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六百一十七章 化水为气,一国鼎沸

“娘娘们都去了,还带着夕夕……”

接着六车这句话让李肆汗毛起立,几个媳妇都去了,还把好奇心爆棚的长女夕夕也带去,这是项目验收呢还是游园呢?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怎么得了!?

李肆心急火燎地赶往东莞,刚到东莞机械局的试验场,就听到如潮的惊呼。

怎么这么多人?

关凤生、田大由、何贵、邬亚罗邬重父子,米德正米安平父子,李庄的老伙计几乎都在了。

等等,怎么段宏时段老头也在?身边还跟着老友陈元龙,以及薛雪和陈万策两徒弟。

安金枝老爷子也在!?挽着一个不知道是三十四还是三十五房的小姨娘……

见到三娘了,跟着关蒄、萧拂眉、安九秀和朱雨悠聚在一处,姑娘们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都张着,满脸惊讶之色。

宝音和夕夕立在侧旁,宝音两手捂嘴,都忘了牵着夕夕,四岁的小姑娘腮帮子鼓鼓的,小拳头晃个不停,依稀还听到她的小嗓门在叫:“加油!加油!”

李肆“圣驾”光临,众人却恍若未觉,都盯住了一个方向,沉闷的咣当声和马匹的嘶鸣声从那方向传来。

李肆也看了过去,这一看,目光就被牵住,再也拔不动了。

一辆轻便马车停在工棚外,两匹马的蹄子正在使劲刨着地面,扬起道道沙尘,可马车正在缓缓……倒退,车夫的鞭子挥得噼啪作响,马车的倒行之势却丝毫没停下来。

一根铁索从马车后方伸出,跟工棚里的一具机器连着。那机器四下溢着气雾,依稀能见到飞轮呼呼转着,带动一根转轴,将铁索坚决地一点点向回卷动。

大于两马力……真的成功了……

这一刻,李肆的心绪也被深深的悸动包裹住了,新时代,一个能真正能推转华夏的新时代,大幕就在他眼前开启。

狂喜刚刚涌起,就听马儿发出了暴躁的嘶鸣,接着是什么东西断裂了的脆声,飞轮骤然停转,马车猛然失控,斜着撞向侧面另一处工棚。

在升高的惊呼声里,马车撞倒了工棚,后方工棚里的蒸汽机也呼啦啦倾倒而下,黄卓的尖叫声四下回荡:“快熄火!快熄火!”

围观者们离工棚不过十来丈远,机械局的护卫惊恐地围上来,准备紧急疏散人群,却意外地发现了李肆。

李肆淡定地道:“没事没事,又不是高压的……”

嘴里这么说,两眼却恶狠狠地盯住了三娘等人,遭媳妇们回过来一个白眼。

就在这短暂的混乱中,小公主夕夕已将拳头放在了嘴边,大眼瞳亮得跟天上的星辰一般。

马车把飞轮与蒸汽机的传动连杆拉断了,这只是小小的意外。李肆安抚了自觉失败的黄卓,再问道:“想要什么赏赐!?”

就算黄卓要万两黄金,或者一个公爵,李肆都会毫不犹豫地点头,这可是英华一国迈向进化之路的筑基丹啊。

黄卓满脸希翼地道:“我想继续研究这机器。眼下的还只是冷凝式的,耗煤太多,出力不足。如果能把高压活塞式作出来,怕是真能如官家所说,带着车子在地上跑,推着大船在水上飘!”

真是没追求……算了,钱财和爵位,就由自己来敲定。早前许下了十万两赏金,这可得马上兑现。

李肆点头道:“就依你!不过……”

他指指被马车撞塌的工棚:“安全为上,不仅是你们的安全,还要考虑用这机器的安全。”

黄卓也是心有余悸:“官家说得是,我们也没停下高压活塞式的研究,可锅炉真出过几次问题,幸好大家警惕心够足,事前作了防范,没伤多少人。”

关凤生、田大由等人围了上来,一个劲地称赞黄卓,黄卓也谦逊地归功于整个团队,李肆在一边摸着鼻子,感觉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人。

“咱们制造局等这机器等得太久了,水床的出力不稳,夏天猛冬天弱,没有老师傅盯着,枪管炮管锻、钻、镗就根本搞不定。得了吕宋,局里都有人提议说把制造局搬到吕宋去,那里水力够足。”

“现在有了这机器,出力稳,不分夏冬,还不必靠水,好处根本说不完……”

关凤生满脸红晕,竟比李肆还要兴奋,李肆能理解岳父的心情。佛山制造局和东莞机械局这几年来虽借水力有了大发展,但也饱受水力诸多限制的折磨。蒸汽机带来的动力,会让机械制造有什么变化,这两个制造局的工匠们,比李肆前世那时代的不列颠人理解得更深更全面,难怪关凤生也要跑来看蒸汽机的进展。

田大由则道:“佛山钢铁公司之前也必须靠着水力来鼓风,佛山的水床已经不太够用,现在总算能随处设铁场了。”

这是必然的,有了蒸汽机,才有了钢铁时代。佛山一处,制造局和钢铁厂挤在一起,争夺水力资源,本是国中一大麻烦事。现在有了蒸汽机,国家就可以推动新的产业布局。

关田两人掌管的事跟蒸汽机直接相关,邬亚罗邬重父子的玻璃、水泥窑,也需要蒸汽机来鼓风,甚至碎料、搅拌的工艺,有了蒸汽机,也可以提升规模和效率,降低成本。这些老伙计来现场可以理解,可安金枝来这里作什么?

安老爷子越发富态了,抚着大肚腩道:“南洋公司商货往来越来越多,码头越来越堵。就算有龙门吊,可还用着人力畜力,一条千料海船装货卸货,就要占半天泊位。听黄卓说,这机器抬起千斤货物易如反掌,用在龙门吊上,就算只把装卸速度缩到一半,那也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啊。”

何止千斤,有了蒸汽机,钢铁广泛应用,码头的龙门吊,至少能吊运万斤货物。有了这个基础,才开始催生集装箱的运输方式。

军事和经济两面诸多变化,就在李肆脑子里翻卷不定,再看到这一帮老伙计,政治变化也在他脑子里猛然转动。

工人阶级……英华一国的工人阶级,终于要开始出现了,这才是英华一国未来大发展的核心力量。从他起事开始,各方“反动势力”都在骂他以商贾立国,这一国毫无根基。他们哪里知道,商贾不过是立国的铺垫,是华夏鼎革的开端,真正的立国之基是工业,是工人。而工人阶级,只可能在以蒸汽机为序幕的工业革命时代才能出现,而不可能在手工业时代出现。

“爹爹,我决定了,要当爹爹说的……发明家!”

夕夕兴奋地嚷嚷着,一堆铁疙瘩居然把两匹马拖得连连倒退,这事给小丫头留下的印象太深,居然让她立下了雄心壮志。

众人都被小公主的誓言给逗笑了,李肆揉着女儿的脑袋,宠溺地道:“那就快快长大吧。”

这话也是说给自黄卓这个团队手中诞生的蒸汽机,现在只是原型机成熟,距离广泛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看老伙计们跟安老爷子都一脸急不可耐,李肆觉得,自己不必再去催促了,来自钢铁、机械和航运等各行业的需求,就是最大的动力。

蒸汽机成功问世,让李肆暂时忘却了四面楚歌的烦恼,直到段宏时一句话将他的心神从梦幻中拔了出来。

“薛雪和陈万策都有意进朝堂,看你怎么安排吧。为师多提点一句,薛雪长于来往折冲,陈万策长于未雨绸缪,两人都有为相之才,但都还需要在各部事务上历练一番。”

段老头伸手给两个弟子要官了,这个后门李肆不能不开,说实话,他还求之不得。这两人跟在段老头身边已经很久了,对国政根基了解很深,再积累一些政务资历,该能帮着李肆分担不少政务。

李肆有些奇怪,段老头为何也跑来看蒸汽机?不仅来看,还一改往日初衷,让两个弟子出山做官了?

段老头悠悠道:“为师问过黄卓,大略明白这机器的道理。这机器……与我英华现今形势有异曲同工之妙。水势沸腾才有气,蒸汽机靠的就是化水为气,推物生力。而我英华一国,国力也如鼎炉中的水一般,现在也开始沸腾化气了,所以四面都遇到了阻隔。这不是逼压,而是我英华之力蓬勃而起!”

“早期收福建时,就该看出这般端倪,广东加福建,有了商货,有了银钱,还有了海外之地,这一国之势已经粗成。如今蒸汽机面世,省人力,多产出,还要催生诸多新业,这一国的形势又将再上层楼。”

“英华鼎炉,沸沸扬扬,要如何将这气导出,用在合适之处,而不是憋在鼎炉内,伤了鼎炉自身,这就需要你,需要朝堂下更大的力气,就如蒸汽机的出力道理一样。所以啊,你肯定需要帮手,薛雪和陈万策,也有心为这一国步入新的殿堂出力。为师所料不差的话,这个关口过得好,就是千古流芳,过得不好,就是遗臭万年。”

老头一番话让李肆无比钦佩,居然把蒸汽机的道理,跟英华现今的四面楚歌联系在一起了……这理论高度,这论述的水平,真不愧是自己捡来的便宜师傅。

段宏时本已修完了《南明史》,现在又开始修《明史》,要将康熙朝时的《明史》好好清理一番,可他对英华形势也时时在关注,现在推着两个弟子入朝堂,也是看到了形势正到微妙之时,希望能再多出一分力。

李肆为段宏时的心意微微感动,老头却道:“这可不是为你这个皇帝而为,这一国也是为师的国哦,为师还想安安稳稳地再享二十年福,修二十年史呢。”

李肆咧嘴笑了,此时他并不知道,对英华有这般“主人心态”的,可非段老头一人。

无涯宫大中门东侧,是御门听政会议前,朝堂诸臣集合和休息之处,被称呼为“整礼房”。

今天是元月十二,将近元宵,整礼房里,以李朱绶为首的一帮朝臣穿着朱紫朝服,正在等着李肆回宫。来意似乎跟往年一样,给皇帝提前贺元宵,然后各自回家,各享元宵之乐。

可房里的气氛却有些不寻常,一点也没贺礼的喜庆气息,众人都板着脸,眼眉低垂,显得很是沉重。

中廷秘书监的秘书进房道:“陛下已自东莞回宫,中丞和诸公可进置政厅了……”

李朱绶嗯了一声,正正乌纱的硬翅,顺顺紫袍,抱起玉笏,朝刘兴纯、彭先仲、汤右曾、史贻直、杨冲斗等三省长官,以及屈承朔等各部尚书拱手道:“今日之事,陛下定会动怒,还劳诸位稳下心气,与我共进退。”

众人严肃地回拜道:“中丞放心,今日我等一体一心。”

那年轻秘书愣住,这是要作什么呢?怎么感觉诸位大臣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呢?难道是……

秘书打了个哆嗦,难道是要逼宫!?怎么会呢,这几位相爷里,有青田派的,有清臣派的,历来都不对付,李朱绶还是万年捣浆糊的,怎么会一体一心了?

他伸手想招呼着问明白,诸位相爷们已去得远了,还隐隐听到杨冲斗道:“老李不成,我老杨再上!”

秘书抽了口凉气,拔腿就朝秘书监冲,得提醒秘书监主事杨适,相爷们要聚众作乱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