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一卷 第六百一十五章 江南路,时势不由人

雄浑的号角声响彻龙门,一队队红衣兵集结而起,镖局和护卫头目们也汇聚到了防御使衙门,看是不是需要民军,一位骑尉大声道:“鹰扬军和龙骑军都在这里,怎么能再让你们上战场?”

李顺的声音响起:“骑尉,你的兵都还一脸嫩气,才从训练营里出来的?真的行么?”

那骑尉脸差点绿了,什么时候轮到民军来置疑陆军了?

他转头看去,不豫之色顿时散了,惊声道:“李顺!?”

李顺笑着点头,朝这骑尉拱手:“王游击,好久不见了。”

昔日跟李顺同为病友的王磐,现在已是龙骑军的骑尉翼长。他哈哈一笑,冲上来给了李顺一个熊抱,李顺先是有些尴尬,再笑着回敬了一拳头。

“我为什么在这?王不死说,咱们龙骑军该重新登场了,让我跟着韩破门的鹰扬军左师来了龙门。”

“外面情形啊,别担心,鞑子不知道在哪找来了熊胆,居然开始垒炮台,范知政说得好好训鞑子一顿,碍不了你的生意。”

“扶南兄弟们还好吧?我心中老挂着,听说你们在扶南不仅成了家,还立了业,我是满心高兴啊。”

王磐和李顺久别重逢,谈了各自的情形,话题渐渐转到将他们两人命运纠在一起的方向。

李顺两眼闪亮地问:“我听说,盘大姑是……”

王磐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左右看看,低低道:“二皇子已经足岁了。”

前言不搭后语,李顺也似乎明白了,眼眶微微泛红地道:“真是德妃娘娘?”

王磐摇头:“我也只是听说,这事我曾经问过王不死,他却是一口咬定,盘大姑已经不在了。”

王不死就是龙骑军都统制王堂合,因为两次遭遇必死之难,却都从鬼门关里走了出来,被军中戏称为有不死之身。这一类绰号在军中很盛行,韩再兴那“韩破门”的绰号,就来自广州、武昌和蒲林(马尼拉)三城的破门之战。

李顺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德妃娘娘,必定就是盘大姑,这是她该得的福。”

王磐沉沉点头,他和李顺一样,都很感念盘金铃,当年武昌之乱,王磐还是龙骑军的哨长,跟在李肆身边直驱武昌,亲眼见了盘大姑在城头被焚的景象。

接着王磐道:“不管是不是,盘娘娘就在龙门的天庙,等会我就要出战,得去拜拜!”

李顺也道:“今日正好轮到我作义工,一起去吧。”

龙门的天庙还在修建中,只有临时搭起的大帐,没有童子在唱深悠天曲,没有绚丽夺目的壁画,也没有令人自觉渺小的高高穹顶,帐中人群也来来往往,但除了细微的脚步声和根墙上竹木根牌的滴答撞响,再无其他杂音。

所有人都肃穆沉静,向着大帐中那座无字碑和根墙上香叩拜。起身之后,又来到大帐侧面,向一尊纤秀石像敬拜。这石像一身麻衣装束,面目秀丽端庄,虽没佛家观音像那般雍容,却更显出仁悯之心。

这尊石像正是“盘娘娘像”,准备放置在修好的龙门天庙里。现在虽还没正式就位,却已开始受起了大家的香火。英慈院奉盘大姑为人灵,这座天庙是英慈院主建,自然就有这尊“盘娘娘像”。

拜完天庙,王磐意气风发地走了,李顺则在这座临时天庙里帮着清理香火,接待扎根之人。

正忙碌间,就听得北面枪炮声大作,该是开打了。李顺还是有些挂心,江南绿营羸弱,英华军勇武,胜负没有悬念,可枪炮无眼,他自不愿王磐出什么事。

李顺在大帐里支着耳朵,从枪炮声里判断战况,而拜完天庙的人也都在大帐外聚起,低低议论着战况,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凝重。

这不是之前的民军对战,大家噼噼啪啪放枪就完事了。鞑子兵一直在建松江大营,想要围堵龙门。之前不过是在装样子,可鞑子朝廷派下满人大帅,定要拔掉龙门,这一战就是你死我活,那些初来乍到的红衣兵们,一个个腼腆生嫩,就这么上了战场,不知会有多少死伤。

大半个时辰后,一个麻衣老者来了天庙,众人纷纷招呼道:“大先生”、“叶先生”、“叶主祭”、“叶神医”。

老者正是叶天士,他已入了天主教,急急对众人道:“伤员很多,英慈院还没建好,要在这里搭伤蓬,大家都搭搭手。”

李顺心头咯噔一响,难道真被他这乌鸦嘴说中了,新兵太多,战事不顺?

丢开心头杂念,李顺卷起袖子,就要发声号召,却不想众人毫无踌躇,争先恐后地出力。木商说献床板,杂货商说献刀剪,拿不出东西的就出力搭棚子,力不足的就干洒扫杂活。加上英慈院的医药护工,军中的帐篷,片刻之间,一座粗陋的伤蓬就绕着天庙成型。

“军医都还没跟上来,只好麻烦英慈院和叶先生了。”

韩再兴抽空来了天庙一趟,见着第一批伤兵已被安顿好,颇为感动。

“这是大家的功劳,叶某怎敢居功。”

叶天士谦逊地道,他本也是江南人,当年英华举事,徐灵胎自作主张,把他的家人接到了广东,让他能安心浸淫医道。这几年下来,渐渐将英慈院的外科跟原本的内科融在一起。盘金铃“殉难”后,他就受李肆之邀,进到了英慈院,接过盘金铃的担子。到如今,他也是善名远播。

英华在江南开龙门,叶天士在广东再坐不住,一心想着重回故里。可英慈院这套外科医学,在江南显然要被视为妖魔邪道,他也只好在龙门扎根,跟着英华侵染江南的布局,一步步前进。

“鞑子顽固如斯么?”

已有数十名伤员送到这里,见这景象,叶天士心中恻然地问。

周围帮忙的民人同时竖起了耳朵,韩再兴也不避讳,沉声道:“鞑子准备在龙门大打出手,我们要先发制人,付出些牺牲,在所难免。”

视察完后方事务,韩再兴匆匆上了前线,大家都找伤兵询问详细战况。

“对面有江西兵,很凶悍,死战不退。”

“还有假降的,引我们放松了警惕,伤了不少兄弟。”

听到这话,李顺心中再抖了一下,江西兵……王磐以前不就是江西兵么?他会不会也犯傻?

枪炮声在向前移,李顺听得清晰,该是红衣兵破开了防线,正把鞑子兵朝后方赶。但送下来的伤兵也越来越多,伤铺外查看伤势的英慈院大夫不断地摇着头,每摇一下,众人的心都抖动一下,这就意味着一个伤兵已经无治。

气氛越来越沉重,李顺发现之前当过自己上司的镇远镖局侯镖头也来了。

侯镖头摇头道:“不,不是来让你聚人出战,只是募担架队。外面有些惨,据说马尔赛从田文镜那调来了五千江西兵,特别顽固。”

李顺冷哼道:“才听说雍正在江南服了软,还顺手抄了江南盐商,大肥一把。这银子才刚到手,腰杆就马上硬了?”

侯镖头耸肩:“谁知道那鞑子皇帝是什么心思?”

他一脸郁闷地再道:“可咱们皇帝……也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干净利落地剿了这些鞑子兵,直接占了江南?”

圣道五年,眼见要近元宵,李肆却很烦,烦得恨不能宣布闭关……

烦是内外两面,内的一面,东院去年年底终于建起。

这本是大好事一件,除了治下广东、广西、福建、湖南、贵州、云南五省分有名额,江西、四川两省因为占着一部分,也分了名额。再考虑到国中江南人众多,在朝在野势力都不容忽视,更与当前江南攻略息息相关,也给江浙分了名额。

可因为人员构成繁杂,同时大家对东院院事的职责都还没理解透,就当是御史,将弹劾和喷人当作正务,东院初成,就跟西院爆发了世纪大战。

一百六十一名东院院事炮轰西院的十五名工商院事,说他们个个都是公司大股东,凭什么让皇帝退出股市,而你们不退?你们说皇帝跟官府勾结,上下其手,在股市里炒作得利,这不好,难道你们就不会?这可是跟你们得利直接相关的事哦。

西院的院事们顿时傻了眼,帮着皇帝推转这个磨盘,是想要分担他们身上的骂名,却不想立起来的东院反而要掘他们的根。

李肆花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安抚下东院,说现在是过渡阶段,大家需要先定下一个规矩。他这个皇帝既然要当最终审裁之人,确实不合适再进金融。与其大家继续这样吵,把金融搞垮,不如大家先护着金融,立起大面上的规矩。

《金融法》就在这两方尖锐对立的情绪中勉强通过,股市也终于摆脱了半年多的低迷,开始缓缓上扬。但这东西两院,就像是潘多拉之盒,还不知有什么艰难险阻在前面等着。

内务的烦是一面,眼见要到元宵,李肆却接到范晋从龙门发来的战报。马尔赛初到江南,就火烧屁股地开战,从河南鄂尔泰那运来新造火炮,从田文镜那调来江西兵,意图围堵龙门。韩再兴为清除这些威胁,花了很大代价。鹰扬军战死七八十人,受伤三百多。

现在虽然把马尔赛的这股兵力打退到了华亭,但马尔赛就像是个基地,源源不断吸聚兵力。范晋和韩再兴都认为,单纯以军事角度看,必须给龙门建立一道稳固的屏障,比如说,直接拿下松江府。

这个建议让李肆犯了难,他本意就是不想在江南投下太多资源,要打下并且占稳松江府,这动静可远远不止盘踞龙门一点那么简单。就军事而言,至少得调动两个军,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可现在的局势,已经不容李肆再调两军去江南,他调去了鹰扬军左师和龙骑军一部,已是极限。

英华的军队在哪里?

陆军在云南、暹罗、吕宋,还有……琉球。海军在琉球有一部,大部在鹰扬港集结,正准备去……马六甲。

南洋后院一开,形势天翻地覆,李肆愿以为至少能有十数年时间发展,再跟欧罗巴列强撞上,但历史一旦转动,还是加速转动,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即便李肆是给了最初那股推力的人,他也没能耐停下来。

李肆烦的是,他恨不得自己每只手都有十根指头,好将这滚滚大潮里涌起的无数浪头,都一一按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