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七十三章 满汉一体,主奴一心

眼见要近十一月,雍正觉得戏份已经做足,看南面的报纸,英华有跟荷兰人和不列颠人停战和谈的迹象,他不愿再等,准备亲临西山大营,以检阅为棍棒,要将这支亲手打造出来的大军撵上战场。

“至高无上的陛下,外藩小臣万般无奈地向您道别,我们的国王已经跟南蛮签订了友好条约,还向南蛮派驻了公使。在这种情况下,小臣等人继续留在这里,将会违背国王的意旨,甚至有可能被冠上叛国者的罪名,因此……”

可决定刚下,西山大营的一帮西班牙教官就向雍正提出辞呈,先给了雍正一记闷棍。经过小谢和安陆两任葡萄牙公使的努力,西班牙跟英华也以《里斯本条约》为蓝本建立了外交关系,互相尊重“主权”。给满清培训军队,这是严重违背条约的罪行,以胡安少将为首的西班牙教官团很遗憾地请辞。

“检阅……是的,我们可以等到检阅完毕之后再离开。”

雍正很不爽,但他对这事的理解,跟胡安等人所述有很大偏差。不过就是夷狄断贡,损些面子而已,他可没领会到,西班牙是将满清算作了英华主权范围。少了西班牙教官,火器军打起仗来,要出什么状况,可就再没人指点了。

不过……能将这些西班牙人用了五六年,也算是值了,因此雍正很大度地没有计较,只是要求西班牙教官团在组织完检阅活动后再离开。

接着雍正召见西山大营的满汉将帅,很严肃地道:“朕要看到这支大军的精气神……”

雍正把这支大军抓得很牢,特设了火器营编练衙门,由军机大臣统管,直管者为一套满汉混杂的班子,职位都叫“火器营编练总统”。

之前被雍正杀鸡儆猴,夺了郡王爵位的宗室锡保就是其中一位总统,另外还有雍正藩邸旧人,兼领满洲镶白旗都统的石礼哈,再加上纳兰性德的孙子,直隶古北口提督纳兰瞻岱,这三位总统管着满洲火器营。

汉军火器营也有三位总统,一个是早年被南蛮抓过,后来放归北面的原广西提督张朝午,可他仅仅只是参赞,无带兵之权。汉军火器营的实权由赵君良、杨鲲两人把持,这两人都是从地方绿营军将中拔出来的,在整个西山大营里最懂“业务”。

“皇上养兵多年,今日正到用兵之时,西山健儿感激涕零,恨不能以死相效!皇上放心,奴才等早已安排好了检阅诸事!”

锡保虽被夺了爵,却又套上了一顶“待罪立功”的帽子,已知自己将有大用,说不定就是西山大营的统兵大将。雍正的交代,他自是细细安排妥帖,一点也不敢懈怠。自然,嘴里更是浑圆无隙,似乎早前席卷西山大营的病伤风波从没发生过一般。

“皇上不计满汉之分,力排众议,容我等汉兵汉将进西山大营,这恩德如天一般高,咱们汉军火器营,可得在检阅里好好露脸,如此方才不负皇上所望。”

汉军火器营里,张朝午动着真情,对另外两位总统这么说着。雍正不计他是败军之将,南蛮囚徒,而且年事已高,依旧委以重任,他当然恨不得把脑浆子喷出来,好证明自己的忠诚。眼下这场检阅,在他看来,可不简单只是一场检阅。

“早前满营大闹伤病,还靠老张镇住了咱们汉营,已是在皇上心中留下了印子。这检阅,咱们也早有所准备,定要让皇上看看,天下还得靠咱们汉人来守!”

赵君良和杨鲲都是没背景的孤臣,跟着张朝午一同抱团取暖,眼见要有大用,也是咬牙拼出了十二分力气。

相比之下,满营的状态就很是不堪了,满营上到各营统领,下到普通小兵,都能走通门路,直抵君前,所以才敢折腾出伤病风波。

锡保跟石礼哈、纳兰瞻岱召集各营统领参领,连番动员,好说歹说,甚至暗中拍胸脯许诺,只要检阅上压住了汉军营,真打起仗来,就可以缩在汉军营后,这才让满营打起了十分精神,伤病风波也才偃旗息鼓。

西山的满汉两大营,在十月下旬,竟又迸发出了火热的练兵高潮,让雍正颇为欣慰。

十月二十八日,秋高气爽,雍正銮驾亲至西山,还带上了大批王公重臣,一场浩浩荡荡的检阅大典就此上演。

汉军营先露面,脚踏鼓点枪上肩,个个头裹黑巾,目光勇毅,布鞋绑腿,号衣整齐,胸前背后白圈黑字的“兵”格外惹眼。一排三十人,二十排为一小阵,小阵排头是鼓号手和棋手,六百多人举手投足,竟如一人,方阵如一块铁板,掠过看台,没有丝毫松散,雍正都连声赞叹:“好!好!这才是我大清的兵!”

一边的检阅顾问,西班牙人胡安暗自得意,这几年训练,训得最多的就是走队列,能做到三十人宽幅,二十人深度,还能这么整齐,就连欧罗巴的军队都做不到。话又说回来,也是汉营这些中国人的服从性很高,才能让他们西班牙教官揉搓出这样的成绩。

“保、家、卫、国!”

“忠、君、护、清!”

“誓、灭、南、蛮!”

列队而过的方阵响起雄壮声潮,汉军营为展现自己的风采,特地在队列式里编进去了鼓舞人心的口号。

“杀!杀!杀杀!”

而口号末尾,随着一阵更有力的呼喊,兵丁们的动作更为摄人。火枪下肩,前举,沉沉一抖,再哗啦啦转了一圈枪花,然后回到肩膀上,一股“肃杀之气”充斥着检阅场,雍正心胸也被激起一股豪壮之气,下意识地鼓起掌来,引得跟着他来的王公大臣们也赶紧跟上。

“不错不错,虽有些呆板,却比往常秋操的九进十连环还显得有劲!”

“这本就是汉人专擅的嘛,咱们满人长于骑射,皇上硬要压着练火枪,自然比不上汉人。”

王公大臣们还低低议论着,之前觉得雍正在西山大营里下的功夫似乎太过,可现在看来,由西班牙人调教出来的火器新军,气势就是不一样。

人群里,老态龙钟的赵弘灿垂泪唏嘘道:“南蛮就是这般打仗的!直愣愣地摆阵,直愣愣地走过来,然后一阵排枪,咱们这边就败了……”

马尔赛抚着自己的伤腿,开始深刻反省:“皇上英明啊,熬了这么多年,终于把南蛮的兵法学了过来,瞧这阵势,就算是城墙,都能直接撞垮了!”

西山大营有满汉各八营,每营又分五小营,每一小营就是法兰西和西班牙陆军通行的营编制,大约五六百人。汉营汇聚八营里的好手,拉出来一个整营三千人,也就是五个方阵。前四个方阵滚滚而过,第五个方阵一登场,顿时再引得场外看台一阵喧嚣。

“刺刀!刺刀营!咱们大清的刺刀营!”

赵弘灿有些燃了,朝着雍正起劲地喊着,雍正矜持地一笑,心道终究有识货的,看出了朕下的非凡功夫。

前四个营的兵丁,手里端着火枪,腰间还挂着单刀,这是鸟枪兵的一贯形象,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而现在出场的方阵,兵丁腰间没了单刀,手里的火枪上却多出了一截狭长刀刃。

刺刀,让大清官兵闻风丧胆的利器,历数清英多次大战,这玩意给大清官兵造成的压力,比火枪大炮还要凌厉。广西梧州,湖南郴州,湖南长沙,南蛮兵靠着这刺刀,远能射,近能刺,远近一体,一人能当大清三人用。而在雨季,火枪受潮,刺刀更是续战的依凭。

雍正即位后,不仅组建了西山大营,还让管理西山大营的火器编练衙门研究和改进大清火器战法装备。让大清官兵也用上刺刀,是这个衙门的一项战略课题。

可惜的是,火枪好造,刺刀难配。难点在于作坊造出的刺刀,上枪卡笋精度不一,刀枪总是难以一体。刺刀摇摇晃晃套在枪口上,射也不好射,刺也不好刺,最终只能倒退回腰刀时代,临敌近时,丢枪用刀。

对此雍正还发过几次脾气,泱泱大清,竟然连这么一桩小事都解决不了?

看现在这刺刀方阵,似乎已经解决了一部分问题,这事雍正心里有底,他可是花了老大代价,从南面暗中走私来废旧的刺刀,照着刺刀造枪,这才凑出了几千上刺刀的火枪。

刺刀方阵滚滚而过,一边踏步,一边喊着“杀!杀!”的口号,刺刀还随枪上下翻飞,日耀倒映,寒光如雪,汇成闪烁不定的刀海,让看台上再爆发出一片喝彩之声。

“张赵杨三人还真是用心……”

张廷玉在一边低声说着,雍正满意地嗯了一声,知道张廷玉是在强调汉军火器营的精锐和忠诚,为自己“满汉一家”的大方针唱赞歌。

轰隆一阵如山响动,五个方阵停在了台前,然后是直冲云霄的呐喊,三千个嗓子叠在一起,有如巨人一般,震天动地。

“皇、上、洪、福!”

“大、清、永、固!”

这便是汉军营的花活了,其实也是例行功课。往年京营秋操,官兵都会变着花样地山呼万岁,可眼下由汉军营这般整齐,这般有劲地喊出来,气势当真是非同一般。

仅仅只是三千虎贲,阵仗就为雍正之前所从未见过,热气激荡在心胸,他顿时觉得,自己苦了这么多年,忍了这么多年,值了。

看台上更传出了哽咽之声,是一班汉臣正泪流满面,张廷玉还喟然道:“我大清的人心,终究是稳的……”

汉臣是为汉营的威武而感动,满臣们却咂嘴的咂嘴,挠鼻的挠鼻,甚至还有人道:“还好还好,总算是念着朝廷,念着皇上的……”

接着满臣们兴奋起来了,汉营退场,满营登场。

温度开始低了下来,连雍正的脸色都渐渐发冷,满营也是五小营一大营三千人的规模,服色比汉营光鲜得多,但队列的整齐度却差了太多。

可当五个方阵全都拉出来之后,场中景象骤然一变,五彩纷呈,让人目不暇接。

一排排或蹲或跪,如波浪一般延展而动,火枪前指,仿若真在战场对敌一般。一个方阵动完,下一个方阵接上,如滚滚长龙,似乎都快腾跃上天。

“鱼龙叠浪……好样的!这可是昔日骁骑营的绝活,如今满营都能用在火枪阵上,这可是决胜之阵啊!”

赵弘灿使劲拍着巴掌,其他人也都轰然叫好,雍正不怎么懂,本觉得有些问题,可“专家”都在赞叹,原本从脸上消退的红晕又再度升起。

鱼龙叠浪完后,再一声鼓号齐鸣,五个方阵哗啦啦如蚁群散开,每个方阵裂作五个小阵,二十五个小阵如天女散花,枪口如林,指向四面八方。

马尔赛不落人后,赶紧作着讲解:“变得好快!这四统五行阵最擅应对围攻之敌,敌军便是数倍胜我,也要撞得头破血流!”

这阵法雍正熟悉,昔日秋操的“九进十连环”里,就有这么一出,可那时候是刀牌弓矛,现在满营居然将旧日阵法用在了火枪上,威力想必不凡。这些阵法,可都是老祖宗,不,汉人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自有它的奥妙。

想到南蛮就是一招横阵,直来直去,哪里懂得这么多阵势,雍正心说,草莽就是草莽,对上汉人老祖宗的智慧,那是铁定要吃亏的。

雍正并没注意到,看台一侧,那帮西班牙教官面面相觑。

“场上到底是满营还是马戏团的?”

“怎么感觉是在戏台上呢?”

“耻辱……这绝对是耻辱!原来我们不是在训练军队,是在训练唱戏的歌舞团!”

胡安等人脸颊绯红,很默契地把身子缩到阴影里,生怕有人看见。场上满营正卖力地演着各种阵法,来来回回,穿梭不定,那鼓点的节奏也变得波澜起伏,如果再加上梆子唢呐,还真是一出大戏。

鼓掌声、叫好声几乎快掀了看台的红绸棚子,雍正身后,弘历更是满面通红,前仰后合,还高声喊着:“赏!看赏!”都忘了这是军营,他们是来看检阅。

雍正已是觉得不太对劲,正想说点什么,咣咣一阵锣响,三千人如一人,同时转向看台,推金山倒玉柱,一手扶枪,一手扯辫,手臂伸展,三千根辫子,辫尾还扎着红绸结,一起抛飞而起,拉出了三千道昂扬弧线,再绕回到脖子上。

那一瞬间的色彩和韵律,有如玉珠落盘,慑得人心恍忽。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清万年、万年、万万年!”

最后是三千个嗓子再度汇聚成一声,跟汉营的山呼不同,满营这一阵呼喊,圆滑利溜,有如无数鹅卵石在心间小河里摩挲着,几乎快融了肺腑,说不出的剔透酣畅。

雍正也被激得挺身立起,张口就想呼喊,可他临时起意,一口气冲到了嗓门,竟不知该喊什么。

恍忽间,雍正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又成了那个忧心国事,愤世嫉俗,人称冷面王爷,心中却揣着一盆炭火的四阿哥。

雍正振臂高呼:“兄弟们——辛苦了!”

这一定是一支万胜之军,一定会给他带来捷报,雍正从没有这般自信,由此他也无比自豪,这可是他亲手打造的大军,官兵都是他的好儿郎。他下意识地就以主帅的身份,喊出了这么一句。

沉寂骤然笼罩检阅场,接着是警醒过来的马尔赛、赵弘灿和张廷玉等人大退几步,朝着雍正跪下,齐声道:“奴才们……不敢当!”

场中官兵正不知该如何回应,有了王公重臣的示范,也都醒悟过来,锡保等人吆喝着场前的满营,张朝午等人招呼着场后列队的汉营,六七千人再齐刷刷跪下,发出了检阅以来最强有力的呐喊声。

“奴才们……不敢当!”

雍正大笑,臣子低笑,君臣心怀大畅,这一场检阅,更让主奴们心贴心,万众一体,同仇敌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