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人争利,有人争义,这才是义利一体

李方膺道:“江南是大家的江南,朝廷为得土而来江南,工商为得利而来江南,我们为得民而来江南。虽然来晚了,但少了我们,英华的大义就不能在这江南立起,义利就两相悖逆。”

吕毅中也道:“我既是为翰林院说话,也是为江南人说话。工商以利在江南布下大网,网住了人心,但这些人心既不足以代表整个江南,也因利未附义,让这些人心不够牢靠。所以……不止是我和李秋池来了,国中二十二家学院,六十三社的人也来了,连孔兴聿也来了。”

李方膺拱手道:“江南行营是朝廷在江南的官府,我等既来江南,就得倚刘总管为父母了,还望总管如护国中工商一般,护着我们这些人在江南行事。”

刘兴纯下意识地问:“行事?你们是想要……”

吕毅中呵呵笑道:“工商来江南争利,我们来江南争义,让江南人见得天道本在,华夏大义!”

刘兴纯呻吟一声,感觉脑子有些过热,这本是他最怕见到的事,李方膺一露面,他就有所警觉,没想到不止是李方膺和吕毅中,国中学院会社,竟然倾巢而出啊!

他发表就任演讲时,曾经强调自己的履历,从最早天王府参议开始,一直到次辅,他都管着治安捕盗,定民安境的事务。除了主掌刑部,法司的“公告署”和禁卫署都要向他汇报。来江南时,李肆对他的交代是“按既定政策办”,他自己的理解是干自己老本行。

江南乱象渐显,这是四年来范晋放纵国中工商翻搅江南的结果。以商代深入江南乡野,自龙门倾泻商货洪流,甚至对英华工商勾结满清官府,造出“囚力”一事都装聋作哑。

刘兴纯自然不会改弦易辙,“江南攻略”有三大步骤,但实际执行计划却是另外一套。范晋完成了前两步,一是将龙门钉牢在江南,二是护着工商进入江南。现在他刘兴纯要做的是下一步,从满清地方官府入手,将刑律治安之权握到江南行营的手中。这个套路,昔日在广东起事前就已非常娴熟。

很简单,在州县主官身边放下听龙门使唤的师爷,再由师爷把控州县刑房,而后又由龙门工商组织已打好基础的商代,为非经制的胥吏差役提供稳定钱粮。一手管理权,一手财权,就此握住基层治安。按照刘兴纯的预料,最多一年,除开苏州、杭州、江宁等要地,江浙两省的地方治安,都能在江南行营的手里。

可现在李方膺和吕毅中带着国中一大帮读书人跳了出来,刘兴纯掌国中治安这么多年,转念就能料到江南乱象会越演越烈。工商争利,已逼得江南人在英华和满清之间抉择,大批利益受损的江南人都站到了仇视英华的一方,大义社的活动已波及到苏州,正向杭州和江宁扩散,在各行各业引出激烈冲突。

现在读书人也都来了江南,要在江南诛心,肯定会有一部分人心向英华,但绝对也会把更多的人彻底推向满清一边。天主教最近在江阴建天庙,就被当地儒生带头烧了,可见诛江南人心之难,难于登天。

刘兴纯在龙门头痛呻吟,范晋在无涯宫头痛呻吟。

“官家啊,江南人心,早已沉腐了,雍正文狱,江南无一人振臂,连怨愤之声都难听到,臣在江南四年,竟未听到当地人对雍正有一声抱怨,反而觉得那些人该死。江南人都认为,南北交锋,国战临头,就该如此凝聚人心,国中文人去江南,不仅起不了作用,还会让仇怨更加深重。”

李肆摇头:“江南人都认为?哪里的江南人?别忘了,今日我英华,朝堂重臣里,三成都是江南人,翰林院里,一半是江南人。西行三贤,全是江南人。黄埔陆军学院六届学员,四成都是江南人。东西两院,有四分之一或是南迁的江南人,或是祖籍在江南。国中工商,特别是机械和织造业,更以江南人为主,研究出蒸汽机的黄卓,那也是江南人。”

李肆叹气:“我英华,虽自广东起事,现在还未占江南,可这一国,却是江南人帮着立起的。江南人里,最聪明、最有才华,最愿冒险,最知大义的人,都在我们国中。他们要拯救乡亲,我们能置之不理?”

这也不止是江南人的问题,朝廷去了,军队去了,工商去了,但读书人没去。从圣道四年开始,国中读书人都忙着消化西学,他们被通事馆整理出来的欧罗巴学问给迷住了。到圣道八年后,这股风潮才渐渐消退,并不是大家厌倦了,而是段国师、西行三贤和各家学院,都将西学的根底,与上古先秦的诸子百家融在了一起,由此再掀起“古学复兴”。

新的学院不断涌现,而会社也遍地开花,这时候读书人不再满足于在国内争论,他们想去其他地方壮大自己的思想派别。此时孔尚任已在交趾病故,儒社想借交趾为复兴古儒之地,纷纷去了交趾和广南。其他派别,很自然地将目光投向了江南。

李肆对有些怔忪的范晋道:“去年你阻拦几家学院在龙门设分院,我没有说话,是因为我也不确定,那时在江南打人心战会有什么后果。今年该是时候了,我许了他们,你却说江南乱,还在阻着他们,你这是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有些偏啊。”

范晋脸色一变,这可是很严厉的指责……

正要离座请罪,李肆翻白眼道:“看吧,你还是没明白,江南行营总管那位置的意义。”

龙门,面对上百名读书人的逼视,刘兴纯哈哈笑着向众人拱手:“诸位老爷们,有什么吩咐,小的无所不从!”

他跟这帮读书人已经吵了好一阵,在龙门开书院,这倒没什么,可这帮家伙还要满江南乱窜,也不想想,满清官府是不敢表面为难,可桌面下施什么手段,那就不清楚了,总之出去一百个,能回来五十个就算不错了。

劝说没有丝毫用处,来江南的读书人已不是毛头小伙,都是满肚子学问的,可他们却个个满腔热血,视此行是践道大业,什么艰难险阻,根本不在乎。

他们不在乎,刘兴纯却不敢不在乎。先别说还有吕毅中这样的翰林,其他人可都是国中学界大佬,即便之前没当面见过,名字也是报纸上时时提起的。真要放他们亲自去江南闯荡,丢了一个他都很难向国中舆论交差。

刘兴纯只好曲线救国,说这事也不是非得要亲自出马才能办的。不就是人心之战么?出书,发报纸,办学院,造舆论,可以蹲在龙门干嘛。

李方膺和吕毅中笑着代众人道谢,还要求刘兴纯给予诸多支持,这时刘兴纯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江南行营总管,早前是护着工商的商货入江南,现在要护着读书人的大义入江南,那就是佣仆的命。

所以他才开着玩笑,自居下人,称呼众人为老爷,当然,笑声里很有些苦味,脑子里还转着“四哥儿,你好狠!”的大不敬之念。

众人哪敢受他如此姿态,赶紧也深拜回礼,厅堂里响起春风般的笑声。

黄埔无涯宫,范晋的笑声格外苦涩:“官家说得是,这四年,我确实把自己当作英华在江南之主,事事以己念为先,怪不得工商都开始向我送礼,原来是我把权压在了他们身上,而没摆正自己的位置。”

李肆摆手道:“你莫自责,江南事,这四年你打牢了基础,这功劳是抹不掉的。再说了,即便你有此念,不也克制着自己吗?就算你不克制,还有都察院,还有东西院在看着你呢,那些个人情总是难免的。如果你真是因不适任而卸职,我升你为次辅这事,又怎可能这么顺利?我这个皇帝,现在也不是为所欲为的,就像之前的烟囱事件……”

说到这“烟囱事件”,范晋也摇头叹息,至少就内政事而言,皇帝现在还真不再是一言九鼎了。

这事他回黄埔就已知道,报纸上正议得沸沸扬扬。事情也很简单,其实是早前反蒸汽机风潮的余波。黄埔学院天人社的一帮学生,因为鼓动佛山民人到天坛请愿,引发数万人冲突,还伤了好几十个,最终被追责,在监狱里呆了十天。

出狱后,这帮学生“痛改前非”,明白搞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牺牲就没有改变。他们跑到佛山,爬到蒸汽机和冶铁炉的烟囱上,要以自己的下场来向世人证明,这黑烟是有毒的。

他们得逞了,这黑烟当然是有毒的。高浓度的二氧化硫气体,轻者咽喉灼痛,重者肺水肿甚至窒息,如果不是作坊赶紧关闭了机器,旁人施救及时,这十来个学生估计要全部交代在烟囱上。

这事一出,舆论哗然,原本被工商和朝廷刻意淡化的蒸汽机风潮再度引爆。眼见天灾人祸论刚被朝廷出台的各项救济措施消解掉,再被这么一闹,国中又要起大风波。

到了这个地步,一直袖手旁观,觉得现在还不必太注重这事的李肆也不得不出面。先是推着舆论,奠定“兴利去弊”的底调,避免争论进入“要不要蒸汽机”的极端状态,接着亲身上阵,向国中展示无涯宫的十多台蒸汽机,表示我皇帝都在用,也好好的嘛,没什么问题。

当然,接着就得谈如何降低危害,李肆宣布由将作监牵头,跟东西两院和工部、商部联手设立“降烟除害会”,专门研究降低工业污染的问题,同时协调工业和民间的利益冲突。

诸如加高烟囱,改善锅炉设计,提高煤炭质量等等技术标准很快就出台了,这些东西大家早就心知肚明,可因为要多花成本,工坊主们都不愿用。

李肆之前漠视此事,正是因为他即便给了压力,也难见成效。毕竟行政命令大不过市场规律,大不过资本利益。

但市场规律又受人心约束,舆论引导,资本利益也得在英华这一国所立起的民间舆论下低头。来自民间的舆论汹汹如潮,工坊主们也只好退让,李肆自然乐见其成,唯一有些郁闷的是,这“天人社”,压根就是墨家那帮“黑色和平组织”,这么早就蹿了出来,跟工业化作对,还真是让人难以省心。

可现在从江南事来看,去江南最积极的同样是什么“天人社”、“至同社”、“墨社”,李肆也释然了,这就像是社会的脚刹,总得让刹车存在。至于刹车片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前进速度,就得看政府,看他来怎么调节了。

提到烟囱事件,范晋也大致想明白了,振作精神问:“官家刚才说,让我任次辅是因应要务,就不知是怎样的要务。”

李肆招手,六车递过来一份厚厚的文书,摆到书案上时,见着封皮上的“北伐总筹”,范晋抽了口凉气,这东西他很熟悉,他任枢密院知政时,要参谋司制订的全面北伐计划。

才在说江南还得缓收,现在却把这东西丢了出来……

面对范晋极度迷惑的目光,李肆沉声道:“苏文采转任枢密院知政,要做的事就是让枢密院立起顺畅的文书流程,而你任次辅,首要的工作是连通政事堂和枢密院……”

接着李肆重重吐出两个字:“备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