面进攻。

而在江南,江南行营总管刘兴纯按部就班,继续吞噬江南州县基层,除了苏州、江宁和杭州三府,其他府县几乎是无孔不入。可惜行营兵力不足,出兵吃下江南,缓解湖南江西局势,另开一路战场的心思也只好按下。

阻碍江南行营动手的另一关键因素就是年羹尧,年羹尧在杭州聚兵两万,兵不多,但械良兵精,而且还全盘控制了杭州厘金局,杭州士绅工商被其慑服,无比乖顺。此人立场还暧昧不定,摆出一副跟江南行营鼎力合作,共安江南的姿态,却又以柔韧手段排斥江南行营的渗透。连带杭州府以南的浙江地区,都在他的控制下。

江南行营若真有大动,保不定年羹尧会鼓动浙江一省对抗,而雍正大军就位后,也难说年羹尧会呼应西面战局,出兵龙门或者江西。因此江南行营也只能按兵不动,跟年羹尧和李绂三方对瞪。

南北大战布局急速展开,此时就算英华要转战兵向北,也已来不及了。就算只调回十万大军,粮秣辎重和部署一一就绪,也需要四五个月,何况南洋的兵力部署才基本到位。

雍正在紫禁城宽慰低笑,总算是在战略上抢得胜机了,而英华一国则人心凛然,都觉到了危急之时。北热南冷,圣道和雍正的第九年就这么过去了。

十年,元月初八,黄埔天坛广场,十数万民众云集,即便广东的冬日并不寒冷,广场上又摩肩接踵,可人人心中都罩着一层凉气。鞑子大军压境,皇帝不仅不急着调回缅甸大军,还要办即位十年大庆,好日子就要到头了么?

鼓乐喧天,庆典开始,皇帝身着玄色祭服,如往年一样,先行祭天。

祭天完毕,雄浑的长号声中,皇帝换装,大家都以为如往年一样,依旧是明黄十二章朝服,却没料到,入眼的竟是一抹火红之色。

十数万人翘首眺望,有望远镜的举望远镜,没的就手搭凉棚,几乎在同时发出一阵低呼声,汇聚成海潮一般的轰鸣。

军服……皇帝穿上了一身军服,未过膝的火红中袄,竖领绣着金黄龙纹章,斜出右衽只到右胸,拉出两列金黄排扣,直下衣摆。两肩缀着一对龙首造型的金黄云吞兽,袖口绣着三圈细龙纹。腰间紧扎纯白宽皮带,白裤黑靴。

更为醒目的是皇帝头上的短檐直筒帽,白底黑檐,帽檐正上方是一枚云纹包裹的双身太极团龙纹章。更有一束火红长羽,自帽徽直立而上,足有一尺多长。

一手后负,一手按着腰间佩剑,皇帝这装扮虽觉有些奇异,但轮廓却是熟悉的红衣兵造型,一股肃穆的威严之气自皇帝身影弥散而出,惊呼之后,广场上十数万人都安静下来。

大中门后,长长队列鱼贯而出,有穿着或红或紫,头戴进贤冠的文官,也有类似皇帝装扮的武官,肩头只是一般的云吞兽,衣袖也只是细云纹。文武以皇帝为中心翼展而开,而随着十来人立在皇帝后面,又一阵低呼声回荡在广场上。

水蓝箭袖衣,外罩火红连衣褶裙,但宽袖只及肘,褶裙只及膝下,露出一双高筒马靴。戴着无翅矮立乌纱,两侧缀着金黄髻梳,衣裙上金黄凤鸣刺绣所显的宫廷贵气,外加女子妩媚和武士英气,协调地融在一起。

观者低呼的是,能在这种场合现身,还站在皇帝背后的女子,自然就是皇帝的妃嫔了。

还不止是女子,更有几个矮小身影,被这些女子牵着,甚至还有抱在怀里的,不消说,自是皇子和公主。

“曦公主和大皇子!在他们身后立着的肯定是严贵妃!天啦,传闻严贵妃是能劈山裂石的女豪杰,居然是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弱女子。”

“少见多怪,贵妃娘娘经常在佛山和罗浮主持武道大会,早年还在佛山留下了醒狮仙子的名号,啧啧……这么多年过去了,贵妃娘娘真是一点没变……”

两个“武林人士”马上就认出了严三娘。

“那是二皇子吧,背后的该是贤妃朱娘娘,在藏书会上还见过,今日穿这一身,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藏书会的成员一眼找到了他们的“偶像”兼师长朱雨悠。

“五皇子和三公主,关慧妃……当年在凤田村,还被叫作小番婆呢,如今却是不一般了。”

老凤田村的人看着关蒄的身影,一个劲地感慨时势变幻,岁月如梭。

“二公主和三皇子背后那个……怎么那么眼熟?”

“德妃萧娘娘,萧大都督的妹妹,有人说,那就是盘大姑……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两个天主教的祭祀就盯着那个修长身影嘀咕,他们以前见过盘金铃。

“抱着的该是六皇子吧,老天有眼,四皇子去了,又给安娘娘补了个六皇子。”

商人里有人认出了安九秀,她怀里正抱着刚满月的五皇子。

“那个戴着毡帽的该是准噶尔公主,据说还是官家亲自下令从藏地抢过来的,没觉得多漂亮啊。”

消息灵通人士显摆着自己的博闻广识。

“娘娘跟皇子公主都出来了,官家这是在唱哪一出啊?”

最后大家的心思都归于一致,迷惑不解。

皇帝站上了天坛南侧的传音台,这个时代还没有扩音机,没有广播,但不妨碍能工巧匠造出可以广传声音的台子。

“国民们……同胞们……”

皇帝开口,广场更显肃穆。

“这是一个欢庆的时刻,我们这一国,已历十年光阴。这也是一个严峻的时刻,就在立国十年之际,鞑虏贼心不死,兴兵数十万,再犯国境……”

皇帝的话音回荡在广场,尽管越往远处越模糊,不是每一个字都能听清,但抑扬顿挫的语调,依旧让十数万人能感受到那股凛然之气。他们当然不知道,为了这一刻,李肆已反复练习了半个月。

李肆简短回顾了这一国十年来的历程,强调在自己和朝廷的领导下,在国民万众一心的支持下,英华已初步实现老有所恤,困有所依,幼有所教,人各有业,宽刑减赋,百业兴旺。

接着李肆谈到这一国的前景,特别强调了南洋和西洋对于一国的意义,当然,他只大致谈了及于国中各业利益的经济层面,以及扶助南洋华人,尽华夏正朔之责的道义层面。这是在为大军尽出缅甸和南洋开脱,之后话锋一转,终于谈到了雍正南侵的危急局势。

“朕早有言,这一国非李家江山,乃万民之国。但我李肆,我李家,既然踞帝王之位,一家就要尽帝王之责!”

“帝王之责,就在尽天道,福国人。承平之时,乐万民之乐,困乏之时,忧万民之忧,危难之时,挺身而出!站在万民之前,领军救亡,虽死无怨!”

李肆语调拔高,挥臂高呼,那一刻众人的心弦也随着这语调,这手臂而绷紧,却不知李肆心中却在苦笑,自己这皇帝,正朝着精神象征一步步迈进。

“朕今日就在这里,带着全家老幼,向国民立誓,国难即是我李家之难!无论何时,我李家都会立在国民之前,守护同胞!奋战到底!决不后退!”

李肆指向了身后的小小身影,那是他的儿子们。

“朕今日也向国民立誓,朕的儿子,也将卫护一国。日后他们继承的不是这江山,而是守护江山的责任!朕的儿子,一旦成年,必先服役,他们首先是卫国的武人,然后才是皇子!”

大皇子李克载七岁、二皇子李克铭六岁,三皇子李克冲五岁,五皇子李克琛三岁,都穿着一身军服,初看还只是觉得乖巧可爱,被父亲伸手一指,个个都将胸脯挺得直直的,小脑袋昂得鼻孔朝天,竟也显出几分武人的沉凝之气。

安九秀抱着的六皇子才满月,自然没什么反应。已快九岁的长女李克曦看着自己的弟弟们,眼中既有怜悯,又有不满,心道父皇偏心,女儿就低人一等,不够资格背什么责任么?

李肆这番立誓倒不是什么新鲜言语,十年前他在这里立下万民之约,登基为帝时,就说过类似的话。不过那时大家都觉得只是象征之语,不能较真。可今天他一身军装,还带着妃嫔子女一起亮相,直言皇子也必须先从军,一家以守国为己任,这姿态,这言语,真是太具冲击力了。

广场静寂了好一阵,接着陡然变得沸沸扬扬,喧闹不堪。

“还有咱们呢,咱们又不是吃了睡,睡了吃的愚民!”

“官家要管这一国,怎么能事事都冲在最前面!?”

“陛下要做的是运筹帷幄,冲锋陷阵的事,咱们一国有千万男儿,难道还不够么!?”

十数万人没有齐声赞颂,反而都“声讨”起皇帝来,站在后方的妃嫔和文武百官们都觉心绪激荡,古往今来,哪位皇帝能有这般待遇?如待家中长者一般,看似不尊,却是又亲又敬。

“是是,朕要冲锋陷阵,怕也比不过普通一兵,朕的枪法和拳脚,连某些女子也不如……”

李肆开着自己的玩笑,广场上爆出如雷笑声。一些个“武林人士”,还有熟知底细的武人笑得更欢乐,他们都知道,不管是枪法还是拳脚,皇帝怎么也比不过严贵妃。而李肆身后,严三娘也朝着他的背影狠狠剐了一眼,这种场合,居然也把她扯出来开玩笑……不过看这反应,似乎皇帝跟这十数万民人的心贴得更近了。

“官家是当家的,能把这一国当一家念着,咱们就已是受着千古未有的福气了!”

“陛下你当家,咱们都放心!”

民众们也激动不已,终于有人乍着胆子喊出了这样的话,听得不少官员都皱起了眉头,虽说皇帝不再自居君父,可把皇帝从宝座上扯下来,直接比作一家一族之长,未免太不敬了吧。连汤右曾都暗道,官家这是宠民人太甚啊,就怕民人恃宠而骄。

李肆却不以为然,这个比拟,正好给他后面的话搭桥。

“是啊,我们这一国,就是一个大家!我们都是华夏儿女,炎黄子孙!”

他再一挥手,侧面传音台上,站出一队女子,身着素麻长袍,轻鼓萧笛,清亮悠长的和音顿时传遍整个天坛。

“盘古开天地,女娲泥造人,燧人与我火,有巢分人牲……”

“神农尝百草,伏羲立衍圣,炎黄出渭河,万年华夏成……”

天曲,虽出自天主教,却已发展成一项专门的歌艺。在这祭天之日,在李肆起誓护国之时,以天曲来唱出这一国万民的关联,再贴切不过。

“你我本同根,原是一家人,血脉代代传,炎黄有子孙……”

历数华夏上古沿革,最后落在了“炎黄子孙”这个概念上,往日天主教所倡,各家学派所述,有关“我们这一国”的概念,真真切切落在了“我们这一家”的认识上。此时广场上十数万人,即便往日不去天庙,没接触过“扎根”之事的,也都有了跟他人血脉相通的感觉。

我们为什么能是一国,因为我们先是一家,我们不仅是圣贤言里因仪礼而融成的华夏,更是因万年血脉繁衍而联在一起的炎黄子孙。

“我们就是华夏!汉时叫汉人,唐时叫唐人!现在叫英……好像不好听呢……”

“难道还要分宋人和明人?咱们就是华人!没错,炎黄子孙,华夏之人!”

十数万民众一边合着天曲唱着,一边感受着这种血脉相通的温暖之力。

在李肆那个时代,“炎黄子孙”这个概念,“华夏民族”这个认识,是到了清末,因反抗满清而凝结而成的民族认同。抗日战争时,华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才有了民族精神的崛起。

而在这个时代,英华的民族认同,最初来自于华夷之辨,随着一国的国势增长,民智初开,又加入了一部分国人自傲感。此时的国人,都懵懵懂懂有了一种“我们是一族,所以能成一国”的感性认识。

民族精神的凝结,有诸多途径,有来自危亡时刻的压力,有来自强盛时代的骄傲。而英华在这两面都有粗浅的经历,如今满清南侵,一国虽远未到危急救亡之时,可这压力传递到大部分国人心中,民族精神进一步成型了,李肆借着今日广集天坛的机会,再推一把,不能说华夏的民族精神就此崛起,但至少这条道路更显清晰。

天曲悠悠,余音绕空,一阵阵鼓点声,又细又密,节奏明快的鼓点声响起,人群中爆发出兴奋的欢呼声,他们都听出来了,这是军鼓。

李肆沉声道:“鞑虏南侵,不过是疥癣之患!我英华大军云集,今日一展雄姿,让万民宽心,让鞑虏胆颤!”

阅兵,李肆也要阅兵,要安抚国民怨气,要凝结一国人心,光赌咒发誓,彰显帝王之心可不行,得让民众亲眼看到真刀实枪,看到这一国的力量。

正好是立国十年,阅兵也是纪念。

去年雍正阅兵,就在西山大营,就对王公重臣,而李肆阅兵,则是汇集全国各军,展示给十数万民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