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五十二章 刘邓大军之后

“岛津鞑子为什么不走咱们这一路?这线膛枪打仗好不好用另说,打黑枪绝对利索!”

“就知道你邓大嘴成天嚷嚷自己是邓子龙的后人,岛津鞑子才不敢跟咱们走。”

两个红衣军官眺望硝烟刚停的战场,数十头长鼻子大耳朵的畜生正在驭手的指挥下温顺地清理战场,看着这些巨大的畜生,那个被同僚称呼为“邓大嘴”的军官再道:“如果是骑着战象打黑枪,应该会更舒坦……”

话音未落,西南远处响起嘈杂呼喊,大群灰衣兵溃败下来,接着从密林中撞出数十头披甲挂盾的战象,它们如移动的小山,一边尖声嘶叫着,一边亡命冲来。团团硝烟在这些战象的背上升起,正是缅人的火枪兵。

这是孟密宝井,缅甸最早出产玉石之地,领着一万云南土司兵和上百头战象,跟随方堂恒出战的云南巡抚程映德将这里作为战略要地,单单只是分区发卖开采权,就能填补上百万两银子的军费。

对缅人来说,宝井倒是没这么值钱,可终究是奢侈货产地,而且孟密离眼下缅人都城阿瓦近在咫尺,以战象部队反攻中国大军是必然的选择。

“危险!咱们刚占了这里,炮还摆在后面,壕沟还没挖呢!”

“挖什么壕沟?咱们马上就要去打阿瓦了,不是程巡抚要把这里站稳,还不会遭这么一记冷刀子,文官就是文官,从来就只会败武人的事!”

“赶紧回去!靠那些土司兵可震不住场面,都统该已经在集结人马了!”

两人急急朝后方奔去,没跑几步,脚下就慢了,到后来干脆停住。

就见缅人战象身上不时绽起猩红小点,有些卷着鼻子朝回转,有些狂性大发左右撞,还有的运气太背,直接在脑门上绽开红点,偌大身躯轰然倒地。更有神射,直接将战象背上的驭手击毙,战象人立,如抖虱子一般地抖落下背上的火枪兵。

这一阵枪击来自守着宝井两侧的英华战象,二三十头战象背上不断升起硝烟,频度如此密集,该是有人在下面递枪。同时隔着百来丈远,还能有这种准头,这枪也只可能是线膛枪。要是滑膛枪,在这个距离上打中一头大象,几率跟打中一个人没太大差别,反正都是朝着月亮比划。

缅人的战象队遭遇沉重打击,攻势嘎然而止,英华这边的土司兵士气大振,高声呐喊,又反攻回去了。

揉揉鼻子,那个“邓大嘴”讪讪道:“程巡抚弄来的这些战象还是挺管用……”

片刻后,邓大嘴再度震惊和惶恐。

“职下鹰扬军左师后营三翼三哨哨长邓浩然,不知巡抚有何差遣?”

程映德自然没有长顺风耳,而且关于程映德带了一帮土司兵和战象跟鹰扬军混在一起,拖慢了行程,搅散了战力的吐槽满军营都是。邓大嘴自是不担心要受什么责罚,他惶恐的是,自己那一哨人马,会不会被程巡抚拉过去当战象兵,骑着战象放远枪是舒坦,可给战象喂食刷皮冲澡的活计,实在太丢面子……

“听说你是邓子龙后人!?

见着了这个校尉,程映德劈头就问,邓大嘴欣慰地松了口气,不是去当鸟兽园丁……可接着他又汗流浃背。

“大明万历年间,刘綎和邓子龙在云南力抗缅甸数十万大军北侵,邓子龙更守姚关八年,是固我华夏南疆的不世功臣。惜乎理儒唾战,这一战竟无详略留下。你若是邓子龙后人,族中是不是留有什么文书呢?即便不是邓子龙亲笔,家兵家将也该有记述吧?”

程映德的问题直入邓浩然心中最隐秘之处,他一个劲地暗骂自己这张大嘴真是惹祸之源,吹什么牛不好,非要把小时候爷爷顺口说了一句,什么证据都没有的话当作牛皮,逢人便吹,现在都传入程巡抚耳中了……

等等,邓子龙,缅甸?程巡抚说的邓子龙,难道不是在朝鲜跟岛津水军作战,最终战死疆场的邓子龙?

看着这个小校尉迷惑而又忐忑的脸色,程映德有所误解,继续慷慨陈词。

“不知者无罪,这也是写史者之罪。邓子龙起于草莽,平倭寇,战缅甸,援朝击日,他与外敌之战都是卫国之战,足令国人汗颜,可即便如此,还有人在国中编排什么‘圣道三大征’,将官家比为万历帝……我@#¥%!”

程映德该是忍了很久,对着一个小校尉,还是邓子龙的后人,也没什么忌讳,破口大骂,对象自然是国中那帮本质是理儒,现在却披上了墨家衣衫的墨党。他们天生反对战争,打四川,进西北,这是华夏大义,他们不敢多嘴。可汇聚大军入缅甸,自然就给他们提供了喷点。

“你们行路太急,方都统都没时间让军礼监给你们好好上上课。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咱们站着的地方,本就是我华夏土地?不不,我说的可不是缅甸宣慰司……”

程映德开始上课,这本该是每一名军官入缅前都该接受的“培训”,可惜时日太赶,方堂恒并没有贯彻到所有军官身上,这也是没办法的,部队一直在动,只能派出几个军官作为代表接受培训,除非打完仗全体休整。

以华夏的朝贡体系而论,缅甸一直都是大明的藩属国,明太祖朱元璋接手蒙元设立的陇川平缅宣慰司,又设立了缅中宣慰司,永乐时改为缅甸宣慰司。到永乐时,除开安南暹罗,东南亚次大陆上,大明的藩属体系就是“三宣六慰”。包括南甸、干崖和陇川三个宣抚司,以及木邦、孟养、缅甸、八百(兰那)、车里、老挝、大古喇、底马撒和底兀剌十个宣慰司。

明英宗在位时,缅族东吁莽氏王朝已称霸缅甸,虽然还顶着大明缅甸宣慰使的皮,却毫不客气地攻伐北面掸族和克钦族的各土邦,势力甚至一度扩展到了今日印度的阿萨姆邦。

到了神宗万历帝时,缅族人更肆无忌惮,开始谋取陇川宣慰司和云南诸土司。万历年间,一般人都觉“万历三大征”耳熟能详,可大明跟缅族人在西南的数十年拉锯战却不怎么记得。

就在这场拉锯战里,云南西面的孟养,南面的木邦这两个宣慰司,以及孟密等更小的安抚司,被缅族人从大明的统治圈里夺走,就此一去不复返。万历之后,大明国势衰微,已顾不得计较这些陈年老账。当然,永历帝被缅王白蟒“引渡”给吴三桂时,肯定在后悔没早早读懂这些历史,没看穿缅甸就是只白眼狼。

程映德所知的就是这些,而李肆所知的更多。他更知道,缅甸也是不列颠人在亚洲留下的“杂种”。不列颠人自己也将缅甸分为掸、克钦(景颇)等族为主的“上缅甸”以及缅族为主的“下缅甸”,其中上缅甸就是孟养和木邦等地区。

但为了损人不利己,挖抗守兔子,尤其是防范中国,不列颠人非要学着捏合印度一样,将这两部分强行糅在一起,弄成一个国家,这才有了现代缅甸。

“职、职下受教,耳目一新……啊,邓子龙,这、这怕是同僚戏言,当、当不得真!”

一省巡抚,特地抽空跟自己掰乎,图的是什么?不就是瞅着自己这邓子龙后人的招牌么?可邓浩然却不敢接下这茬,皇帝敢说自己爷爷无名,因为人家是开国开新世的皇帝!他这么一个小兵头,敢靠着懵懵懂懂的幼时记忆,就硬充邓子龙后人?这不是找死么?

邓浩然还想借着程映德正说得兴起,好转开话题,却不想程映德是什么人物?只有他把别人忽悠晕的,没有别人能忽悠他的,更不可能自己忽悠晕自己,一句话就转回正题,吓得邓浩然赶紧“认罪服法”,顺带推卸责任。

“巡抚老爷那张脸……好可怕,希望他不会在方都统面前说我坏话,把我发配去……刷大象的屁股。”

走在回自己营地的路上,邓浩然余悸未消,转头再看到一帮灰衣土兵在给大象刷身,更是无比恐惧。

“这里……真的以前服我们管?”

走着走着,邓浩然的心情又渐渐复杂起来。

“郑和出海,整个南洋,甚至西洋,都要服咱们管,何止一个缅甸呢。”

“是啊,程巡抚说这话,怕是别有用心,就想让咱们不把缅甸人当缅甸人,而是当华夏人,这样就不会奸淫掳掠,不会让他们文官老爷沾染上什么不好的名声了!”

“邓子龙就是被文官老爷害的!不用的时一脚踢开,还要扣上帽子,事到临头急着用,七老八十也要拉出去,呸!”

“那是邓老爷子自己请缨的吧,文官老爷虽然讨厌,但也不是所有文官都那么无耻的,咱们这一国的文官更是规矩得很……”

“嘿,咱们抱怨抱怨,可别当真啊,邓大嘴!你真是耸毛啊,往日你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自己是邓子龙后人的劲头哪去了!?”

营中的战友们对邓浩然的遭遇议论纷纷,想到程映德所说的那段历史,想到踏足这片土地时陌生与熟悉的混杂感觉,邓浩然的胆气骤然狂涌。

“老子就是邓子龙的后人!”

没多久,当大军围住阿瓦城时,邓浩然的呼喊有了回应。

“是刘邓大军之后?”

来人是孟养和木邦两处的掸族人,当年也跟着刘綎和邓子龙抗击缅族人。“刘邓大军”虽击败了莽应里的侵攻,但之后再无力照顾这两个宣慰司,只能默认缅族人吞并,因为民族渊源本就不一样,他们可不愿始终居于缅族人的压迫之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