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五十一章 赤潮西进

传统是很难撼动的,扶南鹰扬港,领到线膛枪的士兵份外不舍地看着滑膛枪越离越远,还有不少官兵在嚷嚷着要血书请愿,还回他们的滑膛枪。滑膛枪虽不如线膛枪打得远,可在缅甸那鬼地方,交战距离最远也不过两百步,滑膛枪足以应付。让他们更不满的是,用上线膛枪,就成了散兵,再没有在队列里耀武扬威迈步的资格,这可是官兵们最为看重的一项荣耀。

跟英华红衣兵相比,还有人的传统更面临着巨大挑战。

“不行,统制咔咔,甲胄和靠旗是日本武士的身份,让他们卸下来,跟一般的足轻穿一样的衣服,这是极大的侮辱。”

“我们的铁炮队足以完成任务,萨摩武士的勇武,正期待向上国展现。”

高桥义廉统领一千萨摩人,以仆从军的身份,加入到缅甸战场。岛津继丰是期望向英华奉献更多忠诚,同时向英华军队学习。领队的高桥义廉也很明白,可惜,要让藩中精选出来的武士和足轻彻底换装,接受新武器,新战法,这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唔,随便啦,反正到时候别碍事就好……”

新编第六师统制桂真无所谓的耸肩,实际上他在怀疑,缅甸之战到底有没有他这个师上阵的机会。

缅甸副都督方堂恒将率鹰扬军精锐自云南入缅,展文达将率新编师从东面兰纳入缅,吴崖领新编师和大批仆从军从南面北上。三路大军,浩浩荡荡近二十万人,恐怕前队打赢了战争,后队还没出发。

为何要以二十万大军泰山压顶?这是前几年通过支持暹罗、兰纳和交趾等国跟缅甸打代理战争得来的经验教训。

缅甸地势复杂,此时又正是莽氏东吁王朝的衰落期。如果能有个统一而坚强的权力中枢,攻缅甸该只是几场大战的事。

可问题就出在东吁王朝的溃烂,不仅不列颠东印度公司扶植着王公,打着如意算盘,希望能借此一战分割缅甸,法兰西人也有这些小动作。荷兰人更是借着之前在缅甸设立的商站,为缅甸输送武器,拉着东吁王朝的宗室高官,自组军队。

这一代的缅王达宁格内昏聩无能,无法掌握政权和兵权,就只能任由下面人勾结老外肆意胡搞。

因此缅甸战场极为分散,除了跟不列颠、法兰西以及荷兰拉扯起来的军队作战,各地缅军也都自行其是。要彻底慑服缅甸,更多要以治安战的思路来衡量,而兵力就成为重中之重的条件。

要地的掌握,运输线的保障,这些都要兵力,以二十万大军碾压过去,再设重点长期镇守,军事目的才能实现。而后联络孟族和掸族,将其变作“缅奸势力”,才有稳固的靠山。

“不不,这不可能!中国也许能出动二十万大军,但他们打不下这场战争!二十万人,需要多少钢铁?多少指挥官,多少雄心壮志?”

“应该还是跟以前一样,就只是希望能得到缅王的认罪书,嘿!咱们何必跟中国人硬拼,让缅王写一封降书,咱们跟中国人一起管治缅甸好了!”

“不,我们荷兰人不同意,中国人要是占领缅甸,整个亚洲……就只剩下我们荷兰人在爪哇抵抗了。听说中国军队在北大年也有活动,中国兵的红衣很快就要染上马六甲!”

缅甸沙廉,这座先为葡萄牙人占领,后来被缅王收复的城市,因为缅王朝政败坏,再度沦为欧罗巴人在缅甸的“乐园”。不列颠、法兰西跟荷兰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头目,正在这里紧急地磋商对策。

“基于传统,以及这几年中国通过暹罗、兰纳和交趾侵攻缅甸的事实,我们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认为,我们可以在缅甸继续保持特有的贸易地位,而且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持这样的地位。”

“我们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跟这个南中国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甚至还有陆军教官在指导他们的军队,我们相信,即便中国统治了缅甸,也必须保持我们不列颠人在缅甸的贸易特权。”

“所以,我们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已在孟加拉招募了三万军队。我们不想完全粉碎那个什么英华对缅甸的攻势,但我们会让他们看到,缅甸不是他们的缅甸,是大家的缅甸!”

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大班詹姆斯淡淡地说着,他觉得这是在陈述事实。

“至于你们法兰西、荷兰,是否需要我们不列颠人从中牵线,跟中国人商量呢?”

他还带着丝孤高地看向其他人,收获的自然只是白眼。大家的缅甸?就是你们不列颠人的缅甸吧?

“三万人……能不能守住沙廉都不清楚。”

荷兰人不甘心地嘀咕了一声,詹姆斯砰的拍了桌子。

“即便只是当地土人组织起来的雇佣军,也能在孟加拉打得那些土邦毫无还手之力!汇聚三万土兵,已经是我们东印度公司在亚洲最大一笔投资。东方人那拙劣的战争技术,在这支已经整训了两年的军队面前,将会显露无遗,失败!等待他们的只有失败!”

在詹姆斯的咆哮中,三国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终于达成了友好互助协议。

送走了法兰西跟荷兰人,詹姆斯回到自己房间,摊开日记本,写下了语境跟刚才的呼号截然相反的话。

“赤潮,赤潮已经在亚细亚蔓延,很遗憾这不是我们不列颠人的赤潮。穿着红衣的士兵迈向马六甲、缅甸,之前他们已经扫平了琉球和日本。”

“看着这张地图,我不得不怀疑那位中国皇帝有着清晰的战略构想,他一直约束着自己的武力,不去争夺亚洲最富庶的土地,而是先向南扩张,现在又向西扩张,据说还有军队向北开进的迹象。这是一个不为眼前利益所动的君王,我不清楚他是不是看透了我们不列颠人在亚洲的利益布局。可他这几年的动向,几乎是全盘在推翻我们欧罗巴人在亚洲的布局。”

“缅甸甚至孟加拉的经营,都只是东印度公司自己的利益,但我却认为,这是不列颠帝国的利益。当我们在美洲的利益遭遇风险时,我们还能有亚洲支撑。可是我这样的观点被人指责为太过激进,大家都还只盯着加勒比海的香料和北美的烟草,同时将全世界的商品向美洲倾泻,这真的是一条可持续数十年的道路吗?”

看了看笔记本中的缅甸地图,三条红线正蜿蜒而来,詹姆斯摇头,他的任务是尽可能保住公司在缅甸的利益,公司上层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以武相抗,而他自己却有不同的看法。

咚咚咚咚……

“啊啊啊啊……”

炮火轰鸣,高桥义廉跟着自己的手下伏在草丛中,捂着耳朵大声叫唤。

桂真的担忧没有发生,他们这一师被摆在侧翼靠前的位置,朝着缅甸深处急行。现在正在完成第一项战斗任务,攻克伊洛瓦底江支流上的一座要塞,确保侧翼运输路线的安全。

新编陆军师没有二十斤炮,更没有三十斤炮,桂真抱着胳膊,在战场后方郁闷地观察战况,可前方那些日本兵却已经被炮声震得两眼晕迷。

“冲出来了!”

缅甸人不甘被当作靶子,活生生的打死,上千人从要塞中涌了出来。大多手持着没有刺刀的燧发枪,少部分人还端着弓矛,这该是一支地方部队。

“侧击!鸭子给给!侧击!”

高桥义廉这波人就蹲在侧面的丛林中,忍受着蚊虫和蚂蝗的叮咬也不出声,现在有了战机,高桥义廉整个人都燃了。

噗噗哧哧……

铁炮队的轰击毫无气势,有一半的火绳枪都被湿气灭了引火,众人急得跳脚,一个武士哗啦一声拔出太刀:“冲上去!”

以他为箭头的冲锋队形刚涌出丛林,眼见要对全面反扑的缅甸军形成完美侧击,蓬蓬一阵枪响,冲到缅甸军三四十步外,太刀高举的武士轰然倒地,吓得高桥义廉和众人哗啦一声全扑在了地上。

嗒得嗒~嗒得嗒~嗒得嗒得嗒得嗒……

排成横阵的红衣兵缓缓压上,即便被零星流弹打倒,也不影响整个队形的完整。桂真在横阵中央,骄傲地仰着下巴,就因为这个师都是旗人师,所以锻炼队列格外起劲,不管是会操,还是战斗,都能以华丽而昂扬的步伐获得胜利。

横队站定,轰轰的排枪声不绝于耳,高桥义廉和日本兵们凑在一起,脸色灰败,他们总算意识到差距和老传统的落后了。

“不计仆从军,阵亡四十八人,伤一百八十九人,这个桂真,先给他们补足的线膛枪是干嘛吃的?第一师就靠线膛枪破了关,死伤不超过百人!”

清迈,缅甸都督府,部下不迭地念叨着各师对线膛枪和新战法的抵触,缅甸都督吴崖摇了摇手。

“凡事总有个适应过程,对我们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看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