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六十九章 好机会……么?

“呵呵……嘿嘿……哈哈……”

圆明园,长春园蕴真斋外歇凉小亭里,雍正展着什么读物,嘴角一直翘着,还不时发出莫名的笑声。总管太监王以诚守在一边,目光里满含欣慰,好多年了,都没见主子这么舒坦地笑过了……

“二十万大军压在缅甸,还被洋人打得鼻血长流,沙廉一战,死伤枕籍。南蛮报上都在骂,说军队墨守成规,不思进取……”

雍正放下手中的《越秀时报》,长声感慨。

“朽了……朽了,想我满洲八旗,入关三十年后才朽坏,这还不过十年,南蛮的兵就朽了。二十万……朕有二十万火器军,足以扫荡六合,那李肆却连一个小小的缅甸都没按平,上天何其公道,朕的苦心,又何其深邃啊。”

他摇着头,又拿起了《中流》,南蛮报业越来越发达,这份专门谈北面满清状况的《中流》,消息甚至比雍正所掌的密折奏报网络还快还准,因此雍正要河南巡抚鄂尔泰暗中许可《中流》的人直接在洛阳设立分印点,以便他能在三日内就收到《中流》。

“岳钟琪的确有能,东面退保荆州,西面以汉中为基,跟南蛮在成都鏖战,借朕的武昌大营威吓湖南,辅之田文镜的江西兵,李肆的佯动没占到什么便宜。”

《中流报》上讲了各路清兵动向,跟这几路主帅向雍正的奏报大体吻合,让雍正原本也七上八下的心稳了下来。

之前李肆在国中兴兵三十万,雍正这边吓得不轻,一个劲地催茹喜跟李肆联系,想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要对付自己。后来南蛮大军转头南下,各家报纸竟然堂而皇之地将整体战略发布出来,四川、湖南、江西等几路进军都只是牵制清兵,雍正这才回了魂。

想想《浒墅合约》已经立了四年多,眼见就要到双方的默契约期,雍正终究难以安心。而且南蛮自四川一路的进军,跟西北准噶尔局势有关,他也开始盘算着,是不是要有所大动。他没有三十万火器大军,但十万总有,趁此机会,吃掉三路佯动中的一路,一雪多来年连败于南蛮的耻辱,岂不快哉?

只是……那李肆终究是在国外用兵,若是惹得他转头北顾,能不能把场面圆回来?

雍正顾忌的就是这点,因此宗室朝堂中偶尔冒出的用兵之声,也被他压了下来,他要再看看。

今日从报上看到南蛮在缅甸吃瘪,又在爪哇跟荷兰和诸苏丹国对上了,小心思如猫爪一般,在他心口上挠着。

慎重……慎重,想及当年康熙也是这般心思,趁着李肆忙于内务,在湖南连番动手,结果遭了大败,雍正的心又冷了下来。

“哟,十三啊,身体都这般模样了,不在家静养,怎么还出来跑?王以诚,还不赶紧扶住十三爷?”

接着怡亲王允祥求见,见到铁杆兄弟满面病容,还得靠人搀扶才能动弹,雍正一颗心都碎了。

“皇上,此乃军国急务,臣不得不当面跟皇上讲个明白,咳咳……”

允祥多年来一直处于超燃状态,如今已是油枯灯尽,可还兢兢业业,已被朝堂视作雍正朝的擎天一柱。

“什么事!?南蛮要取江南了?大军转头北上了?治下又有妖孽作祟了?”

雍正惊声问着,现在他最怕的就是这三件事,南蛮不说,治下什么白莲教、弘阳教和弥勒教渐渐开始成气候,在河南、山东等地频频搞事,幸亏李卫和鄂尔泰手段狠厉,还能镇住场面。

允祥摇头,“都不是,皇上,臣是听闻,内务府把江南关银和织造本银,都用来……都用来……咳咳……”

他断续不成语,可说的事也基本点了出来,雍正有些尴尬,搪塞道:“唔,内务府的事……十三你就别管了。”

这是雍正自己干的,他整日琢磨南蛮国政,在金融事上也有所小成。学了南蛮,通过内务府,拉起一帮山西票号,建起了山西银行,在江南设了分行。通过山西银行跟江南银行的合作,也在购入南蛮国债。南蛮国债信誉好,利钱稳定,不买白不买。

买国债需要本钱,雍正用的是江南关银,和给江南织造的织造银。现在丝织品便宜,朝廷原本是给江南织造拨银子,然后收丝织品,现在这么干就划不来了。所以雍正截下了江南织造银,让其凭借江南唯一官方织坊的“特许权”,当作一家公司营运,每年还要收个几万两的盈余。宫廷需要什么丝织品,都由内务府直接在江南采办,即便内务府的经手人贪一些,价钱也比以前江南织造上贡便宜。

允祥还不罢休,憋足了劲,终于把话说全了:“臣说的不止是内务府之事,户部、户部也有所涉!”

户部!

雍正两眼圆瞪,豁然起身,咬牙挤出两个字:“好胆!”

圆明园后湖,几抹或翠或粉的身影正在湖边张罗着,一个人愣头愣脑闯了过来,顿时激起一阵惊呼。

“三阿哥,好胆啊,别说没撞见守在外面的奴才。”

正在湖边钓鱼的茹喜慵懒地说着,倒让那不速之客慌张起来。

“淳娘娘恕罪,我确实是有心来找淳娘娘的,往日您在映华殿不方便,也就这里……”

来人二十来岁,而眼下能被称呼为三阿哥的,也就只有雍正的三儿子弘昼了。如果李肆在这,定会讶异地问一声:“你还没死么?”

历史已经面目全非,康熙没活到康熙五十七年,那么弘昼到现在还活蹦乱跳,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茹喜低低一笑:“三阿哥不嫌活得长,茹喜还想活个七老八十呢,皇上就在东面长春园里,你三阿哥私下找我,不怕皇上有什么想法?”

弘昼耸肩:“我是来找娘娘请教南蛮之事的,老四不也是经常来找娘娘讨要南面的稀奇玩意么?”

这既是推脱,也是威胁,茹喜跟四阿哥弘历的来往,也是宫中人所皆知的,怪异的是,皇上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可认真想想,这也不算怪异,因为茹喜在宫中本就是最怪异的存在。快十年了,大家已经都知道,皇上跟这位主子,似乎没什么实质关系,更多是当作一位参详南蛮事务的臣子对待,从未在映华殿安歇过,更没有招茹喜侍寝。茹喜的侍女茹安倒是受过几次宠幸,茹安被茹喜寻机责罚过几次后,皇上也就再没动过茹安。

弘历只有十六岁,跟茹喜来往,自然没有已经二十三岁的弘昼那么犯忌。可茹喜似乎心情也很好,没有继续计较,径直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弘昼深呼吸,看看左右,茹喜的奴才都远远避着,决然问道:“我……有机会吗?”

茹喜淡淡一笑:“这不得问皇上吗?”

弘昼在说什么,茹喜当然清楚。雍正在位将近十年了,吸取了康熙时代的教训,始终不立储君,也要搞秘密建储。但这几年康熙忌日,都是弘历代雍正主持祭礼的,朝野都认为,这位“小四”,肯定已得了圣心,在密诏里被立了太子。

弘昼这位三阿哥对此想法也就不足为怪了,他语调急促地道:“皇阿玛怎么想是天事,我总得尽人事。”

他盯住了茹喜,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当年皇上之位,都是南面定下来的。我……有我的长处,不管是对南面,还是对娘娘……”

这不是弘昼第一次谈这事了,之前他的太监曾经拐弯抹角地让小李子带过话,为此小李子还不知道享过多少孝敬。而他一声“长处”说得暧昧不清,说的是国政,似乎还有别的,茹喜的心底都颤了一下。

十多年了,她从一个深闺少女,憋成了深宫怨妇,她想要的长处,可非比寻常呢。

可异样的情潮涌起,脑子里闪过的却是雍正的身影,而一个更浓郁,更高大的身影立在雍正背后,那是一个少年,一个总是笑咪咪看着一切,浑身充盈着天地尽在掌握的气度,那是李肆。

情潮按下,再看弘昼,在茹喜眼里也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小楞头青,她冷冷一笑:“三阿哥,这游戏你可玩不起。你就没想过,为什么皇上会允你经常去查探那个人?”

允禩,不,阿其那还被圈着,大概是雍正觉得因为新政压迫得宗室和朝堂太紧,不好继续在这事上分散精力。而且此人党羽早除,没了什么威胁,所以发了慈悲,一直容他活着。不仅容他活着,还容弘昼去看他。

这问题的复杂度显然超越了弘昼的政治理解力,他楞了好一阵也没想明白,可他没机会再说话,另一个人过来了。

“哟,三哥也来了啊,正好,我得了一套西班牙的人棋装,三哥跟我来上两盘?”

来人是四阿哥弘历,兴致冲冲,弘昼得了台阶,由他牵着去了。

所谓“人棋装”,自然是人穿着衣服当棋子,茹喜看着这两个阿哥的背影,心道一个是傻憨,一个是纨绔,雍正这两个儿子,都没承下老子的决绝之心,这大清江山,即便雍正护住了,下一代又会是什么情形呢?

“李肆啊,你还是早点打过来吧,是死是生,早一日见真章也好,这般煎熬的日子,我真是有些过不下去了。”

心中所想跟身体的某些变化凑到一起,刚才按下的情潮又在耸动,茹喜咽喉深处呻吟着,手中鱼竿一抖,将正在碰啄饵食的一条鱼惊走。

长春园蕴真斋,雍正朝着跪伏在地的新任户部尚书庆复咆哮:“你是说,我大清户部,竟然买了南蛮五百万两国债!”

庆复打着哆嗦道:“这、这不是皇上的意思么?”

雍正差点一口血喷到他脸上,他又没长猪脑子,竟然动用自家的国库,去买敌国的国债!

庆复还在说:“今年秋解时,照着皇上的吩咐,由山西银行代转江南秋赋。山西银行的大掌柜报说,皇上有旨,户库所积现银颇多,呆存无益,应该营运生利。将这笔银子转入江南银行,由江南银行代购南蛮国债。南蛮国债多年营运,虽利薄,却稳妥可信,所以……户库里现在存了五百万两国债券……哎哟……”

庆复说得摇头晃脑,却被震怒的雍正丢过来一个笔架,正砸在额头上,顿时扑了个五体投地。

雍正丢完东西,却没什么话说了,他记了起来,这是内务府搞出来的烂事。他通过内务府,用江南关银和织造银买了二百万两南蛮的国债,可没想到,山西银行为了挣国债佣金,竟然跟内务府沆瀣一气,把五百万江南秋赋也压上去了。

“你是户部尚书,五百万两银子的来往,你都不跟朕通个气!?你真真是该死了!”

雍正当然不觉得是自己的错,就怪这庆复,拿户库,拿几百万两银子当儿戏!

“是是是,是奴才该死!是奴才有罪!”

庆复不得不背起黑锅,连声认罪,可心中却大叫着冤屈。户库内帑一家,内务府在江南买债券时,也将本该划入户库的江南关银转走了,这一笔钱他还以为是雍正的后续“投资”。山西银行是雍正“新政”的又一产物,由雍正通过内务府直管,根本就是雍正的私人钱庄,再加上专为皇室效劳的内务府,他哪里敢多问?

江浙总督李绂在苏州多问了一句,结果就遭了雍正在朝堂上公开斥责,庆复这户部不过是个走账的衙门,怎么敢再犯浑?

“这怎么办?万一南北有变,近千万两银子都在南蛮手中,这可怎么办?”

雍正有些急了,他几年来好不容易攒下四五千万两银子,一下就将这么一大笔钱塞到别人口袋里。要是李肆转头跟他大打出手,不,现在已经在四川大打出手了。这战事的银子该怎么出?难道直接给岳钟琪发南蛮的国债券?咦,这未尝不是个好主意……

他一边自语着一边走神,庆复多嘴道:“南蛮的国债好使,若真有变,直接抛售即可,皇上不必过于忧虑……啊呀……”

再一个砚台砸过来,雍正那个气啊,这就是户部尚书?一点“金融知识”都没有。几百万两国债一下丢出来,谁能接得下来?就算有接的,也是接盘者大肆砍价的好机会!

“皇上,此事利弊皆有,也未尝不是捏南蛮命脉,倒不是损我大清根基之事。户部和有关衙门确实失察,臣也同背失察之责,还请皇上治罪。”

张廷玉也来了,他听说了此事,急急从紫禁城赶来,身为军机大臣,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他也得帮着一起背黑锅。

不过他还有更重要的事禀报,即便要继续触怒雍正,他也顾不得了。

“南蛮侵了江南各府厘金局,把住了厘关和各衙门差役!?”

“年羹尧以地方官都被南蛮掌握为由,在杭州插手政务,以将军幕府治杭州政事?”

“武昌再起天主教活动迹象,屡禁不绝,武昌大营也受侵染!?”

几件事丢出来,雍正再也坐不住了,件件事都非小事。

“衡臣啊,你说今日之局,到底该如何破?”

雍正沉重地问,他有如从昏睡中骤然清醒的饿狼,早前在心中压下的一股子冲动,已经流遍全身,那股热气让他浑身发胀,但他还需要人支持,他一个人不敢下这样的决定。

“皇上,南北相安已九年,难道皇上以为,会一直相安下去?”

张廷玉也似乎揣着一口气,目光炯炯地回视雍正。

雍正皱眉:“怎的相安了?现在不就也打着吗?”

张廷玉摇头:“皇上明白的,湖南和江西只是佯动,江南只是侵吞,南蛮的真正目标是打到兰州,插手西北之事,南蛮还无跟我大清全面开战的决心。”

他深吸一口气:“此时南蛮二十万大军陷在缅甸和爪哇,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怕是再也不会有了。”

雍正也深呼吸,是啊,这个念头一直在他脑子里转着。两国差距越来越大。南蛮竟然能一下爆出三十万大军,还没见国中舆论哭号说民不聊生,反而一片繁荣景象。等南蛮把南面彻底料理干净了,三十万大军转头北上,他辛苦多年弄出来的十万火器军架子,可是怎么也顶不住的。算算时间,最多两年吧……

君臣两人在这里讨论着,被砸得晕头晕脑的庆复品了一阵,终于醒过神来,他浑身一个哆嗦,猛然膝行而前,抱住雍正的腿,扯开嗓子就嚎:“打不得啊,皇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