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七十章 雍正的奋斗

“打不得……呵呵,原来是把家中的金石玉银,坛坛罐罐,全都压到南蛮身上去了……”

圆明园后湖西面,一座名为“坦坦荡荡”的别院书屋里,拣起一桌子乱七八糟的纸条,雍正笑得格外心酸。

茹喜长叹道:“臣妾也早想提醒万岁爷,我大清之势如陷身泥沼,迟得一日,自拔之力就少得一分。可又担心万岁爷不信臣妾,疑臣妾跟南面有什么勾连之计……”

雍正连连摆手:“朕早就不疑你,不疑你的,就是这、这些个事,朕着实难以置信。”

他拍着桌子上那些纸条,还在一个劲地摇头。

“鄂伦岱,淮盛堂,江南盐业徐州盐代,三万两。”

“德明,淮兴号,龙门投资,两万三千两。”

“觉罗杜叶礼,信义行,江南盐业江宁盐代,一万八千两。”

“马武,洪升堂,英业织造,一万五千两。”

这些条子都是收条,除了茹喜的手迹外,还有如上各色人等的签名,零零种种不下四五十张,都是宗室或满人重臣的签押,而数额加起来竟高达百万两之巨。

之前雍正跟张廷玉正议到趁机出兵占便宜的事,庆复一把抱住雍正的腿就嚎开了,还真吓住了雍正。抖开他,着他仔细说来,他憋了半天,竟然又没什么话说了。气得雍正要治他失仪欺君之罪,才勉强挤出了一句,说淳娘娘这边应该知晓。

茹喜就在长春园隔壁,离得不远,雍正径直来找茹喜问话,然后茹喜就丢出来这么一摞纸条。原来是这些宗室重臣各找门路,不是通过内务府,就是通过山西票号,将闲散银子投到江南去生利。而因为茹喜掌着一条跟南面来往的安全“快递线”,这些人都托茹喜向江南转递银子,既为安全,也避免在京城交割银子太惹眼。

茹喜自是坐收额外的孝敬,帮着转递银子的同时,也从银子落脚处打探出了大致的去向消息,汇总起来,就是一份“宗亲满臣江南投资报告书”。这算不上什么绝密消息,可汇整在一起,还真显得触目惊心,特别是刚刚在江南买了南蛮七百万两银子国债的雍正,看得双目喷火,炽热视线几乎快将这些纸条点燃。

可雍正憋了半天气,却始终吐不出一口骂声。他凭什么骂?他自己都让内务府在江南寻机营运生利,用的虽是内帑,可大清内帑和国库不就是一条口袋两个口么?这一搞,不小心还让山西银行跟内务府联手坑了一把,把江南秋赋都搭进去了,两百万办成了七百万。宗室重臣拿自家私房钱在江南营运,他有什么立场骂?

骂不出口,心中却更为不爽。

雍正自觉并不是为私利在江南投银子生利,他是一颗公心。眼见明年就是登基十年大庆,他不敢跟先皇康熙比奢华,可为了朝廷的颜面,怎么也得好好地布置一番吧?

这银子要是从内帑出,朝野要说他新政刮钱都刮到内帑去了,户库出吧,朝野又要说自己以往提倡节俭是在装样子,想来想去,拿一些银子营运生利,方方面面的人心都能照顾到,甚至还准备好了一梗,说这银子是从南蛮身上赚来的,南蛮也在庆他雍正即位十年。

即位十年庆是大清的颜面,又不止是他自己的,为的更多是提振一国心气。可这些宗室满臣,满脑子就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把私家银子投给敌国,这是通敌!这是叛国!

雍正越想越气,背着手在屋子里转开了,庆复反应那么激烈,怕的是啥?怕的就是朕兴兵南征,坏了他们的好事!朕的七百万投在南面都不怕,你们那几滴毛毛雨……不不,怎么想到这茬了呢?总之……为他们一己之私,就敢碍一国之公,真真是该杀!

马武府邸,老迈年衰的马齐教育着自己的弟弟马武:“这点小利也贪!眼见南蛮四面兴兵,一国都空了,难保这皇上不起点什么心思,皇上起了心思,惹毛了南蛮,你那点银子蚀掉还是小的,当心皇上把大帐都算在你们这些人的脑袋上!”

马武委屈地道:“咱们这不都是敲边鼓的么?南蛮一个劲地朝西北打,就像是要去替皇上挡西北事一般,湖南和江西的动静,还堂而皇之写在报上,生怕这边皇上不知道似的。南北这两位皇上,十来年都是明打暗合下来的,咱们要起心思,皇上还按个不停呢,能有什么麻烦?”

急急脚步声响起,人还没进来,嗓门就扯上了:“马大人!不得了啦!马大人!”

听得后面还有人追,该是马武的门子,估计这人是直接踹门冲进来的。

马齐马武对视一眼,都听出来了,佟国维的六子,隆科多的弟弟庆复。雍正把隆科多发配去了盛京,但没敢为难贵胄满门的整个佟佳氏,为拉拢佟佳氏,又把庆复拔了起来,在各处职位上转了一圈,最近升到了户部尚书,算是个朝堂新贵。

正因为是新贵,庆复跟马齐马武这富察氏走得很近,却还没近到可以不报门就冲进来的程度,今天这是……

“老大人!老大人也在!?正省了去您府上叨扰,不得了啦!皇上有心大动,你们可得劝劝皇上啊!”

庆复冲进书房,正见两人,又惊又喜,张口就来,也将马齐马武两人惊住。

好半响,马齐才眯眼摇头:“这皇上,忍了十年,终究是再忍不住了啊……”

马武叹气:“怎么能打呢?还怎么打呢?皇上难道还看不清形势?丢了西北,没什么,丢了江南,也没什么,咱们守着北面,过得一天算一天吧,还有什么好折腾的。”

听两人语调悲凉,庆复还当是他们无心开口,急急道:“如果皇上是用汉人去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听皇上那意思,他也要学那李肆,兴倾国之兵,这、这是要拿咱们满人精血去拼啊。为国为皇上计,为咱们满人计,这事可都断断不行!”

马齐决然点头:“那自是断断不行!当年先皇在湖南折损数万满人精壮,到现在还没恢复元气,皇上真要大动国本,不等我们出声……”

马武接道:“我们算什么?这么大的事,黄带子都要说话,皇上就算强厉,他总得先当好咱们满人的家!”

“坦坦荡荡”书屋里,茹喜的声音如雷鸣贯耳,震得雍正要扶着书桌才能站稳。

“此一时彼一时,万岁爷,除了十三爷,怕是再没谁敢提南征之事。万岁爷你相不相信,不管是田从典还是张廷玉,哪一个汉臣要跳出来当托,言南征之事,那些个宗室和满臣,绝对能把他们给活撕了!”

“他们在江南投的那些银子还只是小事,如今这南北之势,已让他们都灰了心,个个都想着宋辽宋金之时。万岁爷此时要谈南北合议,要让江南,要签合议,绝能保得一个仁主圣君!”

雍正颓然坐倒,没错,这才是他最害怕的。四年前,他使劲地压宗室满人,拼命驱散朝野上下喊打之声,不惜把主战的马尔赛丢出去当牺牲品。而现在,他要挣脱这泥潭,却已经作茧自缚。

茹喜紧紧盯住雍正,不放过他面目上一丝神色异动,可盯了好一阵,见到的只有如坠深渊的惊悚,她一咬牙,扑过来抱住了雍正,那一刻,就像是一盆火炭裹上,雍正半边身子都快化了。

“万岁爷!您的大决心呢!?此时不振作,又待何时!?”

茹喜的呼喊如岩浆一般,从心底里喷出,雍正被这几乎能消融金铁的呼唤给灼得气都喘不上来,是啊,他的大决心呢?

一幕幕景象从雍正眼前闪过,大决心……他鼓了快十年的大决心,不过是勉强稳住了半壁江山,凑足了可堪一战的银子,拉扯起有一战之力的火器军。是啊,这都只是准备,准备妥当了,却再无更多的大决心,丢开一切,迈出那决绝的一步。可这一步迈出去,真的是生死相搏啊……

“万岁爷!”

眼见雍正还目光闪烁不定,茹喜悲声唤着,雍正心口一颤,猛然又想起十年前,隆科多来报的那一夜,也是茹喜在说,就此一搏。

雍正看向茹喜,手抚上她的脸颊,动情地道:“这些年,真的都靠你了……”

热泪滚滚而下,茹喜在心底里呐喊着,值了,这十年的苦侯,值了!她呻吟一声,将整个身子投入雍正怀中,低低道:“臣妾为的就是这样,为的就是万岁爷能掏出心窝子,万岁爷……”

感受着雍正也正在升温的身体,茹喜仰头,紧闭眼睫,她等的既是雍正于这一国的大决心,也是于她的大决心,到了此刻,这大清国和她,似乎已经浑然一体了。

急促的气息也在罩下,茹喜正等着那一刻,那气息却又消退了。

雍正满面晕红地起了身,有些刻意地道:“朕……这就去布置!”

他急急而去,茹喜趴在椅子上,似乎已成了木偶。

片刻后,小李子匆匆而入,低声道:“主子,万岁爷又点了……宁主子……”

宁主子就是茹安,茹喜现在是淳妃,茹安因为侍寝过,也被升到了宁贵人,但念着她跟茹喜是一处来的,依旧跟茹喜单独住在映华殿。

小李子还想说什么,却被茹喜眼中喷射的冷厉寒光逼退,哆嗦着出了书屋,就听见里面茹喜痛哭失声,然后是凄厉的呼号:“李肆!我恨你!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次日,圆明园,万春园迎晖殿,王公宗室重臣济济一堂,雍正紧急召开了国政会议。

马齐、马武和庆复等人对视点头,他们一干宗室重臣已经联络好了声气,眼下怡亲王允祥病重,雍正身边也再没了铁杆王爷作陪,他们有信心把雍正准备大举兴兵的心思压下来。

他们都算计好了,雍正肯定得找托出来先谈这事,不管是老黑锅田从典,还是已有第一汉臣之位的张廷玉,他们都决心把对方一打到死,绝不让雍正被这托给顶上去。

“鄂伦岱、隆科多、阿灵阿,阿尔松阿,这些人作恶多端,朕宽大为怀,允其自新,只放在关外,让其戴罪立功。可没想到啊,霸占民房,欺压旗民,依旧恣意妄为,不思悔改,朕看这些人,千刀万剐,也不足抵罪!”

雍正一开口,却将众人惊了个花翎朝天,这一枪打到哪里去了?

“朕素宽仁,可绝非宽纵!鄂伦岱,阿灵阿,阿尔松阿父子,赐其自尽!隆科多,削籍为民!”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惊骇中,雍正将隆科多和满人中的那些铁杆“八爷党”终于一拍到底,可这仅仅只是开始。

“觉罗桂良,忌日剃发,夺爵!”

“觉罗杜叶礼,收受贿赂,夺爵!回京待罪!”

“佟法海,交通南蛮,赐死!”

“延信,交通南蛮,赐死!”

“锡保……夺爵!”

“傅尔丹……下狱待查!”

雍正高举屠刀,不仅砍上了往日那些八爷党,还砍上了曾被英华关押过的一些满洲贵胄,特别是延信和佟法海,马齐马武和庆复等人如坠冰窖,雍正这番处置里,不少人都是他们佟佳氏和富察氏的人,此时满脑子转的就是怎么保人,哪还有心跟雍正在兴兵之事上干架。

这些人的罪状显然平日早已准备妥当了,今日一并发作下来,数十名宗室贵胄,杀的杀,下狱的下狱,一股凛冽更甚于雍正登基时的风暴,猛然在这本显得闲适随意的殿堂里刮起。

当雍正将最后一句话吐出口时,这风暴凝聚为飓风,再无人能在殿堂中站稳。

“国有妖孽,致人心鬼祟,朕看那妖孽,总觉得自己时辰未到,还有机会,今日朕就下了这决心,为大清还一个朗朗天下!塞斯黑一个人在地府里孤单得很,是让阿其那去陪他的时候了!唔,还有一个……”

雍正满脸晕红,却见张廷玉猛然跪下了:“求皇上仁心一念,勿伤天和!”

张廷玉这一声喊,才将众人惊醒,哗啦啦全都跪了下来,雍正还要杀十四!?这可使不得,再杀了十四,他是什么人都可以杀,看不顺眼就可以杀,十四可得千万保住!

沉寂了好一阵,雍正才轻轻出声道:“罢了,朕的大决心,本就不愿用在这些事上。”

众人如释重负,才觉一身汗已经湿透了。

“那么,接下来议南面之事,南蛮咄咄逼人,西面直捣西北,东面侵吞江南,再不决然而起,我大清就要亡了!诸卿,可有人敢代朕领军征讨!?”

接着雍正又尖着嗓子一声喊,众人腰一软,又趴在了地上,原来是这样……雍正大挥屠刀,就是要料理得他们服服帖帖,再不反对动兵之事。

如此拙劣伎俩,比康熙的手腕僵硬得太多,可就是这样,就是看得如此透,殿上却没一个人敢开口。刚才雍正开口之间,就处置掉了几十个宗室亲信,满人贵胄,再无人有那个胆子跟他唱对台戏。

权柄,就在这个时刻,雍正有了再清晰不过的感觉,他的权柄,从未有这般凝重过。

“李肆,我准备好了,你呢……”

雍正看向南面,嘴角冷冷含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