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三十九章 琉球之事要掘根

郑永指着那霸港外暗礁区的那条海鳌船道:“你只看到了那一艘船,当年在这里沉掉的可不止一艘船。”

白正理再次以瞪眼表达了自己的难以置信,琉球有这么厉害?

琉球人当然没这么厉害,问题是萧胜和冯敬尧还没看清形势。尚敬王将责任推卸给萨摩藩,谢罪认错,同时委婉地求告说,萨摩藩在民间蛊惑人心已久,琉球对华夏亲来抱有极大误会,因此不宜签署任何有损于琉球独立完整的协议。

萧冯二人哪里明白,萨摩藩何须“蛊惑”琉球人心呢?在琉球人心里,日本和萨摩藩跟自己就算不是一家人,也有血缘关系,跟萨摩藩的争斗,不过是不愿居于萨摩藩之下而已,而琉球跟华夏可不是一家人。

当年萨摩藩入侵琉球,军队虽有抵抗,可民间却只视为政权更迭,并不视为外族入主。在李肆前世,到萨摩藩正式吞并琉球,乃至后续琉球被并入日本领土,以及二战后美国将琉球转交日本,出声反对的都是一些华人后裔,琉球社会风平浪静。

新到的郑永和冯一定,以及伏波军官兵,更是搞不清状况,心中那股天朝上国情结还没丢掉,总认为“琉球人与华夏一衣带水,是忠诚的藩国子民”,跟英华为敌的只是忠于萨摩藩的“一小撮亲日分子”。

援兵到了,计划也更新了。严格说,萧胜和冯敬尧也不算太过自大,新计划还是分化瓦解的路子。拉拢华裔琉球人,将打击面缩小到表面上的亲日派。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握住琉球王室。

圣道五年八月,以海军一力担纲的琉球之战爆发,英华方面出动了两艘战列舰、四艘巡洋舰和二十来艘护卫舰,加上伏波军左师三千人,以泰山压顶之势,重攻琉球,主攻方向还在那霸港。

琉球军爆发了极大的爱国热情,他们用从首里城搬来的老式火炮英勇抗击,几条英华海军运输船不熟悉那霸水文,为避让炮火,在暗礁区搁浅。当然,这都算成了琉球军的战果。

琉球军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炮火很快被压制、摧毁,伏波军自久米岛进入那霸港,控制了整座港口,而对上民人惊惧而愤恨的目光,大家都没有足够的认识。

就单纯的军事而言,直到攻陷首里城时,对伏波军还只是强度不超过演习的热身运动。琉球王室和政府逃到北面今归仁要塞,汇聚军队,负隅顽抗,在萧胜和冯敬尧看来,也不过是穷途末路的挣扎。他们已在等待琉球王的谢罪表,同时准备好了条件更为苛刻的新条约。

今归仁要塞地形险要,但在一百多年前抗击萨摩藩入侵时没发挥出应有作用,不仅因为守军士气低靡,逃散了大半,还因为防御设施落后,比如没有枪眼,抵抗不了萨摩藩的火枪兵。

当英华商船来往琉球频繁时,萨摩藩就已视英华为威胁,早早通过琉球王室,开始加强要塞防务。萧胜在久米岛汇聚援兵的同时,今归仁要塞的防御也有了进一步增强,足以抵御火枪和小炮。

伏波军来到今归仁要塞后,发现自己的四斤炮啃不动要塞,而海军也不熟悉今归仁要塞所遮护的运天港水文,夺港步骤异常缓慢,一直没将十二斤炮运到要塞下。

琉球王尚敬和琉球政府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没像一百多年前那样很快崩溃,是因为他们还有萨摩藩可以依靠,但他们先等来了自己的援兵,那就是琉球人。

在这段相持时间里,海军和伏波军高层一直将琉球人当同胞看待,对城市的管控都很疏松,直到驻守那霸港和首里城的伏波军连遭袭击,这才发觉自己有些一厢情愿。

事情到了这一步,萧胜和冯敬尧还不醒悟,那就真是昏聩了,他们终于明白,这不是什么日本人和萨摩藩在蛊惑,这根本就是……敌国,海军不是在跟日本人、萨摩藩,以及琉球王室和琉球政府作战,而是跟一国作战。

鉴于对形势估计完全错误,琉球事已完全改了走向,海军是来琉球拿海事权的,不是来占琉球一国的。萧胜和冯敬尧一面向皇帝请罪,一面撤回攻打今归仁的伏波军,固守那霸港。以海军兵力,不是不能打琉球,而是萧胜和冯敬尧没有决定权。

高层如此理解这场挫败,但一般官兵却不这么认为,如果不是伏波军不力,能早早拿下今归仁要塞,海军还不至于把这副烂摊子推给皇帝定夺。这就是郑永所说的,伏波军在琉球又丢了一次脸。

听郑永羞愧地回首伏波军的丑事,白正理不服地道:“我们伏波军编制小,又没有大炮,攻坚本就不是我们所长……即便如此,真要下了狠命令,舍得流血,把对方当作鞑子打,这区区琉球算个球!?”

郑永点头,“确实如此,总长舍不得流血。他说了,这琉球虽说不上鸟不拉屎,也入不了咱们英华的眼,为这破烂地方流血,不管是自己的血,还是琉球人的血,都不怎么值。咱们好歹是礼仪之邦,做事总得讲名正言顺。无故发兵灭国,要引其他藩属侧目的。”

这是圣武会的调调,白正理身为天刑社成员,很是不满,道理是如此,可已经流了血了,就这么算了?

郑永咧嘴笑了,“之后陆军不就来了么?现在你也不是来了?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算了,这还是官家一锤定音。”

白正理热切地问:“官家怎么说?”

郑永目光转到了天空,“总长和冯塞防的请罪书发回去后,听说在总帅部、枢密院乃至朝廷还引发了不小的争论,都在说咱们一国正四面树敌,江南事更是重中之重,没必要再在琉球这地方浪费精神。大家都知道,在琉球下力深了,就要跟日本对上。”

这几年英华四面争战,琉球之事就淹没在诸如缅甸、马六甲和江南这些更惹眼的消息中,因此这争论并不为外人所知。可白正理却清楚,琉球自身还真是没什么大利,人口又少,地方也不大,作为日本中转点的价值也渐渐沦落。

英华一国的船越造越大,海路水文也越来越熟悉,在琉球歇脚的需求正渐渐下降。之所以还要借琉球中转,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日本锁国,对外贸易受限制,即便是走私,也要通过萨摩藩的渠道,而萨摩藩更靠着琉球支撑这一渠道。一旦英华在日本方面破开了口子,可以直航贸易,琉球估计更要衰败下去。

如果不是之前海军和伏波军在这里碰壁丢脸,平心而论,为这么块地方大动干戈,白正理都不觉得有必要。

那么皇帝到底又是什么想法?

看眼下走势,皇帝自是早拍了板,不放弃这块地方,可当初皇帝是怎么说的呢?白正理很好奇。

郑永悠悠地道:“陛下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最后他丢出一个字:打!”

郑永当然不知道,李肆当时脑子转了一大圈,本是想灌输什么“第一岛链”的概念,可后来觉得这说法在这个时代似乎太过玄虚,而自己伸手美洲,更是为百年之后谋划,现在说出来毫无意义,所以才憋出那么一句。

白正理憋不住笑,宋太祖的那句话,用在琉球身上,真的合适吗?这卧榻似乎太大了点吧。

再想到后面那干净利落的一个“打”字,白正理又觉全身舒畅,这才是咱们英华本该有的风范嘛。给你脸不要脸,不落教,不打还怎么成?

白正理道:“这不就名正言顺了?”

郑永也点头,“所以,方堂恒带着羽林军右师来了,陆军跟咱们伏波军就是不一样啊……”

他满脸感慨,也带着几分不服:“那赤红人潮带着的气势就不一样,浩浩荡荡碾过去,不管是琉球人还是琉球兵,挡者立化齑粉!琉球人顿时老实了……”

“羽林军甚至还运来了三十斤炮,今归仁要塞半天就被轰塌了,琉球王尚敬据说是被炮声惊吓,投诚谢罪后,第三天就病死了。”

羽林军攻陷今归仁要塞是圣道六年年初的事,据说之后还跟海军携手,将“来犯”的萨摩藩军队歼灭,由此稳定了琉球局势。但羽林军右师也在琉球蹲了三年,直到最近才离开,白正理到琉球来,也是填补羽林军撤走后的兵力空缺。

郑永再道:“可就因为尚敬死了,形势也败坏了。总长和冯塞防虽然立了尚敬的五子尚和为王,签了新的《那霸条约》,夺走了琉球一国的海权、政权和兵权,但萨摩藩一直在暗中捣蛋,当地琉球人也总嚷着什么复国。”

“咱们国中分派不出足够的人手,从政务层面稳住琉球,本地华人不怎么靠得住,工商也因为无利可图,在这里没什么投入,琉球这几年,就这么乱着过来。”

白正理皱眉道:“总得想法子啊,不止是我们伏波军,还要调一师陆军来,难不成就让这里变成泥潭,把陆海军这么多船这么多兵陷在这里?眼见四周又要起大战,听说枢密院那些家伙都一个个累得不成人形……”

郑永展眉笑了:“是啊,调你来,调陆军来,为的就是解决问题,从根上解决问题。”

从根上解决问题?琉球的根在……

白正理正有所悟,郑永指向远处海面:“这根还很深很稳,得下大力气,所以才有一支新的舰队!”

新的舰队?

白正理知道,海军之前刚建了西洋舰队,针对的是马六甲之西,天竺之南的海事,要解决缅甸问题,光靠陆军是不行的,海军也要下力气。

现在为琉球之事,又要新立舰队?这可是绝密之事,绝密到他这个伏波军右师统制都不清楚内幕。

顺着郑永的手,白正理看到远处海面上,船帆招展,优雅细长的船身正破浪前行,那是一队江河级巡洋舰,正朝东北驶去。

郑永的话里压着满满的激动:“日本!琉球之事的根,就在日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