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二卷 第六百二十三章 目远万里,南洲开门

碧海蓝天,海岸是嶙峋峭壁,石土苍茫,可见万年风雨蚀痕,而壁顶参天的林木,又展露着一股盎然生机。

“再快一点!北斗没了,难道你们胯下那根东西也没了!?”

峭壁下是一片洁白沙滩,一艘小船正破浪而来,屁股后甩起细碎水沫。船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嫌船不够快,朝水手们不满地嚷嚷着。在小船后方的海面,一艘大海船正降帆锚泊。

“蓝总司,咱们是人又不是机器,从帝力过来一直没风,全靠咱们摇撸才没被海流带走,现在胳膊软得就跟面团似的。”

“听荷兰人说,这里的岛荒无人烟,又没水,根本住不得人,怕是没什么殖民公司会感兴趣,咱们来这真能赚吗?”

“在铜炉岛已经赔得够多了,为了买航路消息还给了荷兰人三千两银子,如果不是块熟地,这消息银子都赚不回来。”

水手们一点也不忌惮这个“总司”,七嘴八舌地唠叨着。

“闭嘴!闭嘴!你们这些软蛋!施家靠云霞岛,林家靠铜炉岛,两家子都发大了,咱们蓝家怎么也要比过他们!不搏哪来的好处!?”

蓝鼎元痛骂着这些其实就是族中子弟的水手,听他说话的语气,看他黝黑皮肤,一副老赶海模样的身板,换了旧日熟人,怎么也不相信,这是满清时代的神童,闭门读书的书生蓝鼎元,这是英华时代的海军幕官,台南海军基地的民务总办蓝鼎元。

“不管地熟不熟,够大就行!听荷兰人说,这岛幅员不下爪哇!林家的铜炉岛不过方圆几百里而已……”

蓝鼎元驳斥着部下,心中却有些焦躁不安。

自英华颁布《航海条例》后,蓝鼎元就认定这是拓业之机,以族人为根基组了“蓝氏航海公司”,投身殖民事业。

靠着族人,很快在吕宋之南占了一处岛屿,自建为托管地。但岛屿不大,经营托管地又花费不菲,也无余力组织族外之人殖民,蓝鼎元索性将公司变为探索公司,而非殖民公司,专门去干发现海岛和摸索航路的力气活。

英华南洋拓殖,有一整套章程,《航海条例》历经几次修订,已经非常完善。朝廷将殖民事业分解为几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相应的利益,但也需要相应的投入。探索公司拥有“发现权”,这权力包括海岛、海峡和海湾的命名权,所发现新地的优先殖民权。

所谓“殖民权”,就是将新发现的土地变作托管地,拥有此地名义上的总督位置,以及工商税权。

探索公司拥有优先殖民权,可真正能将殖民权变现的探索公司不多。即便是福建四海豪:施家、林家、蓝家以及沈家,要支撑一个以上的殖民地也很吃力,更不用说那些靠着一条小海鲤船和十几号人就满大洋乱窜的野团。

《航海条例》规定,要将一地变作公司托管地,必须满足很多条件,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拥有至少一百名英华户籍的住民,由此朝廷会派遣官员常驻。一百人派一个,军政法驿都管了,一千人再照内地一乡的编制派遣官员。

听起来简单,可要让一百英华人能在一地定居,这涉及到太多事情,初期也需要很多投入。而且该地若是没有特产输出,那就是桩赔钱生意。

真正有能力接纳托管地的,就只有南洋、吕宋和勃泥三家殖民公司,这三家公司不仅有经验,也有大布局,可以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一地价值。

因此探索公司就成为殖民公司的尖兵,将探到的新土转卖给殖民公司,由此获益。当然,价码也随该地自身的价值而定。而价值就有生熟之分,生就是需要开发,熟就是不必花什么力气就能住人,熟地自然值钱。

探索公司在英华蓬勃兴起,三五人凑起钱,买下海军的旧船,甚至新造一艘专供探索用的快船,招一帮水手,就能在南洋四下游弋。只要发现没有别家探索公司“发布”过的新海岛,将岛上情况摸清楚,海图航路绘制完善,就有殖民公司来买优先殖民权,同时该地的命名权还是自己的。

吕宋和勃泥周边,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就被探索公司全部摸透,在这期间,英华的探索公司还不断在爪哇一带活动,将荷兰人已发现甚至已占领的海岛重新“发现”,为此朝廷跟荷兰人闹得很是紧张,甚至巴布亚岛都没逃过纠纷。

南洋的“探索市场”已经没太大潜力可挖,蓝鼎元从荷兰人那听说爪哇的东南,巴布亚的正南,还有一个大海岛,于是他决定冒险一搏。

“荷兰人的海图真是差劲,少了两百多里……”

小船靠岸时,蓝鼎元还这么想着。

他们靠岸的地方一处海峡,顺着陡峭的谷地上了岸,蓝鼎元眼前豁然开阔。

无边无际的平原在眼前伸展开,草木虽然旺盛,却又欢实地舒展着,似乎千万年来都不知“拥挤”是什么感觉。蓝鼎元在草木辨识上已有很深造诣,毕竟探索公司还靠新产新物盈利,但他愣没找到几样在南洋熟悉的草木。

“果然是南半球呢,天幕变了,草木也变了。”

蓝鼎元此时还是感慨,然后招呼着部下开工。

“此地为英华所见、所有、所辖,我英华皇帝所治,发现人,福建漳浦蓝鼎元,该地命名为……”

部下熟捻地刨平一块石面,再刻下这些字样,刻到后面,转头问蓝鼎元,“总司,这岛取个什么名字?”

蓝鼎元想也不想地岛:“就叫蓝岛!我蓝鼎元所见之岛!”

部下觉得很土,撇着嘴刻下这两个字,再在后面刻上一行小字:“圣道八年十月初五。”

管这里是熟是生,先占下来再说,这是探索公司的铁律。

没一会,另一条船将几匹吕宋马送上了案,蓝鼎元带着部下检查过了火枪、食水和帐篷等物资后,上马喊道:“走,圈地去!”

如果岛真的很大,就不是他一家探索公司能吃下的了,探索公司的优先殖民权也是有范围的,至少得有可靠的地图和标识证明你亲自查探过这些地方。因此一找到新地,最先作的事就是跑马圈地,把情况搞清楚。如果还能发现什么矿产,那就更理想了,但凡矿产,探索公司也有优先开采权,这跟殖民权是分开的。

“招子放亮点,当心野兽土人什么的就从草木里冲出来!”

蓝鼎元下意识地吩咐着,探索公司虽然好处一大堆,可都是用命搏来的利,不管是航海还是探陆,伤病乃至丢命的几率,可比当兵的高多了。

“最好是土人,还能卖钱……”

部下们扛着锯短了的火枪,不在意地笑着。再怎么危险,怎么也比不上祖辈驾着舢板就下海险,那时候还只是为了活命,现在则是富贵。施家的云霞岛,林家的铜炉岛,因为既是熟地,又有铜银矿产,两家将殖民权变作份子卖给了南洋公司,两家几百号人,一辈子都不再愁败落。

一帮人说笑着朝陆地深处行去,同时还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一个时辰过去了,一天过去了,三天后,置身过腰的草丛,看着远处巍峨的山峦,蓝鼎元疑惑地止步,这真的是座海岛!?

“有敌人!是……是骑兵!”

部下忽然叫了出声,蓝鼎元头皮发炸,骑兵!?

举起望远镜一看,依稀能见到若干身影正在逼近,速度不快,但也绝不是步行。那些身影一跳一蹿的,节奏异常诡异,就像是低伏在马鞍上跳步前进的哨骑。

“该死的荷兰人!能活着回去的话,一定要把那家伙的脑袋轰成豆渣!”

蓝鼎元咬牙低骂着,下令众人举枪待发。既然有骑兵,肯定就不是什么新地了,还不知道是欧罗巴哪国占了这里,反正绝不是土人,在南洋可从没见过会骑马的土人。

小小探索队只有十来人,骑的吕宋马是川马滇马在吕宋养出的种,耐热,经累,但个头小,跑不快。隐见对方也不过数十人,蓝鼎元决定先迎头痛击,之后再撤退。

百步、五十步,那伙“骑兵”自顾自地蹿着,似乎视蓝鼎元这支队伍如无物,眼见到了三四十步距离,黄褐色的“马头”都能看到,有部下再忍受不住,手中的线膛燧发枪轰然响动。

怪异的惨嚎声响起,那伙“骑兵”四散而去,蓝鼎元等人两眼圆瞪,此刻他们才看清楚,那哪是什么“骑兵”,分明就是一群畜生……可这么走路的畜生,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小心翼翼地摸过去,看着那头倒在血泊中的畜生,众人默然无语。粗大的一对下肢,细小的一对上肢,就跟人似的。

有什么东西忽然从那畜生的肚皮上钻出来,吓得众人猛退几步,十多个黑洞洞的枪口指住了那颗小脑袋,竖在头顶的毛茸茸耳朵之下,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珠显得分外无辜。

人兽相持了一阵,其他惊散的畜生又转了回来,一跳一跳的,将探索队四面围住。眼珠子里没见丝毫惊惧,反而是无比的好奇。当然,对开枪的那人来说,也许还有愤怒……

被这些身高不比自己差多少的畜生沉默地围观,蓝鼎元等人感觉压力很大,他挥着火枪,想要赶开这些畜生,这下终于惊到了对方,当蓝鼎元仰面朝天飞出去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觉得肚子像被攻城锤撞上一般。

“上……上树!”

部下扛着蓝鼎元仓皇退却,那些畜生紧追不舍,只好出此下策。

好不容易爬上了树,忽然有人惨叫一声:“这是什么!?熊!?怎么熊也在树上!”

那人一胳膊抱住树干,却将一团软软的东西抱入怀里,低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圆耳朵,就跟小熊一般的小兽缓缓睁眼,不满地朝那人低叫了一声,再闭上了眼,继续抱树入眠,似乎只要有得睡,这世界毁灭了都跟它没关系。

“真是一座奇异的海岛啊,就这些草木和鸟兽,咱们就能赚大把银子。”

探索队施尽了手段才安然撤退,还带出来一头小“两脚兽”和一头“小树熊”,若干草木样本,大家都觉得收获不少。

蓝鼎元却道:“绕着这岛转一圈,看有多大……”

发肯定是发了,就不知道能发多大,这由岛的大小决定。

一个月后,再上“海岛”的蓝鼎元,看到一片浩瀚无边的荒漠戈壁,顿时绝望了:“返航!”

他脸上浮动着不知道是狂喜还是愤怒的表情,让脸肉都块块跳了起来:“这他妈的哪里是海岛,这根本就是块陆洲!不知方圆几万几十万里的陆洲!”

圣道八年,西元1725年,蓝鼎元发现“蓝岛”,也就是李肆前世所称的澳大利亚。因为导航误差,他没有在荷兰人所绘海图的巴瑟斯岛上登陆,而是偏离到了南面达尔文港的西侧海岸。然后向西航行,一直到了西澳大利亚的大荒漠南面,依旧没有见到陆地的尽头。

当他按照《航海条例》,将这个发现上报英华枢密院海防司时,将自己的“蓝岛”命令改作了“南洲”。再被早就心知肚明的李肆改成“南大洋洲”,也简称“大洋洲”。这称呼大家觉得贴切,因为此时的太平洋,被大家习惯性地称呼为“大洋”。

鹰扬港,海军中郎将,“连江”号巡洋舰舰长林亮对鹰扬港基地主官,中郎将蓝廷桢道:“好吧,你们蓝家赢了……”

蓝廷桢撇嘴:“矫情,说得好像你们林家没买南洋公司的股票一样,殖民权不还得卖给南洋公司?再说那么大一块新洲,鼎元可一个人吃不下。”

两人讨论南洲,说得眉飞色舞,任着护卫舰舰长的都尉施百舸过来凑了一句:“听说江南又出事了,镇海要南投,却被范总管拒了。”

林亮和蓝廷桢像看怪物一般地看了施廷舸一眼,同时摇头道:“江南?谁关心?”

将近圣道九年,近在咫尺的江南在英华人眼里,恍如遥远之境,而万里之外的南洲,以及南洋上那座座新得海岛,却像是开门即见的邻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