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事情越搞越大了

“土司土邦事务由鸿胪寺主管,鸿胪寺虽然归政事堂,人才却得靠通事学院出,所以政事堂也只能把鸿胪寺委托给咱们通事馆。都督别担心政事堂会在缅甸扯什么后腿了,一切都有我在……”

“谢八尺,你这是挟外令内啊,就算都察院管不到,给事中也该喷你啊。”

“给事中?现在正头顶冒烟地去抱东西两院大老爷的腿呢,官家有意把给事中交给两院,让只知道喷人误事的院事老爷跟政事堂多打交道,以后给事中就要跟金监署一样,俸禄怎么定怎么涨,都得由院事老爷定。”

“你才从欧罗巴回来,国内的事都这么清楚?”

“我谢八尺可不止舌头八尺,耳朵也有八尺……”

缅甸勃固东南靠海处,四艘巡洋舰和十多艘海鲤护卫舰泊着,吴崖和刚从欧罗巴回来的通事馆知事谢承泽在沙滩上闲闲聊着天。

这已是九月月末,吴崖这一路的五个新编师,一个直属炮兵营,外加多国仆从军共计八万人一直只在逼压勃固,并没急着进攻,原因就是等待去果阿接小谢的西洋舰队返回。

此时在沙廉之南的海上,已游弋着二三十艘欧罗巴战舰和武装商船,大多数都是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所属。英华虽然兵力雄厚,不惧对方搞什么肋背侧击,但终日提防也格外费神,而且要解决此时缅甸问题的根源之地:沙廉,没制海权可不行。

小谢一来,不仅带来了胡汉山的西洋舰队,还将挑起缅甸战后的政治处置重任,对吴崖来说,简直就是双重甘霖,有了余兴跟小谢谈到国中政务。

“知事!胡总领传来大都督绝密急令!”

正聊得兴起,西洋舰队的军官如火烧屁股般地找来了,小谢拆令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都督,我得去马六甲一趟,这里既然战事未定,就先让陈润他们代为打理了。”

吴崖好奇地问:“什么事?我都不能知道?”

小谢勉力一笑:“都督能知道的是,若是我谢八尺都处置不好,就得都督你出面了。”

吴崖两眼放光:“真的?那祝愿你功败垂成!”

小谢无奈地摇头:“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好几个苏丹国,数百万人。”

载运小谢的快蛟小船劈开海面,飞驰而去,吴崖耸肩道:“我是认真的……”

胡汉山为小谢准备了最快的三桅海鲤舰,但目的地却不是马六甲,而是爪哇海北部海湾。

海湾里高桅叠林,帆如层云,罩着浓浓的肃杀之气,即便是在欧罗巴已看惯了各国海军大舰队的小谢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五艘战列舰,十四艘巡洋舰,十艘府级护卫舰,二十二艘海鲤护卫舰,外加三十多艘运输舰和武装商船,英华四洋舰队之根:南洋舰队,已汇聚了所有主力战舰以及大部分护卫舰。

“马六甲计划出了变故,巴达维亚的华人有遭屠戮的危险。我把南洋舰队开到了这里,荷兰人不敢贸然动手,但根据北大年华人的消息,还有海军情报司的刺探,荷兰人可能在十月上旬动手,因为到那时,荷兰本土派出的舰队将会到达。”

萧胜向小谢解说着局势,他脸色沉重,似乎有不少忧虑。

“荷兰舰队不足为忌,荷兰人也没那个胆量在南洋跟我英华海上对决。可荷兰人煽动各苏丹国,开始搞反华浪潮,一旦跟荷兰人开战,就引燃了荷兰人埋下的火线。到时在这些苏丹国里的华人,都落不到好下场。而我英华跟这些苏丹国也将变为敌视状态,这可是十多个国家,近千万人口。”

“南洋华人遭屠,诸国仇视,这怎么都是场失败,官家此番出兵,即便缅甸得胜,大局却依旧破了。这会让国中人心动荡,商贾不安,连带官家……也要名声受损。”

贾昊也在这里,这番形势,就是他从谭良那里掌握到的,由此也发觉,马六甲之事,已经超出他和陆军所能掌控的范围。他把事情上交给协调南洋战事的南洋大都督萧胜,萧胜发现自己也解决不了,还好小谢从欧罗巴回来了。

“唔,这就是说,咱们已经走到了解决南洋问题的最后一道大门前……”

小谢的思路跟军人不同,他这话出口,萧胜和贾昊同时一震。

“官家和咱们最早定下‘先南后北’的国策时,不就说过么?荷兰人,加上苏门答腊、爪哇这一带的苏丹国,就是南洋旧日格局的底子,什么时候我们英华把这底子捅破了,什么时候我们英华就真正完全掌控南洋了。”

小谢的话让萧胜和贾昊顿时觉得血液开始沸腾,他们只是觉得形势危急,却没再向前看一步,这是英华巨浪第二次冲刷南洋所产生的必然反应,局面的根底露了出来,只要破开了这一道大门,南洋就彻彻底底成了英华的后花园。

但这一步又该如何走呢?

小谢也只能点出形势的意义,他只懂外交,眼下这形势也非外交层面能单独解决的,于是三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中。

“官家给我布置的军令里也说到,马六甲之事关联很广,政、教和商货事都有,会起怎样的波澜,官家自承也无法一一看透。现在这般形势,是荷兰人主动把所有关联拉扯出来了,既如此……”

许久之后,贾昊缓缓说着,眼瞳里闪烁着炽热的精光,这可是绝难见到的,说明他内心正战意昂扬,而且是很纯粹的战意。

萧胜也明白了,深吸气,然后哈哈笑了出来:“小佛爷决意当地藏菩萨了么?好好,六年前,咱们跟西班牙人死拼,拼出了大半个南洋,现在要拿到整个南洋,还是一个字:拼!”

小谢下意识地想摇头,这事可不是单纯的战争……可接着他也醒悟了,面对一扇大门,最有效的开门办法是什么?

一脚踹开它!

这么多年下来,英华文武,特别是跟着李肆成长起来的这一拨核心,都从李肆那学会了以“成本收益论”来看问题,表现出来的一个特点就是,对原有的坛坛罐罐比较在意,不到紧要关头,不希望彻底破坏原有格局,而是利用和扶持原有格局中的有利因素,催生出新的格局,来消融旧格局。

比如眼下局势,贾昊和萧胜都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将荷兰人搅起的风潮先按下去,武力只是外交手段的保障。

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李肆可不是以“成本收益论”来指导所有行动,否则也不会推动三十万大军,展开顺时针攻潮,向四周倾泻英华武力。这一次,本就是要不计成本,为英华一国打破束缚,获得更广阔天地。

小谢严肃地向萧胜和贾昊行礼道:“时间紧迫,已不及侯官家谕令,通事馆此番就为陆海军效力了。”

萧胜点头:“咱们就以浩浩荡荡之力,堂堂正正之势,把南洋彻底握在手中!”

贾昊这一路,本意是要拿马六甲,却由马六甲华人跟巴达维亚华人的关系,发展到了前景更为宏大,但风险和代价也更为高昂,连李肆也没料到的一战:攻巴达维亚。

是的,直接解决掉荷兰人在亚洲的据点,将荷兰人当作西班牙人一般清除出去。这就像警察展开治安联防清查,黑帮反应过激,联合起来准备死战到底,逼得警察将行动升级为反黑大扫荡。

“站住!别跑!”

“黄皮唐猴子……”

巴达维亚,巽达加拉巴码头,一群包头大胡子警察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朝远处一个灵活的瘦小身影发出了无力的怒吼。

对这些警察来说,他们并不清楚什么南洋大势,就觉得最近总督对唐人越来越警惕,前一阵子要所有唐人换发城民证,还破天荒地关心起唐人的信仰。但凡在街上遇到唐人,就必须清查证件,只要没证或者证件不符的,全都要抓起来。

难道是跟中国又起了什么冲突?荷兰人跟中国人一直好好做着生意,又能有什么冲突呢?这些大多来自锡兰乃至印度的警察难以理解。

就他们个人而言,觉得唐人这几年其实越来越守规矩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当街斗殴砍杀,内部有什么恩怨都自己解决,绝不愿警察插手。据说这是什么“天主教”的功劳,他们在巴达维亚建了天庙,融唐人小家为大家,守法向善,安心过日子。

“去科恩街,那里的清真寺跟唐人的天庙起了冲突,对,抓人,只抓唐人,特别是唐人天庙的祭祀,绝对不能放跑!记得给火枪装好弹药!”

一群马队奔来,马上的荷兰人是高级警官,面无表情地吩咐着这些部下。

这群警察立正敬礼,却听轰轰一阵天塌般的巨响,马嘶鸣,人倒地,却没人去扶这位身份尊贵的荷兰老爷,大家或躺或坐,都软在地上,两眼就直直看着一个方向。

港口外,硝烟弥散,几道水柱正升腾而起。

“事……出大事了!”

那警告也顾不得摔破了头,一脸的血,惊慌地喊道。

“那是什么标志?”

码头附近的海岸边,看着海面上已清晰可见,正跟港口炮台对轰的巨大船影,船帆上是一个既像太极又像盘龙的标志,那个之前被警察追赶的瘦小少年自语着。

接着他两眼一亮:“那是……英华舰队!祭祀给我看过他们的国旗!”

“黄班!黄班!咱们的天庙被官府围了!”

几个华人少年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

少年黄班的话语充满自信:“别担心!外面有咱们的舰队呢!”

巴达维亚总督府,代理总督小科恩抚着额头,呻吟不止:“出大事了……”

圣道九年,西元1726年10月2日,英华舰队炮轰巴达维亚,荷兰舰队龟缩港口,不敢出动。

就在同时,黄埔无涯宫,收到了萧胜贾昊急报的李肆也挠起了脑袋:“事情越搞越大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